鱼雁往来-刘海粟与刘抗书信里的艺术世界

澎湃新闻网12-05 09:50

澎湃新闻网/王欣

《刘海粟刘抗师友书信录》(上下)收录了由新加坡刘抗家庭珍藏的刘海粟与刘抗从1930年代到1980年代之间往来的70封书信。在跨越了半个多世纪的通信中,谈及到上海美专的教学、同事、1949年以后上海和新加坡两地的艺术活动,各自的创作以及晚年时相约同上黄山写生等等。在笔底的闲谈和交往中网织出艺术家日常生活的轮廓,以细碎的信息填补了一些艺术往事中的空白。书中以刘海粟写给刘抗的信居多,特别是早期书信极为珍贵,呈现出彼时的历史细节。澎湃新闻特此刊发《刘海粟刘抗师友书信录》(上下)主编王欣关于编辑此书的故事。

刘海粟,中国新美术运动的拓荒者,现代美术教育的奠基人,上海美专的创办者。刘抗,新加坡现代艺术的创立者,曾就读和执教于上海美专,陪刘海粟同游欧洲,与刘海粟数十载师友情缘,被其师誉为“南天一柱”。自1929年刘海粟第一次欧游,在巴黎与刘抗、陈人浩、傅雷结伴同行,参观博物馆,拜访艺术名流,游览各地名胜之始,刘海粟与昔日上海美专的学生,此时正在法国留学的刘抗、陈人浩之间缔结了更为炽热亲近的师友情谊。与傅雷一见如故,结为莫逆,而后抵牾重生,难解心结。1931年,刘海粟先行结束游学回到上海,重理美专事务。从此无论是同在美专任职还是抗战爆发刘抗远走南洋,几十年间,师生的情谊互通靠往来鱼雁维系,艰难时世中从未间断。近两年来,新加坡刘抗家庭陆续整理出刘海粟刘抗间大量的往来书信,从1930年代到1980年代跨越半个世纪。书信所及内容包括刘海粟邀请刘抗来母校执教,探讨绘画艺术,困难时期刘海粟请刘抗代为鬻画补贴生活,同上黄山写生种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刘海粟与刘抗

信中的内容事无巨细,拉拉杂杂,三言两语间谈及了人和事的细节,这些记录不经意地成为历史的注脚。十分感谢刘抗先生的长公子刘太格先生和夫人葛月赞Gretchen Liu女士慷慨地为我们提供了这些信件的内容,并交由刘海粟美术馆负责信件在中国大陆的出版事宜。担此重任,我们唯有兢兢业业地完成信件的整理,排序、录入和出版,才能不负刘抗家庭的托付,不负历史的机缘,不负通信人的直言坦率。大约从两年多前,我们陆续收到葛月赞女士发来的信件,开始着手整理这些文件。尽管信件保存地十分完好,然而毕竟年代久远,信件随主人辗转多地,纸张老化散落,信纸与信封不能匹配的现象也时有发生。同时两位通信人的字迹有时也不易辨认,特别是1950—1970年代,刘海粟的境遇糟糕,身体孱弱,多次中风,使他几无握管之力,笔迹颤抖难辨。在此也要特别感谢杭州的刘远山先生帮助我们辨读和录入了几乎所有的毛笔书信,一些海老晚年病中手书的难认文字则由其小女儿刘蟾女士帮助辨认。一些书信信封遗失,信末只落款月日,我们只能根据信中所及事件推算写信的年份。但终有几封书信,只知时代不能确定年份。此次书信集共收入了70封信,其中绝大部分是刘海粟写给刘抗的信,刘抗写给刘海粟只有区区几封。由于1949年复杂曲折的社会政治环境,刘海粟的早期书信留存很少,因此此次出版的1930年代—1970年代的信件就显得尤为珍贵,对一些历史细节的印证莫过于当事人当时当地的记录来得可信。

封面刘海粟刘抗师友书信录[上]

封面刘海粟刘抗师友书信录[下]

内页

为了清晰地阅读和理解这些书信,我们将刘海粟和刘抗的通信分为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1930—1940年代,第二个时期是1950—1970年代,第三个时期是1980年代。这些来自新加坡刘抗家庭提供的刘海粟刘抗书信,以友人间笔谈聊天的细碎情节建构了刘海粟的日常,特别是灰暗时期的日常生活,帮助我们从细节中了解一些刘海粟在艰难岁月中的生活和精神状态,了解刘抗、陈人浩等刘海粟在南洋的学生如何尽力积极帮助老师度过困难时期。据刘抗的儿媳妇葛月赞女士回忆,1960年代的新加坡刚刚建国,社会生活也有待积极建设发展,刘抗和陈人浩正值中年要养家糊口,负担沉重。即便在不轻松的情况下,他们仍然尽力满足老师的请求。这段经过艰难历练的师友情和生活细节在尘封的书信中被真实地保留下来,以供后人阅读和研究。

附录:

一九三六年八月 刘海粟致刘抗函(图片来自新加坡刘抗家庭)

一九三六年八月 刘海粟致刘抗函

抗弟:

日前得弦兄逝世恶耗,悲恸欲绝,万念俱灰。弦兄致力艺学,坚苦卓绝,今不幸短命而死,天道无常。今后吾道益孤。明日赴济南,搁三数日即图南归,余面继不一一。专此,即拜日祉。海手启。弦兄画件望即封锁,当为图善后抚孤等费。

《刘海粟刘抗师友书信录》(上、下)由王欣、季晓蕙主编,于2018年9月由刘海粟美术馆,西泠印社出版社共同出版。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