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女孩80%皮肤烧伤 父亲割皮救女谎称在外打工

扬子晚报12-05 06:02 跟贴 1 条

17岁,正是像花儿一样美丽的年纪,然而河南新乡的少女李辰玺,却因为家中厨房液化气泄漏引起爆炸,导致全身80%皮肤烧伤,正在新乡市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女孩与父亲李志锋特别亲,她问了好几次怎么爸爸没回来,妈妈含泪说,爸爸在外面上班,李辰玺并没有怪爸爸没回来照顾她,还叮嘱妈妈告诉爸爸:“我快好了,别急着回来,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其实,李辰玺不知道,爸爸就躺在她楼下的一张病床上。爸爸将自己一整条左腿上的皮肤移植给了她,此刻,经历着和她一样的剧痛。虽然家境窘困,但李志锋一家都在尽力筹钱给女儿治病,李志锋说:“一家人都会守护着她,希望她早点康复回到学校,可以备战明年的高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全身大面积烧伤,躺在床上接受治疗的李辰玺。

揪心

液化气爆炸,花季少女被大火吞噬

父亲李志锋已在医院病床上躺了一个月了,他术后的左腿上还缠着厚厚一层纱布和弹力绷带,要把全身重心放在右腿上,一点点向前挪动,进行康复练习。医生建议他做完腿部取皮手术后要注意休息,适当锻炼,但李志锋只要身体允许,都尽可能多练习走路,因为移植自己腿部皮肤是瞒着女儿的,他希望见到李辰玺的时候,不要被她看出异样。下午,重症监护室的医生答应会给李志锋发来女儿的视频,他一直拿着手机在等待。

10月3日几乎是全家人的噩梦,现在讲起来,李志锋数度哽咽,声音在压抑哭泣时几乎走了调:“我不敢回忆,只要想起孩子讲的内容就觉得难受。”

10月是农忙的时候,李志锋和妻子也在外忙碌,家中只留有正在放国庆假期的17岁的女儿和11岁的儿子。“当时他们俩在家里写作业,不在一个房间,听到家里有声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开门看一下。我女儿就说让弟弟写作业,她去看,结果是厨房液化气泄漏,开门的一瞬间就爆炸了,孩子整个人都被火烧着了。那时候她还穿的短袖短裤,身上衣服和皮肤都被火灼烧。”

随后,李辰玺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经过诊断,她全身多处二度、三度火焰烧伤,面积达80%,同时伴有吸入性损伤,低血容量休克和爆震伤,病情危重,多次手术后,还在重症病房时刻监护。令李志锋稍感欣慰的是,女儿现在的意识清醒,语言功能没有丧失,每天送饭的时候,他都要和妻子隔着监护室的门喊上几次女儿的名字,问问她怎么样,当李辰玺的应答声从里面轻轻传出来时,夫妻俩的眼里顿时蒙上了一层白雾。

病房里的李辰玺全身裹满了纱布,尽管如此,在极难得能看见父母的时候,她会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却刺痛着李志锋的心:“我姑娘特别坚强懂事,她和病房里的护士医生都说,我不想让爸爸妈妈看见我难受的样子。”他把脸无力地埋进双手里:“家里原来有她的地方就有笑声,我们只想姑娘快点好起来。”

受伤前的李辰玺和父亲李志锋。

贴心

想考音乐学院,去父亲工作的城市陪父亲

2001年8月24日,李辰玺出生于河南新乡的农村,今年已上高三了。从小她就是父亲李志锋的“小棉袄”,在她还只有3岁多时,李志锋因为生病做手术,在床上躺了3个月,因为妻子在外上班,家里就只有小辰玺照顾他。“我在床上静养,姑娘就陪在我旁边和我说话,问我‘爸爸有没有好一点呀,疼不疼?’然后跑前跑后帮我拿东西。那个时候她个子很小,活泼开朗,逗得我一直笑,连便盆都是她帮我倒。后来我开始能走路了,医生说要出门锻炼身体,姑娘就要跟着我出门陪着锻炼,自己走出去再走回来,担心我身体不舒服,三岁多的小娃娃,从来没跟我说过一句‘爸爸我累了,你抱我走一段’。”

在家人的印象里,李辰玺从小到大都是花一样灿烂的姑娘,眉眼里都是温柔善良的笑意,总帮妈妈做家务,学做饭,自己洗衣服。有了弟弟后,更承担起姐姐的责任,有时还会帮弟弟辅导题目。后来,李志锋去武汉务工,妻子就不再上班,留在家里照顾两个孩子的饮食起居,李辰玺高中读了离家近的寄宿学校,虽然平时功课很忙,但中午都会赶回家吃妈妈做的饭。“她嘴挑,就觉得妈妈做的饭好吃。”

姐弟俩的感情很好,两人都喜欢在家里唱流行歌曲,还会一起合唱给爸爸妈妈听。姐姐在爆炸中受伤后,弟弟被送去奶奶家暂时照看。11岁的小男孩抹着眼泪告诉奶奶:“我是男孩子,我可以不要外表好看,这次爆炸发生在我身上就好了,我愿意帮姐姐承担。”讲到这里,李志锋再也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姑娘还说呢,幸好受伤的是我,弟弟还小,肯定伤得更重更疼。”

由于李辰玺烧伤面积太大,李志锋决定让医生将自己一整条腿部的皮肤移植给女儿,这件事家里瞒着她。“因为女儿太懂事了,医生护士都夸她很棒,我们怕她担心,能够瞒她多久就多久吧。至少现在还不想让她知道。”李志锋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现在妻子每天守在重症监护室外,因为女儿住院不清楚外面的具体时间,有时候深夜11点、12点说想吃什么或者需要什么,妻子随时就在门外递给监护室里的护工。原来送饭都是自己和妻子一起去,隔着门和女儿说几句话,现在因为做了手术一个月没法下床。女儿已经问了妈妈好几次爸爸为什么不在,妻子都找借口安慰她,说爸爸在工作的地方处理事情。为此,女儿还特意在医生帮忙录的视频里叮嘱我:“爸爸我快好了,你不用担心,你在那边(武汉)照顾好自己,不用急着回来。”

“她很喜欢唱歌,高二的时候在学校的声乐班里开始学声乐,特别努力要学好,要提高自己成绩。因为我在武汉打工,我姑娘就一直想考武汉音乐学院,说这样就能经常见到我了。”李志锋说,知道李辰玺意外受伤后,学校里的同学也打来电话询问她的病情,同学们都很关心她,初高中同学想利用周末休息的时间过来探望,但是因为李辰玺现在在重症监护病房,无法探视,因此只能再等待一段时间。“我女儿的同学都安慰我说,‘叔叔没事的,玺子性格特好,她肯定能好好接受治疗,很快康复’。”

担心

花光积蓄已经借债,高额治疗费成难题

这次意外爆炸事故,让李辰玺一家都陷入悲伤的情绪里,李志锋和妻子每天的精神都高度紧张,时刻关注女儿的一切情况。“我的病房在4楼,女儿在6楼,我太太每天都要上下楼来回跑几趟,晚上就守在重症监护病房,只睡四五个小时,李辰玺的奶奶在家以泪洗面,天天盼着孙女赶紧能好起来,弟弟也很想她,经常问什么时候能看见姐姐。”

李志锋说,为了能尽快见到女儿,自己一直在练习走路,做康复训练,刚开始时,只要走一小会儿腿就会感觉剧痛,但现在已经好多了,可以自己独立在病房里行走。上药时,能看见李志锋裸露在外新长出的一层皮肤,呈现出紫红色。他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刚开始练习的时候一旦走时间长了或者没有保护好,很容易长出一个个血泡,疼痛异常。“但如果女儿需要,另一条腿上的皮肤全给她也没关系!”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11月30日下午采访了李辰玺的主治大夫郭医生,他表示目前李辰玺的情况较为严重。因为全身80%二度、三度多处火焰烧伤,李辰玺需要大面积植皮,只能通过直系家属的皮肤进行配捐,但父亲李志锋提供的皮肤只能应用在她身上一小部分,因为对于病人植皮而言,最好的、与身体最适应的皮源来源于自身,因此一般取可再生的头皮作为皮源,而身上其他部位的皮肤如果取过一次,再次生长出来的质量肯定不会有第一次的好,可毕竟头皮面积有限,李辰玺的烧伤面积过大,之后肯定还要再次进行植皮手术。此外,对烧伤病人而言,创面细菌感染也是一大问题,所以要时刻关注。具体的手术和治疗情况,需要依据李辰玺自身的身体状况来看。

对于李家人而言,手术费也是摆在面前的现实问题。李志锋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为了给女儿治病,家里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并且还问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东拼西凑,能借的人都借了,医药费已经花了130多万元,但我们肯定是要给姑娘继续治的。”现在,李志锋一家已经在轻松筹平台上发起了筹款,希望能够得到好心人的帮助,已经筹集到10166元,但对于之后的治疗来说还是杯水车薪。

12月1日,李辰玺再次进行植皮手术。去手术室的途中,李志锋和妻子可以短暂地看女儿一眼,这个消息让同样想念家人的李辰玺高兴不已。

她在医生帮忙录制的视频中笑着对家人说:“我会在病房里好好听话,好好吃饭,争取早点跟你们回家。我希望回家的时候可以不见那个可恶的燃气灶和燃气罐,我希望全家人都健健康康的。这次是我们家庭的一场意外,我背后有你们,我能挺过来,很快就会好,谢谢你们一直陪着我,我出去了也要谢谢重症室的所有医护姐姐和医生。我想出去以后跟你去武汉玩,想去新疆帮我姨看妞妞,想爸爸妈妈弟弟……”

看到这里,李志锋握着手机泣不成声,他心里最想告诉女儿的是:“爸爸妈妈和弟弟会一直在外面守护着你,只要你尽快好起来,我们等你回家,一起去做你想做的事。”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