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虚假新闻,接种一只疫苗就够了?

subtitle 网易科学人12-05 02:02 跟贴 5 条

出品|网易科学人栏目组 小小

微信|公号ID:WYKXR163

虚假新闻带来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如果在这些虚假新闻传播之前就有办法阻止它们,结果会怎样?

医学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预防疾病的简单方法,即接种疫苗。疫苗使我们的身体暴露在弱病毒环境中,并帮助我们产生对抗真正病毒的抗体。现在,接种疫苗已经成为全球医疗领域的普遍做法,几乎帮助消灭了上世纪最严重的多种疾病,包括麻疹和小儿麻痹症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图1:一名医生正查看智能手机

但是疫苗也能在医学之外得到应用吗?研究人员桑德·范·德·林登(Sander van der Linden)就在研究一种特殊“疫苗”,帮助对抗虚假新闻。这种方法可能会有效,因为虚假新闻的行为就像病毒一样,通过推特标签、WhatsApp群组以及Facebook信息流等渠道,虚假新闻比真实新闻传播得更快、更广。更糟糕的是,虚假新闻难以根除。

作为英国剑桥大学社会决策实验室的负责人,林登解释称:“如果你试图揭穿它,虚假新闻就会如影随形地附着在人们身上。而一旦它被整合到长期记忆中,就很难纠正过来。”那么你能做些什么呢?

专业人士称这种方法为“提前揭穿”技术。研究人员不会等待虚假新闻传播,然后再费力地进行事实核查和揭穿,他们会采取先发制人的措施,保护人类大脑。数十年的研究表明,这种方法有效。

心理学家在20世纪60年代首次提出接种疫苗的想法,这是由于冷战期间对宣传和洗脑的恐惧所致。但21世纪的“疫苗”针对的是现代的虚假新闻,更多专注于政治和文化分歧。就拿气候变化为例,超过97%的气候科学家得出结论,认为人类是全球变暖的罪魁祸首,但仍有大量社会群体不相信这种观点。

林登及其同事们想知道,如果他们能在虚假信息传播者之前就采取行动,结果会怎样?

林登等人在现实世界中炮制了一则“虚假新闻”,即所谓的“俄勒冈请愿书”,该请愿书在2007年错误地声称超过31000名美国科学家拒绝接受人类导致气候变化的观点。研究团队准备了三份文件,其中包括一份“真相简报”,即解释97%的气候科学家同意人类应对气候变化负责。

图2:事后揭穿虚假新闻基本上已经于事无补,那么“提前揭穿”呢?

第二份为“驳斥简报”,以揭露俄勒冈州请愿书中存在的虚假之处。例如,虽然请愿书中有3.1万个名字,但其中有很多却是像已故的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和辣妹组合(Spice Girls)这样的名字,而且在请愿书上签名的人中只有不到1%是气候科学家。

最后,研究人员调查了2000人,他们首先被询问关于气候变化的科学共识。然后,这些人被分成不同的小组,分别浏览“真相简报”、俄勒冈请愿书以及在看请愿书前先看了“真相简报”。

结果非常有趣:当参与者首次被问及关于气候变化的科学共识时,他们都认为72%的气候科学家认为人类活动导致全球变暖。但随后根据所读内容进行的调查显示,当科学家们向一组人提供“真相简报”时,这个数字上升到90%。而对于那些只读过俄勒冈州请愿书的人来说,这个数字下降到63%。当第三组人同时阅读这两篇文章时,首先是“真相简报”,然后是请愿书,参与者最初的直觉却依然保持未变,即72%。

林登解释称:“我没想到这种虚假新闻的威力如此之大,它成功地‘中和’了正确数据的影响。”当一组参与者阅读了“真相简报”,并被告知有政治动机的团体可能试图在气候变化等话题上误导公众时,计算出来的科学共识平均值上升到近80%。更引人注目的是,即使是在看到俄勒冈州请愿书之后,情况也是如此。

详细说明请愿书是如何误导读者的“驳斥简报”更有效。在请愿书发表前,最后一组人估计84%的科学家认为人类应对气候变化负责(当然,实际数字仍然是97%)。在另一项研究中,由约翰·库克(John Cook)领导的研究小组提出了一个类似的问题,并得出了同样的结论:接种“疫苗”可以有效对抗虚假新闻。

没有参与这项研究的认知科学家、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讲师欧文·纽曼(Eryn Newman)说:“他们正在改变方针,采取先发制人的策略,让人们提前有所准备。”换句话说,在分享有关英国退欧、特朗普或地球是否扁平的最新帖子之前,人们可能会三思而后行。

这是因为人类通常依靠心理捷径来思考。世界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信息,而我们的大脑处理信息的时间和能力有限。如果你看到一个满脸皱纹、头发灰白的男人,有人告诉你他是一个老人,你的大脑就会接受这个事实。与虚假新闻打交道的人知道这一点,并利用它为自己谋利。例如,俄勒冈州请愿书的起草者谎称有3.1万名科学家支持他们的主张,因为我们倾向于相信专家。

纽曼表示:“当信息容易处理时,人们往往会点头认可。”研究显示发现,在相信一条新信息之前,大多数人至少会用五种方法仔细研究它。我们通常想知道,1)是否有其他人相信这条信息;2)是否有证据支持它;3)它是否符合我们之前的相关判定(如头发灰白的男子可能符合你心目中老年人的形象);4)内部参数是否有意义;5)是否有足够可信的来源。

不过,有时我们过于依赖心理捷径来回答这五个问题。我们自己的评估不够全面,甚至不会问自己:“这里有多少人是真正的气候科学家?”相反,我们只是接受“31000名科学家”这个数字,因为它让人感觉是正确的。

图3:在相信一条新信息之前,人们会仔细检查它,但有时会依靠捷径来做到这一点

心理学家将这种更自动化的思维方式称为“系统1”。它在日常生活中非常有帮助,但易受到欺骗。在我们这个快节奏的信息生态系统中,我们的大脑会在Facebook帖文中快速跳跃,我们依靠经验法则来评估标题和评论,而不去考虑每一种说法。这是虚假新闻的温床。然而,研究虚假新闻“疫苗”的团队认为,他们的工作允许进行更深入的思考。

林登说:“接种的疫苗会迫使我们的大脑慢下来,其中包含警告元素。”要理解这一点,了解疫苗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可能会有所帮助。每次我们接种疫苗时,我们都会给自己的身体展示一种疾病样本,即生物学上的“嫌犯照片”,小到可以让我们避免生病,但强度足以引起免疫反应。这个闯入者让我们的免疫系统开始行动,并开始建立防御(或产生抗体)。这样,当我们遇到真正的疾病时,我们的身体会将“嫌犯照片”识别出来,并准备反击。

林登的研究中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当他的团队向参与者透露其他人可能试图欺骗他们时,他们并没有从表面看上去那样接受俄勒冈州请愿书上的说法。他们推翻了“系统1”的思维方式,用它的“近亲”取代了它,即被心理学家们称之为“系统2”的慢性而强大的思维方式。

那些同时阅读“真相简报”和“俄勒冈请愿书”,并估计72%的科学家认为人类应对气候变化负责的人,可能更多地依赖于更快更肤浅的“系统1”。但当“疫苗”让他们的大脑震惊到切换到“系统2”时,后两组人想起了“驳斥简报”中的“嫌犯照片”,并不信任这份请愿书。这就可以解释后一组中较高估计值的原因。

然而,这种方法有个很大的缺点:它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进行个案研究,并为人们接种“疫苗”。

图4:虽然接种方法很有效,但困难在于为所有人“接种”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让我们进一步扩展疫苗的类比。例如,注射风疹疫苗无法阻止你患上麻疹或肝炎,因为它只会产生针对风疹病毒的抗体。同样,如果你收到了反对否认气候变化的反驳,你可能仍然很容易受到其他话题假新闻的攻击。2016年加入林登团队的乔恩·鲁曾贝克(Jon Roozenbeek)解释说:“在很多问题上,你都可能受骗。你不可能预先拆穿所有假新闻,因为你不知道下一场骗局从何而来。”

另一个问题是,人们不喜欢被告知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们通常认为自己足够睿智。这就是为何教育学专家通常建议教育者在学习中为学生提供一个积极的角色。于是,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回到实验室,直到他们想出了一个新主意。林登回忆当时的想法说:“如果我们教会人们在假新闻行业中使用的战术,结果会怎么样?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来准备应对它们吗?”

结果他们设计了一种角色扮演游戏,参与者可以扮演四个角色中的任何一个,从“危言耸听者”到“点击诱饵大亨”。游戏关注的是虚假新闻策略,而非主题。在荷兰高中生参加的测试中,这款线下假新闻游戏被证明是有效的,他们在DROG的帮助下,将其升级为一个名为“坏消息”的在线游戏。

浏览在线游戏不到15分钟,你会产生超现实的体验。你自己创建了一个假新闻网站,成为它的总编,购买了大批Twitter聊天机器人,并引导你的追随者反对某个善意的事实核查者。当我的粉丝超过7000人时,它的上瘾性让我感到有些不安。

在游戏中,你会学到假新闻大亨们使用的六种不同的技巧:模仿、情感剥削、两极分化、阴谋、诋毁和恶意中伤。

我们的想法是,下次有人试图在社交媒体上对我使用这种策略时,我应该能认出它们,并能把它们找出来。或者,至少,我脑子里的某个地方会响起警报,而“系统1”的自动简易程序将会退居次要位置,系统2则进行更仔细的检查。我们只能希望如此。

图5:假新闻游戏教给玩家在假新闻中使用的六种技巧,包括模仿、情感剥削、两极分化、阴谋、败坏名声和恶意中伤

通过教导人们如何成为一个虚假新闻辨识大亨来打击假新闻似乎有点违反直觉,但鲁曾贝克相信这个实验。鲁曾贝克表示:“如果你接受疫苗,那天晚些时候你可能会觉得有点儿恶心。但从长远来看,这对你有帮助。”

研究人员起草了一份学术论文,研究了2万名参与者的研究结果,这些参与者同意分享他们的研究数据。尽管没有发表相关数据,但他们说结果是令人鼓舞的。在伦敦设计博物馆举行的一场展览上,人们可以扮演英国退欧后的信息鼓动者角色。

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喜欢用“接种”这个比喻,满怀希望地谈到了即将被翻译成12种语言的网络游戏。林登则希望在网上充分分享这款游戏后,人们可以得到“群体豁免”能力。鲁曾贝克谈到了“群体豁免”,因为这款游戏的目标不是某个特定的主题,而是对假新闻的普遍使用。

最终,这种“疫苗”还必须通过时间的考验,因为研究人员不确定接种这种疫苗的好处能持续多久。作为一种病毒,虚假新闻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中传播,并迅速适应新的环境。纽曼问道:“如果病毒发生变化,人们还会受到保护吗?”换句话说,这会让人们的心理防御能力持续到下一次选举周期吗?

原标题:Could this be the cure for fake new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