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女生跳楼称被同学欺负 校方:不存在欺凌

澎湃新闻12-04 06:02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徐州某中学读初二的李芸9月13日从五楼家中卧室的窗户跳下,其父李峰告诉澎湃新闻,经过抢救,目前李芸在等待第二次手术。

李峰怀疑,女儿在学校受到了欺负。他称李芸跳楼前留下遗书,上面写道:“那些欺负过我的人……是你们用语言、用行动杀死了我……”

李峰说,女儿李芸因担任班长,在管理纪律时得罪了一些同学,常遭受这些同学言语上的攻击,甚至还曾发展为肢体碰撞。一开始女儿说过,他没在意,后来又说了两三次,他去找过班主任,以为事情解决了。

11月20日,东苑中学校长万众回应澎湃新闻称,学校已经彻查过,确实存在李芸因为管理班级和一些同学产生矛盾的情况,但并不存在校园欺凌。“那几个调皮孩子有时会不服从管理,但反过来欺负她的事情,恐怕是没有的。”

万众表示,目前在等待辖区派出所的调查结果。“以派出所的权威调查结果为准,如果确实有学校管理的责任,我们该承担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

11月27日,徐州市云龙区黄山派出所对李芸就在校受欺负情况进行了笔录,称“将尽快调查”。

13岁女初中生留遗书后在家中跳楼

李峰说,9月13日晚李芸放学后,情绪有些低落,但并没有和家人说什么,吃饭、洗澡后就回房间“写作业”了。

当晚8点10分左右,李峰听到女儿在房间里叫了一声“爸爸”,当他打开房门,发现李芸已经站在了房间窗户外面,看了他一眼,就直接从五楼跳了下去, “我根本没反应过来”。

“后来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她才告诉我,她觉得我是最疼她的,希望最后再看我一眼。”谈到这里,李峰几次哽咽。

李峰说,女儿比较幸运,落地的地方刚好是一片泥地,因为持续下雨,地面湿软,才保住了性命,“我不敢想象如果落到了旁边的水泥地上孩子会怎么样”。

尽管如此,李芸也受到了巨大创伤,尤其是背部脊椎。如今经过一次大手术,李芸已经出院回家,但只能卧在床上,生活无法自理,等待第二次手术。

李峰说,女儿苏醒后告诉他,因为在学校里受到了同学欺负才决定自杀。李峰感到后悔,“因为她初一上学期就和我说过,而我没有足够重视。”

李峰说,女儿因为在军训中表现优秀,从初一开始就担任班长,对管理班级纪律也比较认真,得罪了班级里一些学生。“一开始是语言上的攻击,初一时孩子和我说过,我当时也很担心,但我觉得作为家长,不能听孩子说了几句话就冲到学校去质问老师,应该要相信学校和老师教育。我就和她说,有什么事情要和老师反映。”

到初一下学期,李芸又两三次和李峰说被同学欺负,甚至涉及到一些肢体冲突,这让李峰有些坐不住了。2018年5月,李峰前往学校和班主任就此事进行沟通。“当时班主任把那几个经常欺负她的学生都叫了过来,让他们给我孩子道歉,我没有见到这几个孩子的家长。”

此后,李芸再也没和父亲说过被人欺负的事情,李峰以为矛盾已经解决。他说,李芸醒来后告诉他,这些学生不仅常常在言语上辱骂她,在社交平台上写一些骂人的话,还会把她的书本、作业扔到垃圾桶里。

李峰说,事发前李芸写了封遗书夹在书里,他两三天后才发现。遗书上,李芸提醒姐姐:“我不在了,别人如果欺负你的话,第一时间告诉爸爸,千万不要忍着。”

遗书中,李芸称受到学生欺负,并写道:“你们根本无法理解,你们所说的话,你们所做的事,会对我造成怎样的伤害……是你们用语言、用行动杀死了我,你们把我的心理防线说塌了……”

李芸还在遗书中称,这是她第二次“被逼自杀”。李峰说,之前孩子可能有过自杀的念头,但没实施,家人也不知道。

在遗书的最后,李芸还点出了五名同学的名字。

班主任曾要求“调皮学生”道歉

李峰说,李芸从小就听话懂事,性格开朗,在学校里不仅是班长,还是国旗护卫队的旗手。

“我曾经去学校找过班主任,但老师只是对那些学生进行了批评教训,根本不能让他们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李峰说,女儿所在的班级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换了四任班主任,这也导致了班级散乱无人管理和学生管教不到位的情况。

对此,11月20日,第三任班主任张威告诉澎湃新闻,确实因为此前的班主任生病、怀孕等情况,李芸所在班级至今更换了四任班主任。“我是学校的德育主任,今年4月因为他们班主任怀孕,就临时当他们班主任,一直到放暑假。”9月开学后,又换了一名新的班主任。

李峰所说的前往学校找班主任反映李芸被欺负一事,正是发生在张威任班主任期间。“当时她爸爸来学校和我说了后,我就立刻把这几个孩子叫到了办公室,问清楚事情,当场就批评了他们,要求他们给李芸道歉。”

张威称,下午还约见了几位“调皮学生”的家长,但李峰因下午有事,未在现场,“我当着家长的面告诉他们,如果再发生这种事,学校一定会严肃处理、处分,因为我就是德育主任嘛,这几个孩子就当场承认了错误,保证下次不会发生,我相信他们也不敢了。”

其中一个最为“调皮”的孩子,张威还把让他当纪律委员,“我说李芸继续当班长,但管理纪律的事交给他,如果他管不好我就问责他。”张威说,这样做主要是希望“保护李芸”,让她避免直接管理纪律,“我当班主任的时候是一直都想保护这个孩子的”。

张威说,此后再也没有听说过李芸被欺负或和学生产生矛盾的情况。9月初,张威调离了东苑中学,李芸所在班级来了新的班主任。对于初二开学后的事情,张威称并不清楚。

张威还说,李芸和同学们确实存在一些矛盾,但“没有上升到校园欺凌的程度,也没有过肢体碰撞”。对于遗书,他称并不知情。

在张威眼中,李芸是一个充满正义感,且敢管敢做的学生,“这个孩子特别阳光,对待班级事务也认真负责,还是我们学校的国旗护卫队国旗手,我们都对她抱有很大的希望”。

张威目前任职于徐州市教育局,他表示,事发后教育局相关部门领导也曾前往医院看望李芸,并要求学校尽快调查清楚,“至于现在学校调查得怎么样,要问学校了”。

学校:不存在欺凌,等待警方调查

对于学校的调查结果,李峰也在焦急地等待。他说,李芸清醒后,曾多次询问他这件事怎么处理,“她让我们一定要给她讨个说法,我也很担心这件事不能解决,会在她心里留下阴影”。

李峰说,在学校校长来医院探望时,曾和校长反映过李芸是因被同学欺负而跳楼,希望学校能够调查清楚,对涉事学生进行处理。

该中学校长万众就此对澎湃新闻称,在次日接到学生跳楼消息后,立即与学校分管校长、安保主任、班主任四人前往医院去看望李芸,“当时她已经清醒了,我们问她为什么想不开,孩子也没说话。”随后,万众通过电话向云龙区黄山派出所报了警,“至少要查清楚孩子为什么跳楼”。

“后来家长和我们说是因为受到了学生欺负,我们回到学校就马上让安保主任和班主任进行了调查。”万众说,通过对班级同学的侧面了解,李芸并不存在被人欺负或校园欺凌的情况。

“这个孩子是班长,性格比较要强,在班里也是比较强势的,我们了解到确实有几个调皮孩子不服从班长管理,但反过来欺负她的情况,恐怕是没有的。”万众说。

万众还说:“开学初以及跳楼当天的情况我们也和学生做了了解,和以前一样,这几个孩子不服管理,但没有过分的言行或举动,校园欺凌、恶意欺负这些都没有。”

对于李峰曾前往学校反映李芸被欺负一事,万众称时任班主任已经进行了批评教育,“安保主任还专门针对这件事给他们开了班会”。

关于李芸的遗书,万众则表示不知情,“我今天是第一次听说,之前我们老师去过几次,家长也没和我们说过。”他说,学校一直希望能和家长当面交流。

万众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学校正在等待云龙区黄山派出所的调查结果,“既然报警了,就等警察的调查,我们最终该怎么处理,都以派出所的权威调查结果为准,如果确实有学校管理的责任,我们该承担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

11月27日,李芸在李峰的陪同下前往云龙区黄山派出所进行笔录。李峰说:“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说会尽快调查。”这让他稍微安心了一点。

专家:整治校园欺凌应该成为一种常态

李芸跳楼是否和校园欺凌有关,学校和家长各执一词,真相有待警方调查。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导程方平认为,此事中,家长第一次到学校反映情况时,学校未给予足够的重视。

2017年12月,教育部等十一部门联合印发《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方案明确界定了校园欺凌,并提出学生欺凌事件的处置以学校为主。

程方平说,面对家长第一次来找学校反映情况,学校应重视起来,严肃处理且进行后续跟进,而不能只是“简单化”处理,仅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

程方平指出,在对待校园欺凌方面,目前仍有一些学校和老师并不重视,“校园欺凌,很多学校和老师都不想承认,他们觉得辱骂和小打小闹不算校园欺凌。”程方平说,实际上校园欺凌是一直且普遍存在的常态,“只是以前我们不叫欺凌,而是校园暴力、学生矛盾等,但实际上都是一件事,就是不和谐的问题在学校的体现。”

程方平说,无论学校的好坏,不同程度的校园欺凌都是一直存在的。“面对这种常态化的问题,就应该纳入学校的常态管理。”他认为,在整治校园欺凌方面,不能等到事情闹大了再进行处罚,或者进行通报批评等,“这只是补救措施”。

他认为,应该把“反对校园欺凌”纳入学校的文化建设、制度建设之中,“一是从小苗头开始处理,比如学生给同学起恶意外号,要进行批评和提醒,让他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二是要建设‘反校园欺凌’氛围,在学校里打造一种正气,告诉学生们什么行为是对的,什么行为是可耻的。”

谈及建设“反校园欺凌”的氛围,程方平说,学校可以建立“反校园欺凌小组”,组里不仅有老师,还应该有每个年级的学生代表,涉及到班级里有学生出现侮辱同学、打骂同学的事件,可以及时关注到,并介入处理。“有些校园欺凌发生在老师看不到的地方,而有些学生受到了欺负因为没有什么证据,也不敢和老师、家长反映,这时候他也可以向小组求助。”

程方平表示,校园欺凌只是一个表现,内里有很多因素。“有一些学生不是爱欺负人,可能是因为他在家庭、学校里得不到认可,希望通过欺凌来体现自己的强大。这里面包含着学校教育方式、教育理念和家庭教育的问题。”

因此,程方平认为,整治校园欺凌不能仅仅看到欺凌的一面,而应该深究背后的原因,再进行学校和家长的联动处理。“在学生出现欺凌行为的时候,学校第一时间应该让家长介入处理,家庭和学校配合进行教育。”

程方平说,虽然推行素质教育多年,但仍有不少学校在推行素质教育时过于表面化、课程化,“就是开设课程,但学生的思想和意识不是上课可以进行改正的,而是要在日常中不断给与正面的引导,从一点点的小细节抓起,建设一个学校良好的风气。”程方平认为,一个正气旺盛的学校,存在欺凌的可能性就会比较小。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