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时期的罗马军团,根本不会害怕匈人大军!

subtitle 冷炮历史12-04 08:05 跟贴 6 条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尽管曾经在欧洲盛极一时的匈人帝国,并不是东方汉晋历史上匈奴人。但总是架不住有人将两者直接对等了,并得出罗马亡于匈奴而汉朝笑到最后的史盲结论。然而,若是类似的情况在200-300年前出现,那么匈人可能根本不是罗马先民的对手!

阿提拉势力的最大化阶段

今人对于公元5世纪的匈人势力,往往将全部焦点都聚焦于阿提拉的个人才华。但其作为篡位者,在登上大位时,就已经继承了一支包括众多善战族群的军队。阿提拉就是靠着这支前人为其建立的军队,摧毁了意大利北部军事重镇阿奎利亚。并一度迫使西部帝国的皇帝瓦伦提尼安三世,放弃首都拉文纳,逃往旧都罗马。

上帝之鞭的称呼 多少有些徒有虚名

在其他的军事记录中,阿提拉的作战往往以纯粹的劫掠为主。公元440年,他首先率匈人军队渡过多瑙河,劫掠了防御较为空虚的伊利里亚和色雷斯地区。第二年,他又率军进攻巴尔干半岛,先后攻陷了马古斯、费米拉孔、辛吉杜乌姆等城市。但回过神来的罗马军队,还是在442年时将其击退。

尽管财力缩水 晚期罗马的城防设施依能挡住匈人

尽管通过搜罗帝国与边境城市里的工匠,阿提拉的军队掌握了一些工程武器的制作技巧,但在面对重兵防御的大城时,依然没有十足的把握。公元443年时,卷土重来的匈人军队便占领了整个巴尔干半岛。他们一度兵临君士坦丁堡城下,但由于攻城乏术而作罢。四年后,阿提拉第二次兵临君士坦丁堡城下,但依然无法攻破君士坦丁堡的城墙。

沙隆之战中的罗马与匈人两大阵营布阵

最终,在公元451年的沙隆之战中,阿提拉和他的军队遭到致命一击。此后,他还数次发动类似的劫掠战争,整体实力却已经大不如前。所以,与其说是匈人的军队过于出色,不如说是5世纪的罗马军队过于羸弱。虽然军队的整体编制一直在扩大,但分散的兵力很难迅速集中起来。这就给了阿提拉以许多可乘之机。但即便是被当时作者描述为连盔甲都装备不齐全,训练水准稳步倒退的末代罗马军队,还是可以在兵力集中时抵御阿提拉。

1-2世纪的罗马 拥有完善的防御体系

这样的情况,在1-2世纪的时代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不仅因为当时的罗马野战军团,往往可以保证有5000-6000人的较大规模,还有众多辅助部队与同盟国军事力量协助作战。其中不乏善于骑射的阿拉伯、萨马蒂亚、斯基泰人的骑兵。也有从叙利亚、克里特、黑海等地募集的弓箭手,为重装步兵提供强大的火力支持。哪怕是近战水准不如军团的希腊和凯尔特二流重装部队,也有较为严格的训练。

罗马的边境省份与盟国 都能提供辅助部队

公元2世纪时,生活在南俄草原的游牧集团阿兰人南下劫掠。担任卡帕多西亚总督的阿里安,率军抵御,并将自己的布阵方案记录,成为了后人研究当时罗马整体军事实力的绝佳材料。在阿里安指挥的军队中,有两个齐装满员的罗马步兵军团和数量与之相当的各类辅助部队。他们分别担任弓箭手、标枪手、重装步兵、骑兵和骑射部队。

阿里安麾下军队在对抗游牧骑兵时的布阵

在面对游牧对手时,阿里安将最精锐的军团防止在中央阵线,并将辅助部队安排在两翼与后方增援。军团步兵中的半数,以大盾牌与重型标枪构成密集阵,防御对方骑兵的设计与冲锋。其余半数则将等待对方接近,再掷出专门为破袭重甲而设计的标枪。他们的身后还有大量来自北非与黑海地区的弓箭手,作为远程火力的补充。

巅峰时期的军团步兵 是非常可怕的对手

来自本都与乞里西亚山区的标枪手,被部署在军团的两翼。他们的身前还有来自卡普利亚和昔兰尼加的希腊重装步兵保护。这些步兵的侧翼与后方,又是帝国从各地募集的常备军骑兵。最后,有不少骑射手部队在全体步兵身后列阵,既可以提供大量火力输出,又能够在敌人松动后绕到两翼施加进一步打击。至于当时军团所普遍携带的弩炮等工程武器,也被提前做了发射准备。在游牧骑兵的弓箭射程外,巨大的箭矢就能提供很多威慑力。

罗马的各类同盟与属民都能提供齐全的兵种配置

这种看似平淡无奇的保守布置,却包含了帝国境内外的各地武装特色。罗马人在供养军团之余,也不忘从地方民兵中招募二级部队,作为重要的补充。这些人的家乡不是大城市外的乡间,就是和罗马帝国有同盟关系的城市或小国。这些卫星国势力的存在,往往会将入侵者拖住一段时间,为罗马军队集结做好准备。

定期移动巡逻的军团 有着很好的反应水平

接报后的军团,则会从最近的巡逻区域赶来。因为当时的军团,往往定期移动扎营,所以反应比后来常驻固定城寨的晚辈们,具有更好野外机动水平。4-5世纪时的那种疲于奔命,在1-2世纪是不会出现的情况。

晚期的军团 往往被拆散部署在固定要塞内

若是战斗发生在平原地区,罗马军队除了摆出阿里安那种攻守自如的阵型,还可以采用空心方阵据守。军团步兵的密集阵会被围城一个四面坚实而内部有足够空间的矩形。辅助部队的弓箭手们在有保护情况下,投射自己的远程输出。骑兵则可以在最内侧以逸待劳,等敌人队形出现松散再突然杀出。

空心方阵的每一侧都有强大的防御力

若是战斗发生在山地,罗马军队则掌握了更多主动权。军团步兵极有可能抢在敌方骑兵之前动手,利用占据战地高坡的方式来获得居高临下的优势。那些来自山地的辅助骑兵,也能够在舒适的环境内发起突然包抄。由于山地战场的空间往往有限,被占据几周遭山头的骑兵部队,很容易被重创。

山地环境下 步兵有足够的机会去包围骑兵

反过来看阿提拉的大军。由于是利用南俄草原上的权力内斗,新蹿起的匈人在实际上就是一个部族间的军事联盟。担任盟主的阿提拉,麾下的匈人骑兵反而数量不算很多。大量诸如东哥特人那样的步兵和骑兵,才是他军队的主要构成部分。这些部族武装就喜欢使用缴获的罗马武器,并尽可能的模仿罗马军团战术。然而,由于资源限制与时间问题,他们的尝试在当时还没有达到最佳状态。所以很难在面对军团与众多辅助部队的决战中,获得优势。

阿提拉的帝国是个靠恐怖与利益维系的集团

阿提拉在战斗中的布阵,往往将精锐的骑兵至于中心位置。两翼的仆从军负责掩护战场的侧翼安全,为匈人骑兵的冲锋或来回骑射骚扰,提供一个安全的空间。但基于上文所述的巅峰军团布阵,阿提拉的骑兵很难在正面突破重步兵的密集阵。罗马步兵的标枪与弓箭火力,也能够迅速阻碍对手骑兵的进攻。

匈人的精锐骑兵部队非常有限

阿提拉如果希望用两翼的大量仆从军攻击,则会在每个侧翼都遭遇到罗马辅助部队的步骑兵夹击。公元5世纪的蛮族部队,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抵御这种形式的强攻,难以达到预想的成果。在沙隆之战中,罗马名将埃提乌斯,就用罗马和西哥特人的步兵镇守两翼,成果挫败了阿提拉的企图。1-2世纪时的辅助部队,则完全有能力将类似的剧情再来一遍。

正在驱逐蛮族入侵者的晚期罗马骑兵

更为要命的是,阿提拉是一个不能承受失败的人。他的王位与匈人本身的统治地位,全部有赖于大大小小的各类胜绩。为其买卖的仆从们,多多少少也需要阿提拉为他们分配战利品。这样一个完全以眼前利益为纽带的联盟,非常容易在1-2次受挫后便陷入混乱与洗牌。阿提拉死后,他的继承者就没法镇住势力强大的东哥特人,造成了霸权的迅速解体。

罗马人在历史上从不缺乏败仗洗礼

反观罗马一边,在公元1-2世纪有足够的实力承受多次巨大损失。鼎盛期的罗马帝国,拥有6000万的人力资源。通过控制地中海各地的财富,供养着总数为30万人的常备军。不少自治地区,也保持着过往的武力传统,维持着自己的防御力量。若是某个省份的作战失败,帝国还能迅速从周边地区再组织一支几乎一样的军队再战。

巅峰时期的帝国 拥有着阿提拉无法抗衡的资源

阿提拉和他的乌合之众们,或许可以赢下2-3次大战,却不能承受巨大的损失。他们在入侵的前期,就可能被罗马的边境势力阻击。在进入罗马的边境省份后,还要在攻城战上花费力气。罗马军团的各类辅助力量,已经提前在交通隘口布防,可以给需要大量补给的匈人联军造成更大麻烦。等到组建完毕的征讨军团抵达,无法经受长时间坐着的匈人集团便可能自动撤退。

巅峰时期的帝国 在交通要隘上部署着大量机动部队

共和国时期的罗马人,就靠着类似的机制与优势,屡次击败周边的强国。无论是经济实力强大的迦太基,还是东方的各希腊化帝国,又或是蛮横无理的高卢部落。这些对手往往在组织和资源水平上,都高于临时组合起来的阿提拉势力。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巅峰时代的罗马军团,足以完胜所谓的阿提拉匈人帝国。历史当然不能重来,但绝不是没有进行假设和对比的意义。只有在比对中,才能更好的理解历史本身所谓被赋予的得失。

阿提拉若是生不逢时 结局多半不会好看

罗马人在其文明的上升期与颠覆时刻,都不止一次遇到过比匈人集团更加强力或成熟的对手。他们的军队击败过同样强大的军团,远征过森林蛮族与沙漠匪帮,并经常击败东方的出色骑兵。阿提拉没有时间来组织上述难度中的任何两项,自然不是什么不可战胜的存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