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国联军侵华,慈禧一路西逃花费了多少钱?

subtitle 晚清陈卿美12-03 15:02 跟贴 103 条

文|陈卿美

1900年,是颇为不太平的一年。义和团闹京津,八国联军侵华,慈禧光绪西逃。单说这慈禧西逃,从京城一路向西,奔太原、到西安,回銮又绕道开封。从1900年8月15日逃出紫禁城,到1902年1月7日回到北京,长达16个月的流亡时间。慈禧这一路,除刚刚出逃时比较狼狈、窘迫外,其他时间都是非常奢靡的。一次奢靡之旅,究竟要花多少钱呢?

先看出行规模。根据《庚子西狩丛谈》记载,七月二十一日凌晨,慈禧与光绪化装成汉人,着便服出逃。随行的王公大臣有载漪、奕励、刚毅、荣禄等十余人,另有护驾部队士兵一千余人。当然,还有众多的太监、宫女等服侍人员。据此估计,西逃的人数规模大概在1300人左右。这个规模不是固定的,随着沿途情况好转,规模在逐渐增大。据说到达西安时已经有万人之多。

慈禧一行由于是仓皇出逃,准备并不充分,被褥、衣服、食物等物资都很匮乏。最狼狈时,甚至出现了夜晚睡觉没有被子的极端窘迫情况。吃的也非常艰苦,只能以小米充饥。“夜宿土坑,既无被褥、又无更替衣服,两膳亦无米饭,仅以小米粥充饥而已。至怀来、宜化,始由地方官络绎进奉。”区区一国之尊,沦落到如此地步,让人无不感叹。

慈禧的窘迫之旅不过很短暂,过了怀来,宣化后,情况逐渐好转,生活慢慢走上正轨。一是远离了战乱,地方有了接待能力。二是生活开支由各地源源不断供应。

怀来知县吴永因为接驾有功,被临时任命为前路粮台,负责一路筹办粮饷。

吴永上奏,“请伤各省将应解京炯,核定成数分别解送行在户部以济要需。”光绪发布上谕,“联恭奉慈与暂行巡幸太原,一切度支,均关紧要,所有部拨各省关京响及内务府 经费,并年例应行解部各款,著全数改解行在,以应急需,而资分拨,毋得玩误。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钦此。”此时开始,为了维持慈禧一行的奢靡生活,各省不断进贡银子,一场搜刮民脂民膏的浩大运动开始上演。

一边是地方在紧张筹措银两,一边是慈禧在西逃路上的各种“摆谱”。比如吃,尤其是慈禧到达西安后,每天自己吃饭的花销大概在200两左右。日常饮食由荣禄全权负责,仅后厨就有不下10人。下面又设各种管事太监若干人,如饭茶、粥、点心、荤菜、素菜都各专人负责。菜品极为丰富,甚至还有从南方运来的燕窝、鱼翅。没有牛奶不行,从河北买来几头奶牛,每月又是200两银子。

从内务府长期腐败来看,可以推测,在慈禧吃饭这块,同样也少不了各种腐败。比如采购方面,必有太监吃回扣的现象。不过,慈禧个人吃饭等日常生活的花销还是小数目。真正大数目是维持朝廷威严的各种开销,比如织造龙袍等皇家服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慈禧回銮的盛大场面

两江总督刘坤一命令江宁、苏州、杭州三地织造局赶制龙袍。龙袍的制作非常复杂,三地织造府分工不同,江宁负责彩织锦缎,苏州负责绫绸纱罗、刺绣,杭州负责御用袍服、丝绫、杭绸等。据现代织绣专家估计,一件龙袍的制作成本约为1000两银子,制作时间大概在2年半左右。慈禧西逃,特殊时期,要特快加急赶工。如此一来,成本必然翻倍。一件龙袍2000两,仅仅一件是不行的,这还仅仅是光绪的,再加上慈禧的、其他大臣的各种服饰,没有一二百件下不来。粗略估算,仅仅织造服饰这一项,至少花费50万两。要知道,慈禧六十大寿时,同样是这三个织造府,制造了数百件的各色龙袍、绸缎、皮革衣物,耗银231万两。

慈禧在忙着享受的同时,另一边,行在军机处紧急派出钦差大臣赴各地催缴粮饷。刑部郎中俞启元赴江苏、浙江,直隶候补知府吴永赴湖北、湖南,敦促各地尽快向西安“输血”。

山东巡抚袁世凯奏报,山东拨付饷银21万两。搭解截存江西饷银10万两,安徽、江苏饷银16.65万两。所谓搭解截存,就是将各省运往北京的饷银转运到西安。

湖南巡抚俞兼三奏报,湖南已经筹措31万两,交特日昌等商号汇往平遥。

湖广总督张之洞奏称,两湖地区已解好米10万石,另有饷银19万两。

江西20万两;四川10万;河南18万两、1万石米麦;两江第五批10万两;江苏25万两……

全国各地调拨到西安的饷银一共多少呢?据负责总统筹的岑春煊奏称,“已有五百万之多”,另外,还有粮食大约100万石。

500万两银、100万石米,其实这只是小部分。1900年10月26日,慈禧一行到达西安,次年10月6日离开西安。在西安的一年里,慈禧始终住在巡抚衙门。当时的陕西巡抚端方为了迎接慈禧一行,将巡抚衙门进行大规模扩建、翻修。由于工程量过大,当慈禧进入陕西后,仍未完工。端方又临时决定,将原来的总督衙门进行紧急翻修。当慈禧到西安后,嫌原来的总督衙门太小,仍住在了巡抚衙门内。两座衙门的扩建、翻修费用,大概花去了29万两。

当国内局势稳定后,慈禧一行决定回北京。回銮的过程从10月6日开始,到次年1月7日,整整三个月,这90天内,慈禧的豪奢程度达到了顶峰。

首先是行宫的修建。从西安,经开封,回北京,全程近三千里,各地为迎接慈禧,为其修建37座豪华行宫,“局势宏丽,陈设皆备极精好”。一座豪华行宫就相当于一座五星级酒店。除了豪华行宫,还有不计其数的尖站公馆等临时歇脚处,端方扩建、翻修两个衙门耗费29万两,据此推测,一座行宫的成本不会低于30万两。37座,就是1110万两。加上无数的尖站公馆,估计不会低于1500万两。

有了五星级行宫,沿途也要“五星级”。各沿途道路全部要重建、翻修,从潼关到灵宝,为山谷山涧小路,比较难行,为此要大幅扩宽,修成平整大路。巩县洛河,没有桥梁,大量征调民用船只,建造浮桥。桥上铺上木板,再铺上黄土。沿途所有道路,全部要细软的黄土铺道。既可以减少马蹄的声音,还可以达到减震的效果。

英国《泰晤士报》认为,这样的道路造价,一英里大约需要1000英镑。我们按此计算下,一英里约等于3.2里,按1910年的汇率,1英镑等于7.43两白银,1000英镑就是7430两,再用7430两除以3.2里,每里的成本约为2321.88两。从西安到直隶正定府(正定到北京,改乘火车),按2200里计算,需要花费510.8万。

有了五星级道路还是不够的,沿途的风景也要“五星级”。沿途村庄、街市都要整修,破败的地方不能让老佛爷看到。街市要换门面,全部装修一新。所过之处,还要净水泼街。虽然时间紧急,搞一些临时设施还是可以的。这又是一笔数百万的巨资。

以北京城来计,为了迎接慈禧一行,北京城沿途街道同样进行了豪华装饰,从马家堡火车站、到永定门,再到正阳门、午门。沿街店面全部粉刷一遍,大清门、天安门等关键地方,进行重新翻修。正阳门城楼上还搭建了彩绸牌楼,既是迎接皇帝回宫,也是掩盖被八国联军毁坏的痕迹。据统计,仅正阳门到午门这一段,内务府就花费了13万两银子。

慈禧回銮的队伍极其庞大,与西逃时完全不同。离开西安时,西安欢送,彩灯万盏,万人跪送“瘟神”。送别仪式盛大无比,“仪卫甚盛,发率数万人”。可把这老娘们送走了。慈禧一行仅仅拉财物的马车就有3000多辆。“金银、绸缎、古董、玩器,尚不胜载”。一个马车一个车夫,光车夫就有3000人。加上护驾的部队与各种随从人员,达到了两、三万之多。这么多人,人吃马喂,没有数百万两银子肯定不行。

慈禧并没有一路直接回到北京,为了观望形势,中途在开封又停留了一个多月。在开封,正赶上慈禧过六十七岁大寿,那段时间完全是慈禧的happy时间。加上开封地处中原,交通方便,各省给慈禧祝寿的官员蜂拥至开封。开封城内,彩旗招展、锣鼓喧天,老佛爷门前唱大戏,始终洋溢在喜庆、祥和的氛围中。老佛爷祝寿大会所用的很多用品都是专门订制的,如桌椅、餐具、茶具等用品。仅此一项,花费白银3万两。至于各种演出的费用没有统计,开封城内,为了营造这种喜庆氛围,想必也是大肆整修,恨不得把整座城市翻新一遍。慈禧六十大寿时,紫禁城内外,加上颐和园的各种装饰就耗费132.8万两。因此,开封城内光装修、装饰的费用,没有一百万下不来。

为了维持奢靡消费,专门为慈禧回銮设立了支应局。慈禧在河南时,支应局将各省所有进京的饷银进行截留,最多20万。直隶的李鸿章为此向各省借款68万两。

慈禧这一路,各种奢靡,实难准确统计。粗略计算,耗费4000万两肯定是有的。1899年,清政府的财政收入仅为8820万两。慈禧这么一折腾,一半的财政收入没了。

慈禧的折腾,可谓穷奢极欲,各地大兴土木、兴师动众,耗费巨资无数。沿途百姓普遍比较贫困,尤其是陕西、山西等地,因为旱灾还闹着饥荒。慈禧的西逃,实则是加重了各地百姓的痛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