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是精神鸦片?人类在万年前就开始"吸猫"了!

SME科技故事12-03 10:03 跟贴 479 条

猫,是精神鸦片吗?

最近一篇浙大硕士论文《乌有之猫:“云吸猫”迷群的认同与幻想》,在网上引起了热议。

除了选题角度清奇以外,文中认为吸猫是精神鸦片的观点,才真让网友吵得不可开交。

作者认为,吸猫现象在一定程度上映射出当代青年信仰缺失、精神空虚的时代现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不过,古人在猫面前,可能同样是精神空虚的。

虽然,猫科动物曾是人类祖先最大的天敌,死在它们手下的同胞不知能绕地球几圈。

但人类却依然没有长记性,反而把猫当主子般供养了起来。

或许我们换个角度想,有没有可能是猫对人类施了什么法?

在一万年前,这些四脚毛球兽就首次将可爱的魔爪伸向人类了。

2004年,考古学家在地中海塞浦路斯岛上发现了一个9500年前的墓葬坑。

坑里除了有一具成人尸体以外,竟还有一具猫咪尸体。

由于猫并非海塞浦路斯岛的土生种,因此可以肯定是人类将猫通过船运至此地的。

而且根据考证,这只猫就是专门用来陪葬的。

所以至少从那时起,人类就已经开始与喵星人生活在一起了。

那么这么多年来,人与猫这种特殊的联系是如何建立的?

事实上,猫并非驯养动物的理想物种。

人类豢养其他动物,大多有利可图,它们身上有皮毛、会产奶,还有狩猎、看守、搬运、种地等各种工作能力。

这样对比下,养猫就是最“不实惠”的了。

它们厌恶群居,喜欢独来独往,性格一点都不讨喜。如果家中门窗没关它们分分钟就离家出走,导致猫财两空。

难道仅凭可爱,喵星人就能让人类不顾一切?

人类和猫这门亲事能成,大概最需要感谢的是老鼠作红娘

大概距今一万年前开始,原始的农业就逐渐出现在了新月沃地带。

从采集经济过渡到种植经济,充足的粮食让人口激增。

但只要有粮食的地方,就必有伺机窃取人民劳动成果的啮齿类。

虽然在野外敌不过别的野生鼠类,但来到人类的地盘它们却壮大了起来。

那时候可没有老鼠药,人们根本奈何不了无孔不入的老鼠。

这些老鼠一进入粮仓就大肆破坏,让人类苦不堪言。

它们不仅偷粮食,更是喜欢把古人的木质家具当磨牙棒,被它们咬坏的建筑不计其数。

而最可怕的,还是老鼠身上携带的病原体。

在历史上,死于经老鼠传播的疾病的人数,就比两次世界大战的还要多。

黑死病(鼠疫)大流行几乎重置了欧洲人口

有老鼠,便是猫出现的最好时机了。

一些非洲野猫(F. lybica),就在人类聚集的地方看到了机遇。

首先,种群数量庞大的家鼠,本身就是一个大诱惑。

除此之外,城郊的垃圾堆对它们来说,也同样有无限的吸引力。

正是这两种充足的食物来源,才促使这些野猫三翻四次地徘徊在人类的地盘。

而人类也是从那时起,开始包容接纳这些野猫的。

以捕鼠能力著称的喵星人,简直就是粮仓最好的守护者。

久而久之,在新月沃地带人类就与猫就成了搭档,从此结盟。

之后,随着农业的火种从新月沃地带向外撒播。

非洲野猫的后代,也快速占据了每片新区域中对应的生态位。

现阶段的研究认为,现代家猫在所有野猫类群中仅与非洲野猫归为一祖

不得不说,猫选择了这个新生态位是充满智慧的,跟着人类它们基本不愁断粮。

所以,从一开始并非人类主动驯化猫,而是猫自愿选择了与人类共处。

只是,那时候的喵星人大多还是“自由公民”,并未完全驯服。

猫与人之间的关系,可能有些类似于现在闯入城市的干脆面。

但也就是在与猫相处的过程中,人类也愈发感受到猫的魅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猫确实蛊惑了人类。

首先,这源于喵星人被加了buff的“颜值”。

可爱也有具体的定义,圆圆的脸蛋、更短的吻部、大大的眼睛...

即便不做任何基因改良,原始的野猫也是所有可爱特质的完美组合。

这一系列外表特征像极了婴儿,所以也叫“婴儿图式”(Baby Scheme)。

它可以触发人类的怜幼特质,让人类忍不住母爱泛滥。

而这种怜爱,是普遍的、本能的、具有进化意义的,可促使成人对婴儿的照料。

但这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遗产,现在却被猫星人彻底利用了。

不信你可以采访一下身边的朋友,是智人幼崽可爱,还是猫可爱。

这里,还需要提到一个关于猫叫声的冷知识。

原来,猫为了自己的铲屎官,还形成了一套用“喵”组成的独特语言体系。

喵叫,虽然是猫与生俱来的能力,但却不是它们与同类交流的工具。

猫本身就是种非常安静的动物。

通常需要几百个小时,研究人员才能观测到野生种群中喵星人的一声喵叫。

然而在家养宠物猫中,我们听到喵喵叫的频率却非常高。

研究认为,猫会根据自己主人的反应,摸索开发出一套独特的“喵语”。

每一声喵叫,都是喵星人在与铲屎官互动的过程中习得的,就是为了获得关注,与主人沟通。

2003年康奈尔的一项研究就证明了此事。

研究员录下了12只不同猫的叫声,然而只有它的猫主人能认得并听懂这些叫声的含义。

这完全就是喵咪与铲屎官之间的“暗号”,换个人或换只猫都可能发生“鸡同鸭讲”的事故。

除此之外,家猫的叫声中还含有一种特殊的频率,这是大多数猫科动物没有的。

而这种叫声的频率,与人类的婴儿的哭声就非常相似,同样能激起人类的保护欲。

所以说,喵咪是把婴儿的啼哭声模仿的惟妙惟肖。

人类听到这种叫声后会变得坐立难安,恨不得将它们捧在手心,日夜呵护。

从这种种行为看来,猫确实利用我们的怜幼天性。

它们诡计多端,占据了我们原本应该花在自己后代身上的时间、精力以及其他资源。

而这第一批受蛊惑的人类,很可能就是三千多年前的古埃及人。

考古证据显示,古埃及人首次有目的地培育家猫。

从那时起,野生或半驯服的猫才开始住进人类的家庭。

公元前1500年左右埃及壁画中一只在女人椅位下吃鱼的猫

古埃及人对猫的宠溺,让现今所有“猫奴”都自叹不如。

那时候猫已经跃居神位,成为猫神“贝斯特”(Bastet)

在埃及,杀猫的人甚至是要被处以死刑的。

我们都知道在古埃及只有具备经济实力的主人,才能制作木乃伊。

考古学家,就曾在尼罗河畔找到了30万具猫木乃伊。

而且,这些猫木乃伊旁,还会放上一些鱼形玩具作陪葬,无比风光。

之后,虽然古埃及文明灭亡了,但它们的遗产——乖巧的猫咪却遍布全球。

所以说在猫的驯化史上,古埃及人真是做了一件大事。

从埃及出口的喵星人,开始踏入遍布欧洲。

而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开启,喵星人也被带上了甲板,顺势占领全球。

几个世纪以来,猫已经是航海文化的精髓。

除了为水手们排解寂寞外,最重要的还是猫能够控制老鼠。

要知道,老鼠在船上的危害可不小,偷粮食不说还容易咬坏绳索、木制品与电缆等,后患无穷。

即便是现在,西方许多迷信的老水手依然会因为一艘船没有猫而不愿意远航。

这时候回过头看一下你就会发现,猫星人与人类的发迹史是吻合的。

从农耕文明到大航海时代,家猫也实现了“全球化”。

人类征服世界,而猫凭借征服人类来征服世界。

但即便是与人类日夜相处,猫却几乎从未放下高贵的身段。

比起点头哈腰汪星人来说,傲娇的猫怎么看都不像被驯化过的物种。

左边是现代宠物猫,右为非洲野猫

而从遗传学的角度上看,家猫与野猫的相似程度,也大于狗和狼的相似程度。

这时对比一下汪星人就一目了然了,狗的外形与性格是天差地别。

美国养狗俱乐部记录在案的狗就有190种,而世界犬业联盟记录的犬种就更多了,达340种。

在长达两万年的狗驯化史中,人们会给狗分配高度专业的工作,所以定向育种使狗的外形高度分化。

世界上体型最大的犬种为大丹犬,最小的则为吉娃娃

反观家猫,差别就没有那么大了。

根据美国爱猫者协会的记录,目前美国只有42种猫。

与工作犬不同,人类几乎对猫没有什么期待,无非就是让它陪伴人类与抓老鼠。

它们用自己原来的外形,就已能完全胜任这些任务。

所以人类,也就不那么热衷于改造它们的身体。

即便是大规模养猫的古埃及,也没有特意去选择拥有特殊形状的猫咪。

现代家猫的猫色和其他变异性状,主要都是基因漂变*造成的。

柯拉特猫、暹罗猫、缅甸猫和其他天然种等,都是由基因漂变诞生的。

直到近现代,人类才真正开始对猫进行家猫新品种的培育。

或许真正的驯化,现在才刚刚开始。

*注:基因漂变产生的性状既没有利,也没有害,因此可以被保留下来成为种群的固定特征。

而一旦将猫星人放归野外,它们很快就会退化回野猫的样子,捕猎能力依然强悍。

这就犹如放虎归山,杀伤力依然不小。

时至今日,相当大一部的家猫还是“自由公民”,不依靠人类豢养依然能开枝散叶。

回到野外,这些天生的杀手本性就会显露出来。

作为哺乳类中最专业的猎食者之一,流浪猫对当地某些野生小动物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201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猫已经至少造成了63个物种灭绝。

而据美国鸟类保护协会估计,全美国每年大约有5亿只鸟被猫所捕杀。

从全球范围来看,每年大约有14亿至37只鸟类因猫的扑杀死亡。

所以猫,也成了仅次于栖息地破坏的“二号鸟类杀手”。

遗弃宠物猫,受害的可能还是其他小动物。

千万年来,猫费尽了心思变成了最讨人类喜爱的模样。

到我们这一代,猫已经全然不用取悦于人了。

它们只需坐在那喵两声,就会有人对它点头哈腰,俯首称臣。

即便告诉了你这都是喵星人的阴谋,人类依然愿意执迷不悔。

*参考资料

德里斯科尔 克拉顿-布罗克等.家猫是如何起源和“驯化”的.环球科学.2009

Vigne J D, Guilaine J, Debue K, et al. Early taming of the cat in Cyprus[J]. Science, 2004.

Kurushima J D, Ikram S, Knudsen J, et al. Cats of the pharaohs: genetic comparison of Egyptian cat mummies to their feline contemporaries[J]. 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 2012.

Nicastro, Nicholas. Perceptual and Acoustic Evidence for Species-Level Differences in Meow Vocalizations by Domestic Cats (Felis catus} and African Wild Cats (Felis silvestris lybica).Journal of Comparative Psychology.2004.

Scott R. Loss and Peter P. Marra.Population impacts of free‐ranging domestic cats on mainland vertebrates[J].Frontiers in Ecology and Evolutio.2017.10.12

作者: SME情报员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