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布什的政治遗产:见证欧亚剧变,功过留待后人评

网易历史12-03 09:55 跟贴 2213 条

作者|阎滨,网易历史专栏作家,为《凤凰周刊》、《国家人文历史》等多家媒体撰写时政、历史、军事类稿件。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2018年11月30日,美国前总统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逝世,享年94岁。白宫周六早上宣布,特朗普总统将参加为老布什举行的国葬,他评价:“布什总统指导我们国家结束了冷战,作为总统,他为随后几十年的繁荣奠定了基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老布什的一生是典型的美国东部权贵集团成员的缩影:祖先是美国独立前就来到新大陆的英格兰新教徒移民;珍珠港事件后刚满18岁即参军打仗并大难不死;战后延续家族传统上耶鲁大学并迎娶门当户对的高中情人;毕业后去德克萨斯荒僻地区投身新兴的石油业,在那里赢得财务自由证明自身能力;商业成功后弃商从政。

经过60年代一段不顺利的竞选经历后,布什在尼克松时代进入美国权力中枢,先后担任驻联合国大使、驻中国联络处主任(当时中美尚未建交,相当于驻华大使)、中情局局长等职。1980年布什明智的选择成为里根的竞选搭档,并如愿成为副总统。

在当了八年副总统后,布什在1988年战胜民主党总统侯选人杜卡斯基州长,继任美国总统。美国历史上,很少有副总统能走出前任阴影成功以在任副总统身份赢得竞选“转正”,如果不算因前任死于非命继任总统后赢得大选连任的总统,除了早期的亚当斯和杰斐逊,只有布什做到了;二战后的13任总统中,除了遇刺身亡的肯尼迪和非正常接任的杜鲁门、约翰逊、福特,只有卡特和老布什两位只干了一任就被选民赶出了白宫。从这两点可以看出,布什赢得大选不简单,干了四年就下台,这背后也不简单。

1989年初,布什接手的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局面,经过里根时代八年的结构调整和大规模赤字财政的刺激,美国经济尽管仍有波动,但总体局面要比1980年时好得多,卡特留下的两位数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都不见了,内政方面则结束了困扰整个6、70年代的动荡局面,整体回归稳定。

外部环境上更是形势一片大好,卡特下台时,美国一度四面楚歌、八方受辱,伊朗巴列维政权倒台,新政权上台后直接绑架了美国使馆全体人员当人质,霍梅尼直接做了庚子年“老佛爷”没做成的事;苏联入侵阿富汗,红旗插遍非洲,古巴、越南也在苏联怂恿下在非洲、拉美、东南亚到处煽风点火。

但到里根卸任时,美苏实力对比已发生根本性变化,苏联签了《中导条约》并第一次单方面大规模裁军,同时不附加要求美国对等裁军的条件,苏联在东欧、阿富汗、非洲和拉美有全面收缩的迹象,事实上已经在冷战中认输。

布什在此后四年的任期内,就像二战后的杜鲁门一样,恰好面对一个前所未有的变革时代,里根带领美国赢得冷战,布什将接手享受胜利果实并安排战后世界秩序。

与一般人想象的相反,布什政府并不是没有里根的“里根时代”的延续,事实上布什上台后另组班底,全面替换了里根 “加州帮”为核心的人马。布什除了提拔自己人,特意重点吸纳了共和党内与里根没有交集的福特时代留下的那部分散兵游勇,像国务卿詹姆斯·贝克、国防部长理查德·切尼、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都曾是福特的重臣。

布什从政后,任职联合国、中国和CIA的经历,让他对外交和战略问题很感兴趣,对复杂的内政和社会问题则兴致索然。80年代末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给布什提供了施展手脚的绝佳舞台。

上台伊始,布什面临的是棘手问题是菲律宾政变。1989年11月,科拉松·阿基诺夫人政权遇到第五次军事政变。当叛军准备进攻总统府时,布什应阿基诺夫人请求,下令驻菲美军的老式F-4鬼怪战斗机起飞,到马尼拉上空兜两圈震慑叛军。很快,叛乱停息,这次美国未再向过去那样,派遣海军陆战队以刺刀卷入前殖民地国家的内政。

布什选择支持阿基诺夫人,但她为赢得民心,并未曲意逢迎布什。菲律宾人一直在谋求全盘收回驻菲美军基地。菲律宾的苏比克湾海军基地和克拉克空军基地,在二战后就是美国在西太平洋最重要的海空军基地,在美国全球战略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菲律宾人将美军的存在视为奇耻大辱,经过多年斗争,布什与阿基诺夫人在1991年签署了废止美菲军事基地的协定,结束了美军自1899年以后在菲律宾近百年的存在。

1989年底,接踵而至的是入侵巴拿马。巴拿马国防军司令诺列加是美国电影和美剧里常见的那种装腔作势、贩毒绑票不所不为的拉美军阀头子,最重要的是,他并不听华盛顿招呼。布什下令美军入侵,武装“解决”了诺列加。这是“门罗主义”提出后,美国最后一次对拉美执行“炮舰战略”实现政权更迭。与先前历次干涉不同的是,布什在干掉诺列加后,并未谋求改变美国1977年签署的归还巴拿马运河的协议,也未赤裸裸干涉巴拿马随后的选举。1994年,巴拿马修改宪法,取消了军队,1999年美国如期归还运河管理权,2017年,巴拿马与中国建交。

整个冷战时代,历届美国政府最优先考虑的并不是国计民生,而是对苏战略和避免核大战的问题。核阴影下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是悬挂在全人类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从1947年乔治·凯南提出对苏联的“遏制战略”开始,历任美国总统虽然各自提出不同战略,但本质上均在延续执行“遏制战略”对付苏联。

布什上台后就指令他非常欣赏的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罗伯特·盖茨带着一帮专家全面制订新的对苏战略。盖茨是职业情报官出身,长期在CIA任职,布什上台后,兰利(CIA总部所在地)的人欣喜若狂,事实证明布什虽然只是CIA历史上的短暂过客,但确实从这一部门提拔了一批人(布什后来提拔盖茨接任CIA局长,小布什时代盖茨当过国防部长)。

盖茨作为CIA里的苏联问题专家不负重托,提出一套名为“超越遏制”的新战略,主张美国对苏联改堵为疏,积极同苏联发展全面关系,促使苏联逐渐实现“自由化”,把苏联拉进“国际大家庭”,使其融合到国际社会中来。1989年5月12日,布什在德州农机大学发表演讲时正式提出了这一新战略。

冷战的坚冰在1989年开始快速消融,波兰最先变色,随后东欧各国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两德重新统一,华约集团不复存在。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等游离于华约集团之外的社会主义政权也未能幸免。到1990年,波罗的海三国要求独立复国的公民运动进入高潮,苏联自身也开始了解体的序幕。

布什面对急剧变化的国际局势,应对自如,不失风度。东欧剧变中,各国都发生政权更迭,罗马尼亚还流了血,南斯拉夫甚至开始打内战,但其中最复杂、牵扯面最广的,则是两德统一问题。东德政权垮台后,两德统一已经是全体德国人的共识,但分裂的德国是二战结束后雅尔塔体系在欧洲确立的战后秩序最基本的原则之一。德国人很讨厌东西德分裂的事实并渴望重新归于同一,但欧洲其他国家却对此疑虑重重。

统一后的德国,是继续留在北约还是保持中立?德国东部领土问题怎么解决?这两个问题让苏联和法国坐立不安。苏联和随后的继承者俄罗斯,以及法国,饱受二战时遭到德国侵略之害,对德国统一最心存忌惮。苏联很不愿意看到统一的德国留在北约内部。但和领土问题相比,新德国是否留在北约又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德国东部西里利亚地区战后被划给波兰,传统的东普鲁士地区成了苏联的加里宁格勒州,德国人能较为平和的看待西里西亚地区,毕竟那是三次瓜分波兰后带来的战利品,但是东普鲁士就不同了,那里是普鲁士的老巢,首府柯尼斯堡是康德的故乡。失去东普鲁士的德国,就像是被阉割过的雄鸡。

在关于两德统一的外交斡旋中,布什发挥了重要作用,西方美英法三大盟国中,面对法国的激烈反对和英国的冷漠,布什是最坚定支持德国总理科尔的人。布什认识到,德国统一不可避免,统一后的德国当然应留在北约内部,但是新德国必须打消苏联的疑虑才能换来苏联支持统一。要寻求苏联的支持,最重要的就是德国必须保证尊重东部领土现状,永远放弃对东普鲁士的念想,再继续谈判东德留驻苏军的去留问题。最终,在布什的支持下,德国顺利赢得苏联支持,解决了统一问题。1990年10月3日,两德正式统一。当布什去世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发来的唁电特别强调,德国人不会忘记布什为两德统一做出的贡献。

东欧剧变后,苏联也走到了穷途末路。1991年苏联党政军内部强硬派发动“8.19政变”,试图以斯大林风格的老办法挽救联盟。政变在几天内戏剧性失败,叶利钦在群众欢呼中劝退政变军队,苏联开始全面崩溃。老布什在这一过程中明确提出,美国寻求的是首先不干涉苏联内政,静待苏联内部各派内斗尘埃落定,以免留下历史把柄;其次美国支持苏联方面保证苏联核生化武器不失控、不外流的工作,避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外流;第三,美国最大限度努力避免苏联陷入全盘内战。

最终美国在应对苏联解体过程中,基本达到了布什设想的这三个目标,一些地区性流血冲突,如德涅斯特河左岸、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和南奥赛梯、塔吉克斯坦等内战不可避免,但苏联总体上和平解体,16个独联体好聚好散,远没有当初苏俄内战那样持续多年血流成河。俄罗斯和乌克兰纠缠不清的历史虽然在后来确实被引爆,但那已经是老布什退隐多年后的事了。

1991年底,当克里姆林宫上空镰刀斧头红旗徐徐落下时,满载美国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的运输机也正在风雪弥漫的莫斯科机场徐徐落下。新俄罗斯即便最挑剔的强硬派,如日里诺夫斯基这样的人,对苏联解体中布什的中立政策也无法提出太多的指控。

1990年8月,萨达姆突然入侵科威特并宣布将其变为伊拉克第19个省。对石油行业非常熟悉的布什,敏锐感觉到美国深度介入中东事务的时机来了。战前,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存在非常有限,伊朗巴列维政权崩溃后,美国在中东只剩下以色列一个盟国,但以色列和阿拉伯阵营势同水火,美国虽然和沙特等国维持着有限的军售联系,但两国关系阴晴不定。1973年石油危机给美国上了一课,上华盛顿痛切认识到确保能源安全的战略意义。

就像当年杜鲁门面对朝鲜战争爆发那样,布什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果断宣布美国的目标简单而明确,他勒令萨达姆必须立即、全面、彻底退出科威特。随后,布什应沙特国王邀请派遣美军进驻沙特。很快,美国建立起保卫沙特并准备解放科威特的国际联盟。

与当年朝鲜战争和后来的伊拉克战争不同,这次布什通过外交努力争取到苏联支持,并获得中国不在安理会投反对票的保证。最终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授权美国和多国部队武力解放科威特。1991年1月17日,“沙漠风暴”行动打响,40多天的战斗后,科威特全境解放,多国部队与伊拉克停火。

海湾战争是一次巨大胜利,让美国彻底走出越战失败的阴影,全面恢复了在国际舞台上的自信。美国藉此与阿拉伯世界建立起良好关系,布什的个人声望也达到顶点。但是多年后再回头看,从政治决策角度来说,布什赢得的胜利并不完美。

美国在战后与萨达姆草草签署停火协议,伊拉克南部什叶派随即爆发起义,布什对此态度暧昧,除了口头说空话外,既没有明确支持什叶派起义,也没有死死限制新败的伊拉克军队镇压起义。结果,美国执行了一项很奇怪的政策,伊拉克南部建立起美国划定的禁飞区,伊军战斗机不能起飞,但是可以用武装直升机去镇压什叶派。这让萨达姆都感到困惑不已,他至死也不明白布什为何会单边停火,而不是让多国部队长驱直入直取巴格达?

布什的考虑是联合国授权美国只是解放科威特,而并未授权多国部队越界攻入伊拉克实现政权更迭。从这一角度来说,布什的决策是有道理的。但是在萨达姆看来,海湾战争后他虽然面临国际制裁,但仍在继续执政,两年后,布什下台了,而萨达姆还在掌权,以阿拉伯世界的标准来看,这对萨达姆来说就是胜利。

海湾战争仅仅实现了解放科威特这一个目标,但带来更多的问题。布什缺乏对中东的认识,没有一个清晰的中东战略来厘定美国在中东的定位并构建战后中东秩序。美军进驻沙特,战后并未立即撤走,阿拉伯世界历来对西方存有深刻疑虑,沙特出现美军的固定基地,这让很多人觉得受到了冒犯。本·拉登立志反美的原因之一就是不喜欢沙特出现美国驻军。美国和萨达姆的关系未能解决,萨达姆输掉一场战争,但从未放弃寻求各种手段继续反美。可以说,布什在海湾战争的胜利,埋下了后来9.11事件和伊拉克战争的导火索。

在地球另一个角落里,布什也犯了致命错误。1989年,最后一批苏军撤离阿富汗,CIA在阿富汗持续十年的战争中秘密支持反苏游击队,这被证明是美国情报史上最合算的一笔投资,美国仅提供了区区十几亿美元的援助,就拖住苏军十万大军,阿富汗成为最终绞死苏联的绞索之一。

苏军撤军后,华盛顿迅速失去对阿富汗的兴趣,美国留在当地的情报人员汇报说,阿富汗内战加剧,苏联扶持的傀儡政权朝不保夕,美国仅仅支持反苏圣战者中不反美的那部分,而形形色色的反苏圣战者,很多人仇恨美国就像恨苏联一样。如果,美国不在阿富汗战后施加影响,这里很快就要陷入全面内战,未来局势不可预期。布什对阿富汗缺乏应有重视,也许他觉得那里既没有重要资源,又缺乏战略价值——毕竟冷战正在结束,苏联不再是美国的敌人。

最终,布什决定对阿富汗袖手旁观,任其自生自灭,美国驻阿人员几乎全部撤离。克林顿政府继承了布什的政策,阿富汗在几年后大部分领土被塔利班控制,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在那里建立起训练营。

克林顿本有机会改变布什对阿富汗的漠视,弥补这一政策的灾难性后果。在另一个国家,则是布什一脚踏进未知泥潭,而克林顿随后将碰的头破血流。冷战时代,勃列日涅夫曾在70年代“红旗插遍非洲”的浪潮中,扶植了一大帮独裁政权,索马里的西亚德·巴雷就是其中之一。苏东剧变后,这些政权在失去苏联老大哥庇护后纷纷垮台,西亚德·巴雷也被反对派推翻。索马里旋即陷入几大部族武装争夺政权的内战中。

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要求各派停火,并授权派出维和部队。CNN传来灾民饿殍遍地的悲惨画面,奥黛丽·赫本这样的大明星也跑到索马里去推波助澜,美国公众舆论很快沸反盈天,纷纷要求白宫有所作为。布什在任期最后一段时间里迫于压力宣布在联合国行动之外,美国还将派兵到索马里,执行代号“恢复希望”的人道主义救援任务。

布什对索马里缺乏兴趣,对派遣美军执行临时性人道救援行动更缺乏兴趣,这一切不过是决策者在公共舆论压力下的机会主义之举,未来怎么办?谁都没认真考虑过,布什派兵时没有制订撤离战略,克林顿这个愣头青很快就要继任总统了,那将是下一届政府的责任。索马里的“黑鹰坠落”事件将给美国狠狠上一课。

纵观布什四年任期,他带领美国直面东欧巨变、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终结了持续四十年之久的世界大战恐慌,这是布什最大的功绩。他带领美国打赢海湾战争,让美国重建自信,但是美国也从此深度卷入阿拉伯世界的纠葛,开启了此后持续二十多年反恐冲突的序幕。

面对第三世界形形色色的雷区,布什明智的避免了传统的“胡萝卜加大棒”政策,较为妥善处理与菲律宾、巴拿马等后院国家的关系。但是,他的第三世界施政方针缺乏像处理苏联东欧问题那样的明晰战略,总体上乏善可陈。美国将阿富汗弃之如敝履,最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布什也没能顶住国内舆论压力贸然卷入索马里的纷争,当CNN传来美军士兵被裸尸拖地游街的画面时,新的白宫主人又屈服于善变的舆论快速撤军。拉登正是受此启发,认为美国软弱可欺,连区区18人战死的代价也承受不起。

当世界格局发生根本变化时,美国国内却不太妙,经济衰退,赤字高企,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均保持在高水平。1992年的洛杉矶暴乱让布什大失民心。在当的大选中,经济问题成为布什的“阿克琉斯之脚”,克林顿揪住这个软肋不放并最终赢得大选,两人的电视辩论中,克林顿一句“笨蛋!问题是经济!”(Stupid! It's economics!)流传于世。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