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金奇缘》:看懂这场戏,就是“自己人”

澎湃新闻网12-02 08:52

好莱坞上一部全亚裔演员演出的电影是20几年前的《喜福会》,而今年我们终于迎来了又一部全亚裔阵容的电影——《摘金奇缘》。单看电影简介,不禁会下意识以为《摘金奇缘》是如同《五十度灰》那种高富帅自溺不已的老套烂漫爱情电影。然而,它的内核却层次多样,写实深刻。这部瞄准全球市场的片子用通俗的剧情向世界解释华人社会的习俗、价值观、家族关系等方方面面,揭示出亚洲人的伦理中婆媳问题的复杂性、以及亚洲女性的牺牲容忍与心理压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归属

本片改编自新加坡裔美籍作家关凯文于2013年出版的同名小说,一个平民女与富公子面对家族阻力顺利结婚的故事,只是女主角的背景不再是社会地位矮男方一截的苦情女,而是具有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光环的高知识份子。这样明显的女权意识设定,以及作者移民身份的特殊背景,成功的产生了一种东西方文化冲突的价值观的深度窥探。

原著虽花费了很多的笔墨描述新加坡和中国香港的三大亚裔望族如何富可敌国,过着丰奢的生活,也嘲讽了某些有钱人的极端优越感和狂妄行径,但核心还是在于阐述那有点儿复杂且耐人寻味的人性、东西文化差异以及华人的家族观。而编剧将庞杂人物线与不合理设定等缺失尽量弭平,合理的增减修编让小说内容去芜存菁,也确保朱瑞秋和杨尼克的主线发光发热,末段增编的麻将牌桌交战更是完美表现亚洲文化的一大亮点。故事多线并进,引领出亚洲富豪生活中传统与现代、家庭观与个人理想、骄纵与务实、阶级意识与自由意志等各项对比议题,当然也营造出完美心动的快乐结局。

《摘金奇缘》制作精致,开头信息透过网际网路传遍全球的视觉转场着实灵巧凌厉,表现出杨尼克身为名门贵族,不管身在何处都有眼线追踪。而类型虽放置于爱情喜剧,但喜剧这部分笑点固然算得上密集,却不是时时刻刻都让观众大笑,反而多处都因为亚洲人看亚洲视角的写实和严酷带来的是黑色幽默的效果。

操纵流利的精美视觉影像、奢华瑰丽的浩大场面、精准演绎亚裔人的心境、交叉比对的角色关系和完整令人着迷的文本,在亚裔导演朱浩伟快节奏且幽默感十足的叙事步调下,诠释出亚裔国家的生活风情画,扑面而来的是熟悉与真实。而关乎生活与电影的现实,就如同全片充满着《我要你的爱》、《给我一个吻》、《夜来香》、《甜蜜蜜》,以及粤语版《Material Girl》和华语版《Yellow》的歌曲,叙述了一个外表洋化内里却充满着华人底蕴的故事。

让此片脱颖而出的,当然还有角色。为人津津乐道的不会只是继1993年《喜福会》后难得一见的全亚裔演员和亚裔背景故事,倘若缺少了角色互相碰撞的火花和冲突,《摘金奇缘》会相形失色不少。一票演员是大大哄抬起亚裔文化情感与气息的加分理由,让人免不了感同身受,找寻那份不可多得的微妙认同感与归属感。

你跟与我一起长大的那些人不同

《摘金奇缘》更像是探究亚洲富人思维、消费习性与交际圈的敲门砖。片中的大型奢华派对婚礼、灰姑娘嫁入豪门、婆媳间勾心斗角、爱情与家庭取舍、门不当户不对的悲剧、恋人间最纯粹的浪漫等等元素,虽然有炫富、洒狗血、催热泪的功能,但最终的目的都是在为全球亚洲人发声。它的“金”天动地只不过是工具,从单身派对到昙花圣宴,都只是用来大造娱乐感十足的喜剧元素。抛却一切华丽外衣,它的文化议题才是电影欲意阐述的。爱情仅是强化命题根基的陪衬,杨尼克家财万贯的设定更不是只为了让观众猎奇和羡慕,而是以富豪主题来批判亚洲人本身的各式通病或陋俗礼节是怎么阻断了家庭关系的和谐。

同时,片中多以女性角度看待豪门的种种利害关系,丝雅从富豪看平民,瑞秋从平民看富豪,诠释出如何应对生活上的百万种变化,进而去描绘新时代女性的自我认同。而在传统东方社会中都会出现的大家族议题更是电影的主轴。就像李安的《喜宴》深入描写西方自由与东方保守的伦理价值观的碰撞,《摘金奇缘》则以平易近人又略带浮夸的方式,呈现出东方的家庭观与西方个体为重的思想差异。

无论什么人种都会有一套刻板的印象,光靠刻板印象便轻率的判断个人,也是四海皆内皆而有之的通病。《摘金奇缘》刻画的则是一个因价值观、文化和观念差异而延伸出的歧视现状,它告诉你,不是只有白人会搞歧视,亚洲人也不例外。这部片的使命之一,就是帮大家扫去这种因环境歧视所造成的自卑感。

从种族到性别无疑彻底摆脱中西双方文化的刻板印象,没有丑化亦无美化任何一个族群,反而透过双向结合的相辅相成,诉诸总爱抱怨白人至上主义歧视他人的我们,不是只有亚洲人被歧视,来到亚洲人的地盘,我们多多少少也同样都会因为刻板印象的直觉去歧视他人,后者在歧视的议题下去述说两个世界的感情枷锁,各个出乎意料的转折不止勾勒着观众的情绪和角色的深度,同时也将故事命题导引至一个结果,不管是什么人种,不以直接标签分类去看任何人,你终会发现,每个人各有不同的美好。

除了关于刻板歧视的讨论外,这部片的另一使命,是让大家知道亚洲人与西方人在传统思想上到底哪里不一样。《摘金奇缘》票房和口碑的双重成功的价值意义在于,复苏了好莱坞华人题材的可塑性,对好莱坞电影来说也是一项历史性的变革与进步。这是外在要素,但内在是中西文化的一种交流方式,不论好坏只见《摘金奇缘》都以极为细腻的方式来从角色的际遇引荐而出日常生活及文化价值的与众不同,把最微小的事物做为开端后再逐一放大。

从路边顶级小吃摊再到富丽堂皇、纸醉金迷上流社会,先示好后势利的人心堆叠,一笔一画皆堆叠着亚裔人士的从无到有。先带领观众跟着平凡百姓朱瑞秋慢慢走入富贵人家的惊叹,大开眼界的震撼,再到后面转而反思金钱和快乐两者之间的关系,“富豪真的都能那么快乐”、“富豪都真能那么随心所欲吗”这些普通人也会疑问的感触。

但正因为是富豪,周遭围绕的都是讨人厌且势利眼的双面人,当然这并不是上层社会的专利,更是世俗人的常态,“富豪”主题淋漓尽致地勾勒出了复杂的人心,身为亚洲人看着那些富贵娇娇女,轻声细语、脸带笑容的口吻灵活诠释黑暗的心机,不免替朱瑞秋感到毛骨悚然,也能从《摘金奇缘》中发现那种贴近你我的真实。是那些皮笑肉不笑的语言恐惧,是那些面对却依然可怕的妒忌心理,虽然电影拥有很多的可爱迷人之处,但那种真正的疯狂是你我都最熟悉的浮华社会面容。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