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A现在有多盛大,当年就有多尴尬

subtitle 网易爱玩12-01 20:27 跟贴 583 条
为什么想冠名“游戏界奥斯卡”的活动有很多,却只有TGA获得了成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一年一度的游戏产业盛会TGA(The Game Awards)被誉为“游戏界的奥斯卡”,每年大会前公布的提名名单都足以让大众津津乐道一番,游戏的魅力让围绕着入选游戏和落选游戏的讨论从未止歇;而隆重的颁奖仪式更是脱胎于奥斯卡颁奖礼的灵感,盛大的仪式,华丽的舞台,璀璨的星光,闪耀的奖杯……没有人会想到,如今这样一个光鲜亮丽的盛会,在当年却有着令人尴尬的开场。

游戏奥斯卡1.0:Cybermania

1994年TBS电视台策划的“赛博狂热94:终极玩家颁奖典礼”(Cybermania '94: The Ultimate Gamer Awards Show)是TGA的起源。这是一个专门为游戏和游戏开发者设立奖项的颁奖典礼,节目通过电视讯号传播到覆盖全国的千家万户,这在当时是史无前例的。但是这个颁奖礼举办了一次以后再也没有第二届,可想而知这个节目的“受欢迎”程度。

比起现在的The Game Awards这样一个不卑不亢、富有“正式感”的名称,“赛博狂热”这样的名称正符合当时人们对于游戏的认知:玩家觉得狂拽酷炫,外人看来中二无比。

要命的是,浮夸感不只体现在颁奖礼的命名,还渗透进了现场的每一个环节。它像一个黑洞,无论是颁奖礼上登台亮相的获奖者,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都同时被卷入到一场令人坐立难安的巨大尴尬之中。

开场就愚蠢得无以复加。一位扮演希拉里·克林顿的女演员上场,试图打开舞台中间的电脑显示器,当主持人接上电源线时,电脑爆炸了,希拉里满脸黑烟地走开,主持人调侃说:“我当然希望她有健康保险”——当时,这位美国第一夫人正在推行全民医疗改革。一上来就开政治的玩笑,让台下的观众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大家勉为其难地鼓着掌,脸上挤出尴尬的笑容。

你说这种助兴节目它跟游戏有什么关系?

颁奖环节也各种的牛唇不对马嘴。第一人称射击游戏《Doom》和赛车游戏《Mega Race》被作为“最佳动作冒险游戏”的提名候选;颁奖人念错了《银河战士》的发音,搞得大家面面相觑;毫无准备的得奖者拿到奖杯后,讲了五秒钟感言就匆匆下台,像是赶着去投胎。

那些擅长发言的偏偏都是来拆台的:“我们要感谢主办方忘记了这一年至少有300个比我们更好的游戏。”

中间插播的广告也毫无游戏痕迹:惠特尼·休斯顿的南非演唱会、必胜客、腋窝除臭剂……

这场被评价为“无聊、愚蠢、对游戏一窍不通”的游戏大会被安排在一个星期六的晚上8点播出,对于电视台而言这是一个不错的黄金时段,这意味着:游戏这个一直被视为亚文化的科技产物,已经开始在主流的大众媒体上登堂入室。

对于很多热爱游戏的孩子来说,这个节目虽然像个仓促上阵的彩排现场,却仍然算是石破天惊,当游戏英雄们出现在舞台上,无论他们说什么、做什么,都已经是一件很酷的事情。直到跨越了四分之一世纪后的今天,他们的脑子里还留有模糊的印象。在现在看来,蒙太奇式的剪辑、宏大的场面、仪式感的颁奖,还是给了身后的游戏颁奖礼一些不错的启迪。

游戏奥斯卡2.0:Video Game Awards

在“赛博狂热94”中担任台本撰写的杰夫·基利(Geoff Keighley)并没有死心,为电子游戏行业打造一个持久的、有广泛影响力的奥斯卡式的颁奖典礼,一直是他不灭的梦想。

2003年,机会终于等到了。随着游戏在欧美的蓬勃发展,大众媒体盯准了这片丰沃的领域。多家电视台邀请杰夫·基利加盟,在经过详细的商谈之后,杰夫选择了Spike电视台一起举办Video Game Awards,简称“VGA”。新一代的电子游戏奥斯卡就此拉开帷幕。

2011 年的VGA,乱成一锅粥的“水果忍者大赛”现场

慢慢地,杰夫·基利就发现了合作理念上的分歧:电视编导其实并不关心游戏本身,他们只是想借助游戏创造新的话题和收视率,至于到底是谁拿了什么奖,他们毫不在乎。

因此典礼上总是会邀请一些影视明星,与游戏开发者一起接受奖项;也总是安排一些奇奇怪怪的娱乐环节,用夸张甚至低俗的方式增加收视率,比如在让人台上演出Tea-bagging。有敏感的玩家立刻意识到:这非但不是在弘扬游戏文化,反而是对游戏进行污名化。

游戏中的“Tea-bagging”,而这个词更早是用于描述一种性行为

类似的喧宾夺主,在典礼的其他许多环节中都能看到:明明举办的是“小小大星球蛋糕派对挑战赛”,游戏内容却跟小小大星球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主持人接受采访的时候,身后比士官长形象更为惹眼的是火红色的膨化食品和碳酸饮料。

杰夫·基利因此被玩家戏称为“玉米片教皇”

VGA追求商业化和泛娱乐化的行为遭到了玩家的抵制。终于,2012年的VGA像是刻意作死一般,因其无与伦比的幼稚与混乱,以及大量充塞着的广告植入,为这一年度盛事彻底画下了凉凉的句点。

2013年,VGA降格为VGX(Video Game Experience),Spike电视台决定不在电视中播出颁奖礼,而只在网上做直播。不过,即便从一个华丽的晚会变成了廉价的在线活动,电视台仍然故伎重演地引入大量与游戏无关的广告,VGA在玩家心中的形象彻底从“游戏奥斯卡”变成了疯狂圈钱的垃圾节目。

游戏奥斯卡3.0:The Game Awards

2014年,从VGA看不到希望的杰夫·基利脱离Spike后自立门户,TGA从这一年开始启程。

举办TGA的初衷和当年举办VGA的理由仍然一致:电影界有奥斯卡,音乐界有格莱美,游戏界也需要有一个相应的盛会。因此,TGA将焦点重新聚回到游戏的魅力本身。通过这个平台,游戏制作人和玩家能够济济一堂、共襄盛举,让所有对游戏怀有感情的人都能感到高兴和自豪。像VGA后期的明星阵容以及商业化的广告和表演植入等,首当其冲成为TGA需要剔除的对象。

这就意味着玉米片商家和TGA之间失去了商业合作的强烈意愿:零食商家觉得活动受众缩窄、魅力降低,不愿意再投资;而曾经的“玉米片教皇”在被玩家们骂了个臭头后,也必须更加审慎地挑选合作品牌。

TGA 就像是一场“纯净版”的VGA,在将各种与游戏无关的噱头悉数去除的同时,保持了原有的规格和流程

虽然这个时候的杰夫·基利积累了不少的业内人脉,也有了一定的积蓄。他拨通了他所认识的每一个游戏公司和每一位游戏人的电话,掏出了100万美元,这几乎是他的所有身家——但是光靠他一个人的力量仍然不足以支撑起一台大型晚会,赞助商仍然被需要。

最终,索尼、微软、任天堂和其他大小游戏公司基于对杰夫的了解和信任,不但给予了资金上的支持,还拿出独占的预告片和消息在TGA上公布。在游戏界的齐心协力下,略显仓促上阵的2014年TGA仍然获得了成功,收看人数是前一年VGX的两倍。

杰夫·基利与G胖、小岛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2015年的“科乐美事件”更是让杰夫和他的TGA圈粉无数。尽管《MGSV》获得当年TGA多项提名,但是由于科乐美和小岛秀夫的交恶,导致小岛秀夫无法出席庆典现场。

最后,《合金装备V》中斯内克的配音演员基弗·萨瑟兰代小岛秀夫领取了奖项,一切都算顺利,但是当镜头移到了杰夫·基利这里的时候,作为一个深爱着小岛秀夫的玩家,他觉得自己必须对小岛的缺席进行解释,否则有玩家很可能会胡乱猜想,认为小岛不重视这个奖项、对大家的支持视若罔闻,这将有损于自己偶像的名誉。于是他临时将事实的真相开诚布公:“事情是这样的,小岛先生很乐意亲临现场,但是科乐美没有批准他来,我想小岛先生本人肯定不会说出这个事实,所以我必须告诉大家真相。”

不同于事前做好的准备,杰夫·基利公开真相纯粹是临时的发挥

这不像是在一个大型颁奖典礼会上该说的台词,因为科乐美毕竟也算是世界上有一定影响力的游戏厂商,但是杰夫还是忍不住这样说了。当时玩家对科乐美的厌恶和失望一度达到了最高峰,同时对杰夫这种“耿直”的做法表示高度赞同,TGA就此奠定了它稳固的群众基础,甚至科乐美公司内部一些员工也表示非常赞同杰夫的行为。幸运的是,科乐美官方并没有来找麻烦,对此事未置一词。

很快,TGA的人气再现了当年VGA的辉煌,这让本来已经丧失合作兴趣的非游戏类厂商又开始蠢蠢欲动。2017年,玉米片厂商又找上门,他们设计了一个“很VGA”的环节,愿意出重金进行赞助。活动方案是让杰夫·基利穿一套“玉米片教皇”的衣服主持TGA大会,而杰夫一口回绝了这个提议:“我明白这是一个梗,也不反感有人调侃我,但TGA的焦点不应该是我,也不应该是玉米片,这应该是一个属于塞尔达、马里奥、地平线这些优秀游戏的夜晚。”

TGA 官推与各路大牌游戏人在社交媒体上也交往甚密,常常成为吃瓜群众关注和讨论的焦点。

这就是为什么想冠名“游戏界奥斯卡”的活动有很多,却只有TGA获得了成功,因为它是由一位资深玩家主办的,回归了一颗作为玩家的初心。

作者:瓦克五

声明:网易爱玩百万稿费活动投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