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什么样的呼噜最让你崩溃

subtitle 阵雨11-28 18:21 跟贴 338 条

什么样的呼噜最让你崩溃?

1.长达7个小时的高铁上,旁边的大叔的响了半路的鼾声

2.隔壁室友传来的呼噜声

3.被自己的死亡呼噜吵醒

4.还没睡着时爸妈开始呼噜双重奏

5.快要睡着时被室友的死亡呼噜吵醒

6.宿舍里,众人皆呼噜,唯你独醒

7.半夜忽大忽小,忽高忽低的呼噜(比如:↑—呵呃~~呼↑??—儿~)

8.考试前夜,室友的呼噜声

9.枕边人的呼噜声

欢迎补充...

每个人的一生好像都无法摆脱“打鼾”,你不是在被鼾声折磨,就是在用鼾声折磨别人。

不鼾总为打鼾苦,打鼾的人心里其实也苦的。

曾经,阵雨哥因为感冒,在夜里搞“交响乐”。我室友在连续几天的折磨后,忍无可忍,在某天晚上为我录了个人EP。

良心不安的我,之后那几天都处于想睡不敢睡,半夜惊醒强制自己侧卧的折磨之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打鼾的人“睡得香”?这是对“香”最大的误解

“婉转低回”的鼾声从来源上可以分成两种,一种从鼻子发出,一种从嗓子发出。

而发声原理都是因为你喉咙的组织在睡着后放松,空气进出气道,使放松的组织震动,发出了声音。

打鼾看似不值一提,但当松弛的组织阻塞气道,那事情就大了,这是一种严重的睡眠问题——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SA)主要的临床表现就是打鼾,同时伴随的还有呼吸暂停以及白天困倦。

数据显示,约每5个打鼾的人里就有一个OSA。

下面的解释或许是你劝身边的人治疗打鼾,最合理的理由了:

OSA会引起间歇性低氧、睡眠结构紊乱,与高血压、冠心病、心律失常、脑血管病、认知功能障碍等多器官多系统损害都有关系。

研究表明,未经治疗的重度OSA患者病死率比普通人高3.8倍。

研究表明,未经治疗的重度OSA患者病死率比普通人高3.8倍。

我就打个呼,怎么还要住院?

因为造成你打鼾的原因很多:

可能是暂时性的打鼾,例如饮酒、过敏、咽喉炎、睡觉姿势不当;

也可能是你身体本身的原因,例如鼻中隔偏曲、扁桃体肥大;

还有可能是胖!

从鼻腔到下咽任何部位的狭窄,都可能导致你的打呼,所以为了明确诊断,你可能需要进行鼻咽内窥镜、头颅定位测定、CT等各种检查。

最后还有一个比较“奇葩”的新技术,你睡觉时会是这样子的:

这个叫做多导睡眠监测(PSG),是鉴别普通鼾症和OSA的重要标准。

这个能够记录过你的夜间睡眠情况,并能够自主进行分析。

要是有使用过的人留言说一下使用体验呗。

毒哑治不好打鼾,这些方法可以

1. 推一把,让侧着睡

仰卧时咽部组织和舌头容易后坠堵塞气道,侧卧便可以显著缓解。

同样的原理,枕头不要过低,也可以起到一定作用。如果条件允许,可以适当抬高床头,防止舌后坠。

这个在寝室的时候也能够操作,当然前提是你要轻手轻脚,不然很可能会被打。

2. 减肥!减肥!减肥!

这是真的,胖了就可能会打呼噜。

脂肪积在脖子周围会压迫气道,减肥是最有效的缓解打鼾的方法。

如果你的BMI(体重(kg)/身高(m)?)超过了23kg/㎡,那就减减肥吧。

要是劝别人别打呼噜有点难,那就可以和他一起跑步呀,晨跑、夜跑都别落下。

3. 不要作

酒精和一些药物,例如镇静催眠、抗组胺药会使肌肉比平时更松弛,加重打鼾和OSA

因此,不要在睡前饮酒,尽量不要借助安眠药进入睡眠。

要是上面这些方法都不怎么见效,或者平时打鼾是那种:呼↑——轰轰轰轰——呼↑——敦敦敦敦~~~的,声音比较大,且呼吸不太规律的,就需要借助医疗手段了。

首先是:

4. 无创气道正压通气(NPPV)

就是靠呼吸机治疗,算是目前用的比较多的治疗方式了。

比如最常采用的持续正压通气(CPAP)模式,是靠定时定压向呼吸道通气冲开阻塞的气道,来解决打鼾的

你需要带着这个睡觉

5. 口腔矫治器治疗

呐,就是这种

口腔矫治器可以扩张上气道,疗效确切,副作用小,是轻中度患者的一线治疗方法

但是矫治器形态受到每个人颅面结构的影响,要求专业人员拥有丰富的经验,目前全国能开展口腔矫治器治疗的医院很少。

6. 外科手术

许多人的打鼾是由于颅面畸形造成,手术可谓是一劳永逸的方法。

根据每个人的结构不同,需要进行的手术也不同。

治打鼾不是这么容易,每个方法都有它的道理,秘诀在找对病因。

轻度的打鼾也不要太过在意,说不定有人偏就觉得可爱呢,就像《实习医生格蕾》,Derek就是爱Meredith,包括她的小呼噜。

单身后就不用愁啦,没人会在意你打不打呼噜

体态不好如何纠正?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阵雨Fallin”(ID:izhenyu163),回复“体态”就能知道~

参考资料:

中国医师协会睡眠医学专业委员会.成人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多学科诊疗指南[J].中华医学杂志,2018,98(24):1902-1914. DOI:10.3760/cma.j.issn.0376-2491.2018.24.003.

作者:圆子不方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