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爱动漫的姑娘,还会设计20层楼高的天然气储罐

subtitle 了不起的中国制造11-29 07:05 跟贴 3880 条
有时候,陈锐莹一天要爬好几次50多米高的液化天然气储罐。在天津港大风的威力下,脚手架被吹得吱吱作响,她常想,“自己是不是要掉下去了”。

这个世界从不缺乏美梦,缺的是让梦想成真的人。网易《一线造梦人》,聚焦一线建设者真实故事。山河湖海,都是他们造梦的地方。

出品| 网易新闻

采写|许玉婷 王茸

视频|张启东 史家豪 何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视频
那个爱动漫的姑娘,还会设计20层楼高的天然气储罐

一提到工作,她的眼睛里有光

2007年,中国的液化天然气(简称“LNG”)产业刚刚起步,储存液化天然气的储罐技术还掌握在国外公司手中。为了打破国外垄断,气电集团成立了CGTank团队,21岁的陈锐莹就身在其中负责储罐设计。

第一次去建设地点天津港考察时,现场刚完成填海造陆,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一眼望过去,她说自己就像在一个孤岛上。“那种感觉也不像是戈壁,戈壁可能还有点植物,这真是寸草没有。”

那时已经是深秋,天冷风也大。一圈考察下来,陈锐莹形容说,自己基本已经“灰头土脸”了。在返程的车上,她刚端起热咖啡想喝一口,车子就猛地颠了一下,她整个人几乎从座位上弹起来,咖啡也洒了一身。“我当时就后悔怎么今天穿了白衣服呢?从那以后我去工地都只穿工服,再也不瞎穿了。”

陈锐莹说,天津3万方储罐采用了团队独立研发的LNG全容储罐的技术——把零下162度的液化天然气装进储罐里。这方便了天然气的储与输,不仅打破了国外核心技术垄断,还成为中国LNG行业的里程碑。

而她作为工业设计人员,工作的一大日常就是画图纸。“福建罐是高瘦的,天津罐是矮胖的,没有任何一个罐是一样的,也没有任何一套图纸是一样的。”

“假如只做一套文件,每个项目都照搬,那我们工作量肯定小,但我们没有这样做。我们所有的罐都是定制的,根据不同现场情况定不同的罐,大家不会去计较自己多画两张图纸这种成本。” 说这话时,陈锐莹的眼睛里有光。

20层楼高的储罐,每天按早中晚三餐频率爬

在化工行业工作的大多是男性,当被问到性别差异是否会对工作产生影响时,陈锐莹倒觉得没有啥。“更多可能是心理暗示吧,如果你没有觉得自己比男的差,那性别对工作可能就没什么影响。当然,去现场肯定有诸多不便,但既然在这样一个男人成群的行业里,你就要去自己调适。”

做工业设计常常需要跑现场,如果遇上调试期,就得在当地待两三个月到半年。这是因为,一方面,工人通常不会去看各种报告,需要人在现场指导;另一方面,尽管设计中有3D模型,但它们和实际中的阀门管道还是不太一样。

天津的储罐有50多米高,建设期间,大家上上下下爬的都是脚手架。陈锐莹说,她每天基本上“按早中晚三餐爬罐”,偶尔有需要还得多爬两趟。

爬罐这件事,体力好的人十来分钟就上去了,但要是恐高可能半小时也上不去。每到夏天,穿着连体工服爬上爬下,整个人就会像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在上面的时候完全不觉得热,一下来才发现,我的天呐好热啊,喝好几瓶水还觉得没补回来。”

“而且天津这个地方真的风很大,北京刮小风,这边就恨不得呼呼地刮。”很多时候,她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要掉下去了。“那个脚手架咯吱咯吱的,晃晃悠悠的,我总想着应该不会塌了吧,但又一想反正自己挂着安全绳嘛,就硬着头皮上了。”

“其实我这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冒险和挑战的,每次干完一个当初看起来不可能的任务时,回想起来就觉得,哎呀,我又成长了一步,又比当初更厉害啦。”

熬到要疯掉的时候,就用动漫打鸡血

“我有时候也会很焦躁。比如对方提了个很难很烦的问题,什么再来个管呀,再上几个阀门吧。”每当她觉得熬到要疯掉的时候,就用动漫给自己打鸡血。

动漫是陈锐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要问为什么呢,因为动漫很热血吧,你看了就觉得:啊!挡在面前的东西都没有任何困难嘛,吼两声总会有个超能力伴随你,总能攻克所有的难关。”

“人生没有那么多过不去的坎儿”,这是动漫带给陈锐莹的人生态度。她说,也许自己这种看起来很文静,一聊天就淑女形象破灭的个性也和看动漫有关系。

“可能像我这种中二的人在我们单位真的是很少,没有什么知音,也没有人会跟我聊,因为他们都是男性,都是技术大拿,特别一板一眼的那种。”

生活中,陈锐莹爱说也爱笑。她好像总在一刻不停地说话,说到兴致处还会用双手来回比划,一脸认真中又带点萌。2018年初,陈锐莹成为了一名母亲,她笑着对我们说,从此“心里有了牵挂”。

现在,她心里常常有这样一幅画面:自己在储罐旁,看着物料从码头流到罐里,再流往四通八达的管道,送到远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