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钟爬10米电线杆,她不想当淑女想做花木兰

subtitle 了不起的中国制造11-27 07:18 跟贴 3244 条
她是班组里唯一的女生,但1分钟就能爬上10米高的电线杆。妈妈想让她做“淑女”,但她更想成为同事口中的“电力花木兰”。

这个世界从不缺乏美梦,缺的是让梦想成真的人。网易《一线造梦人》,记录一线建设者的故事。山河湖海,都有他们留下的痕迹。

出品 | 网易新闻

采写 | 王茸

视频 | 张启东 史家豪 何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视频
1分钟爬10米电线杆,她不想当淑女想做花木兰

“她就是思维特别直线”

“我当时也不知道去电网是做什么,以为就是收收电费就好了。”

3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湖南妹坨”项祎考进了南方电网。家里人很开心,说这个工作是铁饭碗,发不了财但也饿不死,不会太辛苦。不过他们很快就希望落空了。“我家是医生世家,但我爸说女孩子不要学医,太累。哈哈,他肯定是没有想到我现在也很累。”

现在,项祎是南方电网广东中山三乡供电分局的配电运维班员,也是班组里唯一的女生,当初她被分配来的过程可以说是一波三折了。

电厂把电发出来后,要输到变电站把电压等级降下来,然后再由配电把它输送到千家万户。项祎说,被录取后大家都要先实习一年再最终定岗,而她一年间做的都是变电工作,和配电完全没关系。

“变电站一般都在比较偏远的山区里,我们实习时候。别人都可以每天来回,但我们要在那住一周,周末的时候才能把我们送出来。”

我们问她,难道不担心一辈子都待在山沟沟里吗?她稍微想了一下说,“其实我还挺喜欢的,因为完全就是跟设备打交道,很简单。我们那届八个湖南的辞职了两个,觉得整日守着机器没意义,但我觉得挺好的。”

让项祎没想到的是,一年后她被分到了中山市三乡镇做配电。“好大的落差!”她说这话时激动得差点拍桌子,“一直全在变电工作,巩固的大学知识也都是变电的。而且三乡很偏的,在中山的老下面了,就算当时变电在山区,起码他们大本营是在市区呀。”

- 那你怎么调整心态的?

- 一起来的人有的更受不了,分完一出去都哭了,我都没有想哭的。然后我也就伤心了几分钟吧,就赶紧去安慰。

- 发现了比自己更惨的人?

- 对呀,所以我就无所谓了嘛,有比我更伤心的人。

至于其他一起进来的女同学,大多都去了营业厅做营销。“他们说我在营业厅可能会被投诉哎,可能我性格比较直吧,我实在是跟人打交道有问题,跟设备打交道就没障碍”。

但周围的同事可从来没觉得她不好相处过。“她就是思维特别直线,跟老师傅们玩得都很好。他们班组氛围也好,大家都管她叫项主任、大管家,因为要帮大家记加班什么的。”

对于班组氛围好这一点,项祎特别认同,“我觉得班组挺好的,现在就想待在这,不想离开分局,”紧接着她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也不是说我想去哪就能去哪,哈哈哈。”

那些男生跟她一比,真的很怂

采访前,项祎一直在吐槽自己,“我感觉自己没什么故事怎么办”,“又不会说话,又做不好表情管理,我很方哎”。但同事们说,你们慢慢聊,她故事很多的。

一线工作辛苦,少有女生来,其他人自然是对项祎特别照顾,比如不让她值班也尽量不让她出去风吹日晒。但她却对坐办公室完全没兴趣。

“真的不想再做资料了,我现在桌子上堆满了资料,我只想去操作,就是班长不安排。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他的,他也是关心我。”这个问题一直让项祎很苦恼,“但我也不是没操作过,就是强烈要求,一定要去。”

让她印象最深的一次经历是2017年台风天鸽来的时候。那时三乡是重灾区,断了很多电线杆,供电局的电话几乎被复电需求打爆。“很多个工单,所有人接电话都忙不过来,三台电话一直在那叮叮叮地响。那天我是跟大家一起出去抢修的,从下午一直换电线杆换到半夜。”

“电线杆断了这种就很严重了,平时就是巡视维护之类的”。她举了几个例子,比如:看到距离线路很近的树枝就要砍掉,因为超过安全距离线路就会放电,靠近树木就有触电危险;夏天大家用电多,负荷过高就会让线路发热,这时他们就要去测温,换掉温度超标的元件。

想要搞定这些,爬上10多米高的电线杆可是必备技能。她的同事说,这对男生而言都不是件容易事,但项祎却能分分钟做到。“那些男生爬杆跟她一比真的很怂,她心态很放松,脚步也很放松。”一次技能比武大赛上,她在这个项目上PK掉了100多位男生,获得了三等奖。

不过在学爬杆之初,她也免不了害怕。“我好怕啊,万一掉下去怎么办?抱着电线杆不敢放开,更别说还要往上爬。吉哥看我那个样子很怂,就爬上去还在杆子上晃,他说你看我比你重,杆都不会倒,你上来肯定也没事。我一想也是,后来就上去了。”

- 你觉得做这些工作男生和女生会有区别吗?

- 区别肯定是有的,虽然我不想承认,我的力气就很不如班组里的老师傅。但我可能比他们更细心这样子,我这样夸自己可以吗,哈哈。

大学最大的遗憾,没有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那次比赛之后,南方电网中山供电局还为她拍了一段宣传片。“但爬的时候脸很红,都丑死了”,这一点项祎一直“耿耿于怀”,因为她说自己大学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可能以前还有人追,但看了我们这片子估计就没了吧,糙汉子形象哎。只有你们做新闻的才想了解,其他没有想了解我的了。”她的同事听完哈哈大笑,跟我们说,“你们一定要展现她柔美的一面,要不真成女汉子了。”

项祎自己其实并不着急找对象,但妈妈比较着急。“她说我都已经老了。之前也没有男朋友,大学跟男生玩的比较好的,都是那种称兄道弟的好。哎呦,我是怎么过来的,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妈妈希望我成为一个淑女,就比如她会鼓励我说,你留长发我就给你几百块这样子。但如果我以后真的每天都要出去工作,我就把它剪掉。”

- 用长头发换出去操作,你会愿意吗?

- 会,就剪掉。长头发也很麻烦呀,每天还要洗,洗还要浪费洗发水。

“我妈妈体育很烂的,她还说你这爬杆是遗传了谁呀。我奶奶说当然是遗传了我呀,我奶奶小时候是体育委员,爬竹竿很快的。”

在项祎的朋友圈里,照片记录的几乎都是家人的日常:和爸爸妈妈一起去运动,和奶奶一起逛街追剧…… 家人对她来说特别重要。“他们把我养大的嘛,没有他们我就饿死了是吧。” 现在,她一年能回家三四次,“先到广州再到长沙再到益阳,汽车、高铁、汽车这样转来转去,一早八点出发到了就晚上了。”

空闲时间里,她最大的爱好是追星、看韩国的综艺和电视剧。“我现在很喜欢韩国的一个组合叫WINNER,他们自己写歌。我是团偏豆,就是会更喜欢里面一个叫宋旻浩的人。”

- 比较喜欢哪首歌?

- 有些歌词我会很有感触。我现在签名就是,“机会都存在于人生的危机当中”,我觉得是一句真理,很喜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