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人第一次去北方大学澡堂,吓哭了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11-26 01:03 跟贴 15883 条
南方人如果来北方上大学,往往震惊于北方大学澡堂的“重口味”。没有独立浴室就算了,为什么北方大学澡堂这么开放,没有隔间,所有人都“坦诚相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公共浴室,俗称大澡堂子,目前主要分布在秦岭淮河以北的小区周边和大学内部,一种融入了北方人的血液、南方人视为洪水猛兽的神奇发明。

千里迢迢来北方上大学的南方人,躲过了甜粽子和咸豆腐脑,习惯了干燥和雾霾,最终还是败给了触目惊心的公共浴室。

台北州立台北工业学校(现国立台北科技大学)宿舍内的澡堂/Pinterest

一般来说,大学所在的城市越靠北,公共浴室的形式越奔放,比如没有隔间和浴帘的辽大和大连理工;而南方的大学往往是每个宿舍配有独立卫浴,四个人一个淋浴头一些中部城市则中和了这两种浴室模式,在每层或每栋楼设置小型公共浴室。

这不由得让人心生疑问:同样都是大学,为什么浴室差距这么大?

南北差异,不为节水

大澡堂从来不是近代的发明,更不是北方的特产。

早在公元前六世纪,古希腊就出现了拥有热水蒸汽和淋浴的公共浴室。在国,一般认为北宋时开始出现供大众洗浴的“民汤”,普通人冬天泡澡堂子成为一种风俗。在描绘北宋都城汴梁(今河南开封)的风俗画《清明上河图》中,在街市两侧林立商肆之中就有一家香水浴堂。到了南宋时期,都城临安(今浙江杭州)公共浴堂众多,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的行业,称为“香水行”。

既然澡堂历史悠久、曾一度盛行全国,那么是什么导致了如今南北方浴室形态的分化呢?

被广泛认同的原因之一是南方水资源充足,而北方缺水问题严重。出于节水的目的,北方人不会天天洗澡,因而家里没有设立浴室的必要。公共浴室应运而生,几十个人在一个大水池里清洗身体,水资源反复利用。

但仔细琢磨,这其实不合逻辑。

首先,由于卫生问题,泡澡池已基本退出历史舞台。北方高校的公共浴室,即使没有隔间和浴帘,也都是每人一个淋浴头。很明显,用水量并不会因为坦诚相见而变少。

其次,尽管北方人在冬天洗澡频率低,但每次洗澡都会是一场持续一个小时以上的大战。“千时搓,万时泡”,平日里灰尘、脱落的皮肤停留在身上,必须在热水浸泡之后用力揉搓才会被洗干净。据《中国环境发展报告(2010)》透露,北京人均综合用水量每天约110升,而在洗浴业人均每次消耗300~500升。通俗地说,洗浴者洗一次澡,比在家三天耗的水都多。

另一个常被提起的原因是南北方人性格的差异。从乐府民歌和南北朝民歌就可以看出,喊出“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北方人多豪爽粗犷、真诚坦率;“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体现了南方人的宛转和顺、含蓄细腻。所以南方人洗澡时非常注重个人隐私,而北方人光膀子也无所畏惧。

2015年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的调查表明,南方地区集体主义倾向较北方地区更加强烈,对内外圈子即朋友和陌生人之间的边界更为清晰。也就是说,与北方人相比,南方人更在乎亲人和朋友,更排斥陌生人和对手;而北方人似乎并不抗拒和陌生人相处,甚至是在一丝不挂的浴室,也可以和他人谈笑风生。

不难解释,由于躲避战乱、瘟疫和税赋等原因,中原人口不断地向南迁移,尤其是世族大家的南迁,使儒家文化逐渐向南渗透,宗族意识强烈。而传统的中原地区即北方地区,多次被游牧民族等“异族”入侵和统治,使得北方胡化程度高于汉化,久而久之形成了粗犷不羁的性格。

后来受建国后集体经济的影响,北方人习惯了上百人共食共浴同工同寝,私密空间几乎被压缩到没有;而南方私营、乡镇企业较多,邻里之间存在竞争,所以提防外人就格外重要。

但仅仅是性格差异也不足以解释洗澡方式的不同。在个人意识和隐私观念越来越强的95后中,仍然有很多来自北方的大学生不畏惧学校的公共浴室。他们并不是不在乎,只是因为从小就被父母带着去泡大澡堂子,在公共浴室洗澡和在食堂吃饭一样自然,完全没有跟隐私二字扯上关系。

那真正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来自上个世纪的大澡堂

最初北方人一起洗澡,主要还是因为冷,以及穷。

以北京为例,从1950年至今,1月最低温平均值为-10℃;位置稍南的山东和苏北每年也都会跌破-10℃,更不用说动辄零下三四十度的东北地区了。

北方狼在南方冻成狗的传说源于北方集体供暖的普及,但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集体供暖才逐渐开始出现在北方中小城市的每一栋公寓中;而如今没有暖气的农村仍是一间屋子半间炕,下了炕就要把自己全副武装。

2017年5月22日,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香河街道范家河村,村民依然在使用蜂窝煤炉子烧水/视觉中国

此前,家家户户只能自己烧蜂窝煤或小锅炉取暖、做饭、生活。且不说乌烟瘴气异味呛人,小炉子的实际取暖效果非常有限,毛衣棉袄一件都不能少,脱个精光洗澡更不可能。而热水的唯一来源就是小炉子上的铁皮水壶,即烧即洗也只能勉强够用。

冬季洗澡对水温和室温的需求促成了公共浴室的繁荣。澡堂店主用大锅炉烧热水,铺设管道和暖气片,提供了普通人家里无法创造的洗浴条件。市场经济之前,大澡堂基本上都是国营的,票价不高,一个小城市里国营浴室的数量也不会太多,冬天基本上每天都人满为患。

受限于物质经济条件,无法在每个单间里都安暖气片,所以索性就敞开了,铺一组大的暖气片给一整间澡堂供暖。被冻到质壁分离的北方人,迫于无奈只好把隐私二字抛在脑后,没有隔间的大澡堂子就这样流传了下来。

倘若在国营工厂或事业单位工作,则无需和陌生人在大澡堂里推推搡搡。改革开放前期,在以东北、河北、山东为代表的北方,工人们住的是工厂家属院,吃的是工厂食堂,逢年过节拿的是工厂的油米肉酒,工厂烧锅炉余下了很多热量就造个大澡堂烧热水。来洗澡的人们既是同事也是街坊邻居,难得不用奔波于工作和生活,一边泡在热水里一边闲言碎语家长里短,于是洗澡这一活动也被赋予了社交属性。

同样是冬天需要供暖设施才可以洗澡的南方地区,一度也有很多公共浴室。旧上海流行一句扬州老话叫作: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意思是说一些闲人早上在茶楼吃茶,茶水灌满肚子,成了“皮包水”;晚上到混堂,泡在浴池里逍遥自在,又成了“水包皮”。

2015年12月9日,上海,一名老浴客刚从浴室出来,鞋子还没穿“适意”/视觉中国

但是由于南方空气湿度大,很容易感觉“浑身黏糊糊的”,冬天顶多两天就得洗一次,夏天恨不得一天洗三次。所以只要有办法,条件再拮据的南方人也会在家里设置淋浴间,甚至即使没有卫生间,也要有澡盆澡桶,烧水洗澡。天冷时用浴罩罩住澡盆,使热气不散发,既私密又暖和,随时都能用。于是公共浴室无人问津,渐渐衰落。

相比之下,在寒冷干燥的北方,一周洗一到两次也可以接受,所以去大澡堂的习惯延续了下来。尤其是在冬天水雾弥漫、人头攒动才显得热气腾腾,泡得小脸红扑扑,出门迎面遇上冷风,顿时头脑清爽。不过天气转暖后,北方人也愿意天天在家里冲澡,公共浴室关门数月,直至下一次凛冬将至。

不可否认,高校浴室受当地习惯的影响很大。以位于辽宁沈阳的东北大学为例,2017年4997名新生中有3224名来自北方省份,几乎是南方人数的两倍,其中来自辽宁的就有1215人。东北人偏爱热气腾腾的大澡堂,当地的大学便沿袭了此传统;又由于学生来自周围区域的比较多,生活习惯相似,所以一直大澡堂保留至今。

大学拆不起澡堂

然而我们已经不穷了。

1988年,中国第一台真正可以洗澡的电热水器研发成功;20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商家还开始研制生产浴霸。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在家里安装供暖和洗浴设备曾经辉煌一时的公共浴室,逐渐淡出公众视野。

自2000年到2012年,江西省南昌市内有50多家公共浴室注销工商执照,占了办证浴室的5成。顾客从十年前的日均百人减少到不超过10人,剩下的只有农民工和一部分洗蒸气浴的老年人,成本都赚不够。

创建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以修脚技艺著称京城的清华池也曾在2000年左右跌到了谷底,改造硬件设施后,吸引回头客得以维持。美国《洛杉矶时报》2011年7月17日发表题为《城市改建威胁到北京最后的澡堂子》的文章,称北京最后一家传统澡堂子双兴堂也面临拆除。

北京鑫园浴池是北京最早出现的浴池之一,原名“鑫园澡堂”。据传,该浴池始创于清光绪年间,距今已有100余年历史,浴池最初的创办人是清朝大太监李莲英的义子李福庆,1956年,浴池公私合营变成了“国企”,直至2014年全面停业/视觉中国

这可以解释了为什么有些大学生从来没有去过公共浴室,无论来自南方还是北方。由于技术的普及和经济条件的改善,这代95后中很多人从小就在家里洗澡,暖气浴霸热水器一应俱全。第一次见到大学里粗犷的大澡堂,捂住眼睛匆忙逃窜也是情理之中。

然而相比之下,大学洗浴设施的改善进展缓慢。新中国成立后,国政府实行向苏联“一边倒”的政策,于1952年仿照苏联模式进行高校院系调整,也顺带学习了苏联在世界上领先的集体供暖技术。

当时国内物质条件并不发达,为了降低成本,各大高校均使用蒸汽锅炉,开水房和大澡堂在锅炉房附近,便于管道搭建。洗漱和饮用的热水只能从开水房接回宿舍,宿舍楼里没有热水,更没有洗澡间。

郑州师范学院东校区的食堂到澡堂一段路上,每天早上都有数百只五颜六色的热水瓶排队“候水”,成校园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视觉中国

之后的几十年里,各高校不断更新硬件设施,但是因为涉及供热供水管道的铺设和大量宿舍楼的重建,工程量大,耗费资金多,通向独立浴室的路步履维艰。于是出现了和社会发展脱节的现象——家家户户都用上热水器、享受着独立卫浴带来的便捷时,大学里还是那个五十年前的公共浴室。

2006年12月,河海大学研究生院对三个年级的住校研究生进行调查,只有17.3%的男生和21.3%的女生对学校浴室满意,有46.5%的男生和34.3%的女生表示完全不满意。校园只有一个浴室,设备经常损坏,扩招后人数激增,学校发展的速度赶不上扩招的速度,引发同学不满。

与此相比,对学校的教学设备有52%的男生和53.4%的女生是比较满意的,对校园绿化有66%的男生和68.8%的女生是满意的,说明学校的确在为改善校园环境而努力,但避开了澡堂这块硬骨头,经费有限的情况下优先满足了教学需求。

成都理工大学的女澡堂/试物所

近十年,各大高校都在渐渐做出改变,同学们对浴室越发强烈的不满得到了反馈。

2010年,华中师范大学招商引资800余万元,彻底废除煤锅炉,关闭公用澡堂和开水房,利用第四代热水设备“空气源热泵热水系统”,将洗用热水和饮用开水引进到每一栋宿舍楼,实现了24小时全天候供应热水开水。

更多高校是在重建宿舍楼的同时改善洗浴条件,增设独立浴室和新型供暖系统,逐步淘汰旧宿舍楼,直到每个同学都能在宿舍用上热水,洗澡的时候拥有私密空间。

北大完成宿舍楼重建工程后,每层楼都有了小型公共浴室,有墙壁和浴帘隔成八个单间,50年代初建的老澡堂前被推倒。

但这种彻底的改造,往往是个漫长的过程。

参考文献:

【1】 殷伟. 趣话洗澡[M]. 中国文史出版社, 2007.

【2】 费朗索瓦丝·德·博纳维尔, 博纳维尔, bonneville,等. 原始声色:沐浴的历史[M]. 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3.

【3】 孔维民. “一方水土一方人”——南方人与北方人性格差异及其成因初探[J]. 淮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2(2):55-61.

【4】 戎霞. 南北洗澡论[J]. 广西文学, 2002(6).

【5】 马欣然, 任孝鹏, 徐江. 中国人集体主义的南北方差异及其文化动力[J]. 心理科学进展, 2016, 24(10):1551-1555.

【6】 彭成飞. 北方人比南方人到底差在哪儿?──南方人和北方人观念差异分析[J]. 文明与宣传, 2000(5):4-7.

【7】 龙腾, 陈远生, 燕然然,等. 1951年至2010年北京市降水和气温的变化特征[J]. 资源科学, 2012, 34(7):1287-1297.

【8】 孟哲, 刘应宗, 金宇澄.?国集中供热的现状与对策[J]. 华东交通大学学报, 2004, 21(3):66-69.?

【9】 刘星文, 南昌5成公共浴室已关门, 澡堂子out了?. 南昌晚报, 2013-03-15.

【10】 章诚, 陈素琴. 不同性别研究生校园生活满意度调查——以H大学为个案[J]. 社会工作, 2008(8):44-47.?

【11】 黄志国. 高校集中洗浴技术的分析与探讨[J]. 中小企业管理与科技旬刊, 2011(12):290-291.

【12】 游丽, 蔡武. 变堵为疏 人性服务 构筑安全防火墙——华中师范大学将洗用热水和饮用开水引进到每一栋学生宿舍楼[J]. 高校后勤研究, 2010(4):89-90.

【13】?

【14】 常松南. 浅析江苏省省属高校十年基本建设情况[J]. 盐城师范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1990(1):110-113.

【15】 侯艳红. 小议高校校舍建设[J]. 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2(s4):172-173.

【16】 孙华, 陈威. 北京大学校园形态历史演进研究[J]. 教育学术月刊, 2012(3):37-43.

【17】 葛忠雨. 老北京的澡堂子[J]. 文化月刊, 2009(5):69-69.

【18】澡堂的“技术改造”. 新华网, 2016-04-16.

作者:信鑫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