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会前夜突撤IPO材料,西凤上市路怎如此坎坷?

subtitle 云酒头条11-20 13:52 跟贴 3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四度冲刺,西凤酒坎坷上市路。

文|云酒团队

“临门一脚”之际,四大名酒还是没能在资本市场聚齐。

11月19日,证监会补充公告称,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凤酒)已申请撤回IPO申报材料,决定取消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而按原计划,证监会将在今天(11月20日)审核西凤酒上市首发事宜。

上会前夜突撤IPO材料,这已经是过去8年中,西凤第4次与上市是失之交臂。与有媒体猜测不久前的塑化剂风波是其撤回IPO的主因不同,有据接近西凤酒的人士透露,主动撤回申请可能是因为西凤酒内部认为有些事情尚未处理完毕,但上市作为既定战略将继续进行,最快在2019年再次提交IPO申请。

即便能够如愿,距离西凤酒1999年改制和2009年股改,分别已经过去了20年、10年。

四度冲刺,西凤酒坎坷上市路

1952年,第一届全国名酒评选共评出茅台、汾酒、泸州老窖、西凤酒“四大名酒”。前三者都已经在资本市场驰骋:1994年,山西汾酒和泸州老窖相继上市;2001年,贵州茅台上市。

由于西凤酒没能跟上“节奏”,后来很多人调侃四大名酒“三缺一”。其实,不接近西凤酒,并不知道企业也曾勇立改革潮头。1997年,西凤酒就已经筹备改制,到1999年正式成立股份公司,在白酒行业中不算晚。

彼时,西凤酒就开始谋求资本合作,先后与央企、上市公司、基金风投等牵手,中间不仅提出了很多“宏伟目标”,也曾数次提出上市。2009年,西凤酒上市迈出重要一步,改制重组并先后两次启动增资扩股,引进了9家战略投资者为上市铺路。

2010年,西凤酒拉开增资扩股引进战略投资者的大幕。时任西凤酒董事长喻德鱼曾表示,力争在2011年年底将涉及上市的障碍一步步清理,并在2012年底完成上市工作。为了加快西凤酒上市步伐,宝鸡市甚至专门成立西凤酒上市工作领导小组,小组长正是时任宝鸡市市长、后来的西安市市长上官吉庆,副组长是则是时任宝鸡市副市长袁军晓。

也是在2012年,媒体曝出西凤酒2010年亏损4.2亿元,“3年盈利”的限制加上2012年下半年以来IPO停滞,西凤酒的上市日程一推再推。回过头来看,“数据造假”只是问题之一,改制过程中的不规范以及袁军晓带头的腐败行为,为后来埋下“祸根”。

西凤酒第一次与上市擦肩而过。

2013年,有着酒业“三个火枪手”之称的徐可强出任西凤总经理,提出了“打造百亿西凤,重回四大名酒阵营、西凤酒股份上市”的目标。“希望2015年能够上市”成为目标之一。然而,因为种种原因,三个目标“一个都没有实现”。西凤酒第二次与上市失之交臂。

2016年3月,西凤酒向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时隔一年多之后,2017年8月2日,西凤酒的招股书在证监会网站预披露更新。随后不久之后又悄然消失,但并未出现在证监会终止审查的名单中。西凤酒第三次与上市擦肩而过。

这一阶段,袁军晓事发并牵连出了西凤酒多位高管和经销商,引发了媒体“带伤上阵”的质疑,对此西凤酒回应称,涉案高管已经移交司法机关,新高管团队有凝聚力,正在冲刺IPO。

2018年4月,西凤酒再次更新招股书,但却因第三方的原因出现在证监会首次公开发行中止审查名单上。直到11月16日,证监会公告将于11月20日召开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175次工作会议审核西凤酒上市首发事宜,很多人为西凤酒“松了一口气”,却未料停在了上会前一天。

早有上市“备选方案”,西凤酒自身转型后更有希望IPO

根据西凤酒的招股书,本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10000万股A股,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主要用于优质凤型酒酿造及制曲技改项目、凤香型特色酒海陈化储存项目等。对于西凤酒来讲,上市融资无疑是发展重要选项,但似乎并不是急迫的“唯一”选项。

2013年,秦本平出任西凤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为西凤酒利用好资本市场准备了“备选方案”,在资本、文化产业、配套建设、金融等方面进行了布局。其中西凤集团下属子公司已与上海通江集团发起设立了总投资额100亿元的“西凤通江丝路产业投资基金”,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而各类金融机构对与西凤的合作抱有极强的主动性。

对于西凤酒来讲,上市融资满足企业发展需求只是一方面的需求,在秦本平看来,成为公众公司,对于企业治理、品牌形象等方面的提升才是最为看重的。在这一方面的一个鲜明案例是山西汾酒,经过过去一年的国企改革试点,汾酒迎来了跨越式发展。

过去数年间,西凤酒一手准备上市工作,另一手则是加快自身调整。在秦本平的带领下,西凤酒“平静”发展的表现下发生了“烈度”极强的调整,通过对标一线企业,以文化、品牌、品类、发展四个自信为引领,依托西凤酒城建设,实施一体两翼战略,不断提高发展质量和规模效益,在营销、产品、品牌、品类方面都发生了变化。

经销商包销模式在西凤销售中占比很大的问题一直被频繁提及。在这一方面,西凤酒按照“打造核心产品,消除同质化”思路,即做好企业自营大单品的同时,扶植优质包销品牌做大做强,并做好“逐年精简”工作。与此同时,西凤酒也在加快完善西凤酒自有运营品牌梯队的建设,梳理西凤酒高端名酒的形象,加快打造包括旗帜西凤酒在内的自营大单品。

数据显示,西凤酒在品牌提升策略之下,2017年通过淘汰规模小的经销商,经销商数量减少326家,但通过不断推进省外渠道开拓,加强终端网点建设、加大招商力度,增加了291家经销商。

在分析人士看来,西凤酒年内若推动IPO上市,难度非常大,但随着企业“烈度”调整变化的持续进行,后续推动上市或更有意义。

无论如何,对于西凤酒来讲,上市仍是“复兴”关键因素。根据西凤酒规划,未来三年将围绕产品品质提升、营销网络建设、品牌营销建设、供应链策略等方面进行突破,势必离不开资本市场的支持。

西凤酒并非唯一未上市名企

放在白酒行业来看,西凤酒并非唯一尚未上市的知名酒企。在这一队列中还包括:剑南春、郎酒、劲酒等。

作为川酒“六朵金花”中第一家改制为民营的企业,郎酒早在2007年即提出IPO计划,并成立了郎酒股份公司,此后亦因业绩等原因错过了上市时机。2009年,郎酒再次提出上市规划,并被列入四川省当年培育上市企业名单,后再度搁浅。

2018年6月25日,泸州市发布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再次提出推动郎酒成功上市。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也曾公开表示,2017年将进一步规范股份公司运作,力争尽快上市。

同样瞄准上市目标的还有习酒和国台酒等。作为茅台集团一员,习酒曾在2012年谋求香港上市,但因与茅台集团同业竞争而未能成行,其最新的目标是力争2019年上市。国台酒业则计划在2019年提出申请,2020年完成评估并争取上市。

与上述企业不同,劲酒作为与老干妈一样的实力私企,劲牌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吴少勋多次称“不上市”,哪怕劲酒2017年营业收入已经超过100亿。吴少勋表示,“自1987年六一儿童节那天去劲酒上班。走到今天,企业还在行驶中,还处于一个半成品。为什么不上市,也因为还是半成品,所以,这一生有可能不会上市。”

回顾已上市的白酒企业来看,付出的硬功夫和真投入不计其数,因此经过几番准备并不稀奇。在2015年口子窖、迎驾贡酒上市,2016年金徽酒、威龙股份上市后,进入2017年、2018年属白酒企业上市空窗期。2019年西凤酒再冲刺IPO,或将与其它拟上市酒企开启下一路酒企上市潮。

下一个A股上市的白酒企业会是谁?文末留言等你分享!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