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拍过的大头贴成绝唱 曾风靡亚洲的日本厂商破产

界面新闻11-09 14:44 跟贴 1 条
“虽然不会再去拍大头贴了,但还是有点失落。”一位网名为“趁司”的微博网友说道。

据界面新闻11月8日报道,10月24日,日本著名的贴纸相机生产商Make Software宣布破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据《朝日新闻》消息,Make Software在宣布破产的同时表示,由于近年来手机摄影的逐渐普及,公司营业额持续下滑,最终背负了21亿日元的高额债款。

而谈到贴纸相机,中国的80、90后们或许更熟悉它的另外一个名字——“大头贴”。

在没有电脑、没有智能手机以及修图软件的年代里,“大头贴”绝对是这批年轻人青春记忆里无法抹去的一笔。

杨幂曾经的“大头贴”照片 图丨界面

第一部“大头贴”相机由日本电子游戏公司Atlus在1995年开发,随着之后的普及,在1990年代够,这种相机开始风靡整个亚洲市场。

花花绿绿的相框背景、表达简单心意的文字、可调节的照片尺寸、只拍摄肩部以上能突出面部表情以及可及拍及印可粘贴的特殊功能,让当时的“大头贴一族”觉得,把“大头贴”贴在钱包、手机以及本子上是一件比只写姓名更酷的事情。

然而,当这批人再也不好意思把当年贴有大头贴的本子拿出来用,或者早就找不到曾经拍过的“大头贴”照片的时候,“大头贴”就真的随着时代的洪流滚滚而去了。Make Software的破产就是一个有力的说明。

于1988年成立于大阪的日本贴纸相机厂商Make Software是最早做贴纸相机生意的商家之一。1997年,Make Software生产了品牌旗下首款贴纸相机。恰逢贴纸相机潮流的高峰期,它的出现一举在日本国内创下了1000亿日元的年营业额。而最多的时候,日本全国曾同时出现过5万余台贴纸相机,这些相机大多被摆放在商业街边以及购物中心和电玩城内,在当时的受欢迎程度不亚于如今的抓娃娃机。

日本贴纸相机 图丨界面

但这种发展态势并没有持续多久。尽管Make Software在随后的几年里生产出了著名的“CUBE”相机,但由于日本出生率下降、电玩中心地减少,贴纸相机在短暂的风靡后开始出现了一个冷静期。

而随之而来的智能手机以及更迭迅速的图片处理应用更是给了贴纸相机重重一击。

以Make Software为例,根据《朝日新闻》的数据,在2013年,该公司在全日本设置的贴纸相机就已从最高峰时期的5万台减少至了1万台。到了2014年,Make Software的销售额更是下跌至67亿日元,截止破产前,其销售额更是下跌了98%,仅能达到22亿日元(且公司负债已为21亿日元)。

与传统的贴纸相机相比,智能手机应用的美颜功能不仅可以达到更高的清晰度,而且针对对不同脸型轮廓都能做到极度贴合的特效效果,更重要的一点是,它可以随时拍摄而且成本较低。

起初,面对智能拍照应用的竞争,贴纸相机也是做过反抗的。

在2004年左右,贴纸相机也推出了美颜的功能,但效果仅能达到手机美颜的5%。在随后的几年里,也曾出现过更先进的Cyunt大头贴机,不仅能提供美颜的效果,还能给拍照的人画上唇彩和腮红,玩家亦可以在图像上写字或者贴标签之后再进行打印。

而就在Make Software宣布破产前一个月,它也曾推出新的贴纸相机。该相机除了大眼、美肤及长腿等功能之外,还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来获取原图及拍摄时的短片。

但这些功能并不足以让贴纸相机重回巅峰。如今退居二线地贴纸相机,除了在电玩城中可以吸引到玩家拍照,很少有人再专门跑去找贴纸相机拍摄照片。

尽管日本现在尚有几家贴纸相机公司仍在运营当中,但这些公司也在面临着同样的经营困难。中国,亦是如此。

2012年成立于北京的萌之拍文化发展公司就是在中国仍然做着贴纸相机生意的公司之一。而据界面记者的了解,该公司作为日本贴纸相机公司FRUYU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如今带着贴纸相机参加各种展会、展览以外,对以入驻模式加盟的加盟商也仅提供影城入驻的服务。

“虽然不会再去拍大头贴了,但还是有点失落。”一位网名为“趁司”的微博网友说道。

作者:李子慧

声明:网易刊登此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网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