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树峰:借助影像的方式梳理我们心灵的变化

subtitle 网易艺术11-09 11:25

2018北京国际摄影周于10月20日-10月29日在北京中华世纪坛成功举办,作为学术主持人李树峰将本届主题确定为“影像:时代与方位”,主题立足于2018年改革开放40周年,强调影像内容的时代性与摄影家的方位感,并围绕这一主题策划了《影像:时代与方位-当代纪实摄影家作品展》,借助影像的方式梳理我们在改革开放40年中精神的变化、心灵的变化,同时还在摄影大讲堂以“从摄影家的视角与位置看摄影艺术之路”为题,与多位纪实摄影家共同探讨40年来中国摄影的发展,活动期间网易艺术非常高兴对李树峰老师进行了专访,通过他的视角让我们走进“影像:时代与方位”,走进由影像所组合成的心灵史,以及作为长期研究摄影理论的他对摄影的理解、思考、展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2018北京国际摄影周学术主持人在摄影大讲堂演讲

影像:时代与方位

网易艺术:2018北京国际摄影周的学术主题为“影像:时代与方位”,作为学术总监请您介绍一下基于怎样的考虑确定为这一主题?您曾连续五届担任北京国际摄影周的学术主持人,这一届的主题与之前几届的有着怎样的关系?

李树峰:北京国际摄影周从第二届开始到今年第六届,这五届的主题都是我确定的,第二届是“视界·无界”,第三届是“影像·世纪”,第四届是“影像·在场”,去年第五届是“摄影:本来与未来”,今年第六届是“影像:时代与方位”,也都有关于主题的阐释文章,我曾给摄影艺术归纳过六个属性,即技术性、现场性、瞬间性、客观性、机遇性、选择性,这也是摄影艺术的本体属性,从这五届的主题可以看出来,我们北京国际摄影周是在紧紧坚守摄影艺术的本体来策划内容的。

但坚守本体的同时每一届又在强调一个点,第二届“视界·无界”强调的是摄影在新技术的冲击下它的外延变化与拓展,进而探索摄影艺术更多可能性;第三届“影像·世纪”是站在世纪交换的点上看摄影的价值和作用;第四届“影像·在场”是指所有来参与到摄影中的人,包括拍摄者、观看者、传播者,他们的主体性在哪里?而“在场”是一种主体性的体现,你拍摄、观看、传播的时候都得在场,只有在场才能发挥你的主体性;去年第五届“摄影:本来与未来”是基于摄影发展了170多年的历史,我们想让大家站在过去和未来的节点上,结合摄影的本体看一看摄影今后会怎样?今年第六届“影像:时代与方位”是完全立足于2018年改革开放40周年的回顾、纪念、总结、提炼,我们重点强调的是影像内容的时代性,然后还强调摄影家的方位感。在改革开放40年中成长起来的这一大批中国摄影家,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方位,他们作为一个整体的集合概念,实际上是在整个中国文学艺术领域中构成了一个整齐的方阵,这个方阵以他们特有的方式记录了40年的历史,留住了中国人40年生活的底色和生命存在的质感,而且也搭建起中国摄影艺术在改革开放40年中的脉络发展史。

用影像温暖我们的心灵

网易艺术:在2018北京国际摄影周上您策划了主题展览《影像:时代与方位-当代纪实摄影家作品展》,策划此次展览的契机与初衷是什么?

李树峰:因为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所以北京国际摄影周策划了关于我们国家建设成就的大规模的展示,展现了改革开放40年中重大的技术突破与科技创新,通过“航拍中国”等展览我们可以看到桥梁、铁路、城市等方方面面的发展和壮举。为了使我们对改革开放的展示更加立体,除了这种显性的物理性建设成就之外,我们想做一个关乎人心的展览,改革开放40年不仅是一种物质的变化,更是一种精神的变化。我们要利用摄影的纪实性,梳理我们老百姓体态的变化、表情的变化,乃至情感的变化、内心的变化,以及衣食住行、婚丧嫁娶、生老病死、酸甜苦辣的种种变化,实际上是借助影像的方式梳理我们精神的变化、心灵的变化,相当于这是一个心灵史的梳理工作,所以就有《影像:时代与方位-当代纪实摄影家作品展》。

在这些作品里,有各行各业的人,还有忙碌、好奇、等待的各种表情,有我们大家对衣食住行各个方面的关注,还有我们大家一起经历过的热点事件、焦点事件,这其中记录着百姓日常生活的大量细节,这些细节可以以小见大,让我们想起当年那个时代,我们都在做什么?我们都在关心什么?有好多事都是大家共同体验过的,一起纠结过,一起烦恼过,一起哭泣过,一起激动过,一起感动过,现在40年过去了,我们发现我们国家在前行,社会在进步,而过去共同经历的这些东西都变成了弥足珍贵的情感资源与精神动力。所以我们梳理这次展览,一方面是梳理我们共和国改革开放的变化历史,另外一方面是梳理我们的情感变化史,找到我们共同的、共有的情感基础,那些东西能够温暖我们的心灵,能够滋润我们的心田,能够养育我们民族精神,能够积累我们民族的集体记忆。把这些东西组合起来,给我们以继续前行的力量,这就是策划此次展览的初衷。

展览作品:1980年 黄河中原摆渡的农民 朱宪民 摄(图片资料来自2018北京国际摄影周官方网站)

展览作品:1985 北京东城 冬储大白菜的北京市民们 王文澜 摄(图片资料来自2018北京国际摄影周官方网站)

展览作品:200110月 河南省宜阳县 中国交通报送来了旧电脑,孩子们第一次触摸键盘非常开心 解海龙 摄(图片资料来自2018北京国际摄影周官方网站)

纪实摄影家是沉潜在生活河流深处的游泳者

网易艺术:您如何看待《影像:时代与方位-当代纪实摄影家作品展》中的所有纪实摄影家?

李树峰:70年代末到现在成长起来的纪实摄影家,数得上名字并且有自己独特影像库的全国应该有一百多人,由于场地限制我们展览只展现了40位,每位纪实摄影家也只选展了4幅作品,我们编辑的同名展览画册会收录的更全一些,他们都是在各自的方位上对我们这个时代进行记录和呈现的人,所有的这些纪实摄影家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无私地做着这项工作,并不图什么回报,因为他们那么的钟爱生活,是为自己负责、也为历史负责的精神在支撑他们一直做下去。他们是沉潜在生活河流深处的游泳者,他们的目标是抓什么呢?是抓生活中特别值得细看的、能够留给历史的、瞬间性的东西。虽然是瞬间,但是这里边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状态,有人在生活中经典的、戏剧化的细节。人世间有好多宝贵与美好的东西,其中之一就是我们过往的生活中那些具有戏剧性的、特别值得记忆的瞬间,这就是我们摄影人乐此不疲的拍生活的原因。这些摄影家每一个人都站在一个自己出生地或工作地的方位上,在做这种观察、摄取、提炼、编辑的工作,而且一做就是几十年,他们正是与时代同步,与社会和人民大众共同前行的人。

网易艺术:您又是如何看待这40年的摄影发展史?

李树峰:40年应该说是中国摄影长足发展的40年,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摄影的品类逐渐多样化,同时内容触及社会生活的深度和广度上有了很大的拓展,从摄影家个人的才能发挥来说,大家都是淋漓尽致,能做到哪里就做到哪里,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伸出触角记录生活,所以整体来看这40年摄影的成就是非常大的,也非常值得研究,它将来会在中国摄影史上留下精彩的一页。

展览现场:火车上的中国人 王福春

展览现场:三峡移民 于文国

展览现场:开展五讲四美活动,北京市小学生走向街头清扫环境卫生 袁学军

内容与形式相得益彰才是好的摄影作品

网易艺术:接触摄影这么长时间,您认为好的记录类摄影作品应该是什么样?

李树峰:首先是内容特别重要,一是作为摄影师愿不愿、能不能到达那个特别值得记录的现场,因为有时有危险,或者是去到现场有难度,所以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到达,而有的人可以到达,或者恰好在那里,或者遇到危险没有躲避,他就拍到了那幅作品;同时有一些摄影师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看见特别值得记录的东西。一样东西摆在眼前,有的人视而不见,有些人善于发现,这就是差异,好照片就是能拍到特别值得拍、特别值得记住的东西。其次就是对拍摄的把控,各个方面的指数和要素都考虑的特别细腻、周全、扎实,并且运用到位,主体信息之间相互关系的处理特别得当,强调什么、弱化什么、提升什么、压制什么?是明是暗?是高调还是低调?这种影像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那么硬朗和完美,摄影师眼到、心到、手到,瞬间完成,着实令人敬佩。解海龙老师说过他对好照片的理解,是从经验主义得来的真、新、美、深、难五个字,对于我们搞理论的人来说,就是内容与形式相得益彰。

静态摄影:孤注一掷的看一个瞬间

网易艺术:在这40年中,摄影经历了从胶片拍摄到数码拍摄,黑白到彩色,再到手机摄影、微单拍摄,像素也从几百万到几千万甚至更高,您认为技术进步给摄影带来了什么改变?

李树峰:原来摄影的技术壁垒是很强的,本身需要很多现实条件与经费支撑,这就把好多人挡在门外,自从2012年、2013年微单、以及智能手机出来以后,使得影像生产力大解放,技术进步直接导致了摄影的两化,即日常化与大众化。关于这一点我也写过专门的文章,所谓日常化是指的实时能拍,大众化是指人人能拍,这两化实现以后,摄影才第一次和别的艺术门类一样,做到了时时可为、人人可为,但这并不意味摄影更容易、更简单了。我之前曾说过“摄影艺术没有门槛,但是走廊很长,而且这条走廊不是直的,是拐来拐去,当你在这个弯度上的时候,你看不见下一个弯度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社会对摄影家的要求就提了一个层次,除了要求摄影内容专题化,还要求摄影具备不可替代的影像价值,以及摄影家独有的观看方式,独特的创新等。当然,更高要求的提出也意味着摄影艺术一定会有进一步的发展。

网易艺术:随着新技术与互联网的发展,视频类内容越来越受到大家的喜欢,这对摄影会有哪些冲击?对于摄影的未来您有怎样的展望?

李树峰:摄影一直是在冲击下长大的。最早人类的梦想就是想把现实描摹下来,于是就有现实主义绘画,写实、逼真、具像,摄影出来之后就把绘画逼到了印象派、后印象派、以及之后的立体派、抽象派那个方向,因为描摹现实由摄影来完成,它对绘画有冲击同时绘画也在冲击它,不同的绘画流派也在深刻的影响着摄影,两者是相互激荡、相互促进的关系。电影的诞生使摄影受到了动态的冲击,但是它们追求的目标不一样,动态影像的强项是叙事,静态摄影的强项是捕捉瞬间,因为人有的是需要时间静停下来,孤注一掷的看一个瞬间,这也是静态摄影的价值,另外摄像机的机位远没有摄影师的角度丰富、灵活,所以动态影像的发展并不会取代静态摄影,但是它导致摄影自身的不断提高,一是技术层级,当动态影像是800万像素时静态摄影已经达到2400万,当动态影像达到1600万像素时静态摄影已经在5000万像素上工作了,到现在当动态影像可以达到4K时,静态摄影则可以达到上亿像素。摄影通过强调某一方面的技术指数,让你看得更真、看的更细、看的更有质感;二是摄影会去做更多形式与内容上的创新,为了更加强烈的视觉效果和更具创意的优质作品,很多摄影师已经在尝试动静态结合、多媒体融合、多角度拍摄等,什么手段合适就用什么手段,因此摄影的展示与观众的观看也会更加立体化。

李树峰简介:

2018北京国际摄影周学术主持人、中国艺术研究院摄影艺术研究所研究员,多次担任全国性和国际性影展评委,创立国内和国际“摄影家大PK”活动,创立中国国际摄影双年展和中国摄影家响沙湾国际摄影周。担任《中国大百科全书·摄影卷》(第三次修订)主编,著有《摄影式观看》、《摄影艺术概论》、《看与见——摄影小礼》、《视觉百年——澳门摄影》等专著。2009年获中国摄影金像奖(理论评论奖)。2014年被评委文化部“优秀专家”。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