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中国人就在电视上搞对象了

subtitle 看客11-09 11:24 跟贴 1632 条
比动物世界更好看的,是中国电视相亲节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本文系网易看客栏目(公众号:pic163)出品。



今年早些时候,一组《非诚勿扰》表情包在推特上火了,有热心网友甚至运营了一个tumblr主页,专门用来安放这股东方神秘力量:

“长那么帅有个球用,还不是没有女朋友”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为什么你背着我爱别人???”

对于老外来说,《非诚勿扰》就是一个潘多拉魔盒。而对于国内观众而言,一切的怪力乱神,都能在上个世纪80年代找到源头。

1988年,第一档相亲节目在黄土地上破土而出,从此开启了中国人上电视搞对象的历史进程——三十年间,相亲节目是越来越带劲儿了,但林子大了,就什么鸟都有了。

那些年,上电视搞对象是勇敢者的游戏

上个世纪80年代,“公开搞对象”的历史上曾出现过一位敢为天下先者。

1981年1月8日,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市场报》上刊登了新中国第一则“征婚启事”,征婚人是数学老师丁乃钧。

“男,未婚,四十岁,身高1米7。曾被错划为右派,已纠正。现……任数学教师,月薪四十三元五角。请应求者,来函联系和附一张近影。”

新中国征婚第一人

在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这还真是一桩破天荒的大事。支持者夸丁乃钧“新潮”,反对者说丁乃钧“破坏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是“流氓、恶棍”。

但没想到三个月后,丁乃钧收到了400多封应征信,年底就结了婚。英、美一些媒体评论说,这是中国民众“冲破思想禁锢,走向解放”的典型。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专业维修水管”和“诚意征婚”占据了报纸广告版的半壁江山。

报纸红娘开了个好头,9年后,作为新兴媒介的电视也开始发力。

1988年,山西电视台大刀阔斧搞改革,推出了中国大陆第一档相亲节目《电视红娘》。

彼时,电视机还是稀罕的“大件儿”,上电视搞对象,更是勇敢者的游戏。

据《电视红娘》的策划人李忠莲回忆,栏目开播前,他们在电视上做了两三个月的宣传,结果没有一个人来报名。

后来栏目组终于接到了第一个报名电话,报名人是个小伙子,来自忻州庄磨镇南张村。

第一期节目播出后,报名的老中青光棍陆陆续续多了起来,但几乎都是男性。后来总算等来个女孩子,人长得也漂亮,那期节目一播出就引起轰动。

只不过,对象不是你想搞,想搞就能搞。当年上电视征婚,多少还带点“反叛”意味。节目播出后,女孩被家人责骂“干嘛去电视台丢人”。

1992年的春晚,小品《我想有个家》就道出了个中辛酸。赵本山扮演一个上《电视红娘》找对象的离异男子,他穿着当时相亲男嘉宾最主流的服装,在全国观众面前喊出了“想爱”的宣言:

“年龄大了这婚姻市场就出现了疲软,上电视做个征婚广告不算啥丢人的事儿。水是有源的,树是有根的,到电视征婚也是有原因的,兜里没钱就是渴望现金的,没家的滋味是火热水深的。”

不太合身的白西服、裤腿儿吊得老高的黑西裤,是当时相亲男嘉宾的标配。

事实上,当时很多参加《电视红娘》的人就像小品里的赵本山一样有着各种难言之隐,不是住得偏远,就是家里穷得没有一亩二分地,再不然就是过早丧偶,带着孩子不好再找。

觅一有缘人带TA们直奔幸福的终点站,是《电视红娘》创办的初衷。因此,节目没什么花哨的环节,只有征婚者一个人面对镜头念“征婚启事”,一紧张,思路跟不上也是常有的事:

主持人问:“你家有几口人?”

征婚人答:“我家有两头牛,三头猪。”

而一些成功找到伴儿的嘉宾,还会背着自己种的一麻袋土豆、带着大把的结婚喜糖来到电视台感谢栏目组。

《电视红娘》红火了几年,随后上海、河北等电视台纷纷入局打造情感节目,其中,北京电视台就整出了个爆款。

1990年9月,《今晚我们相识》开播,一炮打响轰动京华。

每期节目男女相向而坐,各显才艺。其中还会穿插一些相互合作的小游戏,检验彼此“合拍度”。

不同于服务广大农村单身群体的《电视红娘》,《今晚我们相识》的嘉宾身份有了很大的变化:

第一期的四位嘉宾,有漂亮女记者,有清华物理学硕士,还有国务院机关女翻译。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年逾六旬的丧偶部队离休干部。

当时这位离休高干的VCR一放完,北京电视台就收到频率以秒计算的电话,400多位单身女子表达了对这位离休高干的兴趣,有人甚至哭着闹着强迫电视台把自己推荐给这位男嘉宾。

之后节目改在黄金时间段播放,京城当时堪称万家空巷,地处京郊的北京电视台,更成了单身男女的寻梦之地。

《今晚我们相识》是老北京的电视记忆,以1994年为创作背景的《我爱我家》里就提到过《今》。

工人、售货员、司机……逐渐地,各行各业的嘉宾开始丰富起来,很多人开口的第一句是:“感谢单位领导给了我这次上电视征婚的机会。”这大概与当时登征婚还得到单位开证明不无关系。

据编导回忆,男嘉宾对女嘉宾提得最多的要求是“孝顺文静、理解人、踏实过日子”,女嘉宾则普遍要求男嘉宾要“有上进心、有责任感、善良忠厚、有技术”。

由于一期节目能容纳的男女嘉宾有限,栏目组还组织了线下相亲,图为北京伊甸园《今晚我们相识》单身联谊券。

开办以来,节目促成了数百对夫妻,许多人说它是“积德之举”、“孤独者之音”。

可惜好景不长,开播之后的第十年,也就是2000年的情人节当天,《今晚我们相识》被“毙”,理由是气氛平淡,根本无法同湖南台的《玫瑰之约》相比。

罗曼蒂克,电视征婚的一剂猛药

事情要从上世纪90年代末讲起。彼时电视文娱进入到“百无禁忌”的状态,这段时间里,《正大综艺》火了,《实话实说》火了,《幸运52》火了。

人们开始呼唤一档带劲儿的电视相亲节目。

恰巧在1998年,内地观众第一次从香港凤凰卫视收看到了《非常男女》。那是一档由台湾中视推出的相亲节目,第一期的话题就是“怎样看待婚前性行为”。

“做菜做得太咸,这样子我晚上会比较快累哦。”

一个巨蟹座和一个处女座速配成功,现场的星座专家分析:处女座是一个闷骚的星座,需要对方大力挑逗、用力勾引才会热情起来;处女座因工作太忙没时间生产,但巨蟹座是“多产”的象征,三到五个没有问题。

此后,节目的车速越来越快,给内地观众以会心一击。一时间,内地年轻人都以收看《非常男女》为时尚。

秉持着“日韩抄欧美,港台抄日韩,内地抄港台”的历史规律,30多档“借鉴”《非常男女》的相亲节目扎堆开播。

这是内地相亲节目的第一波高潮。曾经有那么一两年,周末一打开电视机,几乎每个台都在“搞对象”。

其中搞得最有声有色的,是湖南台的《玫瑰之约》。

《玫瑰之约》的片头

1998年,《玫瑰之约》悄然开播。制片人刘蕾表示:“当时就是首次运用娱乐化的方式,给未婚男女提供一个表现自己、寻找缘分的机会。”

没想到节目很快就家喻户晓,和《快乐大本营》、《晚间新闻》一起成为湖南卫视的三大头牌。

回溯初代相亲节目,《电视红娘》和《今晚我们相识》都面临着同样的历史遗留问题:“找嘉宾难如抓壮丁”,所以节目组基本对嘉宾没有要求,甚至来者不拒。

而《玫瑰之约》的嘉宾则是经过精心挑选、形象好气质佳的单身男女。每期选出的六男六女相对而坐,按照主持人抛出的都市话题侃侃而谈,整个看下来就四个字:赏心悦目。

就像朴树歌里所唱的:“听新音乐吧,剪新发型吧”,看漂亮人儿上电视搞对象吧。

另外,主持人还不时让好看的嘉宾们展示自己的才艺,有人唱歌,有人跳舞,跳的还不是一般的广场舞,让人民群众喜闻乐见。

吃过三位男嘉宾做的饭后,女嘉宾进入到“揪心”的决选环节。

比起《非常男女》,《玫瑰之约》的尺度自然跟不上——但论及对“罗曼蒂克”的追求,那可是“你满了,我就溢出来了”的水平:

“如果我从北极回来,变成了身上长毛的怪物,你会怎么办?”

“我会带这只怪物散步,把它当成宠物。”

两性之间的化学反应嘶嘶作响,呼之欲出。节目播出后,社会上甚至掀起了一股“玫瑰狂潮”。

新浪网上就曾经发起过“玫瑰先生”、“玫瑰小姐”的竞选投票,连页面都是玫瑰色的。

播出5年间,200多对嘉宾踏入了婚姻殿堂,并诞生了七八十个“玫瑰宝宝”。就连节目的第一代主持人金晓琳,也在栏目红火之时嫁给了湖南太子奶集团总裁李途纯。

《玫瑰之约》还促成了杨乐乐和汪涵的爱情,二人曾搭档主持过一段时间。

当年痴男旷女们相信着一句话:“有爱情的地方,就有《玫瑰之约》。”

但这句话只流行到2003年。这一年,和金晓琳搭档的冯祺离开了《玫瑰之约》,转投至另一档节目《造星工厂》,这是全国最早的一档选秀节目。一年后,以《超级女声》为代表的草根选秀节目迅速崛起。

一度火爆的相亲节目,在新的娱乐浪潮面前猝死的猝死,逃亡的逃亡。2005年7月,为了照顾电视剧《大长今》的播出,《玫瑰之约》也令人遗憾地迎来了自己的结局。

最近网友还挖出当年草根选秀的种子选手张杰参加过相亲节目《为爱向前冲》。

“电视相亲,也就是看两点,票子和样子”

《玫瑰之约》的停播,标志着世纪之交的电视相亲热潮彻底消退。

然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就像1988年那位开山鼻祖一样——2009年,一个叫做罗玉凤的奇女子也发布了一则征婚启示,自此开启了一个新的相亲时代。

2009年,凤姐在上海陆家嘴附近发征婚传单,要求对象“必须为北京大学或清华大学硕士毕业生”,“必须有刘德华的帅气、任达华的性感、立威廉的俊俏、谢霆锋的冷酷,越帅越好”,“必须为东部户籍”……

凤姐一战成名,次年还登上美国《人物》杂志。

她就像一剂猛药,唤醒了蛰伏五年的电视相亲节目。2010年,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横空出世。

当时,“剩男”、“剩女”仍是社会特别关注的弱势群体,但特立独行的《非诚勿扰》却从一开始就宣称“只创造邂逅,不包办爱情”。换句话说: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但绝对好看。

“1位男求爱者 vs 24位女嘉宾”的阵仗已经很能说明问题。另外男嘉宾还有三段 VCR 的时间来曝光出厂设置,而女嘉宾则会对VCR里的每一个细节进行充分的数据挖掘,以实现精准打击。

于是,就出现了推特上老外看到的一幕幕:

征婚要求:第一要是女的,第二要是活的。

“把快乐建立在你痛苦上的姑娘你爱不?”

从前老实人儿以为,速配节目是征婚的正派渠道,上节目,就是玩儿真的。但阔别遥远的20世纪后,除了真的,上节目似乎什么都能玩儿。

一个女嘉宾在《非诚勿扰》中拒绝和男嘉宾握手,因为她的手“只会给男友握,其他人握手20万”。

男嘉宾也不能输,要求“女方最好有房有车。如果经济条件好的话离异无孩也能接受,婚后AA制好一点”。

“握手一次20万”本人

马诺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同样姓马,她却比马蓉早出名了6年。

2010年第三期节目里,1号赵晨把她选为心动女生,又问她:“你愿不愿意经常跟我一起骑单车?”

马诺说:“我还是坐在宝马里哭吧”。

从此马诺名震江湖,窜红的速度与力度仅次于奶茶妹妹。有网友甚至为“我还是坐在宝马里哭吧”这句话考证出处,认为是出自电影《偷情先生》:

片末落魄的黄沾沦落为高尔夫球童,获妻原谅重返家门时候说了这么句话:“我情愿躲在劳斯莱斯里哭,也不愿意睡在天桥底下装快乐,开车!”

开播短短三个月,《非诚勿扰》的收视率就超越了同时段播出的《快乐大本营》——而元老级女嘉宾马诺被选走的那期,收视率更高达3.76%,仅次于《新闻联播》和《天气预报》。

《非诚勿扰》第18期,2号男嘉宾张弘凯选走了马诺。

马诺的离开,标志着一个小时代的结束,却意外开启了一个娱乐至死的大时代。

2010年前后,又一波相亲节目热潮席卷了中国电视圈,并一直持续至今。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了。曾被节目制作方视为命根子的“速配成功率”早已被抛弃,大伙儿使出浑身解数,只为在残酷的收视率战争中躺赢。

2011年,广东卫视搞“暗室相亲”,谁知有男女嘉宾在暗室互相抚摸、拥抱甚至亲吻,观众纷纷炮轰节目内容低俗。

“代际相亲”、“沉浸式相亲”、“夕阳红相亲”、“带上爸妈更放心”的中国式相亲层出不穷,依旧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而在一众Old School套路中,我发现了清新脱俗好不造作的《全城热恋》。

《全城热恋》号称是“东北最接地气”的相亲交友节目,主持人是有“东北小董卿”之称的燕子姐,节目风格是酱婶儿的:

“贼东北,贼靠谱,贼实在”是节目的灵魂slogan。

里面的嘉宾也都挺彪,有钢筋工、铲车司机、手机工程师、村里开小超市的,时不时还往台上整点拖拉机、毛驴和大鹅。

养猪小伙的爱情宣言:1000头母猪我都照顾得好,何况说我的媳妇儿呢?

小伙带着自己养的大鹅来相亲,结果领走姑娘后把大鹅给忘了。

骨骼精奇的还有绝活表演,一不小心还以为进了刘老根大舞台。

小伙为了学驴叫,和驴待了一年。

铁直们放飞自我,姑娘们也十分豪爽。

男嘉宾带来的见面礼接过来就是咔咔一顿啃。

一人 我饮酒醉 醉把佳人成双对

秋天男嘉宾是否可以去女方家帮忙扒苞米是个加分项,而牵手成功的男女嘉宾,还能获得节目组赞助的港澳豪华游。

有忠实观众形容:“如果非诚勿扰是个大网红,那么《全城热恋》就是网红卸了妆,无修图,还在线下见了光。”

也有东北人就觉得,《全城热恋》实属给黑土地抹了黑,痛批它:“庸俗,愚蠢,土鳖,村炮。”

但就是这么一档节目,却连续3年问鼎吉林省综艺类电视栏目收视冠军,从2012年开播至今,收割了一大票忠实粉丝。每周一到点,吉林的烧烤店、食杂店都在放。

小伙提五十万现金追求“女神”,女神也没啥抹不开的,说:“你属实是飘了,拿钱过来,砸谁呢?”

很多人说它土。事实上,这一点与吉林省的省情息息相关,作为农业大省、工业小省,解决农村青年男女的终身大事,也许是当地电视台的重要任务。

节目里,男嘉宾往往会毫不掩饰地介绍自己的情况:

在高级饭店做厨师的小伙在VCR里分享自己去城市打拼的经历。

养猪小伙宋宝因回农村养猪,和大学生女友分手。

来自白城的韩冠群对着镜头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家有2晌地,种玉米,年收入10万,家盖的新房子准备娶媳妇用。”

“家里开白事灵堂还有小铲车,本来是市里的,为了做生意只能回农村。”

“上段恋情女孩要十万彩礼、楼房四金,承受不起分了。”

……

罗不罗曼蒂克不知道。技术时代的上空总是漂浮着密集的求偶信息,却没有比这更真实、更接地气了的了。

蓦然回首,你会发现,这不就是30年前《电视红娘》里那些磕磕巴巴,镜头恐惧但却勇敢把爱说出口的单身青年么。

30年后,电视相亲里的养猪青年又回来了。虽然小伙最终还是牵手失败,但无论如何,祝福小伙早日找到浓郁黑土地上那朵大红花,从此肩并肩看彩霞。

参考资料 -----------------------------

[1] 《相亲节目的20年大起大落》,芦珊婚恋

[2]《电视相亲节目的前世今生》,温丽芳,山西晚报网

[3]《从<电视红娘>到<非诚勿扰>》,蒋肖斌

[4]《<玫瑰之约>制片人:电视速配不适合中国人》,扬州晚报

[5]《比<非诚勿扰>还火爆的电视相亲节目<今晚我们相识>(图)》,老陕

[6]《丁乃钧和第一则征婚启事》,欢镜听

供图 节目截图 | 综合 文露敏 | 编辑 简晓君

作者:看客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