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山之围:俄罗斯文明正反面的总较量

subtitle 冷炮历史11-09 08:05 跟贴 22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552年,喀山汗国的首都被莫斯科公国的军队攻陷,俄罗斯人完成了其近代史上的首次大规模对外扩张。但与很多人设想的不同,战争并非是一场定居文明与游牧邻居的厮杀。相反,双方在政治和军事制度方面,都有着惊人的一致性。以至于今人重读这段历史,就仿佛置身于一个文明的正方两面之间。

1不同信仰下的孪生兄弟

鼎盛时期的各罗斯公国分布

早在蒙古人控制今天的俄罗斯之前,当地的文化与文明样式,就已经由不同的族群势力所构建起来。除去属于地中海文明外围的克里米亚半岛,余下部分在大体上可被分为两支。靠近欧洲的西部罗斯人,以及靠近亚洲的东部保加尔人。

早期的保加尔汗国

前者无疑由信仰了东正教希腊文化的维京人主导,形成了大小不等的数个公国。后者则是信仰伊斯兰教的突厥文化分支,并且不时受到其他突厥势力的冲击。双方在当时的差异是非常明显的。罗斯人没有强大的中亚王权,主要依靠各公国的所属城市展开。后者有一个较为强势的中央宫廷,分布地域内的城市和牧场也是兼而有之。

他们也都在13世纪的蒙古大征服中损失惨重,并在金帐汗国的委任统治下,经过了一段动荡而艰辛的岁月。

蒙古入侵重创并改变了俄罗斯文明

有趣的转折点,出现在十五世纪。由于金帐汗国的国力衰退与帖木儿对其核心地区的毁灭性打击,西部的罗斯人和东部的保加尔人都纷纷具备了脱离蒙古霸权的机会。一段时间内,他们与金帐汗国的王庭之间,形成了互相伤害的三角关系。谁被认为更加冒头,就会被另外两方联手惩戒。最终,随着金帐势力的彻底毁灭,两者才不约而同的获得了新生。

保加尔人也在蒙古入侵后损失惨重

除了宗教信仰外,屈指可数的区别是统治阶层的来源。罗斯人在内耗中,大都拜倒在竖起蒙古帝国接班人的莫斯科公国脚下。保加尔突厥则是由原来的金帐汗国贵族担任首脑,并很快发展出自己的首都喀山城与相应的城市定居文化。这样一来,两股势力就和南方的克里米亚汗国一起,形成了争夺欧洲最东部霸权的小世界。

重组后的喀山汗国旗帜

新生的莫斯科公国与喀山汗国,都无可救药的受到了蒙古统治者的影响。尽管保留了大量的地方封建势力,却已经竖立了中央王权的至高无上。前者在文化上还有浓厚的拜占庭帝国基因,并在君士坦丁堡陷落后,以东正教的中心自居。后者则持续受到了南方奥斯曼帝国的影响,成为了一个信仰伊斯兰的拜占庭-莫斯科式帝国。

不断扩张的莫斯科公国

尽管在东欧的势力,远非莫斯科与喀山两家。但他们占据了地区的大部分空间,邻居间的火拼自然是不可避免。两者都希望控制伏尔加河中游的航运贸易。加之还有着殊途同归的制度与理念,很快就从一般争霸冲突,升级为带有灭国性质的厮杀。

当然,从地缘格局的角度来看,莫斯科人还是逐渐占据一定优势的。他们可以通过与立陶宛、利沃尼亚等地的交流,获得更多先进的欧洲技术并发展经济。喀山汗国则只能依靠伏尔加河,经过克里米亚与黑海,获得有限的土耳其技术和经济支持。另一条线路是通向里海和中亚,但重要性并不显著。

喀山汗国是阻挡莫斯科人崛起的东方因素

2形同翻版的两支军队

一辈子志在加强权威的伊凡四世

1552年,已经大体上掌控莫斯科局势的伊凡四世,开始着手彻底决绝喀山汗国。他的对手亚德加汗也不得不做最后的殊死一搏。两位君主麾下的武装,却在很多方面都看上去是如出一辙。

伊凡四世的莫斯科军队,在16世纪依然以地方封建武装为主要力量。大量的波耶尔贵族骑兵,靠自己的地产维持收入,并在每年获得莫斯科大公的少量金钱补贴。战争爆发时,他们就要按照封建契约来武装自己,并带着力所能及的部队参战。

波耶尔为首的地方封建武装是莫斯科军队主力

当然,伊凡四世为了巩固自身权利,也效仿过去的罗斯大公搞了自己的亲卫队。受到南方奥斯曼军制的影响,又被分为近卫骑兵和近卫射击步兵。前者在接受各种形式的工资之余,主要生活在克林姆林宫周围的封地内。他们只效忠于伊凡个人,并有着比大分部地方领主都好的装备。后者则使用类似土耳其式的重型火绳枪射击,并使用战斧进行肉搏。他们全部住在伊凡提供的房屋内,定期训练和接受大公给予的工资。

伊凡四世创立了近代早期俄罗斯历史上著名的射击军

亚德加汗的喀山汗国军队,在大部分方面与莫斯科人是一样的。可汗卫队的地位,就相当于伊凡身边的近卫骑兵与射击军。他们同样在有靠近首都的封地之余,享受大汗津贴的供养。他们随时可以准备出战,并且装备最为精良。地方骑兵来自富庶城市与乡村,可以被视为喀山版本的波耶尔贵族。他们同样要履行类似的封建义务,并在各方面都与对手类同。

喀山汗国的骑兵一样经历了蒙古化的洗礼

因为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定居化,喀山汗国也不缺乏足够数量的步兵。他们中就包括使用火枪的射手,也有更多使用弓弩的传统轻步兵或重步兵。同时代的莫斯科地方部队,同样还有相当士兵在使用传统弓箭。所以在战斗力上,不存在巨大差别。

喀山汗国一样拥有火枪手及完整的步兵体系

真正让双方拉开差距的是炮兵实力。莫斯科人在西方的战事中,已经充分认识到了火炮重要性。他们不仅自己铸造火炮,也会想方设法进行购买。一些外国军事技术人员,也会为了赏金和地位而来到莫斯科服役。喀山人在使用火器方面,有着早于莫斯科的记录。但他们通过克里米亚购买奥斯曼军火的渠道不畅,只能用有限的火炮来守卫城市。

莫斯科军队在炮兵方面占据最大优势

3 同室操戈

俄罗斯人为纪念喀山之战而绘制的宗教画

1552年8月22日,伊凡四世率领号称150000人的大军,顺着伏尔加河逼近喀山。由于他们在之前已经大体上控制了伏尔加河航道,所以大军从水陆两个方向的前进都比较顺利。但亚德加汗也不准备在孤城中坐以待毙。因为城市在之前就已经被莫斯科军队降服过一次,证明单纯的防御将难以保全自己。来地方封地与鞑靼部落的骑兵,加强了他的可支配兵力。

顺着伏尔加河前进的莫斯科军队

单纯从技术角度来看,喀山城的选址与防御设施都不差劲,与同时代的莫斯科相比也没有什么差距。城市本身坐落于伏尔加河边的山丘上,有河道拱卫城市的一侧。一条不大的支流会流经城内,为城市守军与认可提供水源。虽然第一道城墙是传统俄罗斯风格的木墙,但位于高地上的第二道城墙就是更加坚固的砖石结构。

包围喀山的射击军与亲卫队骑兵

为了防止敌军从容攻城,已经集结起来的喀山骑兵部队,开始埋伏在城市的北面与东侧。他们故意在莫斯科人抵达后,没有立刻开战。而是让对手分散包围城市,并花时间构筑围攻阵地与炮兵阵位。这样一来,伊凡的军队就在各个方向上呈分散趋势。他们的吸引力完全都在喀山城身上,容易遭到致命性的突然反击。

工兵在炮火与平行战壕掩护下 挖掘进攻战壕

8月29日,莫斯科的炮兵开始进行火力压制。他们不仅轰击喀山的城墙,还同守城部队的炮兵进行了对决。考虑到那个年代的校准技术,这种类似决斗性质的对轰,往往不能立刻分出胜负。若非伊凡的炮兵具有局对的数量和质量优势,喀山守军的大炮不会在一天时间内被全部击败。虽然并非所有火炮都被摧毁,但残存的炮兵不得不选择停火来隐蔽自己。

莫斯科公国军队对喀山的围攻进程图

同时,大量的工兵已经挖掘了围绕城市的战壕。包括射击军在内的大量远射部队,开始在战壕内不断发射手中的武器。根据当时欧洲的最新攻城战术,最外围的环形壕沟完工后,工兵还要继续挖掘Z字形的进攻战壕。这些齐头并进的新战壕,会一直延伸到城墙之下,以便进攻者埋放动摇城墙根基的炸药。因为不是直线挖掘,所以有助于士兵躲避城头的火力还击。

喀山人并未将希望全寄托在守城部队身上

但最让喀山人头疼的事情,发生在城市北部。和之前一次陷落时的情况类似,莫斯科军队准备截断流入城市的水源。这样,守军在很短时间内就会被迫投降。所以,他们特意安了自毛伊人在北部待命。同时,另一支骑兵将从东南面杀出,打通去往南面的通道。作为牵制与增援力量,城内的守军也将同时从东面和南面的城门出击,形成内外夹攻之势。

伊凡的直属亲卫队骑兵

从8月30日开始,亚德加汗开始策动大规模反攻作战。城内的可汗卫队从南门冲出,另一支民兵部队则从东面开门突围。但他们都在莫斯科军队的战壕与远射火力打击下,损失惨重。尤其在战斗最激烈的南侧,精锐的可汗卫队已经冲过了战壕。但伊凡也派出了自己的直属部队堵截。两支同样装备西亚式板锁甲、复合弓与马刀的骑兵,在蒙古-突厥式战鼓的激励下,恶战一场。有步兵火力支援的莫斯科人,还是笑到了最后。亚德加的可汗卫队被彻底击溃,仅有部分人撤回喀山城里。

与此同时,喀山汗国的地方封建骑兵与乌德穆尔特鞑靼人一起,从东南面发起迂回进攻。早有布置的伊凡,在那里派驻了非常善战的亚历山大亲王和大量的波耶尔贵族骑兵。两伙装备、战术都及其类似的骑兵,便在城市外围展开激烈厮杀。由于数量和战斗力相仿,战斗陆陆续续焦灼了数日。最后还是亚历山大的波耶尔骑兵获胜,并一路追到了对手驻扎的小镇阿尔斯克。在驱逐了对手的最后顽抗后,将这个喀山军队的外围基地焚毁。

喀山城一直笼罩在敌军的优势火力之下

在城市的北部,科布斯基指挥的另一支波耶尔骑兵部队,与突然杀到的毛伊人相遇。这些鞑靼更习惯打了就跑的袭扰战术,而不适应强强对话的正面硬抗。所以在遭到同样埋伏在预备队位置的莫斯科骑兵攻击后,迅速脱离了战场。伊凡的工兵也在骑兵保护下,顺利的切断了城内的饮水供应。

莫斯科人在移动炮塔掩护下不断进行射击

已无后顾之忧的莫斯科炮兵,接着又建造了一座威力巨大的攻城塔。但与之前的旧式版本不同,这座高塔被安放了10门大口径火炮与50小口径火炮。围攻战利用这座可移动的炮台,不断摧残喀山的木质城墙。残存的守军炮兵,一度尝试开火击毁眼前的怪兽,却被更加猛烈的火力击败。至此,喀山城的陷落已经只是时间问题。

10月2日,伊凡的工兵终于炸毁了喀山城的城墙。射击军一马当先的冲入城内,以训练有素的齐射击溃了企图集结抵抗的喀山步兵。绝望的守军开始逃入第二道城墙,任由平民在外面被莫斯科人杀戮。他们继续在没有希望的情况下,抵抗了11天。到10月13日,弹尽粮绝的守军发动最后一次突围。但在步步紧逼的莫斯科军队面前,依然被无情的击溃。整座城市落入了伊凡四世的掌控之下。

喀山城的守军在最后的巷战中被击败

4 历史的节点

吞并喀山汗国后的莫斯科 打开了通向南方与东方的通道

攻灭喀山汗国的伊凡四世,获得了俄罗斯摆脱蒙古控制后的最大军事胜利。他们不仅要回了多年来被突厥人掳去的战俘和奴隶,也将城内的鞑靼-伊斯兰风格建筑给全部摧毁。整个事件本身,也成为了俄罗斯近代史的重要节点。

从战略上来说,喀山城被莫斯科公国控制,就是将整个伏尔加河中游都让给了俄罗斯。俄罗斯人一下子打开了通向西伯利亚、中亚和黑海三个方向的通道。这对后来的持续征服与强势崛起,产生了无可替代的影响。否则俄罗斯可能永远只是一个东欧边缘位置的三流国家。

战胜喀山汗国后的伊凡四世 巩固并扩大了自己的个人权势

从文化与文明角度来看,喀山城的陷落与喀山汗国的灭亡,强化了传统东正教势力在东欧地区的版图面积。南方的阿斯特拉罕、西伯利亚和克里米亚,都无力凑出与之相抗衡的体量和资源。这也决定了之后数百年里,欧亚边缘位置的文明属性。否则即便诞生一个类似俄罗斯帝国的庞大实体,也会是一个类似奥斯曼和莫卧儿的伊斯兰化-突厥帝国。

最后,喀山汗国的灭亡也进一步提升了伊凡四世的个人威望。他在几年后以成功的军事经验,开启了俄罗斯近代史上的首次大规模改革。射击军与亲卫队骑兵,都被不断扩充整编。支持这种中央集权化改革的资源,就来自喀山这类新占领区。那些在旧罗斯地区和莫斯科境内的地方封建领主,迅速失去了制约大公的实力。伊凡四世也有了自称俄罗斯沙皇的底气,并因此将自己永远载入史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