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官场有多荒唐?看这几件奇葩事就知道

subtitle 我们爱历史11-08 13:32 跟贴 220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虽然说到明朝灭亡,好些后人都是怨天哀地,感叹明朝命太苦,天灾战乱全赶上。但事实是,明朝之亡,谁都不怪,就怪其政治军事,已是严重腐败。

看看下面这几个奇葩事,就知道明朝当时,已经“腐”到何等触目惊心的程度。

奇葩事1:官员困于“京债”

明末买官跑官成风,每到选官时,各路官员都使劲砸钱,越是肥缺越大价钱。可钱从哪来?那些要官要疯的家伙,主要都去借“京债”。

京债,是流行于明末官场的一种“高利贷”,主要是京城里的高官豪门放贷,专借给要行贿跑官的官员们。不但金额十分巨大,而且要经过几次“中间人”倒手扣钱,到了借钱人手里,往往剩不下一半。利息更高的吓人,以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的说法,不但还钱要还数倍,而且一旦买官成功,债主们还会组团跑到欠债人家里堵大门,强迫欠债人提高还钱利息。许多拿下肥差的欠债人,到任肥差后,都要打开府库拿公款还账。

而且还有很多债务麾下的打手们,经常打着“催收”的名义,跑到借债人的任地胡作非为,大肆搜刮民财。而且这些欠债的官员们,当然不会自掏腰包还钱,到头来还是勒索百姓。连崇祯皇帝都怒斥说,这些借京债跑官的官员们,“怎的有好官,肯爱百姓”。可崇祯骂归骂,却也没解决这问题,泛滥的京债,不停逼得百姓揭竿而起,闹起各种民变。

奇葩事2:言官变敲诈犯

明朝反腐败的重要神器,就是言官制度,朝中有御史,六部还有六科给事中,这些人官职低权力却打,专职揭发贪污腐败。自从明朝开国起,就叫天下贪官闻风丧胆。但发展到明末崇祯年间时,言官们却更落下了诨名:受贿之魁——反腐败?就属言官们腐败最厉害。

如何厉害?到了明末时,御史们到地方上核查吏治,就常出手索贿,不给好处,就狠狠参你一笔。万历年间的给事中杨文举,每到一地就索贿上万两白银。以明末户部给事李朴的话说,明末的言官,各个都是“广纳贿遗”的地步。揭发腐败?人家就是打着揭发腐败的旗号捞钱呢!

甚至到了崇祯年间时,就算是不出名的小言官,都找到了发财门道。《三垣笔记》记载,每当官员入京汇报工作,京城的言官们就奔走相告,连呼买卖上门。接着就组团跑到人家住所里去敲诈,不给钱就给你罗织罪名。有时一个官员进京,竟要应付几十个言官。还有些京城无赖,冒充言官去敲门,轻松就能敲一大笔钱。

如此比土匪还狠的言官,自然把明王朝的吏治,往乌烟瘴气里狠推。

奇葩事3:精锐一吹就倒

明朝的腐败,军队是重灾区。《晚明史籍考》里记载,明末军队吃空额喝兵血成风。一万人规模的部队,如果实际数额能有六千人,就说明带兵的军官,已是相当廉洁。其他四千人的军饷?当然被各级军官分的精光。

就算在册的士兵,其军饷粮食,也是不停被克扣。《治兵理财实效疏》里揭发说,明朝一个作战士兵的钱粮军饷,除了被军官挪用进自己腰包外,还要用来给兵部官员和御史们行贿。一番层层扒皮,保家卫国的士兵,还能拿多少钱?

明末忠勇战将卢象升,更亲笔记录了心酸的景象。他在宣大总督任上时,到任时检阅部队,列阵的士兵们在寒风里站了没多久,竟就纷纷倒地。上前一查看,那些士兵们在凛冽寒冬里,居然各个穿的都是单衣,很多士兵连袜子都没有,光着脚站在寒风里。且人人面有菜色。如此悲惨景象,叫一辈子征战杀伐的卢象升也忍不住,当场就“不觉潸然泪下”。

而且卢象升见到的军队,还是宣大地区的边军,在明军的战斗序列里,属于战斗力一流的精锐边军。精锐尚且如此,明军作战的连战连败,原因可以想。

曾经威震天下的大明军队,就是这么被悲惨贪死的。

奇葩事4:清流真有钱

明朝嘉靖年间的大贪官严嵩曾说,天下家产五十万两白银以上的,才能被称为顶级富豪。但明末清流们,那些满嘴廉洁忠君的“精英”们,其实早突破了大贪官的“有钱”标准。

比如在江南地区,无锡邹家就有土地三十万亩,仆人三千多人。苏州钱家每年仅地租就有九十七万两白银的收入。这几个“清流”家族,放在当时明朝士大夫里,以谢国帧等学者感叹,只不过是个中等水平。

而且这些人何止有钱,家家都是豪宅大院,其宅院豪华程度,就算是各地享受优厚俸禄的藩王们,都得说声佩服。好些清流们家里养了数百“家将”,官府见了也对他们恭恭敬敬。商品经济发达的明朝,财富就是掌握在这些有权有钱的人里。

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崇祯亡国前夜,国库穷的叮当,崇祯都穿着补丁龙袍上吊。可李自成在北京一顿狠刮,竟刮出七千万两白银。诸如陈演魏藻德这些清流高官们,平日总在崇祯面前装穷,可被李自成一顿狠打,家家刮出数万两白银来。

甚至,崇祯年间的“清流”丁魁楚,崇祯年间就玩命捞钱,南明时向清朝投降,亲自带着八十万两黄金向清军表忠心。笑呵呵收了他钱的清军,翻脸就把他开膛破肚,折磨了一夜才断气。手段够残忍,但参考他祸国殃民的表现,这结局,算是轻的。

三个世纪的大明王朝,就是被丁魁楚之流,这些满嘴道德的蛀虫们,活活挖空的。

参考资料:《明史》、《三垣笔记》、《永历实录》、《明实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