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硝烟|威力巨大的英国地雷,一次炸死上万德军

网易历史11-08 09:36 跟贴 1256 条

编者按:硝烟弥漫,尸横遍野,生灵涂炭,贵贱皆殁,兵起之际万民癫狂,鸣金之年举世齐喑,古今悲怆凄惨者,莫若一战。

往期回顾

一战硝烟|尼维勒攻势:一场惨败导致的大兵变

一战硝烟|点燃世界大战的男人,竟是稀有的皇室情种

一战硝烟|王冠落地后,皇帝住进了德国人心里?

作者|张大卫,网易历史专栏作者,工业时代陆战史研究者,曾著有《哈尔科夫1942》。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先生们,我们不敢说我们明天是否能创造历史,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将会改变这一地区的地形!

——英国远征军第4集团军参谋长 查尔斯·哈灵顿将军

长久以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西线在中文互联网圈都被视为是单调,枯燥而毫无战果的僵持战。而双方将领也被视为是只会使用人海战术让士兵在敌军阵地前白白送死的酒囊饭袋。英国远征军在索姆河战役第一天的悲惨战况则进一步加深了这一印象。然而事实并非完全如此。在1917年春夏之交,俄罗斯帝国刚刚崩溃,法军陷入大兵变,协约国军队陷入自开战以来最大危机时,英国远征军在比利时梅西纳岭创造了人类历史直到当时为止上最大规模的坑道爆破。随着近千吨TNT当量炸药的爆炸,上万德军被炸成齑粉,威力堪比数十年后才出现的战术核武器!那么,这一将攻坚战和坑道爆破做到极致的战斗,有着怎样的来龙去脉呢?

“英军的爆破不再可能”

自从1914年秋冬之交西线的运动战进入尾声,协约国军和同盟国军两军在比利时南部的伊普尔地区便陷入了无休止的堑壕战。1916年年底,英国远征军的主帅黑格从战时内阁那里接过了1917年的年度任务:尽快拿下德军占领的比利时港口,将德军驱离比利时海岸,打破西线的僵局。然而,德军控制下的梅西纳岭居高临下,如同一把尖刀一样插在了伊普尔地区英军的侧翼上,严重的阻碍了英军在这一地区的进一步行动。为了在伊普尔地区展开进攻,英军必须铲除梅西纳岭,这一任务落到了普卢默将军指挥的第2集团军上面。

然而,梅西纳岭是相当难以对付的一块硬骨头——尽管梅西纳岭实际海拔不过百米,在其他地区顶多算是一个小土包,但在地形低洼的伊普尔地区则显得占尽了优势。巧妙掩蔽在山丘上的德军机枪阵地以及反斜面上根本难以观测到的德军炮兵使得正面强攻梅西纳岭变得几乎不可能。英军不得不设法寻找其他解决方案。自然,坑道爆破这一在之前历次攻坚战中屡试不爽的策略引起了英军的很大兴趣——就在不久前的日俄战争旅顺攻坚战中,日军的坑道爆破也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为此,英军第2集团军自1915年5月起便组织工兵在梅西纳岭下方展开一系列先期准备工作。经过第170坑道连的初步尝试,英军发现在梅西纳岭下方展开坑道战,通过布设一系列巨型地雷爆破德军防线的设想是完全可行的。起初,英军计划设置六个巨型地雷来一举炸毁德军防线,但随着坑道作业的不断开展,这一数目迅速增加到了25处。在皇家工兵军团的统一协调下,英军第171,175,183,250坑道连,加拿大第1,2,3坑道连和澳大利亚第2坑道连展开了紧锣密鼓的坑道作业,这些坑道连的工兵大多都具有丰富的巷道施工经验——他们参军前大多是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各地矿井的熟练矿工。截至1917年开春,英军已经在地下24-37米深的地方成功挖掘出了全长近5.5公里的主坑道。从主坑道中分出了十九条分道,并布设了454吨硝酸铵/铝粉混合炸药和火棉。梅西纳岭上几乎每个德军据点下方都被英军布设了一连串的炸药,其中最大的地雷单个装药量达到了令人惊诧的43吨。这一地雷创造了军事史上最大的单个地雷装药记录,直到今天也没有被打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自然,德军也多少察觉到了英军试图在梅西纳岭下方搞点大动静出来。1916年12月。梅西纳岭突出部的德军布雷工兵指挥官福斯林中校便指出英军在梅西纳岭下方展开的坑道作业是在为随后展开的攻势做准备。他随后收到了三个坑道工兵连来反制英军坑道作业,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战果。1917年4月,德军收到了来自空中侦察的情报,指出英军可能在梅西纳岭附近展开攻势。由于梅西纳岭突出部三面受敌,大多数防御阵地都在正斜面上的地形,负责整个伊普尔地区的德军鲁普雷希特集团军群参谋长库尔少将建议德军主动后撤到更为靠后的防线上。但直接负责防御梅西纳岭的德军第4集团军却认为这一地区防御固若金汤,德军炮兵部队组织良好,足以压制进攻侧英军的炮火支援。福斯林中校更是对自己的反坑道战充满了自信,认为在自己的出色指挥下, “英军在前线利用大规模坑道爆破的方式在步兵展开突击前开路的企图已经不再可能”(语出他向第4集团军递交的报告)。尽管德军后方一些富有经验的参谋,诸如罗森堡上校仍旧向德军最高统帅部写信指出梅西纳岭英军采用坑道爆破的威胁迫在眉睫,但德军最高统帅部认为前线一线部队都认为高枕无忧,后方这些参谋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

就在德军上下一片迷之自信的同时,英军正在为对梅西纳岭展开总攻做着最后的准备。由于法军在1917年4月的尼维勒攻势遭到惨败后出现的士气崩溃,加之沙皇俄国的崩溃,德军对英国展开潜艇战的猖獗,这一系列因素都迫使黑格指挥下的英国远征军必须尽快展开攻势。黑格于5月7日召集属下各个集团军司令展开会议商讨对策。当问到普卢默何时可以展开对梅西纳岭攻势时,普卢默毫不犹豫地答道“自今天起一个月后展开行动!”

一番紧锣密鼓的最终准备后,1917年6月6日-7日夜间,英军的主攻部队全部就位,准备在7日凌晨3时10分引爆地雷发起总攻。此时,英军部队中最为紧张的莫过于之前在梅西纳岭下面施工了一年有余的那些坑道工兵了。来自澳大利亚第1坑道工兵连的奥利弗·伍特伍德上尉回忆道“我们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分针和秒针向3时10分移动········还有三分钟··两分钟···一分钟···四十五秒····20秒····10秒·····引爆!”

梅西纳岭之战的地图,图中红色圆点即为英军巨型地雷的布设位置

“冲天的火柱”

20秒内,英军埋设的地雷中引爆了19颗,造就了直到1945年原子弹发明前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次爆破。法国里尔大学地质系负责地震研究的部门一度认为是伊普尔南部发生了地震,爆炸的震感甚至一路波及到了伦敦。而爆炸产生的巨大声音更是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最响的人造噪音,据称远到爱尔兰的都柏林都能听得见。

在场的英军官兵也同样被这一奇观惊的目瞪口呆“大地仿佛裂开了,一部分直冲云霄,天空中四处飞舞着火球”。一名前线的英军坑道工兵事后回忆道“我们第一反应是大地在颤抖,场景壮丽无比,火焰升的比伦敦的圣保罗大教堂还要高,我估摸着有二三百米,夜空被这一火焰照亮的宛如白天。另一名军官刚刚按下起爆器便被爆炸的气浪从战壕中掀飞出六米远。”另一名工兵称“在惨白的火光下,整个敌军阵地仿佛都在跳舞,一处接一处的火柱直冲云霄,随后便是冲天的巨型蘑菇云。一些起爆点附近火光四射,堪比最为灿烂的烟花”

随后,普卢默精心集结的英军炮兵展开了火力准备。英军炮兵开火的炮口焰爆点亮了整个地平线,如同当代大城市的灯光一样。整个前线上,土块和各种残骸如同冰雹一样落下,大如马车的大土块从天呼啸而降。正准备展开冲锋的英军第49旅在旷野中被抓了个正着。先遣连的士兵如同纸片人一样被爆炸的气浪掀飞,而从天而降的大土块则给该旅造成了相当的损失。

当面的德军部队有一部分正在忙着夜间换防。一名得益于换防幸存下来的幸运儿,来自德军第33燧发枪团的保罗··舒马赫日后回忆到“突然从我们换防下来的地方冒出了巨大的亮光··,血红色的火焰直冲云霄,一阵巨大的轰隆声传来,地动山摇,仿佛大地自己要裂解开一般。”

自然,处在各个地雷“彻底毁灭半径”内的德军是何感受已经无从而知——最大的爆坑直径达到了八十米,其他的爆坑直径也普遍达到了五六十米,而在这爆坑半径两倍范围内的德军都彻底化为了齑粉——事后前往爆炸现场实地考察的英军官兵称他们“找不到比插在靴子中的半只断脚”更大的人类尸骸。这轮恐怖的爆炸具体造成了多少德军伤亡已经无从可考,现存的资料显示德军前线各师在战斗中有七千余人失踪,绝大多数都是这次爆破导致的,加上阵亡和受伤的人数,德军在这次空前的爆破中损失显然超过了万人。这是人类历史上单次非核武器爆炸造成的最大伤亡,即使在人类历史上所有的人造爆炸中造成的伤亡也仅次于1945年美国在日本扔下的那两颗原子弹!

爆炸给德军士气带来的重创丝毫不比爆炸直接造成的伤亡影响小到哪去。德军第204步兵师的作战总结写到“坚固的混凝土碉堡来回摇晃,爆炸产生的热浪如同飓风一样横扫了整个前线,烟雾,灰尘,泥土和碎木屑,铁屑充斥着天空。我们的部队被几乎吓垮了”。德军在梅西纳岭的第一道防线几乎被彻底击垮——那些在英军爆破和炮击中得以幸存的德军士兵或被炸伤,或被震晕。向前推进的英军部队一路上遇到“如同被打残的野兽般的德军,见到我们纷纷举手投降”。英军地雷并没有完全同时起爆进一步在德军前线阵地造成了混乱,一些地段的德军尽管下方并没有被布设地雷,却被之前的爆炸吓得惶惶不可终日,担心下方的地雷爆炸,见到冲上来的英军部队便纷纷举手投降。后方的德军炮兵部队也被炸懵了,直到英军发起进攻后五到十分钟才开始零零星星的展开了炮火反击。就这样,英军在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内便轻松瓦解掉了德军的第一道防线。当天中午,英国远征军司令黑格将军亲自前往普卢默将军的司令部向其道贺,称普卢默是他手下最能干的集团军司令,以如此小的代价取得了极大的成功。

爆炸后一片狼藉的德军阵地

对于德军来说,尽管德军在爆炸后不到半天便恢复过来,迅速组织起了大批预备队堵住了防线上的这一缺口,但英军的这次惊人的大爆炸还是让德军直到战后都心有余悸。直接负责梅西纳岭防御的德军指挥官拉菲艾特将军在战后第二天便被撤职。他在战后总结中懊悔不已地声称如果自己充分认识到英军这次爆破的规模,他一定会下令自己的手下在战前展开后撤。而战前已经预料到英军这次爆破的鲁普雷希特集团军群参谋长库尔将军更是在日后的回忆录中哀叹自己“未能说服第4集团军及时后撤,导致了世界大战中最大的悲剧之一。

如今重新归于宁静的梅西纳岭,当年的弹坑已经变成了小池塘。

参考文献:

Turner, Alexander (2010). Messines 1917: The Zenith of Siege Warfare. Campaign Series. Oxford: Osprey

Kuhl, Hermann von (1929). Der Weltkrieg, 1914–1918: dem deutschen Volke dargestellt (in German). Berlin: Verlag Tradition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