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南北中:金庸小说里的绰号与方位文化!

subtitle 祥说近代史*11-07 22:09 跟贴 53 条

绰号作为一种符号,承载了中国的社会、历史文化信息,储存了民族社会经验,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和民族情调。中国漫长悠久的历史,为绰号浓厚的文化积淀提供了肥沃的土壤。绰号中相当大的部分,是文化的结晶和镜像。绰号的成分,无论是表层意义、形象构词还是深层内涵,都记录和反映了丰富的中国文化,是中国独有的文化的符号象征。从金庸小说中使用频率较高的绰号可以看出中国文化对绰号的影响,这篇先讲一讲包含方位的绰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金庸的武侠小说中,有一些由方位词构成的绰号,例如贯穿射雕三部曲的天下五绝:“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以及新五绝:“东邪、西狂、南僧、北侠、中顽童”,还有“东霸天、南霸夭、北乔峰、南慕容”等。

它们或者由方位词加上人物的性格构成,或者由方位词加上人物的地位、身份构成,或者由方位词加上人物姓名构成……但是它们的构成,绝对不是这么简单,为什么不叫“南丐”、不叫“东毒”,这些都与中国传统的方位文化有关。方位在人们心中从来就不仅仅单纯的空间概念,它跟人们的思想观念、宗教信仰、风俗习惯、日常生活等息息相关,反映了深厚的中国文化内涵。

对绝大多数原始民族来说,四方中最先产生的方位概念应该是“东”和“西”,确定东西的标准就是太阳升起和落下。纳西族人民以太阳的出没方向定“东”、“西”,然后才判断“南”、“北”。日出之向为东,日落之向为西,阳光正射之向为南,背阳之向为北。

首先,我们来看“东西”。先说“东”,《说文解字》:“东,动也,从木。官浦说从日在木中。”在古人的意识里,东方与太阳有密切的联系,古代神话中有“东君”,就是日神。东方是太阳的诞生地,是送来光明和温暖的地方,是带来春天和生机的地方。

因此,先民们对东方怀有深深的敬意,也因此形成了以东为尊的一种文化观念,这种观念在古人的座次上也有反映。古人的室内座次,东面为最尊,南面次之,西面又次之,北面最卑。例如魔教教主“东方不败”,地位尊贵,教众经常喊的口号就是“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汉语中几个词并列时的顺序往往不是任意的,一般是按由尊到卑、由主到次、由大到小的次序排列的,方位词的排列也遵循这一规律。所以往往东西相对时,以东为佳,以西为劣。“东西南北”、“东南西北”都是“东”在最前,反映了以东为尊的观念。

东既为尊,因此就有了主要、主人的意思。例如“东邪”黄药师在金庸射雕三部曲中就有着很高的地位,他武功自成一派,创立桃花岛一门。其武功论功力之深湛,技艺之奥秘,实不在号称天下武学泰斗的全真教与威震天南的段氏之下,而且他又是女主人公黄蓉的父亲,男主人公郭靖的岳父,地位可见一斑。相比之下,“西毒”欧阳锋地位就不及黄药师,虽然他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角色,却是站在了对立面,是一个反派角色,体现出了一种东尊西卑的观念。

再看“西”,《说文》释为:“鸟在巢上也,象形。日在西方而鸟西,故因以为东西之西……西或从木妻。”西是由日落西山而鸟栖于巢的“栖”引申出西方之义。西方是太阳沉落的地方,意味着黑暗、寒冷、死亡、恐'怖和不祥。华夏民族也常将西方和死亡联系在一起。

从我国原始社会的墓葬来看,死者的头朝向日落方向的居多。据统计,半坡墓葬中头朝西的占90. 34 %。今天我们将死亡称为“上西天”也是传统观念的反映。此外,日落西则阴暗生,西风吹则阳气藏,所以西和阴是有内在联系的。阴有两种含义,一指阴暗,是没有光线的自然状态;一指阴阳之阴,是对阴暗现象的抽象的概括。

来看金庸小说中的“西毒”,“西”和“毒”既暗示人物性格凶恶歹毒,阴险毒辣,是反派恶人,是代表着阴暗之物。也暗示了人物的结局:死亡。“西”暗示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武夫,古代有一种习俗是武往往和西相配,文则常常与东相配。他一生的目标就是天下第一,机关算尽,他唯一的儿子死亡,自己练功走火入魔最后神经错乱,死在了华山之巅。东西相对比,“东邪”仍肆意江湖,潇洒自由,而“西毒”则死于华山之巅,江湖上只有他的传说。

其次,来看“南北”。“南”,作为方位的南是个假借字,从语源上讲,南方之南当是取名于妊,取妊养万物、掌管生命之意。“南,任也,阳气任养物,于时为夏。”任即妊的古字。人们观察到山的南坡因日照时间长,草木茂盛,而北坡则因日照时间短,草木稀疏,甚至寸草不生,显得阴冷荒凉。

生长则繁荣茂盛,人的荣华富贵与草木的茂盛相似,所以南又有富贵的象征意义。古代帝王诸侯会见群臣,或是卿大夫会见僚属,皆面南而坐。为何尊贵的人要面南待人呢?因为尊贵者面朝南方意味着他掌握着芸芸众生的生死枯荣。

金庸小说中“南帝”,“南”与“帝”相连,构成了这个人物的绰号,双重暗示了此人的身份高贵,地位不凡。段智兴是大理国的皇帝,后来出家为僧,即一灯大师,后来“南帝”改为“南僧”,大彻大悟,也是表达了他的地位不凡。“南霸天”凤天南是个横行一方的地主,家财万贯,“南”既说明他雄霸南方,也说明他非富即贵。

汉语中的“南山”又是长寿的象征,金庸小说中有个人物叫寿南山,绰号“万寿无疆”。也就是说此人寿比南山,万寿无疆。山虽然说四面都有,但南象征着生命,象征着永存,因此说人象南山那么长寿,是非常切合华夏民族心理的。用“南山”比喻长寿最早见于《诗·小雅·天保》:“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地上以“南山”为寿考的象征,天上则把“南极”视为寿星。

再看“北”,在甲骨文中象二人背对背之形,是背的初文。阳面为正面,为南面,阴面就是背面,就是北面,所以背面之“北”引申出背面的意思。南方属阳,北方属阴,前文讲北坡则因日照时间短,草木稀疏,甚至寸草不生,显得阴冷荒凉。阴阳相对,南北相对,既然南方高贵,则北方则相对卑微。

金庸小说中的“北丐”洪七公、“北乔峰”萧峰的身份都是乞丐,跟“南帝”段皇爷、“南慕容”一比,尊卑则显现出来。另外,南主生,南方是长寿的象征;北主死,所以北方是死亡之所。古代埋葬死人时大都埋在居住区的北边,而且有的还讲究头朝北。所以,也暗示了“北丐”和“北乔峰”的结局:死亡。

白居易的一首诗很能说明东南西北四方文化内涵的差异。《效陶潜体诗十六首》其一十五:

南巷有贵人,高盖驷马车。我问何所苦,四十垂白须。

答云君不知,位重多忧虞。北里有寒士,瓮牖绳为枢。

出扶桑枣杖,入卧蜗牛庐。散贱无忧患,心安体亦舒。

东邻有富翁,藏货遍五都。东京收粟帛,西市鬻金珠。

朝营暮计算,昼夜不安居。西舍有贫者,匹妇配匹夫。

布裙行赁舂,裋褐坐佣书。以此求口食,一饱欣有余。

贵贱与贫富,高下虽有殊。忧乐与利害,彼此不相逾。

诗中贵人居南巷,寒士栖北里,富翁为东邻,贫者在西舍,东南与富贵相伴,西北与贫寒相随,这是四方的传统文化观念深深印在人们思想意识中的证明。

最后,我们来看方位词“中”,中的甲骨文象一杆旗的中间安置了一面鼓,这是上古社会的一种集旗鼓于一身的工具,统治者用来召集众人。华夏民族自古以来就有崇尚中心的传统,不仅体现在建筑上,也更反映了人们尊崇中心的思想意识。

尚中心理在地理观念中的表现就是喜欢以自我为中心。古人认为整个中国位居天下之中,四周有海环绕,是海中之洲,中国外别无陆地。殷人就认为他们直接管辖的地方是四土的中心区域,自称“中商”。“中邦”、“中国”、“中华”还有“中原”、“中州”、“中土”等,都是泛指华夏民族活动的区域,反映了我为天下正中的心态,是否真在正中,就不需深究了。齐鲁明明在边地,仍在“中土”之列。

现在来看金庸小说中以“中”为绰号的“中神通”王重阳。他是一个独步武林的奇才。华山论剑,他技压黄药师、欧阳锋、段智兴,洪七公,夺得“天下武功第一”的称号,抢到武林奇书《九阴真经》。他是一个智义双绝的英雄。他夺取九阴真经,不是为了称霸武林,而是为了解救普天下的豪杰,让江湖远离腥风血雨。他智慧超群,即便是不久于人世,也能安排一场假死伤人的戏震慑欧阳锋。

金庸武侠小说中以华山论剑为比武最高层次,天下五绝的武功最为厉害,而王重阳却是这五个人中最厉害的一个,让其他四位高手心服口服,承认他是“中神通”,小说中虽然他未正面出现,但是其他人对他的侧面描写却让读者了解到他的地位。中心的地位,别人无法替代,显示了武林人士对他的尊崇。这也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尚中思想,在古代礼节中,卑贱者不得居中。

尚中思想流传到今天己经深入人心。主席台上座次正中是最高领导,然后以此为中心按职位高低分列左右。集体照相时前排正中必须让给尊长者。现在给机构单位取名也是“某某中心”,如商业中心、研究中心、制造中心等等,都反映了中华民族的尚中心理。

来稿/雪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