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遗失一宝,若被证实,纣王形象将被改写

subtitle 覃仕勇说史11-07 16:05 跟贴 2360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前天我写了一篇关于我国一级文物“错金银云纹铜犀尊”的文章,简要地介绍了该尊的概况、特点和发掘、保护过程。

大家无不为这件国宝的华丽精美啧啧称奇;同时为发掘者——陕西兴平豆马村村民赵振秀的朴质大义喝彩;为保护者——时为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田野考古队队长的吴梓林先生点赞。

“错金银云纹铜犀尊”是我国现在唯一存放在国家博物馆的犀牛造型酒尊。

实际上,还有一个年代更加久远、价值更加珍贵的犀牛造型酒尊流失到了海外,现藏于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该宝物出土于清咸丰年间,出土地点为山东寿张县梁山,属年代商代晚期,由于犀尊内底有27字铭文,铭文中有“王赐小臣艅夔贝”之句,所以,被称为“小臣艅犀尊”。

解释一下,“小臣”不是复姓,而是官名。按照《中国历代官称词典》的注解,小臣为商始置的官职,主要负责掌管各种具体事物,并沿用至春秋时期。

“艅”,是担任“小臣”职责之人的名字。

这尊宝物,是怎么定居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的呢?

跟一个名叫埃弗瑞布伦戴奇穴(Avery Brundage)的美国人有关。

此人曾是一名出色的全能运动员,分别获1914、1916和1918年三届全美业余全能冠军,并从1952至1972年,担任了二十年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委员会主席,对我国重返奥运会大家庭做出过粗暴的干涉行为。

在清末民初那段时间,我国国内盗掘、走私极为猖獗,布伦戴奇穴瞅准时机,购走了海量文物,其中,就包括了无价之宝——小臣艅犀尊。

1959年,布伦戴奇将自己的所有藏品捐献给了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小臣艅犀尊不同于一般的鸟兽形尊,一方面,其所表现的对象为犀牛,这一点,可以充分证明犀牛曾经是在中国大地上生活过的大型物种,只不过在人类的猎杀下才灭绝消失。另一方面,其短短的27字铭文给后人展现了一段壮丽、且相当重要的史实。

首先,这件宝贝既非出土于殷墟,也非出土于湖南,而是出土于今天的山东半岛。要知道,在商王朝时期,这一带就是东夷人的聚居地。

其次,我们来看铭文:“丁巳,王省夔且,王易小臣艅夔贝,隹王来征人方,唯王十祀又五肜日。”

这段铭文中出现的人物有:王、小臣艅以及敌人人方。

所记载的事件是:小臣艅跟随王征讨人方,得到王赏赐的夔贝。

最重要的是时间:十祀又五。即小臣艅随王征讨人方的战役发生在王的十五祀之时。

该铭文与国内甲骨卜辞对照,可以证实“十祀”和“十五祀”时商王两次出征东部夷方的记载。甲骨文中的夷方与铭文中的人方基本相同,即商晚期的主要敌人——东夷。

由此可以推断出,铭文中的王即商代最后两位帝王——帝乙和帝辛之一。

现在已经确定,“十祀”征讨夷方的当事者是帝乙。

但“十五祀”征讨的当事者是帝乙还是帝辛尚无定论。

说到帝辛,也许很多人还一脸懵逼,但只要注释他是商代最后的帝王,即亡国君主,大家一定会恍然大悟——哦,原来是他!

是的,这个他,就是那个在“酒池肉林”中过着醉生梦死生活,以至丢了江山的商纣王!

由于周代商,为了彰显武王伐纣的正义性,为了宣扬“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纣王的形象遭到了丑化,而经后世文学作品《封神演义》的夸张放大,纣王已经成为了人人唾弃的反面教材。

但是,从这段铭文来看,如果小臣艅所跟随的是纣王的话,即从纣王远离殷商都城往攻东夷的行为看,他还是尽到了商王军事首领的责任,是有值得尊敬之处的。

小臣艅跟随商王艰难地打赢了征讨东夷的战争后,获得了丰厚的夔贝赏赐,因此铸器并刻文纪念。

小臣艅不可能会想到,他所钟爱的“小臣艅犀尊”作为自己大墓随葬品,在地下度过两千八百多年的平静时光,竟被后世不肖子孙挖出来,几经转手,流落到了大洋彼岸。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