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工与重构:你所不知的四大天王形象简史

博物馆|看展览11-07 09:34 跟贴 179 条

或许是因为经常在影视剧、新闻里刷存在感,“四大天王”这个称呼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你是不是本能地想起了这四位?(暴露年龄系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但小编这里要说的“四大天王”并不是他们。而除去他们,你对于“四大天王”的历史文化本源,又知道多少呢?

心之所忆:童年映像中的“划水群演”

我们在回忆他们四位时,印象中往往还伴随着第五个“人”——没错,他就是《西游记》男主角,齐天大圣孙悟空。

▲电视剧中,孙悟空弹起了持国天王心爱的“土琵琶”

很多人最早通过《西游记》认识了四大天王

“四大天王”在《西游记》原著中的首次亮相,是在第四回(官封弼马心何足,名注齐天意未宁),说太白金星奉玉帝招安指下界,邀孙悟空上天拜受仙,然而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把金星撇在脑后,先达南天门外。

“正欲收云前进,被增长天王领着庞、刘、苟、毕、邓、辛、张、陶,一路大力天丁,枪刀剑戟,挡住天门,不肯放进。”

山大王首次上天,窜天猴难得出现。在这么重要的时刻,不但无人迎接,还被猛男阻拦,增长天王作为“拦猴大队”小领导,自然给孙悟空留下了十分糟糕的第一印象,悟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大闹天宫》中的“四大天王”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孙悟空自封大圣、偷吃蟠桃、大闹天宫。这让玉帝很没面子,四大天王奉命协同李天王并哪吒太子,率十万天兵,捉拿“妖猴”——然后被“妖猴”暴揍了一顿。

讲到这里,恐怕是不少人对于“四大天王”的全部印象。

《西游记》第三十六回(心猿正处诸缘伏,劈破傍门见月明),师徒一行经过金角、银角大王一难,继续西行,唐僧见有一寺庙。

“正叹息处,又到了二层山门之内。见有四大天王之相,乃是持国、多闻、增长、广目,按东北西南风调雨顺之意。”

纵观全书有关四大天王的桥段,除了在南天门外日常巡逻打卡以及随托塔李天王与哪吒率天兵天将前往花果山捉拿孙悟空外,便几仅剩此章回。

心之所念:典籍文献中的精神信仰

当“四大天王”从荧幕走向生活、从现实回归历史,其形象和标签便不再是“守南天门的胖子们”、“拿着四种法器的壮汉们”、“和齐天大圣打架的神仙们”这般扁平和单调。

我国典籍文献中对于“四天王”最早的记载可见于曹魏时期康僧铠所译净土三经之一《大无量寿经》,其言:

“须弥山共四天王”

须弥山是印度婆罗门教术语,位于一小世界的中央(一千个一小世界称为一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称为一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为一大千世界,这就是“三千大千世界”的由来),后为佛教引用。

宋姑苏景德寺普润大师法云编《翻译名义集》载:

“欲界;一天王天,二忉利天,三夜魔天,四兜率天,五化乐天,六他化自在天……”

佛教将世界分为欲界、色界、无色界,合成三界。欲界是没有摆脱世俗、没有看破红尘的众生所处的境界,而“天王天”是“欲界六天”中距人间最近的。

南朝梁代宝唱法师撰《经律异相》卷一《三界诸天》言:

“欲界六天;四天王天,居须弥四口,东方天王,名提头赖吒……南方天王,名毗娄勒……西方天王,名毗娄博义……北方天王,名毗沙门……”

四大天王居于须弥山山腰,各护一方。

▲李云中绘四大天王像

东方持国天王,梵语音译“提头赖吒”,即慈悲为怀,护持众生。手持琵琶,护东胜神洲。

南方增长天王,梵语音译“毗娄勒”,即让众生增长善根,护持佛法。手提宝剑,护南瞻部洲。

西方广目天王,梵语音译“毗娄博义”,即能以净天眼观世界、护人民。手持紫金龙索,护西牛贺洲。

北方多闻天王,梵语音译“毗沙门”,即福德之名遍闻四方,持伞或拄长柄幡,护北俱芦洲。

自汉代佛教传入以降,大名鼎鼎的东晋高僧鸠摩罗什所译《妙法莲华经》、《大智度论》即有“护世四天王”、“最下天是四天王”等记载。另一位东晋名僧法显所著《佛国记》中亦有“四天王守四门,父王不得入”等多处描述。甚至包括《水经注》中都有“四天王捧钵处”等记载。

北魏《洛阳伽蓝记》中有人利用辘轳绞索完成“非人力所能举”的大型土木设施的搬运,旁人竟“皆云四天王助之”。

念兹信兹。佛教的不断传播发展促进了相关典籍文献的翻译、撰写工作,典籍文献中“四天王”的形象伴随着人们的虔诚信仰,一道渐入寻常百姓家。

心之所拜:宗教场所中的四大护法

四大天王像多见于佛教场所。作为佛教护法神,几乎所有寺庙都建有天王殿,这是佛教寺院内进山门第一重殿。

▲厦门南普陀寺天王殿

从现存实物看,四大天王像的形象,也非一尘不变。

较早的天王形象见于莫高窟第472窟隋代,天王头戴冠,着衣裙,配护甲长靴,手握拳,脚踏小鬼。

上博研究员李柏华提到,莫高窟380窟东壁北侧的壁画上也出现了与427窟相同的天王像,相似的形象已经在许多石窟中出现。可见隋末唐初时,上述“武士踏小鬼”之姿,即为佛教中天王之形

▲敦煌莫高窟第427窟天王像

虽然此时的天王像在服饰上呈现出变化与多样性,但并未明确区分四大天王的身份形象。

盛唐时期,得益于大量佛经被翻译,佛经中对四天王的形象作了明确的区别,工匠有了依据可循,四大天王在造像时得以区分开来,并且达到了标准化和规范化。比如龙门石窟奉先寺的天王像,即便头戴冠、身着甲,足踏小鬼的造型与莫高窟427窟天王像仍有类似,但其手托宝塔的姿态足以证明其北方多闻天王的身份。

此后,天王像在塑造上无大改观,主要的变化来自天王手中持物的改变。

▲奉先寺北方多闻天王(左)

好事者会发现,上文介绍北方多闻天王持伞,而此处多闻天王却托塔,莫非当地干旱从未下雨无需打伞?或是天王能随意更换自己的装备?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与其说是天王换装备,不如说是天王制造者换宝贝。

为什么会更换象征四大天王个人logo的宝贝持物?

原因一,是佛经版本不同。佛经多为译本,版本多样是其特点,天王像制作者根据不同版本的佛经,制作出不同的形象。“托塔多闻天王”可见于日僧心觉《别尊杂记》四天王条:“北方毗沙门……著七宝严甲宵,右手托腰,左手捧宝塔。”

原因二,是受世俗情趣的影响。人们根据自己的精神信仰需要,对天王的形象寓意进行改进,以便膜拜、祈福,获得内心的满足。宝剑、琵琶、伞帷、金龙四种持物分别代表锋(风)、调、雨、蜃(顺),寓意风调雨顺。

据悉,东方持国天王原型为把刀持矛,元代曾换做琵琶,明清时又将其琵琶与西方广目天王的紫金龙调换。而在诸多乐器之中选择琵琶,则在于此二字隐含着“四大天王在上”之意。

中国古代民间对于四大天王进行的文学加工与造型重构,是佛教与儒、道等本土文化交流碰撞并渐趋本土化的体现。

芸芸众生期盼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天王殿内四大天王之像,香火不绝。

参考文献:

中国基本古籍库。

吴承恩:《西游记》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年。

王鹤鸣,王澄等编:《中国寺庙通论》,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年。

李柏华:《佛教造佛中的力士像与天王像》,《文博》2000年05期。

《妙法莲华经》卷一

《大智度论》卷九

《洛阳伽蓝记》,《洛阳城北伽蓝记》卷第五

作者:上甲微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