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极的这一动作,导致幼子上位,多尔衮掌握大权

subtitle 历史百家争鸣11-07 01:19 跟贴 24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清太祖努尔哈赤去世后,四贝勒皇太极在众人举荐下登上汗位。清(后金)统治集团由中央集权变为各贝勒集体主政的邦联政体。皇太极不具备父亲努尔哈赤的声望,称汗之初徒有虚名。

清太宗在位期间是清皇族矛盾激化的时期,皇太极通过扶植小贝勒,打压大贝勒,实现了个人权力的高度集中。清太宗的集权建立在个人声望之上,其去世后清廷又陷入了新一轮的纷争,其亲手扶植的多尔衮总揽朝政,打压太宗旧部,皇权再度被王权所凌驾。

一、太宗集权的历程

1、排斥、抑制褚英家族

努尔哈赤生前创建八旗,亲自执掌两旗,去世后由大妃阿巴亥三子阿济格、多尔衮、多铎执掌。其余六旗由四大贝勒和嫡长孙杜度掌控。杜度是太祖嫡长子褚英的长子,是努尔哈赤的嫡长孙,褚英曾被立为执政,却因四大贝勒的攻讦被废黜处死,皇太极家族对其后裔极力压制。

太祖去世后,太宗将两黄旗与两白旗互换,独掌握两黄旗,原镶白旗主杜度则降为普通贝勒,权力被剥夺。在崇德元年,皇太极改元称帝时,“封大贝勒代善为和硕兄礼亲王,贝勒济尔哈朗为和硕郑亲王,多尔衮为和硕睿亲王,多铎为和硕豫亲王,豪格为和硕肃亲王,岳托为和硕成亲王,阿济格为多罗武英郡王,杜度为多罗安平贝勒,阿巴泰为多罗饶余贝勒。”太宗册封的6位亲王皆为旗主,其后是郡王,杜度仅封为贝勒。作为太祖时期的旗主与参政贝勒,太宗对其封赏并不公道,杜度在叔父的抑制中去世。杜度的长子杜尔祜对父亲的遭遇感到不满,因抱怨被废黜宗籍,其余四子穆尔祜、特尔祜、杜努文、萨弼受到牵连,夺去爵位,废黜宗籍。随着杜度去世,皇太极借故将其家族逐出清朝核心权力圈。杜度六子的后裔苏努在雍正年间与廉亲王允禩为党,削爵,黜宗室。

尼堪是褚英第三子,在顺治年间受到多尔衮的重用,被封为亲王,在讨伐李定国时阵亡。其孙兰布在康熙年间被封为亲王,因取鳌拜之女受到株连,降为镇国公。在讨伐三藩之乱时死于军中,康熙依然将其削爵。康熙与其祖父太宗皇帝如出一辙,极力抑制褚英家族。

2、更换舒尔哈齐家族代理人

舒尔哈齐是努尔哈赤之弟,因政治斗争被囚禁迫害致死,其次子阿敏为二贝勒,跻身权力核心圈。阿敏对父亲、兄长的死耿耿于怀,在太宗即位后就萌生自立倾向。天命元年,太宗攻打朝鲜胜利后,阿敏想留在朝鲜,在济尔哈朗、杜度等的劝阻下率军而去。天命四年,阿敏协同硕讬镇守永平四城,阿敏弃城而逃,屠杀居民。太宗借机将剥夺阿敏的二贝勒头衔,将其幽禁,将旗主之位授予了阿敏的弟弟济尔哈朗。济尔哈朗对太宗忠心耿耿,太宗猝死后,济尔哈朗与多尔衮同为辅政大臣,忠于皇权,受到了皇太极父子的厚待,亲王世袭罔替。咸丰皇帝颇为信任的肃顺、端华就是济尔哈朗的后裔。

3、剿灭莽古尔泰家族

三贝勒莽古尔泰是一介莽夫,脾气急躁。天命五年,大凌河之战,太宗故意激怒莽古尔泰,莽古尔泰御前拔刀,诸贝勒商议剥夺其和硕贝勒之位,降为普通贝勒,次年莽古尔泰去世。莽古尔泰一死,太宗将其所掌控的正蓝旗旗主之位交给德格类,德格类是莽古尔泰的同母弟,与皇太极关系密切,故正蓝旗听命于太宗。崇德九年,德格类暴毙不久,冷僧机告发莽古尔泰与德格类、莽古济(莽古尔泰的同母妹)结党谋逆,“盟誓怨望,将危上”。太宗大兴冤案,追削莽古尔泰、德格类的爵位,莽古济及莽古尔泰子额必伦坐死,余子并黜宗室,德格类子邓什库削宗籍。莽古尔泰家族在政治上被清廷所否定,从政坛中消失,所控制的正蓝旗被皇太极吞并,正蓝旗与正黄旗混编后,新的正蓝旗旗主为太宗长子豪格。莽古济的两个女儿分别嫁给了太宗长子豪格与代善长子岳托,豪格为表示对父亲的效忠,杀死了妻子,岳托却拒绝杀妻。德格类是太宗亲信之一,其死后遭遇整肃,太宗此举过于刻薄寡恩。

4、摧抑代善家族

代善见到阿敏和莽古尔泰的遭遇,主动放弃了与皇太极南面同座的权力,其家族势力庞大,受到了太宗的打压,其子嗣与皇太极家族矛盾尖锐。

代善长子岳托是皇太极的亲信,曾劝父亲举荐皇太极为汗,崇德元年受封成亲王,其厄运就此来临。同年八月,太宗指责其包庇莽古尔泰,岳托是莽古济的女婿,遭到太宗的嫉恨,由亲王降为贝勒,岳托大为不满;崇德二年,岳托公然拒绝皇太极的命令,不举弓射箭,降为贝子。次年,岳托在征战途中因病身亡,太宗追封其为郡王,世袭罔替。其子罗洛浑继承郡王爵位,在太宗最宠爱的元妃丧期,“嗜酒妄议,不辍丝竹,”表达对皇太极的不满。

代善三子萨哈廉也是皇太极的亲信,举荐其为汗,崇德元年去世,追封为追封颖亲王,子阿达礼承袭郡王。太宗苛责罚萨哈廉的遗孀,令阿达礼大为不满。元妃丧期,阿达礼吹拉弹唱,公开表示对太宗的不满。在太宗去世后,阿达礼与叔父硕托支持多尔衮称帝,双双被杀,逐出宗籍。多尔衮执政后,阿达礼的弟弟勒克德浑承袭爵位,世袭罔替。

代善次子硕托是努尔哈赤时期的议政贝勒,与太宗关系不佳,受封的爵位一直不高,受到刻意打压。阿敏放弃永平四城时,硕托苦苦相劝,依然被降低爵位;崇德四年,太宗借口硕托僭越,降其为辅国公,在太宗去世后,硕托与侄子阿达礼果断的拥立多尔衮称帝。

代善本人屡次受到谴责,干脆不再过问政务。代善去世后,承袭亲王爵位的满达海为清初理政三王之一,受到多尔衮的重用。

二、太宗集权的局限性

皇太极称汗后,清(后金)政权在组织机构上形成两套体系。一是八旗制度,宗室贵族具有参政、军事等权力,旗主权力极大。二是行政机构,太宗仿效明朝设立监察机关、置六部、成立的内三院。在这两套体系中,行政体制只是流域形势,院部依然由亲贵执政,八旗旗主依旧是掌握清政府的实权派。太宗在排斥杜度、剿灭莽古尔泰、囚禁阿敏后,掌握了八旗中的四旗,代善家族、多尔衮三兄弟各掌握二旗,并不敢与皇太极公开对抗,因此太宗取得了独尊地位。

太宗集权存在局限性,主要是没有削弱八旗旗主权力。第一,八旗旗主掌握实权,依然是清朝中央集权的最大阻力。崇德年间,诸王慑于太宗个人权威而不敢造次,依然握有实权。以多尔衮三兄弟为例,他们在太宗在世时期毕恭毕敬。皇太极猝死,多尔衮萌生自立之心,新皇帝反而受其摆布,太宗亲信、旧部受其打压,皇权根本无法对其进行抑制。第二,苛待宗室导致太宗集团与开国功臣集团后裔矛盾尖锐,多尔衮集团的崛起反应了受迫害宗亲的利益取向。第三,太宗未能明确继承人,掀起了新一轮的权力斗争。

因此,清太宗通过各项举措实现了个人权力的集中,但是他并没有在体制上削弱八旗贵族的实权,只是通过扶植亲信、打压政敌维持个人独尊的地位,故权力交接隐患重重。随着多尔衮的上台,受打压的亲贵普遍拥护多尔衮,清太宗苦心取得的权力被多尔衮取得,实数为他人做嫁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