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那些打不死我的,只会让我吃更多!

博物馆|看展览11-06 09:09 跟贴 6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元 赵孟頫《苏东坡小像》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今天的主人公,大家都挺熟

因其一生被贬七次的传奇经历

常常被写进作文

当作感动北宋的励志人物模范

他是苏轼

一个词人,一个书法家

一个仕途不顺的倒霉蛋

除此之外

他还是宋朝最红的美食博主

刚被贬到湖北黄州时

苏轼显得挺乐观

他“唰唰唰”发了一条朋友圈

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

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

逐客不妨员外置,诗人例作水曹郎。

只惭无补丝毫事,尚费官家压酒囊。

——《初到黄州》

但谁闲着没事愿意被贬啊?

可以想见

他的内心,应该是这样的

官场上失的意,全都化为动力

点满了“吃”这个技能点

苏东坡在黄州创造的那些个菜里

最富盛名的,当属东坡肉

东坡肉,用的是猪肉

然而在宋代,从宫廷到民间

羊肉才是最主要的肉类

猪肉并不受人欢迎

这倒不是因为猪肉不清真

用苏东坡的话来说

富婆看不上,贫民不会煮

我们机智的美食博主,苏先生

打破了这个僵局

原版的正宗东坡肉

做法其实非常简单

根据《猪肉颂》的记载

把锅洗干净,少加点水

猪肉放到锅里,盖上盖子

耐心等待,炖够火候,就大功告成

这完完全全就是白水煮肉嘛

“净洗锅,少著水,柴头罨烟焰不起。待它自熟莫催它,火候足时它自美。黄州好猪肉,价贱如泥土。贵人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

——《猪肉颂》

是不是和你想象中的东坡肉

有些许不同?

其实,我们今天吃的东坡肉

大多是改进过的

精挑细选好猪肉

加入糖,酱油,料酒的做法

始见于明朝

如此精心做的猪肉,口感软而不烂

肥而不腻,十分好吃

然而,这可能并非苏轼的初衷

苏轼在黄州,天天大口吃肉

还特便宜,估计得意得不行

必须发朋友圈:

但苏轼的生活水准,并不高

毕竟被贬到黄州,薪资水平肯定低了不少

他曾在《寒食帖》中写道:

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

小屋如渔舟,蒙蒙水云里

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

苏轼《寒食帖》

一下雨,小屋就跟破船似的

厨房还空空如也,只能吃吃草

就问你惨不惨

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

苏轼顽强地发挥了身为吃货的主观能动性

他在《菜羹赋》里说:

山珍海味,吃不起

只好用芜菁、荠菜煮汤填填肚子

不加醋,不加酱油,可以享受自然的味道

“东坡先生卜居南山之下,服食器用,称家之有无。水陆之味,贫不能致。煮蔓菁、芦菔、苦荠而食之。其法不用醯酱,而有自然之味。盖易具而可常享。”

——《菜羹赋》

像芜菁、荠菜这样的蔬菜

价格便宜,自然成为苏轼厨房里的常驻嘉宾

东坡羹,就是苏轼的吃草代表作

苏大美食家,在《东坡羹颂》中

记录了这道菜的做法

把大白菜,头菜等蔬菜洗干净

将锅碗内壁抹油,切碎菜下锅

放入姜汁,用油碗覆盖而不能碰触菜羹

最后,将盛米的蒸屉放到锅上

菜熟后放上屉盖,利用蒸汽煮饭

这样,不仅东坡羹做好了

饭也顺手煮熟了

倒是一道适合懒人的快手料理

东坡颇为自得地评论这道菜:

不用鱼肉五味,有自然之甘

几年后

小可怜苏轼又被贬到广东惠州

他依旧苦中作乐: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苏轼《食荔枝》

这结果是什么呢?

就是痔疮愈发严重

因为不想吃药

又自制了药膳——茯苓饼

一边吃,一边治

虽然荔枝很好吃,但难过的是

当时的惠州,瘴气弥漫,疾病多发

因为水土不服,缺医少药

多年患难与共,唯一留在他身边的爱妾朝云

离开了人世

痛失所爱,仕途屡屡受挫

苏轼一定是苦闷的

但好在,还有美食相伴

在惠州期间,苏轼开发出了羊脊骨的吃法

为什么是羊脊骨,因为他穷嘛

准备好get东坡同款烤羊脊骨了吗?

首先,准备好羊脊骨

此物价格低廉,不过几文钱

顺着羊脊骨关节的连接处,切成小段

准备一口铁锅,将料理好的羊脊骨放入其中

小火炖煮,注意掌握火候

捞出脊骨,再浇上黄酒,腌制至入味

生起一把炭火,烘烤羊脊骨

撒盐少许,略加调味

等到骨肉表面微焦,便可食用

东坡出身蜀中,偏好甜口

还会蘸取白糖再吃

然而朝云已逝,如此人间至味

却只能一人享用

在惠州待了三年后

苏轼又被贬到更为荒远的海南儋州

在当时,流放海南堪称极刑

刚到海南时,生活条件极其恶劣

最重要就是:没有肉吃!

这对苏吃货而言,可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好在,在探寻野味的过程中

苏东坡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生蚝!

他当即发了一条朋友圈:

甚至还小气地设置了分组可见,屏蔽同事

我绝非故意诋毁苏先生

因为他真的曾经一本正经地写信给儿子

让他千万不要公开海南生蚝的秘密

因为担心朝中大臣知道后

会跑来海南跟他抢

“己卯冬至前二日,海蛮献蠔。剖之,得数升。肉与浆入水与酒并煮,食之甚美,未始有也。又取其大者,炙熟,正尔啖嚼……每戒过子慎勿说,恐北方君子闻之,争欲为东坡所为,求谪海南,分我此美也。

——《食蚝》

苏轼终于获得赦免

得以回京时,已经六十六岁

北归路上,有画师为他做了一幅画像

他在画像中自提: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如此苍凉,倒不如

“问汝平生功业,

东坡鱼、东坡豆腐、东坡肉。”

他屡遭贬谪的一生,是苦闷的

但他却在苦闷中,寻找美

他用食物慰藉孤独

也给我们如今的餐桌

添加了太多有故事的美食

古往今来,风流人物太多

有趣的吃货,值得珍惜

参考资料:

纪录片《历史那些事》第一期《在下东坡,一个吃货》

谭若丽《舌尖上的黄州——苏轼与东坡肉、东坡羹》

作者:豆梦之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