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史派西的《纸牌屋》,真的不如不拍

subtitle 澎湃新闻网11-06 09:02 跟贴 2 条

拍不拍《纸牌屋》第六季,都可以把责任怪到凯文·史派西头上。

假设去年下半年,随着此公的性骚扰丑闻愈演愈烈,网飞(Netflix)最终决定砍掉该剧,那么所有人都可以指着史派西骂一句——都怪你,连累了这么好的一部剧。

然而,网飞只是决定砍掉史派西饰演的角色弗兰克·恩德伍德,结果《纸牌屋》最终季8集故事成为一场灾难,又有人可以跑出来指责史派西——都怪你缺席,好好的一部剧烂尾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纸牌屋》第六季海报

11月2日,《纸牌屋》全新的8集故事在网飞平台上线之后,很多剧评人都在表达一个观点,即没有了弗兰克的《纸牌屋》不如不拍。《Esquire》杂志的评论是:“正如这部剧不能没有克莱尔·恩德伍德,少了弗兰克也同样不能成立。”《名利场》杂志则直截了当地写道:“《纸牌屋》终于‘崩’了。”英国《卫报》同样给出了差评,该报认为,由于史派西无法出演最新一季,“罗宾·怀特(克莱尔的扮演者)难以独挑大梁。”

本文无意在此赘述史派西的演技或是其令人不堪的私德,但有一点需要肯定,史派西饰演的弗兰克·恩德伍德是《纸牌屋》前五季的灵魂所在,套用单田芳老师常说的一句话,“某某是某套书的‘书胆’”,弗兰克一角的确就是《纸牌屋》这部剧的“剧胆”。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抽离弗兰克这一角色,其结果是这部剧散架了。

《纸牌屋》的魅力就在于两个“政治动物”恩德伍德夫妇,少了任何一人都不行

《纸牌屋》之所以在播出之初令许多人着迷,就在于它生动刻画了一个名叫弗兰克·恩德伍德的“政治动物”,他是如此的狡诈、奸猾、不择手段。而通过史派西的演绎,在某种程度上,史派西就是弗兰克,弗兰克就是史派西,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在短期内接替史派西出演弗兰克。所以,为了商业利益必须再拍一季的网飞,不得不做出一个不算高明,但却没有办法的选择,在《纸牌屋》第六季里让弗兰克死掉,可结果却是,弗兰克的确在最后的八集里一集都没有出现,但那个叫做弗兰克的幽灵“阴魂不散”。

回顾《纸牌屋》第六季的前期制作过程要比观看那八集故事要来得精彩,去年10月,《纸牌屋》剧组还在媒体上表示,“最新一季已在运作之中”,然而突如其来的枪击案打乱了《纸牌屋》的拍摄节奏,10月18日巴尔的摩发生枪击案,案发地点就在剧组附近,尽管当时剧组很快就发表声明说未受影响,但事后看来,这就像是梁山好汉在出征方腊之际,大纛被风刮倒一样。

10月30日,当时在好莱坞已经闹得众多大佬人仰马翻的MeToo运动终于延烧到了《纸牌屋》剧组,演员安东尼·莱普指控史派西在1986年对其猥亵,莱普时年14岁。网飞公司当即决定砍掉《纸牌屋》第六季。(请注意,此前尽管剧组一直在表示新一季正在运作中,但网飞从未官宣过,因此有传闻,网飞早就不想再续订了,只是没找出一个合适的理由)。

没过几天,怀特站了出来,她强烈反对网飞公司砍掉《纸牌屋》的决定,“就因为一个人的问题,而让相关的2500人生计无着”,她给出的理由的确很像是一位政客,结果便是网飞又决定再拍一季《纸牌屋》,只是史派西被封杀了。

在《纸牌屋》第六季里,史派西饰演的弗兰克是无法出现的,但又不得不出现,只能采取拍摄替身的身体局部来解决

在《纸牌屋》第六季的拍摄期间,不断有主创团队人士出来对媒体放风,一会儿说什么史派西的缺席让剧本临时大改,一会儿又说什么虽然没有了史派西,但弗兰克这个角色仍将影响着剧情。

只要看过《纸牌屋》前五季的观众都能理解,该剧的戏剧张力就在于弗兰克与克莱尔这对“政治动物”之间的合纵连横、尔虞我诈,不管当初该剧是不是要去影射现实中的克林顿夫妇,《纸牌屋》的魅力是需要史派西与怀特相互映照的。

笔者观看《纸牌屋》第六季的过程,可以用“工伤”来形容,每每看到剧情刻意的翻转,就会感叹,“编剧大人是在放飞自我吗?”

与以往一样,最新一季同样在许多情节上呼应着美国政治现实,比如美国中期选举、大法官任命、对叙利亚动武、社交网站的后门等。甚至还有一个巧合(因为我不认为当初在剧本阶段,编剧们知道白宫里发生了什么)——剧中克莱尔的执政团队试图引用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罢免她,而在现实中,今年9月,《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反抗者》的匿名文章,文中称,白宫高层还曾讨论过援引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要求国会弹劾总统。

克莱尔在《纸牌屋》第六季里的所谓心机,真是把观众当傻子

但与前面五季不同的是,最新一季《纸牌屋》并没有兴趣做美国政坛的“先知”,诚如第五季播出之际,史派西在脱口秀节目中说的那样,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现实中的美国政府比电视剧里的白宫还要“夸张”。

那么《纸牌屋》第六季到底想干什么?窃以为,他们同样陷入了与中国同行一样的“迷思”里,试图打造所谓的“大女主”剧,结果无非只是在呈现一点,即一个男权社会里,她要么是男人的女人,要么是女人中的男人。

尽管克莱尔说,“弗兰西斯(弗兰克的大名),我和你再无瓜葛”,但剧情绕不开弗兰克

此前中国观众喜欢揶揄《纸牌屋》是“美国版《甄嬛传》”,这回倒好,《纸牌屋》彻彻底底成为了“美国版《延禧攻略》”,最新一季克莱尔总统哪像是在白宫办公,明明是在延禧宫办公,所谓的宫斗都幼稚到了极点,所有的政治阴谋完全靠着对手突然之间的智商下线解决问题。

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问题还在于《纸牌屋》不得不继续“消费”弗兰克,尽管“下木总统”在第六季一开头就通过几句台词被妥妥地“说死了”,然而围绕着弗兰克留下的“政治遗产”,该剧仍在反反复复,不断纠缠。我不禁做出这样一个假设,假设编剧们能够快刀斩乱麻,彻底与弗兰克做个了断,专注于克莱尔这个活人,是否该剧还有救?

作者:哈搭巴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