贿选酿丑闻黯然收场,晚年拒利诱香留津门

subtitle 历史控11-06 08:20 跟贴 1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说起中华民国总统,一般人除了孙中山和袁世凯,加上后来的蒋介石,其它的怕是少有人知。其实,从1921年到1949年间,除了正式大总统外,还有临时,代理,主席等等,如果加上过渡时期摄行大总统职权的,我算了一下,大概有20位左右,惊人哈。

在这乌泱一众的人物中,曹锟是其中相对知名些的总统,但他的知名缘于一个“贿”字。提起他,人们的脑海中会立即闪现四个字,那就是“曹锟贿选”。我敢说,这是一般稍微对历史有兴趣之人的感觉,除了这四个字,其它应该就一无所知了,因为,我就是这样一个自称是历史爱好者的人,在理解上,也就是这样的程度。

无庸置疑,曹锟一直是以反面形象存在于历史之中,历来是个丑角般地在历史长河中一闪而过的角色。如同我从“六不总理”中对段祺瑞有重新的认识一样,自从我知道曹锟说“我就是每天喝粥,也不会为日本人做事”后,重新审视了曹锟的一生,感觉这历来被我们所不耻的形象,其实是我们在认识上出现了偏颇,是被以前所受的“正统教育”左右了。

曹锟,字仲珊,天津人。幼年失学,以贩布为生。后投淮军当兵,继而在袁世凯新建陆军任职。民国成立后任陆军第三师师长。先后任直隶督军,直隶省长。1923年当上中华民国第五任“大总统”。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后被囚。获释后辞职,随后寓居天津英租界。1938年逝世,时年76岁。

临终前,适逢抗战关键之时,台儿庄大捷传来,曹锟感慨地对女儿曹士英说:“台儿庄大胜之后,希望国军能乘势恢复失土,余虽不得见,亦可瞑目。”重庆国民政府有感于曹锟在沦陷期间,忠贞不屈保持晚节,特追赠其为陆军一级上将并颁赠“华胄忠良”匾额一方,以示褒扬。

观上世纪二十年代,大总统共有三人,分别是黎元洪、冯国璋和曹锟,这黎元洪说实在的,纯粹是一种偶然,被人从床下拖出,以武昌首义元勋之身份当了总统,但并无实权,冯国璋也差不多,手上没几张能叫板天下的牌,这二人可以说都属于盖章的人肉机器,但被号称“三傻子”的曹锟却不同,他可是个实权派人物,直系军阀首领,当年的保定王。

他在家行三,长得一脸憨厚像,给人以特别忠实的感觉,他正是凭借这天然优势,在政坛混得是风生水起,一个卖布的小伙计,一步步地既然混到了民国总统的地位,真让人有点匪夷所思。

据当时的才俊顾维钧在回忆录中说,曹锟虽然从未受过学校教育,但他恢弘大度,襟怀开朗,是个天才的领袖。顾维钧如此评价曹锟,今天看来可能带有一些个人感情色彩,但从中我们多少也能悟出曹锟为何能从一个街头布贩爬到总统高位的原因。

要了解曹锟,必须先从他的标签,即贿选一事说起,1920年直皖战争爆发,皖系败退,曹锟出任直鲁豫巡阅使,及直奉战争又起,直系又战胜奉系,作为直系领军人物的曹锟,拥戴黎元洪恢复总统权位。但这时的曹锟却也做起了总统梦,对他来说,这黎元洪是个什么东东,也配当总统?俺扶得起你便也倒得了你。这总统之位在曹锟眼中,如同阿Q调戏小尼姑一般,“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但毕竟已是民国了,虽说是靠拳头说话,但还得要遵守一定的规矩,总统是要选举滴。于是,曹锟便大肆行贿,重金收买议员,做“驱黎拥曹”的准备。最终如愿以偿。

但“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贿选消息一经传出,舆论大哗,全国上下一致声讨,上海、杭州民众更上街游行示威。翌年秋天,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岂料战事正酣之际,手下大将冯玉祥突然倒戈,回师北京,软禁曹锟,演成“北京政变”。曹锟被迫辞职引退,总统美梦做了一年多点点便草草收场了。

这便是为人不耻的贿选风波,也是曹锟终生被后人诟病的话题,并因此被打入坏人之列,但换个角度来看,当年袁世凯用武力,指使军警流氓组成“公民团”,将议员软禁,不选老袁就不给吃饭,相比之下,这曹锟还是要“温柔”许多了哈。

曹锟作为一个军阀,政绩并不多,但可以想象的是,他为行贿,收敛的财物,刮地皮之事当是不少,不然何来那么多行贿之资。但我们从现存的资料中,并看不见他如何残害民众的劣迹,这还是有点奇怪的。

曹锟有个最大的好处是会用人,我们一般都把吴佩孚当作直系最高首领,其实吴是曹锟的部下,只是曹锟对吴言听计从,百万分的相信而已。用一句俗话说,曹锟是“一付傻相,心中燎亮”,一大群聪明人没干成的事,经这“曹三傻子”三般五弄地,居然都给干成了。

曹锟最值得肯定之处当属保持晚节,当日本人以为这既当过总统,又有“贿选”劣迹之人,拉其出山组织伪政府估计不是难事。但他们却想错了。

面对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的威胁利诱,曹锟始终不为所动,他指着来人的鼻子历数了日寇在东三省犯下的滔天罪行,最后断然拒绝说:“我就是每天喝粥,也不会为日本人做事!”他在听到台儿庄大捷时激动地说:“我就不相信,咱们还打不过那小日本!”。

晚年的曹锟很崇信佛教,早晚焚香拜佛,他潜心书画,梅花,山石、螃蟹都画得不错。他在经历了人生平步青云,风光无限,又曲折坎坷,历尽浮沉之后,一切都看淡了,穿着老头衫,一把蒲扇,光着膀子,与市民街友聊行情,侃年景,闲话时局,置身于普通老百姓之中,享受无官一身轻的快乐,直至终了。

对这曾经一时的风云人物,现在了解的人已经很少了,其实,我在读历史人物多了以后,总有这样一种感觉,任何一个人,无论是我们认为的坏人或是好人,其实他们都是人,而好和坏是后人对他们的印象,如果你首先将其放在一个普通人,平常人的位置上,他们都有着多角度的不同,或闪光或昏暗,人的原性在不同的时间段会呈现不同的光彩,所以我在读他们的同时,便多了一层同情和理解,有着多多的怜惜之感。

文/张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