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铭述:用音乐拍摄的建筑摄影师

subtitle 名家月月谈11-05 14:21 跟贴 1 条

林铭述自我介绍时喜欢把自己称为跨界工作者,倒不是为了显得比较时尚,而是自己的经历与工作的确是与音乐、摄影、建筑三者有很深的关系。林铭述的父亲是中国著名建筑设计师林乐义先生,可以说他一出生就和建筑结缘,父亲不仅是建筑师还是音乐迷,由于父亲的影响以及自己的兴趣他专业、系统的学习了音乐并赴美留学,因为一次意外被迫离开音乐表演舞台后拿起相机,并渐渐将镜头专注在建筑摄影,用摄影的方式回到建筑不得不说是一种机缘,聊起自己的跨界林铭述笑谈到:“我是三个半瓶子醋,在音乐方面我是摄影比较好,在摄影领域我是音乐比较好,在建筑领域,我是觉得自己音乐、摄影比较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视频
林铭述老师接受网易艺术专访视频

林铭述老师接受网易艺术专访视频

在音乐、摄影、建筑之间画了一个圆

林铭述能够与音乐结缘和自己的父亲有着很大关系,作为建筑设计师的父亲酷爱音乐,收藏大量的音乐唱片与书籍,这些家里的收藏也成了林铭述童年时的陪伴,父亲除了会带着他去听现场聆听音乐会,还会在家里绘制设计图时,用从美国留学带回来的音响播放古典音乐,在林铭述的个子还够不到画板、看不到父亲所画的内容时就已经可以在房间的任何一个位置聆听到音符的美妙,音乐像一颗种子很早就种在林铭述的心里。

正是小时候的耳濡目染使得林铭述在之后开始了专业的音乐学习并开启职业生涯,1966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本科管弦系,1971年进入中央乐团交响乐团任演奏员,1984年赴美国美国费城坦普尔大学继续深造,并在1990年获音乐硕士学位,看起来将一帆风顺的音乐职业之路却被突如其来的车祸而改变,由于身受重伤,林铭述被医生告知数年之内不能进行演奏,他不得不暂别自己钟爱舞台,音乐职业之路也戈然而止。

林铭述在美国养伤康复期间,有位同学找到他帮忙拍一张个人形象照,因为市场的价格太过高昂,这位同学便想起了一直以来都很喜欢摄影的林铭述,曾经在中央乐团交响乐队工作期间,作为兼职摄影师的他没少拍摄演出现场的照片。出乎意料的是这第一次拍摄就拍成了,效果还挺好,紧接着陆续又有拍摄机会找到林铭述,在这一过程中林铭述得到了挺不错的回报,给他在美国的生活带来了转机,慢慢的他觉得自己可以把摄影作为新的职业。

90年代中期回到中国的林铭述能够专注于建筑摄影领域则得益于21世纪前十年中国建筑快速发展的时代背景,从拍摄太阳宫老年公寓连自己都感到惊讶开始,林铭述越加对拍摄建筑产生浓厚兴趣。从音乐开始,再到摄影,又到建筑,林铭述认为自己的每一次转变都像是偶然,但他也认为偶然中带着一种必然,很多人会给林铭述说,您的父亲是著名建筑设计师,您也应该学建筑,因为那一代建筑设计师的下一代中很多都学了建筑,但他用镜头中的建筑影像与父亲有了更多的交集,用自己独特的方式画了一个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林铭述摄影作品

摄影是平台、建筑是对象、音乐是灵魂

因为那次车祸,曾经一度让林铭述感到对音乐的一些遗憾与失落,尤其是创伤尚未康复的那段时间,他感觉自己很多年的音乐是不是白学了?但是在他将镜头一次次对准建筑拍摄的过程中他领悟到了自己所有关于音乐学习都是在为摄影做准备,尤其是在为建筑摄影做准备,音乐虽然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但却潜移默化的、深深的渗透在自己的摄影中,以及拍摄时对建筑的理解。

在拍摄时得益于音乐的林铭述常常思考音乐与摄影、建筑摄影的关系,“在这个过程中我突然发现音乐是一个基本动力,它好像是一个灵魂般的东西贯穿在我的一生。比如各种类型的艺术都是很形象的,但是只有音乐是来无影去无踪,它是另外一种思维”,当形象思维和音乐这种思维联系起来以后,好像可以真正把林铭述的能力发挥出来。正因为林铭述认为音乐之于他的摄影而言是灵魂般的存在,所以他也正在写一本名为“用你的灵魂去拍摄”的书,关于这一点他在葡萄牙里斯本书店看到的一本书中找到了共鸣,书的标题这样写到:“做影像的时候不要忘到你的灵魂”。

“摄影是平台、建筑是对象、音乐是灵魂,这三者是这么一个关系。”林铭述在采访中这样总结到,作为在摄影、建筑、音乐之间跨界的他认为不同领域的跨界其实可以促进某一领域的升华,因为不同领域间相互联想以致融会贯通会很好的推动彼此。因为那次意外让林铭述和摄影、建筑、音乐三者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并在三个领域的跨界之间受益良多,经过长期的实践他还将自己拍摄建筑的方法总结为“音乐影像学”,并通过讲座、课堂、图书让更多喜欢摄影的人了解,“所以现在我觉得人生没有后悔。”林铭述说到。“音乐影像学”也成为北京国际摄影活动2019年的正式课程。

建筑是凝动的音乐

谈起自己的父亲林乐义,林铭述坦言他对自己的影响很深,不仅是关于音乐的启蒙,也是关于建筑的启蒙,父亲收藏的不仅有大量的唱片,还有大量的图书,对于林铭述而言那就是一座图书馆,其中不乏建筑类的图书,建筑的种子也就早早的种在林铭述的心里。在采访中林铭述介绍到,父亲毕业于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也就是亚特兰大理工学院,后来也为该校讲授中国建筑。新中国成立之初就回到国内并迅速投入到新中国建设之中,作为中国著名建筑设计师,林乐义设计的很多建筑在今天看依然是一种经典,也是很多人的一种回忆,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北京首都剧场、北京电报大楼、北京国际饭店等,这些均被评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优秀作品,其中北京电报大楼更是被世界建筑协会评为世界上世纪百年以来最优秀的作品之一。

著名建筑设计师林乐义(1916-1988)

林乐义建筑设计作品《北京首都剧场》,林铭述拍摄。

林乐义建筑设计作品《北京电报大楼》,被世界建筑师协会誉为上个世纪百年亚洲最好的百名建筑作品之一。林铭述拍摄。

林乐义建筑设计作品《北京国际饭店》,1979年设计是北京80年代十大建筑之一。林铭述拍摄。

聊到和自己父亲同时代并有着同样留学经历的中国建筑设计师林铭述由衷的表示赞赏,无论是对中国古建筑有深入研究的梁思成、还是“近现代中国建筑第一人”杨廷宝、以及中国杰出的造园学家陈植等,林铭述认为他们文化底蕴都比较深厚,并开玩笑的谈到他们的音乐的修养也都比较高,他认为文化的积累、音乐的理解对于建筑设计师来讲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林铭述还介绍到梁思成先生其中有一本书标题为《建筑是凝动的音乐》,过去大家都知道一个流行的说法就是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其实是略显片面的,将建筑的凝固与音乐的流动巧妙的结合起来则更为全面,这些观点对林铭述的摄影有很大的影响,这也是林铭述从父亲以及父亲那一代建筑设计师那里得到的启发。今年刚好是父亲去世30周年,林铭述一方面觉得父亲离自己越来越远,但另一方面又觉得父亲离自己越来越近,因为父亲的影响渗透林铭述建筑摄影创作的各个方面。

在拍摄建筑的过程中感受旋律 用建筑摄影的思维去拍摄一切

在全世界拍摄了大量作品的林铭述对两位建筑设计师的作品印象最为深刻,一位是“现代建筑的旗手”法国建筑设计师勒.柯布西耶,他的作品主要是在法国、瑞士,例如非常著名的朗香教堂、马赛公寓等作品,林铭述认为勒.柯布西耶的作品突破了过去建筑的束缚,而且这些作品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往往会为了老百姓着想,如何让更多的人更好的住在公寓里面,以及怎么样更舒适的把建筑和环境结合起来,我们后来更多看到的包豪斯也都是从勒.柯布西耶的理念所发展出来的。另一位是加拿大的现代设计建筑师弗兰克.盖里,他的“解构主义”作品留给林铭述的印象是惊讶,特别是弗兰克.盖里设计的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汉姆博物馆,毕尔巴鄂原来是一座钢铁城市,后来随着钢铁工业的衰退整个城市也开始衰退,逐渐成为一座废弃的城市,而现在古根汉姆博物馆作为毕尔巴鄂标志性的建筑与旅游场地吸引着全世界的艺术爱好者前来参观,以至于这座博物馆所带来的收入占整个城市收入的70%。

之所以对勒.柯布西耶和弗兰克.盖里的作品印象深刻,是因为这些现代建筑作品在林铭述看来都是非常音乐化的建筑,更值得一提的是,林铭述在采访中介绍到,当他看到毕尔巴鄂古根汉姆博物馆时他有个感觉,他突然觉得弗兰克.盖里一定喜欢音乐,这一点终于在弗兰克.盖里的一次采访中得到印证,这位建筑师最大的爱好就是古典音乐。毕尔巴鄂古根汉姆博物馆的作品也是林铭述刚刚进入建筑摄影领域时拍摄的,虽然像素并不高,但他仍然把这幅作品编入自己的作品集中,因为这次拍摄对与林铭述来讲是一个关键性的节点,他在这幅作品中明确的感受到了音乐的旋律,这一点对他的影响太大了。

林铭述摄影作品《古根汉姆博物馆》,古根汉姆博物馆,位于西班牙毕尔巴鄂的美术馆,由加拿大著名建筑师弗兰克·盖里设计。此建筑使一个废弃的工业城市重生,成了世界著名的旅游点。整幢建筑充满了旋律和节奏感。

林铭述现在最钟情的一定是建筑摄影,他建筑摄影师的身份也最为大家了解、熟知,但不管是在专门拍摄建筑以前还是现在,林铭述还在拍摄各种不同题材的作品,人文、人像、风光、纪实……他认为艺术是相通的,摄影中不同的题材也是相通的,“但是其中对我来讲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就是要用建筑摄影的思维去拍摄人像、去拍摄风光、去拍摄旅游。”他介绍据他了解到这样的很多摄影师都有,包括为皮尓.卡丹、纽约时装周拍摄模特的一位著名中国摄影师最近就和林铭述说:他是用建筑的思维去拍时装的。同时国外一位专门拍摄风景的摄影师最近也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作“用建筑的思维去拍风景”。“为什么?因为建筑摄影即是凝动的音乐,拍摄也要求最严格、最严谨,对于细节的要求最丰富,这些摄影意识如果放在其他摄影内容的话会有很大益处。我想是这样的,如果其他摄影师,比如人像摄影师、人文摄影师,或者风光摄影师、纪实摄影师,他们用他们的思维来拍摄建筑,可能也有不一样的体会,但是我自己的体会是用建筑摄影的思维去拍摄一切,对我来讲会事半功倍。”

林铭述摄影作品

“四全拍摄法”最大的困难成就最大的收获

作为以拍摄建筑为主的商业摄影师,林铭述在拍摄过程中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不确定的天气状况,因为客户所有定制作品常常都需要有一个固定时间去拍摄,会提前安排好摄影师的行程并订好机票、酒店,比如有五座建筑需要拍摄,那每座建筑所在的城市一般只有一天的拍摄时间,白天拍完当天晚上就会飞往下一座城市准备第二天的拍摄,如果是天气晴朗、阳光明媚还好,但如果是阴天、下雨、雾霾就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拍摄,正是在长期面对这样的挑战下林铭述被磨练了出来,到现在无论任何情况、任何条件、任何时间他都能拍出来可以接受的照片,阳光下他拍的会与众不同,下雨天他拍的会有些意境,并逐步结合自己十几年中克服天气影响的经验,完善为所谓的“四全拍摄法”。如果说林铭述拍摄过程中遇到的一些困难,那么“四全拍摄法”就成为他的收获,也恰恰是最大的困难成就了最大的收获。

提起“四全拍摄法”,林铭述兴致勃勃的介绍起来。第一是全焦距,拍摄一个建筑需要用各种各样不同的焦距去拍,从标准、中焦到广角再到超广角;第二是全方位,即要在不同的方位,前后、左右、高低、上下都要去拍;第三个是全天候,顾名思义,任何不同的气候条件和任何不同的时间都要去拍摄;第四个是全过程,就是摄影前期和后期是统一为一个整体的,即拍摄前期就有后期处理的思维,比如当他知道自己后期如何处理雾霾的问题时即使雾霾天他拍起来也得心应手,当他考虑好后期HDR反差的处理时他也可以轻松地拍摄本是逆光的建筑主体。在采访中林铭述也坦言“四全拍摄法”是在实践中逼出来,而现在他不仅使用这一方法拍摄建筑,同时在拍旅游、风景、人文等时也依然游刃有余,他希望自己长时间总结的这套“四全摄影法”可以和“音乐影像学”一样让更多的人知道,帮助到那些在摄影中遇到和自己有同样困难的人。

林铭述摄影作品

林铭述简介:

林铭述,旅美艺术家,祖籍为福建南平,其父为闻名建筑师林乐义。1966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本科管弦系。1971年进入中央乐团交响乐团任演奏员。组建中央乐团木管五重奏组,并获文化部音乐创作奖。1990年获美国费城坦普尔大学音乐硕士学位。1994年回国参与音乐摄影建筑等文化活动。曾任中国摄影家协会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建筑学会建筑摄影专业委员会委员、《建筑师》杂志社特约摄影师、《中国建筑艺术年鉴》编辑等,林铭述先生的建筑著作包括:《历史文化名城》之《明清皇城》《北京城》及《摄影的跨越》《中国古建筑摄影》《与光影共舞》《用你的灵魂拍摄》等。《中国摄影》《大众摄影》《摄影世界》《中国国家地理》等相关杂志均有林铭述先生发表的有关建筑摄影的作品以及文章介绍。

(文中图片资料由林铭述老师提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