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 | 深陷直销的老师,盯上了全职妈妈们

subtitle 网易人间11-03 23:08 跟贴 3098 条
为了让马老师给自己孩子多一点关照,家长们多半会愿意花点小钱在她那买些产品。而且,接送孩子上课的多半是妈妈,这对于马老师来说,是一个拉下线的绝好机会。

本文系网易“人间”工作室(thelivings)出品。联系方式:thelivings@vip.163.com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人间骗局丨连载23

1

我并不会在别人面前避讳自己“家庭主妇”的身份。

小时候我做过留守儿童,深刻体会过那种不完整的童年对一个孩子的影响,于是当我生下儿子后,就选择做了全职妈妈,专心陪伴他长大。

家人都对我的选择表示赞成,但我心里清楚,老公说要养我时,虽然态度是诚恳的,但哪天他要因此嫌弃了我,也绝对会是真心的。所以我一边带孩子一边开网店,在赚钱的同时,也算是挣回了一点体面。

网店头几年生意还不错,但到了后来,单打独斗的小店已难成大器,收入开始下降,想尽办法依然无力回天。

2016年春,我和老公因为一点家庭琐事发生了争执,高收入成了他粗门大嗓的底气,最终还是我服软。我开始觉得自己在这个家庭的地位岌岌可危,独自闷闷不乐了好几天。

那天送儿子去上阅读辅导班,在教室门口遇见了他的辅导员马老师。马老师是个30多岁、说话明快的时尚女人,听说之前是公立小学里的语文老师,因为本职工作太辛苦,课外教育势头又好,所以干脆辞职来了辅导班。

“你怎么了?看上去情绪不太好啊。”马老师打量着我说道。

出于家丑不可外扬的想法,我只淡淡回了句:“没什么,最近有点累。”

马老师显然不信,又看了我几眼,才带着小朋友们进了教室。

阅读课结束,马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单刀直入地说:“你跟孩子爸吵架了吧?我问过孩子了。”

说完,她一脸同情地看着我:“做女人真难,去上班吧孩子没人管;可是没份正经工作,不但跟老公吵架没底气,还要担心他会不会在外面拈花惹草。”

看我不做声,她又接着说:“我刚刚接触到一个直销项目,收入不错,要不要了解一下?”

“谢谢老师,不过我对直销不感兴趣。”我婉言谢绝了她的“好意”。

几天后,马老师又打来电话,考虑到她是孩子的辅导员,我只好耐着性子听她说话。

“我接触过很多项目,这个是最靠谱的——包括养生美容、减肥理疗,还有保健品。我自己都亲身体验过了,确实效果明显……”马老师捏着嗓子说话的语气跟平时很不一样,我有些不习惯。

大概说了半个多小时,她依旧没有结束的意思,我有些忍无可忍,暗示要挂电话了,她话锋一转:“这个周末我想去省城买衣服,当天去当天回。有没有时间一起去?就当散散心了。”

“不好意思,周末还要陪孩子呢。”我回绝了她。

“你心情不好该出去走走,孩子可以让爸爸带一天,增进父子俩的感情。对了,班里的伟仔妈也去哦。”马老师继续劝我。

我和伟仔妈关系一直不错,想着好久没见她了,能凑在一起出游也是难得,就勉强答应了。

2

周末,我和伟仔妈站在省城一家高档酒店里,看着会议厅的大门犯懵,马老师似乎看穿了我们的心思:“别急,先陪我参加完这个项目推介会再去逛街。”

马老师去会议室门口签了名,从礼仪小姐手上接过几条手环,给我和伟仔妈一人一根,示意我们带上。

我环顾四周,伟仔妈扯扯我的袖子:“这是搞哪出啊?”

“我也不知道,静观其变呗。”我也只能说。

“马老师说你要来,我才会出来的。”伟仔妈嘟嘟囔囔地抱怨。

“她明明跟我说是你要来的啊。”我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一头雾水的我们还没搞清楚其中原委,就被马老师拉进了会场。大厅里金碧辉煌,五光十色的灯光闪得人眼晕,绛红色的地毯绵软厚实,上面放了很多张铺着锦缎的圆桌,台上,“XX直销公司招商大会”的横幅宽大醒目。对于过惯了清静生活的我来说,恍若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不断有人进入会场,人头攒动中,身穿紧身超短裙的女主持亮开了嗓子:“欢迎各位嘉宾来到XX直销公司招商大会!”接着是一系列介绍:公司总部在美国,且已经拿到了国家直销牌照,是一家合法企业;公司旗下项目有减肥瘦身、理疗美容、家用小电器和保健品。

期间,主持人背后的大屏幕上不断播放着减肥成功的案例,有从膘肥体壮减成拥有S曲线的女士,也有从肥头大耳减成标准体型的男士,强烈的视觉冲击引得现场一片哗然,掌声不断。

项目推介后,是加盟商们的现身说法,其中以家庭主妇居多。一个个穿着得体的女人轮番上台,讲述自己是如何从一个整天围着锅台转的黄脸婆,通过加盟这个项目,摇身一变成为了年薪50万的店长。她们演讲的同时,大屏幕上也不断滚动着讲述者从业前和从业后的对比照片。“像我这样一个没文化没长相没地位的普通妇女都能做到,在座的各位有才有貌,比我强得多,想必一定能做得更好!”

现场气氛异常热烈,同为全职妇女的伟仔妈很是心动,她附耳对我说:“项目看起来不错哎!正好我也想减肥。”

其实不光是她,我也看得心潮澎湃,有点把持不住自己了。

3

招商会结束后,一个打扮入时的女人走到我们这桌前,马老师介绍道:这是她的上属领导“小P老师”,目前手下有80多个加盟店,年薪百万,刚入手一辆新奔驰车。

我和伟仔妈不由对这个妖艳女人刮目相看起来。

了解到我们的意向,小P老师开始讲解成为公司“加盟商”的3种合作方式:交3万元“加盟费”可以成为“手工档”,不能收减肥客人;交5万元是“开店档”,可以收减肥客人,但没有公司分红;交9万元就是“代理档”,可成为“股东级代理商”,每年享受股东分红。另外,加盟费可以折换成公司的产品,业务也可以继承给子女。成了加盟商后,公司会派专人“手把手地传授减肥理疗技术,永久免费培训”。

小P老师侃侃而谈:“家庭成员的收入决定了她的家庭地位,像我们这些仰人鼻息的家庭妇女,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万一老公变了心,自己又没个一技之长,就等于死路一条!”

这句话深深击中了我的要害,把我平日里不敢细想的惶恐给赤裸裸地翻了出来,我开始越发认真地倾听小P老师讲的话,并暗暗给自己打气:“走出去,为自己闯出一片天!”

“如果自己租不起店面,可以在其他加盟商的店里‘借力’,每个月只要付几百元包床费就行。把客人带过去后,如果不想自己动手,就付50块钱一次的手工费,让店里的美容师来做;如果店里客人多,我们也可以过去帮忙,赚些手工费,也不耽误带孩子,两全其美。”

小P老师的一番话滴水不漏,把我们的疑虑统统给打消了。我还在做最后的挣扎,想用手机上网查一下这个公司,结果被小P老师发现了:“不要查,你在上面搜马云马化腾,人家腰缠万贯不是照样负面新闻一大堆?要相信自己的选择!”

伟仔妈当场就血脉喷张了,嚷嚷着要加盟。我也跟打了鸡血似的豪气万千,想着加盟后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在马老师和小P老师的鼓动下,我和伟仔妈当即刷卡交了5万,加盟了“开店档”。小P老师把我们拉到了她的加盟商群,里面有将近200人。

之后,我们一行3人坐上小P老师的奔驰车,去仓库领“加盟商大礼包”。小P老师一边开车一边跟坐在副驾驶的我说:“相信我,等你赚了大钱,老公绝对俯首帖耳,不敢跟你吵架了。”

我突然起了疑心——之前我并未跟小P老师提及过跟老公吵架的事,她是从何得知的?

想到这儿,我不禁看了一眼车后镜里正热情地给伟仔妈加油打气的马老师。

4

那天从省城回来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我拖着“大礼包”的旅行箱,一个人走在街道上,迎面吹来的凉风让我逐渐冷静了下来。

我是个性格内敛的人,跟不熟络的人向来少言寡语,而直销最需要的就是厚脸皮、会说话,这种颠覆性格的事情,我是否真能做到?我开始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但钱已经交了,接下来只能好好做,先回本再说。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我没把大礼包带回家,而是藏在了楼下的车库里。至于那5万元加盟费,是我的私房钱,老公并不知晓。

第二天,我和伟仔妈去了马老师开的理疗店,进行新加盟商的培训。马老师找了她的表妹阿宁做店长,此外还招了一个叫海樱的美容师学徒。她俩已经去省会接受过多次培训,所以便由她们来给我们传授相关知识。

新加盟商入门第一步,是学习“仪器原理”。阿宁指着一台超声波仪器说道:“这个所有项目都会用到,必须把原理牢牢记住,到时复述给客人听。”

下午是学习拔火罐,阿宁让我和伟仔妈先在自己身上做练习。那天回家,老公对我满腿的火罐印表示疑惑,我谎称自己是去马老师的店里学习美容理疗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伟仔妈在阿宁的指导下学习仪器“理疗手法”,马老师没课的时候,也会在店里监督我们。用仪器“做背”是个力气活,一个全背做下来,我就累得直不起腰了。

马老师开导我们:“万事开头难,学会了就好了。”

“学会之后给客人‘做背’,不是更累吗?”伟仔妈忍不住插嘴。

马老师瞪了她一眼:“嫌‘手工’累,那就去做市场,让店里的美容师来服务。再说了,公司除了理疗项目还有保健品,你也可以在朋友圈里卖——条条大道通金山,就看你自己的能耐了!”

看我俩都不说话了,马老师继续慢条斯理地说:“其实啊,这些虽然都能赚钱,但终究来钱慢、还累人。你们要学会发展下线,只要把市场做起来,躺在家里都能赚钱。”

下线?这不就是传销的常用术语吗?我心下一沉,于是佯作无知地问:“怎么个发展法儿呢?”

马老师以为我有兴趣,便耐心讲解起来:“我之后给你们每人一本工作手册,把身边所有认识的人,包括他们的个人信息全部记录下来,我和小P老师会帮你们分析,逐个击破!如果能发展3个9万(级别)的加盟商,就等于有了3条下线,连续3个月,就能升级成年薪50万的店长职级。继续累计,就是副总级别,工资翻倍!”

她越讲越兴奋,仿佛金山银山唾手可得。而我越听,心就越往下沉——这完全就是在打传销的擦边球:通过发展下线,获得高额提成;如果不发展下线,就只能靠客人来店里做服务,赚些辛苦钱。

5

为了让我和伟仔妈早日“取得真经”,马老师软硬兼施地催促我们去省会上课。去了之后才发现,所谓的培训课,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不停地洗脑打鸡血,外加灌输一些惯用的营销手段。

比如拉人来店里消费,多半打的是“免费体验”的旗号,做完体验后暗示对方身体有健康隐患,再连哄带骗地让其来做调理。与此同时,不断跟客户介绍这个项目,为发展下线做铺垫,行话叫“暖身”。如果客户对加盟不感兴趣,那就以好处费为利,让其帮忙带客人过来。

微信朋友圈是最大的宣传推广渠道,也是潜在的客户来源。作为加盟商,每天必须在朋友圈里发一些客户到店做理疗的照片和视频,如果店里生意不好,那么就让店员冒充客户;每天还必须发一些心灵鸡汤、立志金句,营造出一种加盟后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如果有哪个加盟商收客户了,要拍下客户付款的视频,让其他加盟商转发到自己的朋友圈里。

小P老师作为上属领导,会监督加盟商们的朋友圈,一旦发现谁少发或不发,就会进行警告。

微信营销的首要条件就是不断加人,越多越好。比如,出去消费都用微信支付,然后把对方加为好友;经常参加集体活动,再把活动伙伴加为好友等等,这叫“拓客”。

互相加了微信后,还要三不五时地和对方聊天。至于聊天的内容,自然是投其所好:如果是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就多聊些初入社会的艰难,以及自主创业的美好前景;如果是已经有一定社会经验的人,则要跟对方强调直销行业的零风险、低投入、高回报。

当然最具挖掘潜力的“目标客户”还是全职主妇——没有工作,心里缺乏安全感,加之长期脱离社会,性格会比较单纯软弱,容易听信外人的话。可以经常在微信上聊一些“老公因为嫌弃家里的黄脸婆,在外面拈花惹草,最终抛弃妻子”之类的敏感话题,充分挑起对方的恐慌情绪。

做好前期铺垫,剩下的就是伺机而动了。

只要一发现目标客户情绪波动,立马趁虚而入,邀请对方去加盟店参观。带人去之前,要先跟店里打好招呼,让店员提前准备,营造出客源不断、生意热火朝天的场面。然后再向目标客户介绍自己的上线老师,并帮老师树立威信,再由老师来给目标客户“洗脑”——这其中,编造各种理由把对方带到“招商会”,感受会场的热烈气氛,是最简单有效的方式。

那次培训课回来,我去网上仔细查了一下,这家公司虽然在国内拿到了直销许可证,但经营范围并没有我们这个地区。而且这家公司因为经营模式跟传销如出一辙,已经被国家公安部、商务部和工商总局联名通报过。

小P老师让我列出亲友名单,包括他们的工作单位和性格弱点,好帮我策划发展下线。这个要求被我一口回绝——自己已经深陷泥沼,万万不能再把亲友拉下水。伟仔妈跟我想的如出一辙,为此我俩没少挨小P老师的批评。

小P老师总说我们上课的次数太少,“要学习才能进步”,“做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听话照做,头脑越简单越好。上属领导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只有这样才能成功。”

听到这话,我心头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大家都是成年人,如果连独立的思想都没有,那跟傻子有什么区别?

但另一方面,我也很困扰:钱已经交了,是做,还是不做?

6

趁马老师和阿宁都不在店的时候,我和海樱聊了一次。她比我们早来一个月,是3万加盟档,不能做减肥项目,只好暂时在店里做手工,每次马老师付给她50元。

海樱吐槽说,马老师也不断建议她去省城听课,被她以各种理由拒绝了。为此马老师骂过她好多次,说她胸无大志、不思上进,注定一辈子都碌碌无为。

听到这里,我有一种预感,估计很快马老师要对我和伟仔妈“开炮”了。伟仔妈是个烈性子,当时就在店里骂开了:“幸好她辞职(不当公立学校的老师)了,如果还在学校不知道要教坏多少孩子!”

“现在也好不到哪去,我们不也因为她是孩子的辅导员,才会信任她吗?”我在旁边幽幽地接了句。

“那现在怎么办?”伟仔妈问我。

“拉下线是绝对不行的,我可不想众叛亲离。投进去的钱得想办法赚回来,先找客户来做瘦身美容,价格便宜一些,回完本就撤。”我安慰伟仔妈。

“不行,小P老师说不能降价,这样会让客人觉得我们的服务廉价,不上档次!她说现在的人都很傻,相信贵的就是好的,所以价格不能掉。”海樱插嘴道。

“那没关系,明面上我们报价2680元,私下少收些就好了。”伟仔妈说,“也不知道其他团队是怎么操作的,报价有我们这么高吗?”

“你要小心,小P老师说绝对禁止和公司的其他团队有任何瓜葛,一旦发现立即开除,你交的加盟费也打水漂了。”海樱忍不住提醒。

“加盟费我是交给公司的,怎么小P老师有这么大的权力,说开除就开除?”伟仔妈问。

“当初我们打加盟费的时候,好像是个私人账户,并不是公司账户——我们现在是被小P老师牢牢捏在手心里,要不然群里那些人怎么会对小P老师敬若神明?”

“这些传销骗子真是可恶!”伟仔妈暴跳如雷。

我给她递了杯水示意冷静下:“你说传销就传销?人家可是领了国家颁发的直销许可证呢。”

我这一句话,就让伟仔妈泄了气:“我们还是先想办法回本吧。”

7

自打加盟那天起,我就一直按要求转发小P老师的朋友圈,晒项目、晒客户,晒不知道被多少人转发过的收钱照。但是微信上一直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跳出来咨询。

没办法,我只好主动出击。先是厚着老脸在几个平时说话比较多的群里发小广告,给每个人私聊店里的促销活动;接着去网站登广告,什么58同城、19楼本地论坛,都留下了我的足迹。

就在我开始灰心的时候,群里有个叫晓云的妹子私聊了我,说想减肥。

按照马老师之前的交代,必须把意向客户带到店里,由她来洽谈。于是我没有直接回复,而是邀请她来店里接受免费体验。

晓云如约而至,马老师极尽所能,把减肥效果夸得天花乱坠,最后晓云包了2个减肥疗程和背疗。有感于她的信任,我也没好意思多收钱,原价9000多元,暗地里只收了她5000元,还送了一些保健品,算下来这一笔我只赚了1000多。

我是马老师手里几个“代理商”中第一个收到客人的,她比我还高兴,非要我把晓云的付款截图发朋友圈昭告天下,让亲戚朋友们认为我生意兴隆。

虽然我成功签下了第一单,可心里却丝毫高兴不起来。之前,我一直对杀熟的行为嗤之以鼻,也不喜欢跟别人自来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沦落至此,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在我的大力宣传下,我的小阿姨和表姐也分别来店里包了一个疗程“做背”,像上回一样,我只在成本价的基础上加了几百。不过这些我没告诉马老师——她收取朋友的钱时从不手软,用她的话来说:“朋友是朋友,生意归生意。”

在我拉来客人后,马老师开始软硬兼施地让我把她们发展成下线:“你看看小P老师,她只做了1年多就买上了奔驰,你也可以的!”

她见我摇头拒绝,如此“冥顽不灵”,便又换了种方式,一脸鄙视地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个遍:“你也是奔四的女人了,又没钱打扮自己,一副黄脸婆的模样,还不知道上进,被老公抛弃是早晚的事!”

我还是不动声色,知道她并非真心为我好,而是因为我发展的下线也就是她的下线,她想“上职级”,就必须靠我们不断替她拉人头。

不过就算不靠我,马老师自己的“门路”也很多——课外阅读辅导班老师的身份给她带来了极大便利。为了让她在课堂上给自己孩子多一点关照,家长们多半不会驳了她的面子,有些家长还愿意花点小钱在她那买些产品,借此套套近乎。

而且,平日接送孩子上课的多半是妈妈,可以说辅导班的等候室就是全职妇女的聚集地,这对于马老师来说,是一个拉下线的绝好机会。在我和伟仔妈着了道之后,她又陆续跟好几个全职妈妈介绍过这个直销项目,幸好伟仔妈私下给她们打了“预防针”,才避免有人步我们的后尘。

为了给微信群“涨粉”,马老师也是无所不用其极。不但经常去参加各种聚会结识新朋友,甚至还在陌生男人面前搔首弄姿,只为加个微信——这些都是她的表妹阿宁告诉我的。

因为“分赃不均”,阿宁和马老师之间出现了裂痕,出于泄愤,她告诉了我很多马老师的事情。比如,马老师加盟的是13万的“股东分红档”,自从她沉迷其中后,三天两头就出差去参加各种培训课,再也没好好管过她4岁的儿子,夫妻关系急转直下;再比如,马老师的老母亲并不看好这个项目,母女甚至为此反目,以至于现在整个家族的成员都对马老师敬而远之。

8

阿宁的“爆料”让我想了很久——马老师的今天,或许就是我的明天。

与此同时,伟仔妈和海樱几次带来的意向客户均未花钱消费,开始意志消沉,马老师也渐渐对她们失去耐心。

有些客人背比较厚,感觉也迟钝,需要用极大的手劲去推拿。一天,在为两个客人做完背后,海樱疲倦地揉捏着自己的胳膊。马老师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反唇讥讽:“手痛是正常的,没本事拉下线,就只能做一辈子手工活!”

伟仔妈听不下去了:“这是让人从口袋里掏钱的事,有那么容易嘛?”

“做不到是你们自己不努力,还能怪谁?所以什么都是二八定律,有些人注定穿一辈子淘宝爆款,逛一辈子菜市场!”马老师冷哼一声,顺带瞄了一眼在旁边的我。

那天大家不欢而散,之后我再也没有在店里见过海樱。给她打电话才知道,她的手得了慢性肌肉劳损,不能再做重活了。我问她那3万的加盟费怎么办?她无奈地说:“还能怎么办?自己消费掉呗。反正公司也销售日常生活用品,以后就不去超市了。只是一想到我在公司消费,马老师就会有提成,我心里就不痛快!”

海樱离开后没几天,小P老师下来“巡店”了。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她翘着二郎腿一脸惋惜地看着我:“你是个聪明人,只要多出去听课,跟上学习,放下自我,用‘空杯’的心态来做我们的事业,你肯定会做得很好。”

接着,小P老师又把脸转向伟仔妈:“你也要加把劲。只要听话肯干,保证你能像我一样坐等收钱。”

“我不想干了。”伟仔妈面无表情地说。

“你可是交了5万加盟费,连老本也不要了?”小P老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公司的项目这么好,做不出成绩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们是国家颁发过直销证的企业,收费都是有名目的,也是你自愿的。加盟费只能用来购买公司的商品,不能返还。你们签下的合同上白纸黑字,可是写得清清楚楚!”

接着小P老师话锋一转:“你们要对自己有信心!加把劲儿把销量做上去,还能争取争取公司的海外游福利呢!”

其实,我已经观察许久了,小P老师的微信群里虽然热火朝天,她随便说句话,底下都是加盟商们清一色的阿谀奉承,还有很多她发布的培训会、分享会、招商会和聚餐出游活动。但其实群里的这近200号人,常说话的也只有十来个而已。新人从一开始的斗志昂扬,到后来的慢慢沉寂,少则几个月,多则不过半年。入行半年多,群里荣升50万年薪店长的人屈指可数,成为炮灰的人不计其数,这当中包括海樱、伟仔妈、阿宁和我。

小P老师经常会发一些“某某店长喜提奔驰”的照片,或者某某加盟商满脸红光数钱的视频,来刺激群里那些加盟商们去冲击店长职级。其实即便做到一定级别,不发动下线继续去拉人头,或者下线没有销量,也还是死路一条,所谓“坐等收钱”不过是句空话而已。

9

我终于决定放弃了。之前因为舍不得老本,一直强迫自己坚持下去,是继加盟后又一个错误的决定。金钱损失已然成为事实,如果继续付出时间精力的话,只会损失得越来越多,及时止损才是硬道理。至于那5万加盟费,就像海樱说的,以后就用来买公司的生活用品吧。

在我离开后,伟仔妈、阿宁也很快跟马老师一拍两散。

店里的客户越来越少,生意难以为继——马老师的熟人已经“杀完了”,外面琳琅满目的减肥美容店那么多,竞争激烈,生意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好做。后来,马老师的店因为客人大量流失,入不敷出,最终关门大吉。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让人欣慰的消息:由于受到众多家长的投诉,马老师也被迫辞掉了在辅导中心的工作,再也不能祸害辅导班的家长了。

编辑:任羽欣

题图:VCG

点击此处阅读网易“人间”全部文章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关注微信公众号:人间theLivings(ID:thelivings),只为真的好故事。

作者:燕子坞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