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杀害仍能高歌 “犹太城”里能看到生存的意义

中国新闻网11-02 10:47

这是一部讲述二战时期犹太人故事的话剧,它曾被翻译成20种语言,在全球范围内排演过77个不同版本。今年,该剧的编剧兼导演约书亚·索博尔把这部《犹太城》带到了中国,由刘烨的妻子安娜伊思·马田、孙强等主演。

中文版《犹太城》会呈现什么样的舞台,和其他版本有何区别?中新网记者就此采访了导演和孙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犹太城》剧照。剧方供图

面临死亡,犹太人用艺术进行抗争

《犹太城》讲述了一个动人心魄的故事。二战时,纳粹德国军队将大批犹太人强行限制在立陶宛和波兰的指定隔离区生活,这些犹太人聚居区被称为“犹太城”。

基特尔是管理这里的德国军官,他残忍冷酷,但同时他也是一个艺术爱好者。一次,他抓住了一名正在偷食物的犹太歌星哈亚,被她的歌声所打动。于是,基特尔命令此区的犹太警察总长金斯组织了一个剧团,进行各种演出以满足自己。金斯为了能使更多犹太人摆脱被屠杀的命运而积极筹备组建剧团。但好景不长,德军在前线战败,上级命令屠杀所有犹太人,一场生死抉择摆在了基特尔、哈亚和金斯的面前……

《犹太城》剧照。剧方供图

这部戏由真实的历史事件改编而来,索博尔曾说,他无意间在一本日记中看见犹太人剧院的故事,上面记载着在每天都有人被屠杀的情况下,他们仍然写歌写词,留下了400多首歌曲。

他还探访过一些犹太城的幸存者。一位当年只有17岁的妇女说:“在犹太城里,在白天经历了辛勤的劳动以后,晚上会换上自己最好的衣服走进剧院,与朋友见面、去享受戏剧,这让他们感到自己仍然是‘人’。”他被这些人和故事打动,于是才有了这部剧。

这是一群处于极端困境中的人,他们时刻都面临着死亡,无法做身体上的抗争,但他们却没有放弃精神上的抗争。戏剧或者说艺术,正是他们抗争的一种形式。艺术让所有人形成团结的核心,让他们有能力或有动力坚持下去,对所处的环境进行反抗。索博尔说,这正是他想通过这部戏表达的内容。

《犹太城》剧照。剧方供图

中国版《犹太城》更年轻

《犹太城》是部大戏,光演员规模就超过40人,而除了安娜外,绝大多数演员都是中国人。一方面,《犹太城》仍然保有原来的“味道”,索博尔亲自对其进行改编,舞美设计也由他的妻子艾德娜·索博尔担任。故事主要发生在一座被炸毁的剧场里,设计者也保留了当时剧院被烧毁的幕布等设施,尽可能展现被炸毁后的原貌。在音乐上,中文版《犹太城》还把那些犹太艺术家的音乐遗作进行重新编排。

另一方面,中文版《犹太城》还区别于其他版本。索博尔说,在中文版中,演员们都非常年轻,他们的年龄跟当年生活在犹太城里的艺术家非常相近。索博尔还曾说,由于演员年轻,所以在编舞设计上也增加了一些比较有难度的动作。

中文版还有一个较大的改动——开场。在原剧本中,开场的一段独白是由犹太人剧院的艺术总监来讲的,而这次索博尔则写了一个特殊的开场白,这段开场白是根据当时犹太城的一个幸存者的回忆撰写的。

跟中国演员合作,索博尔也很有感触。他说,中国演员有一个特点,当导演给出了新的办法或改动时,他们能够非常顺畅地接受,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或讨论,很快就能按照导演的意图去执行。

《犹太城》剧照。剧方供图

他举例说,有一场宴会的戏很难,他们尝试了很多种排法,前天他突然做了一个180度的改变。但他刚把自己的意图跟演员说完,演员就能很快地消化,然后又很准确地把这场戏排了出来,没有任何的问题。索博尔说,对于导演来说,这就像一场梦一样。

最近,《犹太城》也进入最后的细排阶段,记者在彩排现场看到,索博尔一直在观察演员的细节,一场戏就排了好几遍。

而对于这部戏能否被中国观众接受,票房能有多少,索博尔则没有太多的顾虑,他说,导演就像在钢丝绳上跳舞,完全不能分心去想票房或观众的反应,只要一分心就会掉下去。所以,他还是专注在导戏上。

《犹太城》剧照。剧方供图

安娜首演女主角,孙强诠释复杂德国军官

很多人知道安娜,都因为她是演员刘烨的妻子,诺一的妈妈。这次,她则突破自我,在中国版《犹太城》中,出演女主角哈亚。这让很多人很意外,但其实这部戏还是她带到中国的。

之前,索博的作品《乡村》曾两度来中国演出,并获得不少好评。安娜非常喜欢这部戏,为此还联系了索博尔导演,这才促成了央华戏剧和导演的合作,把《犹太城》带到了中国。而她除了是主演外,还担任该剧的制片人。

在索博尔看来,安娜是一个非常好的歌唱者。他认为安娜的演唱非常美,很具有戏剧的张力,这部戏也需要一个能够用声音来表达很多情绪的女主角,所以她的加入也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孙强也说,跟安娜合作,能感受到她的努力,“她很有天赋,歌唱得很好,演戏也很质朴很真诚”。

在《犹太城》中,孙强饰演德国军官基特尔,这是一个复杂的角色。“他从小受那种洗脑式的教育,对犹太人有根深蒂固的反感,但他又受到了良好的艺术熏陶,身上带有逆反的色彩,向往自由。”孙强认为,基特尔就是一个历史的牺牲品,是一个历史的误会,而饰演这个充满“人性恶”的角色,对他自己也是个挑战。

《犹太城》剧照。剧方供图

有一场戏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基特尔要挑选接下来被杀掉的小孩。“孩子就像刚刚升起的小太阳,就在那样残酷的环境下被杀掉,而他们的父母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孙强说,选择杀谁不杀谁,都非常残忍。

《犹太城》里有40多个角色,对于导演来说是个大工程,但孙强却说,索博尔仍然游刃有余。最厉害的是,他敢于拿自己的作品开刀,补充新的内容,加入新的创作,让作品随着他的生命更加丰满。

孙强看过《乡村》,这也是他出演《犹太城》的重要原因。他说,排练了几个月,导演每天都在不停地调整演员表演的理解、节奏,调整说话的对象。“不同的进场心情,就有不同的表达,不同的表达对象就有不同的表达,这里面千差万别,值得深思。”

“我的生命一无所有,唯有盼望和祈祷。”这是剧中的一句歌词,在孙强看来,那种对生的强烈欲望,不屈不挠奋力活着的希望,在这部剧中表现得尤为强烈。虽然《犹太城》是一部外国戏,但它的主题却是全世界共通的——“生死”。(完)

作者:袁秀月

声明:网易刊登此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网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