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武侠地图

subtitle 网易数读10-31 11:53 跟贴 4008 条
“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2018.10.30.

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先生魂归道山

多少人百感交集

对武侠迷而言

这是武侠时代的终结和挽歌

而对于伴随着金庸小说、影视剧长大的一代人

这是少年时代的远去和终结

作为民间文化的武侠之所以流行

是因为它写出了“江湖”

无论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还是“什么师徒名份,什么贞洁清白,通通都是放屁”

这群四散飘零的江湖儿女身上

都安放了现代人任情至性的梦想

金庸先生早已于1972年封笔

今天,我们就带你踏上先生笔下的“江湖”

看看那些曾让你一发不可收拾的故事

都发生在哪些崇山峻岭

江南江北,又有哪些你痴迷过的传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五岳

五岳中,西岳华山最高最险,也是金庸的最爱。

在这座武侠第一圣山上,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为夺《九阴真经》,大战七天七夜;二十岁的少年郭靖,接黄药师、洪七公三百招不败;新旧交替,东邪西狂南僧北侠中顽童成“五绝”……

武侠的世界里,华山可谓“五岳独尊”。

武当峨眉

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武当与峨眉,一直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

张三丰初遇郭襄时,一个是名门世家大小姐,一个是少林寺俗家弟子。

张三丰仰慕郭襄,垂泪道:“郭姑娘,你到哪里去?我又到哪里去?”无奈郭女侠心中念念不忘杨过,离别时最后一句:“张兄弟,我们就此别过吧!”

一别之后,一个创立了武当,一个创立了峨眉。

多少年后,张无忌、周芷若与宋青书之间也因情生事。

武当与峨眉,以情始,以情终。

江南

“报道先生归也,杏花春雨江南”,江南对于中国人而言,绝非一个简单的地理概念,它总是与种种声音、颜色和气味联系在一起。山温水软、枕河人家的江南水乡似乎永远与刀剑绝缘。

但在金庸的江湖里,江南,偶尔也暗流汹涌。吴越争霸在这里发生、乔峰在这失去帮主位、江南七怪在这儿搅和……

嘉兴的海宁是金庸的家乡,老爷子对它倾注了大量感情。在开山之作《书剑恩仇录》和收山之作《鹿鼎记》中,金庸都对家乡的风土人情有过描写,对故乡的拳拳之意溢出纸面。

云南

在刀光剑影的江湖里,云南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这块段氏的地盘,有君王的幡然悔悟,有风流王爷的情债累累,还有少年公子的误打误撞。

无论是风花雪月的大理,还是滇池千顷的昆明,这里太美、太安逸。苍山青翠,洱海如画,茶花更是让人惦念一生。

《鹿鼎记》的最后,韦小宝和家人们“同去云南,自此隐姓埋名,在大理城过那逍遥自在的日子”。

如果说《鹿鼎记》是金庸小说的终结,那么云南便是金庸江湖的终点。

燕赵与辽东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燕赵自古多有慷慨悲歌之士。

雁门关上,黑云压城之时,萧峰与武林人士大战辽军,可谓惊天地泣鬼神。无奈敌众我寡,萧峰为了众人性命选择了自杀。

雁门关外,倾心于萧峰的阿紫姑娘肝肠寸断,悲痛的她抱着萧峰,从悬崖上跳下。为了所爱的人,阿紫选择自杀殉情。

漠北与西疆

苍凉与璀璨,是塞北与西域的代名词。在金庸的笔下,这里仍有江湖。

漠北,是游牧民族兴盛的摇篮。在大辽国都,英雄萧峰班师回朝,初悟责任之重;在蒙古草原,英雄郭靖被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抚养长大。

西域,在嘉峪关以西,那里有白马啸西风的甘凉道,有火焰山下的高昌故城,还有白雪皑皑的天山。这里是张无忌与赵敏的初会之地,是白马李三家的遇害之地,是陈家洛的成长之始。

金庸先生曾言:

“......什么叫做‘拥有’?你能永远拥有你的一切么?三十年之后,我人都不在了,还能拥有什么?古诗:‘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你能拥有一件事物100年、90年么?”

如今金庸远去,他所构建的武侠江湖,或许都曾是你我欣羡向往的平行世界。纪念已经开始,武侠是否地摊文学,先生是否称得上大师或文豪,于我们都不重要。该庆幸的是,他用武侠这种艺术形式赋予了一个少年做梦的权利。无论100年、90年,那样的朝气、价值观和力量,都永远存在于萧峰、郭靖、杨过、令狐冲......这一个个鲜活的名字里,和那些快意恩仇的故事里。我们将一直拥有。

作者:巫雨松 解晨枫 陈良贤 赵鹏路 郭晓静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