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英雄》新英雄档案:从《War3》走出的玛尔加尼斯

subtitle 三玩两笑10-18 18:43 跟贴 30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特约作者:统领五军玛酋长、佛罗伦娜

玛尔加尼斯,这个名字对于许多从《魔兽争霸III:混乱之治》开始接触艾泽拉斯世界的玩家可谓是如雷贯耳。多少人在那个洛丹伦的夏日第一次见证了燃烧军团带来的绝望和恐怖,而这一切都从一个恐惧魔王的机关算尽开始,却不以他兵败身死的血腥结局而结束。

恐惧初现

人们熟知的巫妖王形象往往都是堕落的阿尔萨斯手持霜之哀伤的模样,然而阿尔萨斯并非第一任巫妖王。作为初代巫妖王,耐奥祖就任以后对他的最高上司基尔加丹可谓是恭敬有加,但再忠诚的行动都无法打消“欺诈者”对他人的不信任。从一开始,基尔加丹就无意让耐奥祖完全掌控天灾。狡诈的艾瑞达领主坚信,渺小卑微的兽人灵魂只有在军团的监视之下,才能成为行之有效的“工具”。于是他派出了玛尔加尼斯,并令这位恶魔以协助之名监视和控制耐奥祖。

玛尔加尼斯是一名恐惧魔王,来自扭曲虚空中的恶魔星球纳斯雷萨。恐惧魔王又名纳斯雷兹姆,它们成为恶魔的渊源甚至比军团之主萨格拉斯还要久远。远古时期,尚为万神殿守护者的萨格拉斯,正是从一个纳斯雷兹姆议会处窥得了虚空领主的恐怖意图。无尽的愤怒和绝望扭曲了萨格拉斯的心智,使这位泰坦最终一步步走向了堕落。某种意义上来说,纳斯雷兹姆一族正是萨格拉斯堕落的起点。

时间回到洛丹伦王朝的末期,宫廷中危机四伏,民间也谣言四起。联盟供养兽人收容所的巨大财政负担被洛丹伦分摊给了其它盟国,制造了同盟之间的不满。吉尔尼斯,激流堡和奎尔萨拉斯都处在退盟的边缘,而洛丹伦吞并奥特兰克的行为更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民间的不满情绪随之激增,富饶的洛丹伦王国如今因兽人暴动而焦头烂额,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诅咒教派”应运而生。

这些效忠于耐奥祖的诅咒教徒们在村镇间滋生并不断散布末日论、永生论等危机时刻人们总会盲目追随的谎言。但这些谎言又是那么地有用,让那些对生活缺乏信心的农民们亦步亦趋地追随诅咒教派的步伐。他们所祈求的无非是在世界末日到来时,能够活下去,却未曾想自己已经成为了末日到来的先驱。玛尔加尼斯完美地执行了主人基尔加丹的命令:他低调、安静地在幕后操纵诅咒教派发展为一个跨越整个洛丹伦大陆的组织,并静悄悄地以耐奥祖之名传播着瘟疫。

与此同时,恐惧魔王还负责监督侍僧们传播带有瘟疫的谷物,破坏洛丹伦王国的农业基础。在这个过程中,叛变的达拉然大法师,未来的大巫妖克尔苏加德,被耐奥祖招揽至麾下成为了忠仆。玛尔加尼斯未曾想过一个渺小的人类,竟能与军团的意志相悖。他太轻敌了,正如后来他的恐惧魔王兄弟们一样错的离谱。克尔苏加德和耐奥祖注定会背叛军团,并把亡灵天灾变成自己的私产,而非燃烧军团的武器。

但至少在洛丹伦的这个夏日,众人的利益是共行的。很快,克尔苏加德口中的“黑暗之主”玛尔加尼斯就成为了洛丹伦毁灭的先行者,时任巫妖王的耐奥祖想出一个可以直击洛丹伦的心脏,彻底毁灭联盟核心的诡计。玛尔加尼斯欣然地同意了他的计划,并热忱地投入到了执行该计划的进程当中。

这就是阿尔萨斯·米奈希尔腐化的开端,一旦洛丹伦的王储和继承人成为了巫妖王的奴仆,王国便会应声崩塌,联盟也将随之而去,天灾会统治大陆,而军团也能顺利降临世界。

玛尔加尼斯坚信,这将是一个完美的战术。

机关算尽

当阿尔萨斯王子开始调查肆虐王国各处的瘟疫起源时,玛尔加尼斯和克尔苏加德意识到,他们的猎物上钩了。年轻的王子自信、高贵又充着热忱,这是狡诈的恐惧魔王最喜欢的特质——自信可以成为自负,高贵的决心则让他绝不会半途而废,而热忱将成为最符合谋划者胃口的特质:狂热。

和任何一个有耐心的战术家一样,玛尔加尼斯有条不紊地吸引阿尔萨斯逐渐走入他的圈套。在阿尔萨斯介入调查后,玛尔加尼斯加大了扩散瘟疫的力度,并准备好了几件送给年轻王子的“大礼”,每一件都足以让阿尔萨斯的情感波动更加强烈,直至丧失全部的理智。

第一份“礼物”便是安多哈尔的瘟疫。洛丹伦王国地域广大,交通便利。而安多哈尔则有着国家枢纽的地位,由它所延伸出的国王大道东至东威尔德,西至提瑞斯法的整片国土。国王大道上的分支则通向东威尔德的诸多城市:达隆郡,考林路口,提尔之手和最终的目的地——斯坦索姆。

安多哈尔本身则是洛丹伦王国的粮食基地,富饶的农庄和田地构成了这片后世被称为西瘟疫之地的区域,洛丹伦大小村镇都或多或少地仰仗着安多哈尔运出的粮食生存。这给了玛尔加尼斯与诅咒教派绝佳的机会。一旦安多哈尔的粮食被污染,整个洛丹伦大陆将迅速沦陷。届时各地肆虐的瘟疫尸潮将会彻底击垮这个本就疲惫不堪的王国。玛尔加尼斯相信,作为王储的阿尔萨斯一定会寻求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而到那时他再向阿尔萨斯展露真身,愤怒的王子一定会如同牵线木偶一样被耍的团团转,最终落入圈套。

在安多哈尔,王子的部队和克尔苏加德交手了。冷酷的恐惧魔王坐视克尔苏加德被阿尔萨斯所杀,以为这只是死灵法师忠诚的体现,殊不知老巫师的大棋还在后头。被杀死前,克尔苏加德向王子告知了玛尔加尼斯的名字,明示恐惧魔王才是幕后黑手。不过,阿尔萨斯并未成功阻止瘟疫谷物被散发到洛丹伦各地,玛尔加尼斯的下一份大礼则在壁炉谷等待着王子。

壁炉谷是玛登霍尔德大领主提里奥·弗丁的家,不巧的是,这位高贵的领主正因莫须有的叛国罪被放逐。坚固的军事要塞欢迎了阿尔萨斯王子的到来,却还不知瘟疫之事。守军骄傲地表示他们日日操练,并已经把安多哈尔的谷物分发了下去。阿尔萨斯一来到壁炉谷,就面临着玛尔加尼斯操纵僵尸大军围城的难题。他只得请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向导师乌瑟尔和白银之手骑士团求援,自己独守孤城。壁炉谷保卫战是洛丹伦军队与天灾军团的第一次正面交手,但恐怕也是最后一次大获全胜。

在壁炉谷城下,阿尔萨斯和乌瑟尔发生了第一次争吵,结果是王子独身前往斯坦索姆,试图终止瘟疫的传播,乌瑟尔随之而来,却为时已晚。这座北方贸易都市中的诅咒教徒在叛徒贵族瑞文戴尔男爵的帮助下,已经将瘟疫谷物散发给了人们,静待瘟疫的爆发。

在斯坦索姆,已经感染瘟疫的居民正逐步转变成天灾军团的爪牙,阿尔萨斯为了阻止事态进一步恶化,决定彻底“净化”这座城市——以屠杀的方式。乌瑟尔愤然拒绝王储的命令,吉安娜也转头离开。此时,玛尔加尼斯在街巷中向受到背叛的王子展露真身。他骄傲地伸展着双翼,以恶魔之身嘲讽阿尔萨斯,激怒对方。他告诉王子,斯坦索姆的人民将彻底沦为燃烧军团的奴隶,他也说到做到,和阿尔萨斯展开了一场残忍而癫狂的比拼。当王子砸穿民居大门,含泪屠杀手无寸铁的市民时,玛尔加尼斯则在另一边将已经转化的僵尸纳入麾下。

最终在十字军堡垒前,阿尔萨斯以正义之名质问玛尔加尼斯。恐惧魔王大笑着嘲讽了涉世未深的王子,并向他表示自己将会在诺森德等着他,随后施法遁身而去。被愤怒冲昏头脑的阿尔萨斯立即私自调动舰队,往寒风凛冽的诺森德前进。

直到这时,玛尔加尼斯的计划才真正开始收局。他为耐奥祖准备好了一切,目标阿尔萨斯已经来到诺森德,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自己作为诱饵,以强大的力量逼迫阿尔萨斯不得不寻求其它帮助。届时,耐奥祖将让阿尔萨斯发现霜之哀伤,而计划也将圆满完成。恐惧魔王却万万没有想到,擅长阴谋诡计的自己,这一次却遭到了耐奥祖的背叛,最终也被算计其中。

在诺森德的达克萨隆要塞,手持霜之哀伤的阿尔萨斯终于直面了玛尔加尼斯。假意败退、机关算尽的玛尔加尼斯本以为,阿尔萨斯会跪倒在他面前,被耐奥祖的意志所控制。他却没有想到,耐奥祖给予阿尔萨斯的第一条指令,便是杀死面前的恐惧魔王。在惊愕中,玛尔加尼斯被自己族人的造物霜之哀伤所刺中,灵魂逃遁至扭曲虚空,肉体则倒在了冰原之上。

血色悲歌

燃烧军团随后对艾泽拉斯所做的一切似乎都与玛尔加尼斯没有什么关系,恐惧魔王的灵魂逃到了扭曲虚空,却并没有被军团回收。看起来,军团已经遗忘了这枚棋子。我们无从得知玛尔加尼斯如何看待自己作为弃卒的身份,我们可以知道的是,他对天灾充满了仇恨,并一心想要复仇。

此时,在洛丹伦的大地上,一支高贵的军队正在被称为“灰烬使者”的圣骑士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的率领下收复失地。不幸的是,这位大领主被盘踞洛丹伦的三位恐惧魔王盯上,如同泰瑞纳斯国王一样被亲生儿子刺死。他的残部则在巴纳扎尔的控制下,成为了瘟疫之地上闻风丧胆的狂热军团——血色十字军。

在随后五年的战斗中,血色十字军节节败退,但他们的队伍中却是英雄辈出,豪杰迭起。在战争期间,曾有一支十字军孤注一掷,在海军上将巴利·韦斯温的率领下,扬着血色红帆,向冰冠冰川航去。他们希望以对亡灵天灾心脏的致命一击,彻底终结天灾军团的威胁。但是,这支舰队从此杳无音讯,失踪在了波涛之间。

黑暗之门27年,最终成为新任巫妖王的阿尔萨斯发起了对新阿瓦隆这一血色十字军最后堡垒的进攻。英雄般的大将军布丽奇特·阿比迪斯却在此时得到了来自圣光的神谕,她坚信,圣光命她航向冰冠冰川,在那里,血色十字军将结束天灾的威胁。在阿彻鲁斯的死亡骑士围城之时,阿比迪斯命令全洛丹伦的血色十字军赶往新阿瓦隆的国王港,并登船扬帆起航,离开洛丹伦,对诺森德进行最后突击。

她没有想到的是,这所谓的圣光神谕,又是隐遁多年的玛尔加尼斯的故技重施。

自从被阿尔萨斯杀死,玛尔加尼斯就一直渴望东山再起。但首先他需要一支军队,可能是他的同胞巴纳扎尔给了他灵感,血色十字军这支人类狂热者军团对于他来说是最合适的棋子。他早早占据了在诺森德失踪的巴利·韦斯温的身体,并通过法术控制了阿比迪斯的心智,让她做出了远征诺森德的决断。

改名成为血色先锋军的军团在诺森德登陆,同时惊喜地发现他们以为早已牺牲的韦斯温将军还活着,并认为这是圣光的奇迹。在玛尔加尼斯的一手掌控下,血色先锋军修建了新壁炉谷,并正以自己的方式企图向天灾复仇。血色先锋军的疯狂比十字军更甚,他们甚至训练了黑鸦祭司和十字军死亡骑士这些与正义背道而驰的恐怖士兵,对公义的秉持也早已遗忘。新壁炉谷的先锋军不由分说地向联盟和部落同时开战,却最终被后者剿灭。

虽然新壁炉谷并未彻底被攻破,但玛尔加尼斯还是认为他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他和一部分忠诚的士兵来到了冰冠冰川,建立了先锋军港口。在那里,玛尔加尼斯本想利用这些残兵突袭巫妖王的基地,但这注定是不可实现的迷梦。本就孱弱的先锋军早已没有了威胁到巫妖王的实力,他的野心最终被黑锋骑士团所终结。在阿彻鲁斯的死亡骑士们对抗曾经主人巫妖王的过程中,玛尔加尼斯和他的先锋军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罢了。

恐惧魔王在这里被再度击败后,不知所踪。我们再也没有在艾泽拉斯见过他的身影,也许他的确是死了,又也许他还在计划着什么狡诈的阴谋,并趁我们最孱弱的时候再度出击。毕竟,他是玛尔加尼斯,他是不朽的。

暴雪官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