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万彩礼找老挝“媳妇” 还没完婚人就跑了

华商网-华商报10-12 11:04 跟贴 75 条

失踪的老挝女孩(左)。

托媒人介绍花高价彩礼找的老挝“媳妇”,还没完婚就跑了,人财两空,这让他们有苦说不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交了10万元将女孩带回老家

陕西商洛人南先生今年38岁,常年在西安做装修工。2017年11月5日,他陪患病的父亲来西安做检查,偶然碰见同村人。听说南先生没有结婚,对方便称,城东有位专门介绍老挝女孩的媒人魏某。

南先生联系后,魏某说,因为自己的老婆是老挝人,所以联系介绍的也是老挝女孩,双方见面后,不满意可以重新再联系,如果满意,且女方那也没问题,则需要准备13.5万元的彩礼。

南先生一听女孩来自老挝,心里犯起嘀咕。魏某见他犹豫不决,便承诺结婚证会尽快办好,快则两周,慢则40天,并承诺如果办不下来,可以退钱。听到这个说法,南先生才放下了心。

2017年11月9日,南先生看到魏某发来的照片,觉得挺好,于是魏某称11日可和女孩在西安见面,见面须付10万元。

为了将“媳妇”领回家,南先生东拼西凑了10万元。11日与魏某及女孩见面,女孩表示“OK”,他就付了10万元,要求魏某开具收据后,将女孩带回了老家,剩下的钱则给魏某打了欠条。

说回国续签

老挝“媳妇”至今没回来

“媳妇”带回家中,南先生急于办好结婚证,给家人一个交待。他频繁地催促魏某,其均以“一定会办”搪塞过去,一来二去就拖了快两个月。今年1月20日左右,“媳妇”的签证快到期了,结婚证却依然没有音讯,南先生再次催促,魏某改口称“政策有变,结婚证要再等3个月。”

2月5日,带着签证要到期的“媳妇”,南先生找到魏某,魏某要求南先生送“媳妇”回老挝续签签证,并保证3天就能回来。南先生将“媳妇”送到了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谁知这一送,南先生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媳妇”了。

2月9日,还抱有一线希望的南先生又找到魏某,魏某解释说女孩急着回家,忘记将护照交给老挝方面帮忙签证的人,农历正月初七她就会回来。然而初七却依然没有人影,魏某又说正月十五才能回来。到了正月十五,魏某打电话说,女孩不愿意再回来了,可以帮他重新介绍。听到这儿,南先生感到自己被骗了,立即要魏某退掉钱,但魏某说最多退3万。

南先生说,老挝“媳妇”和他生活期间还怀孕了,他非常想要这个孩子,但魏某称,该女子曾做过剖腹产,3年内不能生育,就让去医院把孩子打掉了,“后来,我才知道这女子还有孩子,已经几岁了,他们此前都没有说过。”

媒人称没有从中获利

不能全部退钱

无独有偶,同样来自商洛的32岁闫先生也通过魏某介绍了一位老挝“媳妇”,也是在他付了10万元彩礼钱并同居不久后离开,同样是以签证续签为由。“我们去找魏某,他的态度很不好,还称我们想怎么样随便。我是在饭馆打工的,这10万多元都是借的。”

昨日下午,在公安浐灞生态区分局十里铺派出所门口,南先生和闫先生均表示,魏某一共向4个人介绍了老挝女孩,只有一人的“媳妇”没有逃走,另外一个媳妇跑了,但魏某承诺再给找,也就不报案了。下午4时许,华商报记者联系上了魏某,其称,他只是帮别人办事,没有从彩礼钱中获利。对于处理办法,他说目前商议是每人退3万元,对于两人提出的10万元全部退还的要求,他表示不能接受。

递交申请

警方立案侦查

南先生回忆说,为了挽回损失的钱财,今年5月3日,他找到十里铺派出所报案,但是派出所认为此事属于民事纠纷,不予立案,建议南先生找法院处理。南先生对华商报记者说,自己就于次日去了灞桥区人民法院。法院回应,此类案件都视作刑事案件处理,需要警方立案。南先生只得再次前往十里铺派出所请求立案,但派出所仍然不予受理。

南先生表示,自己奔波数日后,于6月11日到灞桥区人民检察院寻求帮助,并了解到派出所仍不予立案。6月25日,南先生又向公安浐灞生态区分局递交了不予立案复议申请书,并于6月28日向西安市公安局递交了复核申请书。

南先生表示,7月11日,他收到了复核结果,7月25日,他带着监督申请书和相关材料交到检察院。8月25日,在检察院的立案监督下,他终于拿到了警方的立案通知书。8月29日,灞桥区人民检察院给他答复称,经过审查,已通知公安浐灞生态区分局对南先生一案进行立案侦查。

作者:卿荣波

声明:网易刊登此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网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