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 | 富二代求爱记:为了追女神,我绕着地球好几圈了

subtitle 网易人间10-11 17:20 跟贴 1417 条
每次结束和女朋友的短暂相聚,坐在去俄罗斯的航班上,他都会不由自主地胆战心惊,仿佛自己的坐姿稍微改变一下,或者周围的乘客有一点异样的举动,他就会收到女友的短信:“我们还是分手吧!”

本文系网易“人间”工作室(thelivings)出品。联系方式:thelivings@vip.163.com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迷失瓦西里岛丨连载02

前言

2017年9月,我作为在读博士生,到圣彼得堡大学研修。

圣彼得堡大学的校区和宿舍都在瓦西里岛上,在这里生活的中国留学生不低于2000人。

我在国内担任高校俄语教师,为补贴生活开支,课余时间便为中国留学生做家教。

不少留学生补习俄语都是为了应付考试,我的教学对象也因此频繁更替。

他们让我见识到了年轻人在俄罗斯的各种“活法儿”。

1

第一次听到“人肉快递”这个词,是在我来彼得堡研修的第二个月。

那时,我的大学老师正在申请来圣彼得堡大学做访问学者,学校的外办工作人员秉承着俄罗斯人做事不慌不忙的传统,等他们最终准备好邀请函时,留给我老师在国内办理“公派”的时间只剩下不到半个月。老师在国内一筹莫展,让我帮忙打听有没有近期回国的中国留学生,可以帮忙把邀请函带回去。

我赶紧四处打探,一个朋友给我支招:“这种情况,只能找‘人肉快递’了。”他看我一脸茫然,就解释说:“就是那些经常回国的学生呀!你给他们付钱,他们负责把东西带回国,帮你在国内机场寄快递。”

说完,朋友就把我拉进了一个名为“瓦西里岛9线学习小组”的微信群。

对于生活在彼得堡的中国人来说,“瓦西里岛”可能是最熟悉的地名之一。这个岛是涅瓦河三角洲的第一大岛,也是彼得堡的一个行政区,靠一条高速公路、一条地铁线路和若干座桥与彼得堡市的其他区域相连接。在这个占地面积10平方公里多一点的小岛上,坐落着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国立师范大学、列宾美术学院等世界知名的高校,学生的宿舍也大都在这边。岛上的街道布局就像一张整齐的矩形网格,东西向3条主干道,分别为“大街”、“中街”、“小街”,30条南北走向的小路与之垂直相交,用数字编号,称为“线”。

我就住在瓦西里岛的8线,9线则在“小街”的另一端。

平时去学校,经常见到中国留学生从9线走来,没想到光微信群里就有312个人,这数量远远超出我的预想。

入群不久,群里就跳出一条新信息:“本人于17号回国,两个行李箱,可接受各种化妆品,文件优先,烟弹已满。价格合理,瓦西里岛上可取货,需要的私信我呀。”

我联系了这个发信息的姑娘,对方告诉我,“文件,带一份80元。”听到这个开价,我有些惊讶——薄薄的一张纸要80块钱?没想到那姑娘竟有些委屈地回复我:“别人都要100,我这都够便宜的了。”

我把这个价格告诉我的老师,他的反应比我还强烈:“世风日下!我们那时候出趟国,给别人带书、带礼品要装满一箱子,也没见谁要过钱。”

不过,考虑到时间紧迫,老师最终还是决定让我委托这个女生把邀请函带回国。然后,他又开始担心起这种陌生人之间的委托是否可靠,反复跟我强调这张纸的重要性,搞得我也紧张起来。

过了没多久,群里又跳出来几条信息,其中一条写道:“15号回北京,有什么要带回去的都统统送过来,还是老规矩!要从国内带东西的也赶紧寄到我朋友那里吧,地址去我朋友圈找。”

不知为什么,这种不容置疑的口吻给了我很多安全感。我进入发布者的微信主页,一个小伙子,昵称“小飞侠”,签名档看起来有些矫情:“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后面还跟着几个大笑和害羞的表情。

我加了他好友,开门见山地问他捎代文件的价格。出乎意料,他爽快地告诉我:“50元一份。”

我听了觉得特别开心,感觉像赚到了一样。

2

第二天下午,我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瓦西里岛地铁站。地铁站位于岛的中心位置,是很多中国学生约会见面的地点。“小飞侠”说他要来圣彼得堡大学上课,下课后顺便在地铁站入口收货。

小广场上有个俄罗斯男孩在边弹吉他边唱歌,在音箱的作用下,嗓音听起来特别有穿透力,引得很多人驻足,面前的帽子里已经散落了一些卢布。

我听歌听得有些走神,突然看到一个清瘦的高个男孩从围观的人群里钻出来,手里提着几个化妆品袋子,见到我后调皮地笑笑:“我就是‘小飞侠’!”

我怀里也抱着几本书,都是刚从旧书店淘到的。我把一摞书放到了地上,从背包里给他掏邀请函时,他顺便瞥了几眼地上的书,突然叫了一声:“你真是学霸!全是俄文书!我连我们的课本都搞不懂。”

出于职业习惯,我问了几句他们学习的内容。当他得知我是国内的大学老师时,眼睛立刻亮了许多:“老师,你教不教学生?我可不可以找你做家教?”

我哈哈大笑着答应了。看得出这个“小飞侠”人很直率,脾气也好,他收了文件转身要走的时候,又一次说有空要找我补课。我问他俄文水平怎么样,他略带自嘲地告诉我:“我们老师有一次讲一篇关于熊冬眠的文章,突然就把话转到我身上——我的俄文名也叫米沙(俄语中“熊”的昵称)——他走到我身边说:‘大家都知道,米沙的睡眠质量向来是最好的。’结果所有人都笑了,我这个尴尬呀!”

我听他讲起来这么爽朗,也便跟着笑起来:“那行,等有空了跟我补习初级俄语吧!”

不过,“小飞侠”后来一次也没能抽出时间找我补习俄语,反倒是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收到朋友和家人的委托,买了奶粉、化妆品、电子烟等一堆东西后,找他带回国。他收货时手里总提着一个便携弹簧秤,称东西时会说:“你是我老师,给你算便宜点儿,60块钱一公斤哈!”

熟悉了之后,我们偶尔也会在微信上聊几句,但我始终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每次打招呼都是“嗨”,或者是直呼他的昵称,他就回复我一个呲牙的笑脸:“老师好。”

有一次我问他:“每次我要带东西时,你都要回国,你到底多久回去一次?”

他回答说:“大概三周一次吧。”

我十分意外,半开玩笑地问他:“回去那么勤快,家里有产业要继承吗?”

他笑了:“这个真没有。嘿嘿,我能说我回去是为了追女孩子吗?”

这个答案是我没有料到的——他签名档那句“所爱隔山海”,竟然是他的真实境况。

3

“小飞侠”跟我说,他高中时,靠着舅舅的关系,在兰州一所重点高中就读。虽然自己的学习成绩一直搞不上去,却偏偏对学习好的人情有独钟,身边几个好朋友都是班级里的学霸。

高二开学第一个周,学校组织升国旗仪式,他就对那个在主席台发言的高三师姐一见钟情了。

师姐皮肤白皙,不像大部分高中女生剪着短发,而是把头发垂到肩上,耳边扎两个细细的小辫子,再从后面将头发环一圈。学校要求学生在校园里都必须穿校服,“小飞侠”一直觉得,那种“红、白、蓝”组合很丑,但不知道为什么,肥大的校服穿在那个师姐身上,居然没有一点不得体的感觉,反倒很合身。

“小飞侠”听着师姐饱含感情的发言,眼睛一直盯在她耳边的发辫上。当师姐伴随着掌声从台上走下来的时候,一步步就像是踩在他心上一样,使他既难受,又十分甜蜜。升旗结束后,他失神落魄地跟着其他人走回教室,脑子里都是师姐飘动的发辫,“实在太仙儿了”。

后来他打听到,师姐是毕业班的重点培养对象,学习成绩很好。他鼓了半天的勇气,通过一个一起打篮球的师兄,终于约到了师姐。可没讲两句话,师姐便有些严肃地对他说:“你这个小屁孩,脑子里都想什么呢!我回去做题了。”说完便扭头回教室了。

“小飞侠”没敢再打扰师姐。

他从师姐的眼神里看出,师姐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心血来潮的小男生。后来的一年里,他见到师姐就躲着走,怕影响了师姐的学习。当然,他自己也想要好好学习,可身上的惰性太过强大了,成绩总是不尽人意。

没想到,高考结束,师姐填报志愿失误,滑档到了无锡的一所“211”高校,而“小飞侠”则在家里人的安排下,放弃了继续读高三备战高考,直接到了俄罗斯读语言预科,次年进了圣彼得堡大学读社会学专业。

异国他乡的生活远比“小飞侠”当初想象的要单调和孤独。

刚在彼得堡落地,他就被机场接机的中国人骗了一把,本来从机场到瓦西里岛上只需要600多卢布,那人问他要了100美元(约合5800卢布)

彼得堡的生活节奏比兰州还慢,没有电玩城,没有KTV,他租的房子旁边倒有一家年轻人经常光顾的酒吧,可他因为不懂俄语,一次也没敢进去过。

没课的时候,他就窝在房间里打游戏,等到房间里所有的光都被窗外的黑暗吞噬了,整个人就会突然非常难过。每次穿着拖鞋、踩着旧楼房的楼梯下去买晚餐,酒吧里的摇滚音乐就飘过来时,他总觉得,“像兰州的酒吧里放的一样,也是英语歌曲,不过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来俄罗斯一个多月后,他在举目无亲、语言不通的环境里学会了抽烟,也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回忆起高中时的师姐——也曾尝试与同班的一个中国女同学谈了场所谓的恋爱,不过,对方实在太“俗气”了,他加倍地思念起师姐来。

4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小飞侠”决定回国去看看师姐。出乎意料的是,他这次回国,居然让师姐十分感动,师姐热情地接待了他,带着他逛了大学校园,晚上还请他在学校食堂吃了顿牛肉小火锅。

在回俄罗斯的飞机上,“小飞侠”因为和师姐聊天过于激动,把电脑落在了机舱里。机场工作人员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机场取东西,他语无伦次,用夹杂着俄语的英语兴奋地对那头说:“No проблема?(没问题),I will be back!”

父母怕“小飞侠”花钱没有节制,把生活费按月打给他,所以他手头的钱也只勉强够买往返的机票。他开始干起了“人肉快递”的生意——住在瓦西里岛上的中国留学生,不管是不是愿意,都会成为国内朋友购物愿望清单的落脚点,“小飞侠”每次回国都会带两大行李箱、大约50公斤的货,除了化妆品、奶粉、文件,还有俄罗斯的蜂蜜、药品、烟弹、工艺品等等,“林林总总像一个小超市”。

后来,“小飞侠”干脆在无锡的一个同学那里设了个“快递点”,接收彼得堡的中国留学生在国内电商平台上买的东西,再由他有偿带到俄罗斯。这种“国货代购”比从彼得堡带货到国内还要划算——许多留学生出国后告别了淘宝,感觉非常不习惯,“人肉快递”让他们重新找到了恢复国内“舒适圈”生活的希望。

我曾经向同样做“国货代购”的朋友打听过哪些东西比较火爆,他告诉我:现在的留学生实在是有钱,买什么的都有,有人甚至愿意为了买两包“恰恰”瓜子或一包“南街村”方便面就花上几十块钱的邮费。“很大程度上,这种快递,运送的是情怀,这些东西是用来消解乡愁的象征物。”

这样的“人肉快递”可以赚多少钱呢?一次我向“小飞侠”问起,他毫不保留地告诉我:“单程从彼得堡到国内一趟可以挣5000多块钱,基本上抵消了往返机票;回来再带东西,那就都是挣到的了。”

我不仅有些感慨:别的年轻人谈恋爱可能只需要一时的冲动,从男生宿舍楼下买两袋零食送到女生楼下,或者是牵着对方的手,在校园小花园里逗半天野猫;而“小飞侠”则需要每天在十几个群里发广告收货,挣“快递费”买机票,从彼得堡的普尔科沃机场登机,先飞7000多公里到达上海虹桥,再从那里坐半小时的高铁到无锡——他一般会选择在师姐学校旁边一个中等价格的宾馆住下,待上五六天之后,再坐车回上海。

两年内,他往返了将近30次。我调侃他:“你是不是一次也没有回兰州?三过家门而不入?”

他吐舌头说:“这哪敢让家里知道。”

后来我才偶然了解到,“小飞侠”的家庭条件其实很好,爸爸在当地开大公司,他又是家中的独子。不想让家里知道,大概一是怕爸妈操心他的学习,二也是怕家人担心他这样折腾,身体受不了。

“小飞侠”自己倒是很乐意干这个生意,他说自己很喜欢这种自主实现愿望的方式。他曾在语音里向我描述分装东西的过程,语气亢奋,似乎能都能看到他那张眉飞色舞的脸——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将箱子里的货一件件打包发出去,终于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宾馆,连鞋子都没力气脱,四仰八叉倒在床上,第一件事,就是发一条微信给他的学霸女友——“哈哈哈,我又回来了。”

5

今年3月下旬的一天,我的俄罗斯室友请我在京东上帮他爸买一款水下钓鱼视频监控器。我按照“小飞侠”留的地址,在网上订了货,十来天后,他通知我去地铁站取货。

等我到了那里,他身边已经围了几个取货的留学生。一场大雪刚停,有几个学生穿着棉拖鞋冻得打着哆嗦,显然是从租住的房子里临时跑出来的。“小飞侠”倒是全副武装,冲锋衣的衣领遮住了半个脸,正拿着黑色笔记本一条条清点货物,每领走一件货,都要在本子上划一道。

我站在人群外没说话,看到有个女生接过厚厚的包装袋,旁边的女生跟着她,边走边说:“你妈还真是疼你,这么多辣条够你吃一年的了。”

等所有人都领完了东西,我走上去和“小飞侠”打招呼。他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老师好啊!”

我接过监控器,瞄了一眼他手里的笔记本:“你这个真够专业的!订货人、快递公司、单号、货物,每一笔都记得那么详细啊!”

他说:“不这样不行。我一开始也很随便,收了几件货就忘了顺序了。现在我还会每件货编码、拍照片,每件货重量多少,都会记在本子上,从收货,到装箱子、坐飞机、过海关,到最后分发,这一套流程哪里都不能乱。每个细节都做好了,一单生意就能顺顺当当完成了。”

可惜,谈恋爱却不像收货送货这样,能沿着一条既定的方向,保证每个环节都做好就能水到渠成。

那天,我和“小飞侠”一起沿着大街走到9号线,朝岛上最大的一家“链达”超市去。几个俄罗斯姑娘提着手提包,有说有笑地从我们面前穿过去,留下了浓浓的香水气味。“小飞侠”忽然像被香水呛到一样,咳了几声,语气烦躁地问我:“老师,你说女人成天都想的什么呀?在她面前我整天像个loser一样,操!”

我这才知道,这两个人出问题了。

相处了一年多的时间,“小飞侠”一直希望能从学霸女友身上感受到一种“成就感”,但却一直没能实现。女友身上当年让他念念不忘的“仙儿”的感觉,也逐渐被世俗生活里的种种要求和小脾气取代。

当然,“小飞侠”说,大部分时候,他还是非常享受爱情的——他最喜欢的就是在女友学校的自习室坐在她旁边看她写作业的时刻。有时候,自习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玩一会儿游戏,将背向后仰躺着,撑开两只胳膊,盯着女朋友洁白的脖颈——这让他很安心,有种掌控一切的安定感。

回到彼得堡的时候,他就努力想要取悦女友,时不时发些搞笑的图片哄她开心,女友也经常对他撒娇,心疼他长途跋涉,每次他从无锡离开,女友都会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半天不愿意分开;可两个人在微信上聊天久了,又总是会在一些“不该生气的地方”(他自己这么认为)闹起了矛盾,有时候女友发来一句冷冷的“你忙你的吧,我静一静”,他则根本摸不清头脑,完全不知道自己又哪里做错了。

每当这样的时候,距离就成了最大的障碍。“小飞侠”在彼得堡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像一头困兽,愤懑无处发泄,只能用拳头狠狠砸墙、砸自己的脑袋。

有一次,两个人闹情绪闹得比较严重,女朋友突然抛出一句:“有没有男朋友有什么区别?不过就是朋友圈多了个点赞的人罢了。”这让“小飞侠”十分恼火,一气之下提出了分手。但没过几个小时,又懊悔得不行,打了无数个电话哀求女友和解。

这样反反复复好几次,他自己也筋疲力尽了。每次结束和女朋友的短暂相聚,坐在去俄罗斯的航班上,“小飞侠”都会不由自主地胆战心惊,仿佛自己的坐姿稍微改变一下,或者周围的乘客有一点异样的举动,他就会收到女友的短信:“我们还是分手吧!”

“你这么担心你们分手,是不是因为你自己太在乎她了,内心自卑呢?”我问。

他似乎认同我的看法,无奈地点头。停下来点了一支烟,又问我:“那怎样才能不那么自卑呢?是不是因为我回去的次数还是太少了?”

我苦笑起来,告诉他我也没有谈过异地恋,不过他现在回国的频率已经够高了,人家那种半年甚至一年见一次的,感情维护得好的大有人在。如果两个人有问题,即便天天回国,也还是要吵。

他低头拼命吸烟,到了超市门口,被一个胖胖的俄罗斯大妈拦下了——彼得堡当地人对中国的留学生态度不是特别好,公正地讲,这大概也和大多数中国留学生在公众场合的恶劣表现不无联系——在大妈的眼神示意下,“小飞侠”将烟蒂在垃圾桶上方揉搓了几下,扔进去,转身离开时,突然用汉语来了句国骂。

我需要买日用品,他要去买包装材料,我们便在入口处分开了。从超市出来时,我特意望了望四周,也没有看见他,只有几个中国留学生拎着大包小包,在公交站点等车,挥手告别。

在国外留学,很多时候是在体验独居的感受,大家结伴来超市买够一个周的食物,然后回到各自的住所,自由而孤独地洗菜做饭,然后对着电脑或手机屏幕直到深夜。

我提着食品和收到的快递,想象着“小飞侠”回到自己的住处,一个人跪在地板上,用剪刀将气泡纸裁成很多份,然后将收到的货物一件件摆出来,小心翼翼地包装好,缠上胶带,称重,拍照片,整整齐齐地码在箱子里。这大概是他整个回国程序中最繁琐、也是最安心的一个环节:他不需要计算情感上的得失,只需要有条不紊地做最机械的工作,顶多为怎样在一个箱子里塞更多的东西而动一下脑筋,微信的钱包里便会陆陆续续有钱进账,他就可以买票,开始一段新的飞行了。

6

当然,“人肉快递”这个行当并不总是风平浪静的。

今年1月份,一条“中国留学生代购Iqos电子烟在海关被查,恐判刑十年”的新闻在代购圈子里掀起了不小的风波,我加的几个群里都有人转发了这条新闻。此前,国家烟草监管部门曾发文禁止该商品大量流入国内市场。后来再有“人肉快递”的广告,经常会看到强调:“不收电子烟。”

即便是在这样的风声鹤唳下,“小飞侠”仍然会在每次回国时带2、3支电子烟和若干烟弹。很快俄罗斯烟草店也开始限制个人购买电子烟的数量,要求每人凭借护照仅可购买一支,而且如果是外国公民购买,还会贵上几千卢布。“小飞侠”便动员自己的俄罗斯同学以及同学的朋友,每人帮他买一支电子烟,作为报酬,他会额外支付给对方500卢布。

“你不害怕出事吗?”我看到他朋友圈发了动态“本人可以带电子烟回国,欲购从速”,忍不住在下面留言。

“跑镖局的不也怕抢劫的?怕也得做。”他在后面加了几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做了那么多次双向“人肉快递”,“小飞侠”可以说算是有十分丰富的避险经验了。他混熟了海关里的几张脸,每次用半吊子英语和人家对话。实在听不懂他就装傻——不过这也帮了他几次忙,有两次携带的蜜蜡超重,他都是用“不明所以”的方式躲过了被罚款的下场。

“如果你能用对待恋爱的态度来对待俄语,现在也不至于和毛子讲彼此都听不明白的英语。”有一次,我去“小飞侠”那里寄书回去,语重心长地对他说。

他嘿嘿笑着,对我保证道:“好啊老师,等我这次回来就去找你补课。”

“小飞侠”算是长相比较出众的,开朗的性格又给他加了不少分。我曾经开玩笑调侃他:“俄罗斯的美女这么多,你为什么不发展发展,搞得自己这么累?”

他当时正在笔记本上登记货物种类,头都没有抬,说:“唉,如果真能放下,我早就放下了。”

有时在他满是广告的朋友圈那里,偶尔可以看到几条他私人的生活动态:健身的背影图,从飞机机舱拍到的云朵,以及他和女友在无锡校园里或者某个景点的曼妙身影。动态下面的文字一般都很直接,一看就是个毛头小伙子的口吻:

“我的大大大大大大老婆,生日快乐!不要多想啦,我的小老婆是我大老婆养的猫咪,哈哈哈哈。”

“女王大人让我凌晨在普尔科沃机场待机也元气满满,大家快来欣赏大美女的长睫毛,比心,mua……”

从相册里看,“小飞侠”的学霸女友确实气质出众,穿着虽然不算时尚,但眼神里带着明显的骄傲成分。翻了几张朋友圈,这个女孩几乎每张图都背了一个双肩包,有的时候手边还放了一本书,看得出是十分勤奋的。有一张“小飞侠”搂着她的自拍,感觉那女孩冷冷地看着镜头,并不是特别地配合,倒是“小飞侠”自己乐呵呵地露出八颗牙齿,一只胳膊紧紧环在女朋友的脖子上。

7

到了4月的一个晚上,我看到“小飞侠”又发了一条没有配图的文字动态:“我这人长得也不算丑吧,脾气也不算坏吧,哪一次不是我先低头,你他妈告诉我,我错哪儿了。”

我妻子当时恰好在身边,她看了后告诉我,这个男孩八成是屏蔽了女朋友之后发的信息:这样充满了愤懑和火药味的动态,他只会在其他人面前发泄一下,不可能让女友看到,除非他已经做好了分手的打算。我笑着摇头,突然觉得这样执着认真的孩子,有些让人心疼。

5月下旬,在彼得堡留学的生活即将结束,我打算和妻子在俄罗斯拍一组婚纱照,联系了一家中国留学生开的摄影工作室。商量价格时,为了获得打折,我硬着头皮遵从工作室的要求,将他们的宣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

没想到过了没几分钟,“小飞侠”居然立刻给我发来了消息。他对我们在彼得堡拍婚纱照表现出了十二分的羡慕,一个劲儿地说:“老师你怎么选了最便宜的那个套餐?如果是我,肯定选拍三天的那个,一生只有一次啊!真的,她要是能来彼得堡,我天天带她吃好吃的,带她去溜冰、看芭蕾舞、听歌剧、看马戏……”

我有些纳闷:“她以前从没有来过吗?”

他回答说:“没有。她嫌路上的时间太久了,说还不如多看一本书。八个多小时的飞机,要看四部电影才能到。”

我想起他每次往返时的折腾,不禁有些为他感到委屈:“你这么多次坐飞机,行程连起来,也绕地球好多圈了吧?”

他没再说话,后来过了好久,我才看到他回了一个“笑哭”的表情。

这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聊天。我回国后,匆匆忙忙准备开题答辩,很少有时间和心情刷朋友圈。在俄罗斯帮人采买东西那段记忆变得越来越模糊,好像距离我的生活已经十分遥远。国内的快递业极其方便,有时候想要买点新鲜水果,网上随便点几下就有人送到,走下宿舍楼,对面就会看到一字排开的快递小哥和运输三轮车。

直到上个月,因为写论文需要一本论著,我在俄罗斯网站上下单订购,填写寄送地址时突然想起,或许可以不用麻烦朋友,直接寄给“小飞侠”帮我带回国。我打开通讯录找他,却发现由于当时没有备注,现在无法根据昵称查找到他。

费了好一番周折,总算找到了他。他已经把名字改成了“西北偏北”,相册动态停留在了6月份,之前的广告、与女友的合影都不见了。签名档也换成了一行小字:“备战腹肌,备战俄语,Fighting!”

题图:VCG

点击此处阅读网易“人间”全部文章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关注微信公众号:人间theLivings(ID:thelivings),只为真的好故事。

作者:张猛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