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暖影响葡萄产量 有人担心喝不到"葡萄酒皇后"了

subtitle 网易科学人10-11 10:10
然而比萨酒庄技术主管雅尼克·雷雷尔说:“对于我们而言,气候变化是一件好事,我们可以制造出比几年前更成熟、口感更醇和的葡萄酒。”这家酒庄在圣达·米里翁(Saint-Emilion)产区拥有近100英亩的葡萄园。

出品|网易科学人栏目组 卡麦拉

微信|公号ID:WYKXR163

据《美国大西洋月刊》报道,全球气候转暖将过早地使法国传统葡萄酒酿造业陷于混乱状态,不平衡的葡萄收成使波尔多地区优质葡萄岌岌可危。

法国南部波尔多Saint-Emilion地区古岱酒庄53岁酿酒商兼老板阿兰·大卫·博利厄(Alain David-Beaulieu)回忆称,“每个人都感到害怕……”。他眯眼看着自己种植的30英亩葡萄园。两年前,炎热的夏季对他的葡萄园造成了重创,梅洛葡萄酒无法酿造。

博利厄说:“全球气候逐渐变暖导致葡萄不够成熟,并且收成不平衡。从2016年9月份开始,葡萄产量很难满足往年的酿酒量,这样酿造的葡萄酒品质也将不及之前的葡萄酒。幸好来了一场及时雨,雨量不多也不少,大家的压力逐渐解除。我们获得了充足的雨水,我们的葡萄园获救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当然,葡萄酒行业早已习惯了大自然的瞬息万变,干旱、霜冻、雨水、冰雹和虫灾,就像《圣经》中的灾难一样,几千年以来一直困扰着葡萄酒生产行业。1956年出现的大霜冻毁掉了整个年份的葡萄酒,19世纪60年代爆发的葡萄根瘤也是如此。然而几个世纪以来,代表现代葡萄酒风向标的波尔多葡萄酒,向世界展示了优质葡萄酒应当是什么品质口味。令人担忧的是,现今拥有帝王级酿造工艺的波尔多地区葡萄酒业和美丽如画的葡萄园,正在遭受着另一种威胁。

简单地讲:波尔多地区的气候正在逐步变暖。据法国气象局统计数据表明,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波尔多平均气温升高了2摄氏度。灼热的夏季正在烘烤着波尔多的葡萄园,使得大西洋沿岸地区越来越像地中海地区。

这使得许多葡萄酒庄老板感到紧张不安,关系到该地区在丰收年酿造的7亿多瓶葡萄酒(主要是红葡萄酒),以及向全球各地出口的葡萄酒,可获得逾20亿美元的收入。为了保护重要的葡萄产量和葡萄酒酿造者的生产方式,现在酿酒商们开始赶在葡萄长得成熟之前、太甜之前就开始采摘葡萄,如果温度太高,酿造的葡萄酒就会果味更浓、酸度更低、酒精含量更高,这将与传统波尔多葡萄酒背道而驰。

法国如何变成红酒酿造圣地?

当然,酿酒商过早地采摘葡萄方式将持续很长时间,科学家表示,最终葡萄酒酿造者需要培育耐热型葡萄品种。但在波尔多葡萄酒市场,采用耐热型葡萄酿酒将带来诸多变化,因为在波尔多葡萄产区,土壤、地质和气候形成的混合因素对酿酒商影响很大。如果改变种植葡萄的土壤条件,酿造出来的葡萄酒会出现口感味道变化,哪怕只改变两种葡萄酒,就可能影响整个波尔多葡萄酒市场。

然而,拥有悠久历史的法国酿酒行业可能没有更好的选择,研究人员表示,他们有多种方法提高葡萄产量。随着全球气温转暖,产生更频繁、更长时间的热浪,葡萄品种的耐热性无疑将是一个关键性因素,可以预测哪些葡萄品种能够种植在多数地区。他们在2018年1月份《自然气候变化》杂志发表文章指出,在1100多种可供选择的葡萄种植品种中,多数葡萄庄园仅种植了一小部分。许多国家的葡萄种植的70-90%葡萄园,都是基于12种葡萄品种,这仅代表着葡萄品种多样性的1%。

按照实际情况来讲,赤霞珠、梅洛、霞多丽、黑皮诺、席拉和其他几种葡萄品种在世界各地的葡萄园中占有最大份额。《倒霉的葡萄》一书的作者詹森·威尔逊(Jason Wilson)近期在《纽约时报》上表示,许多葡萄品种将面临着灭绝的危险。

更复杂的是,法国葡萄酒制造受到非常严格的监管,以及法律规定。例如:酿造商可以采用哪些葡萄品种,特定的葡萄园可以种植多少特殊品种的葡萄等。波尔多葡萄酒中加入不同葡萄品种,都需要改变相关的规定。这意味着气候变化不仅破坏了波尔多地区的酿酒传统,而且违背了酿酒业的体系框架,未来不久,所有这些体系和规定都需要重新考虑。

不过要想摆脱几个世纪以来的困境,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波尔多地区的酿酒商将从其他地区的葡萄酒制造业中汲取经验。在一些地区,例如:大卫·柏里欧,60%以上葡萄园中种植着梅洛葡萄。酿酒商和红酒爱好者们才刚刚开始思考这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问题。

乐观地讲,10年之内不会发生,但可能在50年之内,梅洛葡萄将在波尔多地区完全消失。

在气候日趋温暖的波尔多地区,可能存在某些不知名的葡萄品种会酿造出美味葡萄酒。基思·范·莱文(Kees van Leeuwen)的任务就是发现这样的葡萄品种,他是波尔多大学葡萄栽培学教授,他已在波尔多郊区的一块土地上种植了52种葡萄,建立了一个葡萄品种的“活数据库”。自2012年以来,他和研究同事对这些葡萄品种进行了细致分析,希望能够找到那些在温暖气候条件下茁壮成长的品种,同时可以酿造出优质波尔多葡萄酒。莱文说:“我们正在积极寻找适应新气温条件下的葡萄品种,同时保证波尔多葡萄酒的美味口感。”

预计3年之后,莱文将有5种葡萄酒供大型酿酒商进行实验。再经过10年之后,这些品种就可以大规模酿造葡萄酒。当然还有一些人正在游说法国政府修改相关法律规定,允许一种新的葡萄品种加入波尔多葡萄酒。莱文指出,这不是不可能的,但这需要大多数著名葡萄酒品牌或者酒庄,向监管机构强调气候变化对波尔多葡萄酒产生的即时性威胁,鉴于许多酿酒商尚未确定很快做出改变,这种情况在短期内很想预期结果。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莱文并不相信葡萄种植者能够很快适应这种气候变化,毕竟被聘请的葡萄酒酿酒师或者红酒科学家是带来最好的科学技术,提高葡萄产量,这是最优先解决的问题。他说:“大多数酿酒师都忙着在当前葡萄收获期尽可能酿造最好的酒,他们不一定有长远的眼光。但如果你不适应气候变化现状,未来将迎来一场灾难。”

然而,一些酿酒商仍然对气候变化漠不关心。

比萨酒庄(Château de Pressac)技术主管雅尼克·雷雷尔(Yannick Reyrel)说:“对于我们而言,气候变化是一件好事,我们可以制造出比几年前更成熟、口感更醇和的葡萄酒。”这家酒庄在圣达·米里翁(Saint-Emilion)产区拥有近100英亩的葡萄园。

2016年莱文和研究同事在《葡萄酒经济学杂志》上发表文章称,的确较干燥气候能够比以往生产更优质的葡萄酒,在过去61年里有20个最干燥的年份,其中10个出现在2000-2012年之间。在波尔多地区,所有干燥年份都非常适宜酿造葡萄酒。

但是研究人员补充称,这种庆祝可能是短暂的,由于气温升高,葡萄收获季节提前,然而当成熟过早时,葡萄成分不平衡,葡萄酒质量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受益于波尔多地区较温暖的夏季,雷雷尔称,他看到近年来比萨酒庄酿造的葡萄酒质量有所改善,但他承认最终他将必须适应气候变化。目前他短期的解决方案是:在葡萄酒中加入更多的赤霞珠和品丽珠葡萄成分。但是他的葡萄园内75%种植的是梅洛葡萄,随着气温逐渐升高,该品种葡萄的产量肯定会逐渐减少。

与此同时,托马斯·戈麦斯(Thomas Gomes)并不是被动地等待法律进行修改,从而适应气候变化。今年33岁的酿酒商种植了5英亩葡萄园,称之为“白杨葡萄庄园”。他已种植了歌海娜葡萄品种和席拉葡萄品种,这些品种被禁止用于酿造波尔多葡萄酒。今年7月份,在一次朋友聚会中,戈麦斯表示,虽然雨水摧毁了歌海娜葡萄,但是席拉葡萄正朝向另一个目标发展,那就是酿造一种彩色葡萄酒,十分芳香,果味浓厚。

戈麦斯说:“席拉葡萄可能不是波尔多葡萄酒气候问题的答案,但必须要有人开始对新葡萄品种进行实验。”他的个人灵感来源于法国南部罗纳河谷发现的耐热型葡萄品种,罗纳河谷地区比波尔多更加温暖、更加干燥,它将很好地演示未来波尔多地区的发展方向。戈麦斯打赌称,他能从罗纳河谷葡萄园学到很多,更顽强的葡萄如何生长,什么时候需要进行采摘,以及最终酿造的哪种类型葡萄酒。

他说:“随着气候变得越来越热,我认为对于波尔多地区而言,这些葡萄品种将成熟得更好,因为它们的环境压力较小。我们可以适应这些品种,我相信这些葡萄品种酿造的葡萄酒会更加美味。”

这些灵活性方案对于法国最著名葡萄酒的生存和发展至关重要,这也是古岱酒庄老板博利厄很容易认识到的问题。

回到博利厄的葡萄酒酵造基地,他指着那台100年历史的木制葡萄榨汁装置,上面有历史悠久的木棍、齿轮和皮带。他指出,葡萄榨汁装置非常完美,暗示着酿酒工艺非常艺术化,并且具有一定的科学性。虽然他与一家实验室签订合同,在葡萄收获季节测试其化学成分,但只有自己才能确定何时采摘葡萄的具体时间。

对于想继续经营波尔多葡萄酒的制造商而言,在全球气候变化的大前提下做出这样的决定,以及创造性地适应气候变化,迟早都是必须的。

这是戈梅斯铭记在心的事情,不过由于他在利用那些不合格的葡萄,他无法将自己酿造的葡萄酒贴上“波尔多制造”或者“波尔多AOC”的标签。这是一种高端官方认证葡萄酒,只适用于那些严格控制波尔多产地的葡萄酒,我们可以将其简称为“法国葡萄酒”。

但是戈梅斯并不认为这是“一记耳光”,而是一种荣誉象征。他说:“享有盛名的酒庄将从小型酿造规模酒庄的实验中受益,推动技术创新的总是那些小酒庄。”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