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四大冤案"中最让嘉庆帝感到悲愤的案子

subtitle 我们爱历史10-11 10:06 跟贴 104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清朝历代皇帝里,嘉庆皇帝永琰“存在感”一直较低,却也有句流传后世的名言:从来未有事,竟出大清朝。

以《清实录》记载,这一声哀叹,源自嘉庆十八年(1813)的“天理教宫乱”,数十名天理教徒,钻了清王朝上下人浮于事的空子,竟买通皇亲国戚后杀入皇宫,差点就把清王朝三宫六院一勺烩。这番曾被香港电影人改编成爆笑喜剧的风波,也叫逃过一劫的嘉庆皇帝悲愤不已,凄然写诗一声叹息:从来未有事,竟出大清朝。

只是,在嘉庆皇帝累死累活的执政生涯里,这种“从来未有事”的虐心闹剧,难道只有“天理教宫乱”这一桩?另一桩看似小的多的案件,却也叫嘉庆皇帝咬牙切齿,发出了类似叹息:“从来未有之奇”。

这桩“小案”,正是位列清代“四大冤案”之一的大事件:嘉庆十三年(1808)李毓昌案!

一、离奇死亡的清官

嘉庆十三年(1808),江淮地区遭遇空前洪灾,嘉庆皇帝拨款十万两白银赈灾。是年夏天,候补知县李毓昌又受两江总督铁保委派,来到灾情严重的山阳县“查赈”,也就是审计赈灾款的使用情况。

虽说只是嘉庆十三年的新科进士,但三十出头的李毓昌,当时却已名声在外。这位生于即墨的山东大汉,从来“以清白自矢”,立志要做个为民做主的青天。这次也是精神抖擞赶到山阳县后,就一头扎进灾区里,啃着干粮走遍当地四十个乡数百个村,瞪圆了眼睛监督一切救灾事宜,一路救活灾民无数,李青天的名号不胫而走。

但是,嘉庆十三年(1808)十一月,一直热火朝天忙碌的李毓昌,却突然被发现吊死在山阳县寓所里。闻讯赶来的山阳知县王伸汉草草看了几眼,就以“自缢”上报给了淮安知府,淮安知府王毂派来仵作查看,把李毓昌口鼻里的血迹擦干净后,就不假思索坐实了“自缢”结论。然后层层上报给两江总督铁保。铁保先是吃了一惊:好好的怎么就自杀了呢?但看案卷又没毛病,也就以“自杀”结了案。

收到噩耗后,李毓昌的家人们,自然死活不信。可从淮安府到两江总督,全都众口一词。于是也只能悲痛抬走李毓昌的灵柩,准备在即墨家乡入土为安。

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先是李毓昌的灵柩运回家乡后,即墨当地就突遭严寒,土地冻得如铁石一般,棺木只能暂放在本宅堂屋里。次年二月,整理亡夫遗物的李毓昌遗孀林氏,发现丈夫生前穿过的皮马褂里,竟有斑斑血迹。李毓昌的族叔李泰清,也想起了他去山阳县迎丧时,在李毓昌寓所里发现的奇怪字条,上面赫然一行李毓昌的笔迹:山阳知县冒赈,以利啖毓昌,毓昌不敢受,恐负天子。

这几个线索对在一起,李家人毅然决定开棺验尸,然后,就看到了惊人一幕:李毓昌除了前胸骨外,全身已成青黑色,显然是中毒而死,而且死前受到过残忍的折磨。李家族人震惊了:李毓昌,是被人谋杀的!

二、震怒嘉庆帝的大案

谋杀李毓昌的直接黑手,就是山阳知县王伸汉。

在抵达山阳县后不久,李毓昌就吃惊发现,朝廷划拨的赈灾银两,不但大多数根本没落到百姓手里,而且受灾的人口,更是严重虚报。愤怒的李毓昌走遍各村,一边按实际人口发放赈灾款,一边不辞劳苦造册统计,终于查清惊人真相:山阳知县王伸汉通过名册造假等手段,大肆侵吞国家赈灾款,被他亲手揣进腰包的赈灾银,保守估计有三万两之多。

但李毓昌没想到,他早被王伸汉盯上了,就连李毓昌身边的三位仆人李祥、顾祥、马连升,都被王伸汉轻松收买。得知李毓昌掌握自家把柄后,吓坏的王伸汉就使尽招数,殷勤请李毓昌喝酒,拿出重利诱惑,搬出上级施压。软硬兼施一番,却只换得李毓昌一声慷慨豪言:“我必呈之(王伸汉贪污证据)上台 , 以救生民于水火 , 以正朝廷之律令 ! ”——你个蛀虫,就等着落马倒霉吧。

吓出冷汗的王伸汉,终于狗急跳墙:必须杀了他!

于是,凶残的一幕发生了:被王伸汉买通的李毓昌家仆李祥、顾祥、马连升三人,偷偷在李毓昌茶里下了毒。中计的李毓昌喝下后七窍流血,当场痛苦挣扎。这三个恶仆生怕李毓昌没死,又用腰带将李毓昌活活勒死,然后吊在寓所里,造出“自缢”的假象。这位一心为国的清官,就这样含冤身死。

而在如愿杀死李毓昌后,王伸汉又百般使钱,淮安知府王毂收了他的贿赂,把发现疑点的仵作打的半死,逼着仵作做出“自缢”的结论。核查此案的江苏巡抚汪日章和按察使胡克家,也是不加详查,至于两江总督铁保?那更是此时清朝有名的草包,自然稀里糊涂以“自杀”结案。在王伸汉看来,就算李家发现疑点又如何?案子已经结了,你有什么办法翻过来!

关键时刻,李毓昌生前的恩师,安徽巡抚初彭龄回即墨老家探亲,得知爱徒惨死,初巡抚顿时暴怒,亲自来到都察院施压,迅速把这桩案子捅到了嘉庆帝面前。看后惊呆的嘉庆帝,命令山东巡抚吉纶主审此案,把王伸汉王毂李祥顾祥马连升一干人等一顿严查,陆续撬开这几个人的嘴,到是年七月,终于审清了此案的来龙去脉——李毓昌冤死一案,真相大白。

如此合谋杀害朝廷官员的勾当,嘉庆皇帝极度震惊,然后就做出了强硬的处置决定:主谋王伸汉处斩,儿子流放乌鲁木齐。包庇王伸汉的知府王毂,本来被定了“斩监侯”,嘉庆帝看过案卷后,又该成了“绞立决”——直接绞死。然后总督铁保巡抚汪日章这几个糊涂官,也是革职的革职,流放的流放——江苏一省的主要高官,几乎全数落马。

还有亲手杀死李毓昌的这几个恶仆,除了以最残酷的凌迟刑罚处决,还要在李毓昌坟前行刑,挖心祭奠李毓昌在天之灵。

对冤死的李毓昌呢?嘉庆帝除了抚恤褒奖外,他还命山东巡抚为李毓昌立碑纪念,亲自为李毓昌写了《悯忠诗》,诗中痛心哀叹“毒矣王伸汉,哀哉李毓昌”,可见痛惜之深。

但嘉庆帝更痛心的,却是此事折射出来的清朝吏治:“反腐”官员说杀就杀,总督不管,巡抚不管,仆人都能被收买反咬。这触目惊心的事实,也叫事后的嘉庆帝,多次给臣下发问:大清朝的吏治,真烂到这地步了?

事实是,比这还烂!

三、叫嘉庆帝“绝望”的腐败

和祖父雍正帝一样,嘉庆帝登基时,接手的就是个吏治腐败的烂摊。一心整顿吏治的嘉庆帝,也曾拿下了和珅等贪官。但比起祖父雍正帝,通过制度改革遏制腐败的智慧,嘉庆帝多是简单粗暴,只是拿下贪官了事。在位没几年后,“肃贪”的力度渐渐下降,清王朝的腐败,却是全国疯狂蔓延。

放在县村基层,就连贪污赈灾款,都成了各地官僚的浅规则。前来审核的官员呢?基本都是“唯收其陋规而已”,也就是多拿一份钱走人。甚至地方税收,都有“浮收”“勒折”等陋规,巧立名目盘剥百姓。大小官员要么装看不见,要么掺和分钱。李毓昌为何会遭暗杀?在那些贪官看来,就是因为他坏了规矩。

更叫嘉庆帝始料不及的,更有高层官员的“懒风”。以李毓昌案为例,包括总督铁保在内的一干高官,各个都是尸位素餐,出了官员被害这么大事,依然走过场层层糊弄,天大的事也糊弄成小事。这才叫王伸汉们巧妙突破层层审核,轻松就把这杀人案糊弄成“自杀”。

李毓昌案后,御史周钺等良臣们也痛心疾首,疾呼嘉庆帝要做出变革,对赈灾的审核以及高层官员的问责,都需要像当年雍正帝那样,有严格的制度监督。但嘉庆帝的回答呢?却是淡淡一句“良法具在”,就不了了之了。

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四年后的“天理教宫乱”里,清朝各级高官会互相推诿观望,放任天理教横扫皇城。事后的嘉庆帝痛哭流涕,下诏大骂各级官员“尸禄保位”。但除了大骂,此时的嘉庆,已经没有更多办法。愤怒之声,透着无奈。

在这中国近代史的前夜,腐败不堪的清王朝,落后挨打的命运,已经难免。

参考资料:《清实录》、《清史稿》、《清仁宗御制诗文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