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会”变成“宫斗戏”,99%人活不过第一集

subtitle 曲湿湿10-11 08:43 跟贴 5320 条

大学里大大小小的社团和组织,最正规的,当属学生会

原本,学生会是为了方便学校管理学生活动、同时锻炼学生能力而组建的小小机构,却不想在某些大学里,就变了味。

部分学生的管理能力、组织能力看不到丁点长进,倒是官僚的架子,已经摆的扎扎实实。倾轧新生、抱团排挤、内部等级森严,俨然一副滑稽的后宫争宠上位记。可笑的是虽然大清已经亡了,历史变了场景仍在上演。

学生会宫斗里,你能活到第几集?

01

直呼“圣上”名讳,卒

某日,金銮殿有人犯大不敬之罪。

公公1:“圣上”的名讳也是尔等直接可以直呼的?咱家不想看见这种事发生第二次!

公公2:请各位新任官员以后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说话前好好过过脑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近日有网友爆料,某学校学生会同学在群里询问开会时间,并@了一位学长。群管理员随即出现严厉斥责,主席也是你能直接@的?!另一位管理员也附议道,请试用干事注意自己的身份和说话方式并@了全体成员。

小小的两句话,当中的意思不言而喻,我来给大家“翻译”一下:

其一,这位同学很不会做人,直接@主席是为大不敬。@了主席不叫主席叫学长更是情商太低的表现。你越级打扰领导意欲何为,是不是显得直接上级没有通知到位?你知道人家爬到主席这个位置有多辛苦?单纯叫学长怎么可以体现出尊重?学长那么多,但并不是所有的学长都是主席呀,心里没点X数吗?

其二,作为试用干事你是不是太猖狂了?还在试用期就不能安分点吗?同时也借此机会提醒所有人,并不是你们有能力有朝气就可以参与进入伟大的学生会了!首先要学会尊重学会做人,可长点眼色长点心吧,注意自己的身份呢!

但我就奇怪了,在群聊界面里咨询一个人问题的时候,不直接艾特难道还要拐弯抹角得艾特吗?或者说需要一级一级请示上级才能艾特?

且不论除了群里的呵斥之外,这位可怜的新干事还有没有受到其他责罚。单就这两位管理员的警告来讲,已经是在新人面前杀鸡儆猴了。太委屈,刚出场就被KO。

事后这孩子还真的公开道歉了,只是说他的道歉信,形式上有点眼熟,但我相信道歉最重要是诚心,形式只是次要的。

02

没有及时回禀,卒

新人:给娘娘请安

娘娘:安

新人:……

娘娘:本宫问你安,你怎么不吱声?

新人:奴婢罪该万死

娘娘:贱人就是矫情,赐一丈红

本来开开心心放个假,屁颠屁颠给学姐请个安,以示对前辈的尊敬。不曾想这位同学因为没有及时回复学姐的祝福,为自己引来了责问。

学姐的消息,怎么可以晚了20分钟才回复?你难道不知道学姐巴巴抱着手机等着你说谢谢吗。怎么这么不会体会前辈的良苦用心。愿意回送祝福给你是高看你、给你脸面,你不把这脸面接住了,还让它摔到了地上去,让学姐热脸贴了你的冷腚,是不是罪该万死?

在这种人人都群发祝福的日子里,学姐对你的情感太真挚了。那么多人中回复了你、还就专等着你的回复、大过节还挑你的茬,可见对新人的爱重,更可见这个社团的工作量还是太不饱和了。以后学姐说话要有话必应、回复消息要分秒必争,这才是一个合格的新人、才能安稳的活下去啊!

03

未曾孝敬前辈,卒

某日,后宫颁下明令诏谕。令各位新人认清自己的身份,积极为各宫主位掐肩捏腿洒扫庭院,总之做一切你能做的。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如今安坐在殿上的各位娘娘,不也是从杂使仆役做起的吗?凭什么你就能一步登天安享荣华富贵。不伺候好各位娘娘,就别想给皇上当差,更别想成为一个体面人儿。

别的剧情都是考验个人的情商和应变,如果你在学生会宫斗的第一集就死了,那只能怪你自己的修为不够、领悟能力不高。

菏泽学院的学生会就不一样,考虑到新生中总有头脑不灵光的。怕大家不知道要说什么、要做什么,非常体贴的出了一纸明文。

告诉那些想进入学生会干正事的傻子们,你们可别想错了!

第一步并不是为组织建言献策,而是把学长学姐们伺候好了。这才是对你的锻炼,这才是你成为一个社会人的必经之路!

正所谓多年媳妇熬成婆,你熬我熬大家熬。这么一视同仁的公平,让那些想要走捷径的小人无门而求。晋升之路如此明确的组织真的是世间少有、业界良心。

另外,猜学长学姐的心意实在是太难了,不如把主子们的喜好都给大家列出来。勤能补拙,一片新老互助的祥和之景。

04

组织恒久远,戏精永流传

大学,我们心之神往的象牙塔、繁杂世间的最后一抹净地,竟也出了这些让人咂舌的奇闻。说到爆料中的这些所谓学长学姐,推算年纪也不过是花季的少男少女。

缘何学了一身油气,打着官腔说着官话,貌似很懂社会的弯弯道道。虚长一级就能对新生颐指气使,手握小小权力便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

只能说,等到来年迈出校门,就会发现社会人绝不等同于社会。工作中仅仅只会谄媚前辈、溜须拍马,便能保得晋升之路一路绿灯吗?

没有真才实学、只学些旁门左道的功夫,就觉得自己已经全懂得了这个社会的潜规则,那未免太过幼稚。

少年心性,当是壮志凌云、当是求知若渴、当是畅结知交。在意气风发的年华里,指点江山挥斥方遒。而不是学习趋炎附势、蝇营狗苟,尽沾染些奸猾之术。

05

“人当为人中人,不可仅为人上人。”

其实学生会风气问题,与部分学校的管理失当也是不无关系的。

没多久之前,在中山大学学生会任命工作岗位上,竟然在公示上特别标明,某个职位是“正部长级”还是“副部长级”,第一眼看还以为真的是某重大国家机关的职位任命。

此榜单当时引起了不少讨论,一个大家认为是象牙塔的大学,竟然按照社会上的官级来做抬头,看起来真的很好笑。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满足了很多学生的虚荣心。

关键的是,这些学生会干部的名衔,有时更不止意味着是“虚荣”,而可能涉及实际的利益。

学生会,原本是学生选举产生的为学生服务的组织,起初也不是大家争着想去做,但是,很多人发现,后来在找工作的时候,学生会工作经历,竟可以为自己的简历涨分。

这导致不少人挤进学生会很大程度上是奔着“官位”经历去的,而不是奔着为学生服务去的。

这就是很多学校的学生会,风气开始变得扭曲的重要原因。

学生会,到底只是个社会生活的训练营,还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名利场?

“哎,你明天下午翘一下课,因为学生会要求所有的小干事下午四点必须去布置现场,不能请假。”

作为大一就在学生会勤勤恳恳担任“干事”的小航,为了完成学生会的活动,翘课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只是因为部长跟他说可以在他毕业的简历上多加几句好话。

在学生会里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小航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干事”。学校要搞个联欢会,自己就要翘课出去,挨家挨户拉赞助,还要在淘宝盘算购买道具物资。

有的时候作业还没完成去却被部长催着要改活动方案,无奈之下只能在熄灯后打开自己的台灯独自伤神,忽然间才深刻理解了‘干事’二字的含义——如果不给你派任务让你干事情怎么会叫你‘干事’呢?”

此外,小航还慢慢知道在学生会内行事,要遵守带有等级化的文明守则。见到院会里其他学长学姐,一定要正式问好,懂礼貌,到了饭点要帮忙去食堂排队打饭,即便他们也只相差一两岁。有一次开会的时候小航跷了二郎腿,部长拍了他一张照片,发到群里,跟大家说小航不尊重部长,不尊重学生会的制度,小航反驳,部长立马扣了他两分,并呵斥道:“你爸妈没教过你怎么尊重长辈吗?”

而到了“换届竞选的开学季”,请老师和各相关部长吃饭也成了公认的常态。

“即使你不明说,别人心里也明白这顿饭的目的,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在学生会的几年,小航渐渐学会了和各个部门的部长毕恭毕敬,不和自己的上级抬杠,服从就是了,等到有新人进来,任务啊责任啊什么的推给新人就好了,自己尽量不要惹麻烦。

由此可见,那些学生会“变味”的一个重要根源,是学生会从干部到成员,都以从服务为宗旨,变成了表面上为学生服务,实际上是特权阶层,成为既得利益者。

而这一点变化,与当前部分学生会成员的选拔制度,很可能是相关的。

在很多学校里,学生会的干部成员选举和确立,都与在校的学生们无关,没有过严格公开的选举,也没有什么明确的任命规则,而是由学校的老师和上一届学生会干部们面试指定的。

所以,如何在学校老师和前届学生会干部那里建立好感,就显得十分重要了,因为这个关系,决定了该名学生会干部的“仕途”。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学生会的干部不是学生自己选出来的,那么这个学生会干部,自然也没有最大的动力去为学生服务,学生们也很难对其进行监督。

民国教育家陶行知在谈到学生自治的这一课题时说道,学生自治做的不好便有以下弊端(摘自《陶行知:学生自治问题之研究》):

第一,把学生自治当作争权的器具。大凡团体都有一种特别的势力,这种势力比个人的大得多。用得正当,就能为公众尽义务;用得不当,就能驱公众争权利。

第二,把学生自治误作治人。这个危险是随着第一个顺路下来的。有的时候,这也是个自然的趋势。因为有了团体,一不谨慎,就有驾驭别人的趋势。刘伯明先生说:“人当为人中人,不可仅为人上人。”

“人当为人中人,不可仅为人上人。”这句话正是切中了当前学生会风气问题的要害,部分学生会的干部们,总希望成为“学生之上”,而不是处于“学生之中”。

当然,我相信并不是所有的国内高校的学生会皆是如此的情况。大多数学校的学生会,都是比较纯朴的。本文的目的,只是期望这些还“入世未深”的大学生,能够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一个运转良好的学生会,必须要能做到“自我革新”,能积极发展自己的独立性和创新性,不仅仅只是校园文化建设的附属品。就这样,才能真正服务校园里成千上万的大学生,为社会输送真正的人才。

最后,再送一句陶行知先生的话:如果厉行自治的时候,大家不愿争权,而愿服务;不愿凌人,而愿治己;不愿对抗,而愿协助;不愿负气,而愿说理,那么,自治之弊便可去,自治之益便可享了。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