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战者李愬挽救了唐朝几十年,为何历史上籍籍无名?

subtitle 历史控10-11 07:26 跟贴 133 条

文/张屹

朔风掀铁甲,奔马践飞琼

我虽然在上学时没读过这篇课文,因为刚上学不久便不用上课了,后来又随父母支援三线建设去了大山中,也就没正经上学。但后来却也在女儿的中学课本中补读了一些课文,其中就包括这篇著名的《李愬雪夜入蔡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学中国历史总有一种虎头蛇尾的感觉,尤其是那汉唐宋几个大朝代,汉在武帝后,除了留下一个昭君出塞,好像就没什么了;宋在风波冤狱后,出了个蟋蟀宰相贾似道,又没留下什么印象深刻之事了;而作为国人喜闻乐道的大唐盛世,把公公扒灰,皇后偷人地一大堆事讲得那叫个详细,及到了安史之乱后,直接扔给我们四个字,“藩镇割据”,整个唐史就讲完了。

李愬正是这四字历史中的一个著名人物,说他著名,是因为中学课本选了这篇文章,才让我们知道了这个名字;如果没选,那也就被埋在历史故纸堆中无人识得了。

李愬,字符直。甘肃洮州临潭人。唐代中期名将,有谋略,善骑射,因门荫任协律郎,历官卫尉少卿及坊、晋二州刺史等职。后出任唐邓节度使,参与讨伐割据淮西的吴元济叛乱,雪夜袭蔡州,生擒吴元济并平定淮西。战后以功拜上柱国,封凉国公。后任武宁节度使,大败平卢叛军,连战皆胜。即改任魏博节度使。卒后赠太尉,谥号武。

这段历史说乱真是乱,因为在此期间前后共存在过89个大小不等的藩镇割据势力,时间历150年之久,但这些都分布在北方的部分地区,在南方还是由中央所控制的;藩镇割据有着这样几个特征:一是节度使是父子相承;二是不给中央政府纳税;三是行募兵制,不归朝廷调遣。分明就是一个个的小王国。

李愬雪夜袭蔡州的起因,就是缘自这第一个特征而引起的,那就是这淮西节度使吴元济,他在父亲吴少阳死后,按父死子继之惯例,通报一下朝廷也就是了。偏偏遇到这刚继位不久的唐宪宗李纯血气方刚,还就不认这个帐了,整死个舅子不同意,要另行选派人去继任,于是,逼得这吴元济不得不扯旗造反了。

淮西节度使的管辖范围,大致在今天安徽的北部到河南的东南部,以汝南县为中心,当时叫作蔡州,淮西向来以士兵精锐而闻名于唐王朝朝野,那后来的淮军在清后期威镇朝野。时至今日,这个地方还是民风彪悍,故而在当时这儿一直是个颇为强大的藩镇。

李唐王朝的皇帝中有三个是最为著名的,即太宗和玄宗加上这宪宗李纯,他一向被称为明君,史称他在位这段时期为“元和中兴”,那个一生不得志,除了一大群诗歌粉丝外,谁都不待见的李商隐,还曾写了首令人牙倒的马屁诗《韩碑》来赞颂他:“元和天子神武姿,彼何人哉轩与羲。”直将他比作了三皇五帝似的人物。

他态度强硬,面对这个一直让唐王朝头疼不已的一个藩镇,决定杀鸡给猴看,采取积极的削藩政策,派李愬去把这胆敢造反的吴元济给灭了。

李愬当时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将领,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这李纯就是同他对上眼了,就觉得他能胜任这一灭吴重任。

其实将消灭吴元济的功劳全部算在李愬的头上也是不合适的,当时河阳节度使乌重胤自西北,忠武军都知兵马使李光颜自东北,加上山南东道节度使严绶,寿州刺史令狐通等等,从几个方向对吴元济发起了猛攻,从这一点来看,当时唐中央政府的实力还是很强大的。

在吴元济疲于应付,龟缩在蔡州的同时,李愬出手了,他先是如三国陆逊般地向吴军示弱,继而又如吕蒙“白衣渡江”,对吴元济发起了进攻,以九千人兵力,夜袭吴元济的老巢蔡州,一举平定淮西。

过程就不讲了哈,课本中都有,此战使李愬一战成名,雪夜入蔡州成为千古绝唱,明代刘伯温的《百战齐略》雪战篇,即以此战作为经典战例。

李愬雪夜入蔡州后,各藩镇恐惧不安,相继上表归顺,李愬又挟平定淮西之声威,讨平淄青李师道,十一战十一捷,收复淄、青等十二州。继而那安史之乱后,仍然割据张狂的幽州三镇也随之降服,藩镇割据对中央的困扰也得到了缓解,出现了短暂的元和中兴局面,大唐国祚也得以延长近百年。

李愬以此盖世之功,被封为凉国公,后来幽州和镇州又发生叛乱,李愬准备再次亲自率军征讨,就在准备出师的时候,他不幸染上重病去世,年仅49岁。

现在只要是名人,哪怕不是名人,只要是历史上没有负面的人物,都会被拉出来黑一把过瘾,这好像形成了一种潮流,这李愬也不能幸免。有人撰文说这夜入蔡州能成功,主要还是归功于李光颜在洄曲牵制了吴元济的主力,并且李愬率军雪夜行军,冻死冻坏军士不在少数等等。于是就有了那亘古不变的“一将功成万骨枯”之结论。

这些说的肯定是事实,也合理,这里的区别是在于,作战是靠勇力打仗,还是靠脑子打仗,李愬类似《奇袭白虎团》的斩首行动,如果没有成功会被斥为异想天开;如果成功了又会被说成投机取巧,这大概就是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吧。

唐朝历史自安史之乱后,瞬间便从政治史变成了文学史,我们从中只看见大历十才子,看见韩愈、柳宗元,杜牧和李商隐等一众文人,而对于庙堂之事和全国的形势则是一片地模糊,幸好有一个李愬,让我们知道了大唐后期不仅有文人,还有武将,还有一大帮为大唐拼力支撑的乱世英雄。

再说个题外话,“李愬雪夜袭蔡州”后,有不少绝妙诗句称颂此事,如王建的“和雪翻营一夜行,神旗冻定马无声。遥看火号连营赤,知是先锋已上城。”大文豪韩愈还写过一个赞扬平定淮西的经典碑文,不过碑文中并没有吹捧李愬。对于这事,李愬和李愬的太太感觉不太爽,这块石碑刚被立下不久,就被李愬的部将石孝忠给砸了,到于是否是受李愬或太太的指使,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由于李愬的夫人是唐德宗的外孙女,他是功臣又兼皇亲,唐宪宗也没办法,于是下令翰林学士段文昌重新撰写,这才摆平了此事。从这件事上我感觉到,这李愬的气度还是稍稍显得小了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