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民族100多年前还是中国人,现在流落中亚

subtitle 嘴哥闲谈10-10 21:10 跟贴 187 条

1、左宗棠大人还在吗?
这是一个真事:
几个中国学者到吉尔吉斯斯坦东干人居住区去访问。东干老大爷听说是从中国来的人,显得特别激动。因为其中有个学者是陕西人,所以竟然能够与东干老大爷无障碍的交流(东干语实际上就是陕甘一带的方言,其中融合了一些俄语、阿拉伯语、波斯语等词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东干老大爷对中国陕西省特别感兴趣,问那里有多少穆斯林?他们现在的传统是什么样的?
谈起陕西,老大爷眼睛里就闪着光,表示很想去陕西看看,嘴里不停念叨着——那是“我爷的省”。这里的“我爷”是指白彦虎,中亚地区的十万东干人都称白彦虎为“我爷”。


然而,白彦虎这个人对汉人来说却有点尴尬,特别是陕甘地区的汉人。
看着东干老大爷的热情,几个中国学者实在不好意思告诉他那段历史真相。显然,东干人对那段历史的认知跟我们是完全不同的。
临别时,东干老大爷突然像记起了什么,劈头问道:请问,左宗棠大人还在吗?!几个中国学者都愣住了。


左宗棠都死了100多年了,这个名字还依然存在于东干人的“集体恐怖记忆”中。
“左宗棠大人”——还不忘带上尊称,说明东干人对他是又恨又怕,并且产生了某种奇妙的情感,难道这是变种版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2、一路逃亡,从陕甘到中亚
想当年,东干人的祖先逃到新疆,虽然距离那个历史事件已经过去几年了,但他们依然怕左宗棠的追兵而至。于是在1877年的冬天,他们决定进一步西逃。


他们分成三批在严冬翻越天山,最后来到了中亚地区。第一批有1000多人,来到了今天吉尔吉斯斯坦的卡拉库尔。第二批有3300多人,由白彦虎亲自率领前往哈萨克斯坦的江布尔州与吉尔吉斯斯坦的托克马克(碎叶城)。第三批有1000余人,来到了今天的吉尔吉斯斯坦的奥什一带。


如今100多年过去,他们后裔经过迁徙变化、繁衍生息,人口已发展到11万多人,在当地算是少数族裔。这11万多东干人中,有至少一半以上分布在吉尔吉斯斯坦,还有一部分在哈萨克斯坦境内,俄罗斯和乌兹别克斯也有少量东干人。
3、为什么叫“东干人”
东干人,一般被理解为迁移到中亚的中国陕甘地区的回族后裔。他们原本并不是一个单独的族群,而是属于回族人。1926年苏联在人口大普查之中,给他们赋予了一个新的种族——“东干族”。不过,东干人依然认为自己是回族人,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东干人的民族认同感越发强烈。


那么,为什么叫“东干”呢,其中有何含义?至今,学界仍没能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有好几种说法,莫衷一是。有学者认为东干是由“黄河东岸”而来;还有说东干其实是“东甘”,甘肃东部,表明他们是的祖地在那里;还有说东干是“屯垦”的讹读,是指到新疆开垦的甘肃回族人的代称。这几种说法貌似都有一定道理,又都令人不能信服。
什么还有“更夸张”的说法,早在十七世纪就已经出现了“东干”一词,意思是“离开中亚之后又归来的穆斯林”,因为回族人最早最早就是从这里迁徙到东方的。
4、东干人的语言文字
在一些刻板印象中,东干人往往被形容成“不拘小节、耿直勤奋、嗓门很大、性子急”,从这些性格特征中似乎你能看到西北人的影子,100多年过去这种地域性格仍然没有改变。这可能跟东干人十分严格的民族血统保护有关系,他们一般较少与外族通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自我封闭,也倒确实保留了他们的民族传统和文化。比如语言,前面就提到过,一个陕西人与一个东干人几乎是可以实现无障碍交流的。即使不是陕西人,你也偶尔能听懂东干语的单词。
他们说“四娘”就是“食粮”,食物的意思,古人说食粮就是指食物。他们说“学校”是“叫福”,就是“教府”的意思,古人把学校称为“教府”。他们把“政府”叫做“衙门”,几乎不需要迟疑就能明白,因为“食粮”“教府”这些古称我们现在听的少了,但是“衙门”却在影视剧中经常听到,所以并不陌生。
东干人的文字却不是汉字了。1927年,苏联便曾以拉丁字母来发明了东干文字,1950年代又改以俄文的西里尔字母来制定东干文字。几代人下来,东干人都不会写汉字了。


苏联对东干人的文字改造是成功的,对语言改造却完全失败。这是由于当年跨过天山的东干人祖先,大多都是不识字的农民,他们的日常生活对汉字并不依赖。东干人的子女在学校里被教任何文字,他们都没有意见。可是如果学校里不让说东干语,而教俄语,这就容易出问题了。
5、国界隔离下的东干人
曾经在苏联时代,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俄罗斯的东干人都能自由来往,走亲戚串门。苏联解体之后国界被划分出来,东干人从此无法在自由来往了。于是这一个族群被国界划分成了很多东干人小圈子,原本内部同质性很高的东干人,在国界的隔离下,也逐渐走上越来越不同的道路。
乌兹别克斯坦的东干人就开始与当地民族通婚了,并且逐渐融入了当地社群,或许再过几十上百年,东干人的印记便会慢慢消亡。


吉尔吉斯斯坦虽然是东干人分布最多的地方,可是他们在国内的影响力很差,几乎没有发言权,政治上处于边缘地位,经济上也过的紧巴巴的。
哈萨克斯坦的东干人可能是过的最好的。由于哈萨克斯坦独立之后经济状况发展较好,国内东干人生活也普遍比其他国家的东干人更为富足。


而且哈萨克斯坦的东干人在政治上还有一定的地位,这可能是得益于这些年他们与中国的频繁交流。以前就举办过东干人到甘肃、陕西的“寻根”文化交流,还包括鼓励东干人子女到中国留学等等。
6、东干人的“家国情怀”
大概是由于个别东干人的“寻根”文化交流,导致我们对所有东干人造成一个误解,认为对中国很有认同感,认为他们将中国看待为“祖国”,因为他们说着一口陕甘方言,还保留着许多清朝老传统……仿佛这些都是证据。
这都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东干人其实并没有多少家国情怀,对所谓祖国、故土的认识也是比较模糊的。他们作为一群客居异乡的人,与当地各民族杂揉在一起,长期以往,回不去的故乡记忆越来越淡薄,现居住地又始终无法建立起主人翁意识,归属感也不强。
那名东干老大爷嘴里念叨的“我爷的省”,并不能说明他对祖国的思绪,那只是他对白彦虎的敬爱而已,远远谈不上家国情怀。


事实上,他们对“讲汉语的穆斯林”才是最浓烈的抱有感情。如果你跟东干人交谈,他们迫切想知道陕甘地区的穆斯林的情况,而谈历史人物他们尤其喜欢谈郑和,郑和的祖先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布哈拉,在东干人看来,郑和是他们的“邻居”,自然会感到亲切。
所以,事实上,东干人没有“家国情怀”,他们只有“宗教情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