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之美,古来共谈:看古代旅行大咖如何游出新高度?

大洋网—广州日报10-10 09:44 跟贴 53 条

登一座高山,感受自然的巍峨;赏一片沧海,领略自然的壮观。古往今来从不缺乏旅行的爱好者。在古代,文人士大夫是旅游的主力军,正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既有刘禹锡的“山水途中作胜游”,还有李白这种“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那么这些热衷旅游的古代旅行大咖去了哪些地方玩?出游的时候又都干了些什么呢?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巧蓉

司马迁:学术深度游

司马迁生于史官世家,祖先自周代起就任王室太史。他的父亲司马谈是汉朝的太史令,掌天文、测候、图书搜集整理以及历史编撰。司马迁自小受父亲熏陶,“年十岁则诵读古文”,不仅如此,司马谈还希望儿子今后能够实现自己未完成的理想——独立修成一部史书。那时候,文字记录还很奢侈,有的历史线索除了在皇家藏书馆有记录以外,更多的是靠民间的口头流传。于是,在司马迁20岁那年,他决定离开长安城,去全国各地寻找文物古迹,探究轶闻古事,对一些口头流传的历史做分析、整理和考察,以求得历史的连贯、完整和真实性。就这样,司马迁的“学术深度游”启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次出游,司马迁先后到达了长江大河、五湖沅湘、淮泗漯洛,西至四川的离碓,北至龙门朔方(河北张家口),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所到之处“纵观山川形势,考察风光,访问古迹,采集传说”,在汩罗江畔,他含泪凭吊屈原;在九嶷山上,他热血寻找禹墓;在姑苏山上,他辛苦搜集吴王阖间和夫差的陈年轶事;在丰沛,访问了萧何、曹参、樊哙等人的故居;在邹峄山上,他瞻仰了秦始皇为了给自己歌功颂德而修建的石刻;在山东,拜访了孔子的“庙堂”;在北方边塞上,游览了蒙恬修筑的长城屏障。

在出游途中,司马迁不仅考察了沿途的山山水水,还深入民间,挖掘了大量生动的历史资料,他了解到了陈涉少时怀有鸿鹄之志的豪言壮语;项羽要取代秦始皇的勃勃野心;刘邦酒后的劣行;韩信受胯下之辱的前因后果。在孟尝君的故乡薛城,他走乡串巷,通过自己的实地探访,证实孟尝君“好客自喜”的传闻并非子虚乌有……这些都为他日后编撰彪炳千古的《史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谢灵运:

不走寻常路,成山水诗开山鼻祖

南朝有名的旅行家谢灵运,是“淝水之战”的指挥者之一、东晋名将谢玄的孙子,自小博览群书,才华横溢。《资治通鉴》里记载谢灵运“好为山泽之游,穷幽极险”。《宋书·谢灵运列传》里描写他外出旅游“寻山陟岭,必造幽峻,岩障千重,莫不备尽”。也就是说,谢灵运喜欢翻山越岭,哪里的山最难爬,就往哪里去,整个就是一个酷爱户外运动,喜欢挑战体能极限的旅游达人。有一次,为了开发新的旅游路线,谢灵运从始宁南山出发,携带数百名仆从,浩浩荡荡地遇水搭桥,逢山开路,一路行至临海,因为旅游队伍声势浩大,消息传来,临海太守王琇以为山贼出没,惊慌失措,差点打报告请朝廷派兵保护。

公元422年,谢灵运三十七岁,这一年,遭受排挤的他来到永嘉出任太守。永嘉是今天的浙江温州,地处楠溪江流域,郡中名山秀水环绕,谢灵运本就对山山水水情有独钟,于是,一千五百多年前,永嘉的山水,激发了谢灵运的灵感,让这位大诗人诗情勃发,留下了许多动人的诗篇。在这期间,他写春天“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登池上楼》);写秋色“野旷沙岸净,天高秋月明”(《初去郡》);写冬景“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岁暮》)等等。雁荡山的奇峰秀谷,楠溪江的碧水清流,都曾在谢灵运笔下描摹,心头吟唱。从这里开始,山水诗真正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流派,谢灵运理所当然地成了中国山水诗的开山鼻祖。

而为了翻山越岭,看遍大好河山,谢灵运专门设计发明了一种人称“谢公屐”的登山鞋:这是一种有齿木屐,上山时去掉前齿,下山时去掉后齿,非常便于蹬坡和走泥路。这个发明,也得到了迟于谢灵运三百多年出生的、同样爱好旅游的大诗人李白的喜欢,他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一诗中专门写道:“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除了“谢公屐”,谢灵运还设计了登山服,自己动手将衣服宽大的袖口改小,将肥大的裤管改为束脚裤,这些装备都为他的登山旅游活动带来了许多便利,说他是个富有创造力的旅行家也不为过。

李白:悠游出行,发掘惊喜

旅行爱好者李白在公元726年,也就是他25岁的时候,离开家乡,由四川出发,沿长江一路向西,开始“仗剑去国,辞亲远游”。此后,他一生的大部分光阴都是在路上度过的,从川蜀大地到烟雨江南,从关中平原至齐鲁幽燕,经五岳,咏山水;寻道问世,羡神仙、歌侠客……一次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个个遍布全国的脚印,李白向世人展示了一个“背包客”的自在与潇洒。

但也正是这番没有日程的悠游出行,让李白在路上差一点被“忽悠”。唐朝天宝年间,李白旅居在南陵叔父李冰阳家。在离南陵不远处的泾县,有一个退了休的县令,名叫汪伦,喜爱作诗,并且十分仰慕李白的才华,听闻李白在南陵,便想邀请他到家中做客,却担心自己名不见经传,李白不愿意前来。于是,他给李白写了一封信:“先生好游乎?此处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饮乎?此处有万家酒店。”这虽然是一封来自陌生人的信,但对于喜爱赏玩美景的旅游爱好者李白来说,却很有吸引力。于是,李白兴冲冲地去了泾县,却没有见到信中所言盛景。这时候,汪伦盛情款待,搬出用桃花潭水酿成的美酒与李白同饮,并笑着告诉李白:“桃花者,是十里外潭水名也,并无十里桃花。万家者,是开酒店的主人姓万,并非有万家酒店。”这原来是汪伦玩的一出文字游戏,但李白听后非但没有恼怒,反而哈哈大笑,并不认为是被汪伦忽悠,反而被汪伦的敏捷才思和盛情所感动。于是,李白在桃花潭住下,与汪伦一同游玩山水数日。在离开之时,汪伦设宴为李白饯行,并拍手踏歌相送,此时的李白被汪伦的一片盛情所感动,要来了纸笔,挥毫写下了千古名篇《赠汪伦》,“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如此看来,李白的出游足够慢,足够自由,可以兴至而往,兴尽则返,也因此有了许多或惊喜或感动的际遇,这些际遇在经过山水的一番涤荡后,更激荡出李白的无限灵感,他的几首开脑洞的名作,比如“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云山海上出,人物镜中来”“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等等,也都是旅途中触景生情,随手演出瑰丽大气。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