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东寺庙:古越波澜壮阔历史的缩影

澎湃新闻10-10 00:02
李白、杜甫、贺知章、孟浩然等数百位知名的唐代诗人以浙东山水为蓝本,歌咏出一个璀璨夺目的浙东地域人文奇景。当代学者将唐代诗人行吟游走在浙东的诗路称为“浙东唐诗之路”。这条“路”以曹娥江(上游称剡溪)和浙东古运河西段为主线,又以浙东密布的河网为支路。从唐诗中推断,唐代的浙东很可能是与三峡、桂林齐名的旅游胜地。

清风庙、嶀浦庙——始宁墅遗踪

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有云:“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剡溪口嶀浦庙

这里的谢公宿处,即谢灵运的始宁墅。他曾筑墅于剡溪边,并留下脍炙人口的名篇《山居赋》。“近西则杨、宾接峰,唐皇连纵。室、壁带溪,曾、孤临江。竹缘浦以被绿,石照涧而映红。月隐山而成阴,木鸣柯以起风。”

这山高月阴,鸟集柯鸣的景象即在今清风庙附近赤壁之下。可惜世事苍茫,原来险奇的景象再难看到了,独留下庙貌高古的清风庙。此庙初建于元至正年间,是为纪念守“节”的王贞妇而建。周边古枫茂密,尤以隔江遥望赤壁红墙,古木印染的“隔江山色”最佳。这种江流、青山、茂树、高岭、赤壁,古庙所塑造的整体气象也是曹娥江(剡溪为曹娥江一段)畔几个庙宇的共同特色。

清风庙与不远处的剡溪

清风庙以北不远处为剡溪口嶀浦潭,即谢灵运垂钓处。在此,剡溪刚刚从嶀山和嵊山夹持的峡谷中涌出,水面始宽阔。潭上孤崖绝壁处立一嶀浦庙。庙前两座小亭一高一低点缀其间,之形小径自庙前平台盘桓至水边。庙亭高低相接连,从顶至腰,由腰及岸。因而崖之顶、崖之腰、崖之脚都得到了势的强调。这样的设计充分展现了“峻壁乘高”的特色,庙宇与环境的融合早已超越了原本的秃崖。

寻找谢灵运的始宁墅一直以来是历代文人的乐趣所在,而剡溪口嶀浦庙至清风岭清风庙间一段为现存剡溪沿线景色最佳处,东晋王询称其为神丽之乡。

知己庙--隐剡之风

炉峰庙

越到中国文化的成熟期,古人所欣赏的就越不再是纯粹的野性自然,而是有人的文化痕迹的自然。古剡之风景虽不能与五岳媲美,却也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个理想的归隐之地。

王羲之慕剡东山水,辞官隐金庭。好友许询闻讯,也举家从萧山迁至金亭香炉峰下。李白的“此中久延伫,入剡寻王许”之句的前因正在于此。后人因此于香炉峰下建庙祭许询,取名炉峰庙,又名知己庙。“宅奠炉峰画意古,门临济水涧毛馨”这一庙门楹联表达出庙与背后青峰,面前溪水之间相融的画意之美。

炉峰庙水涡型藻井

庙至少在唐代已有,现存庙宇建于清道光年间,其最值得一看的就是古意浓厚的戏台,它的藻井下斗拱以水涡形相叠,形式别致,饶有韵味。殿中匾额楹联无不在表达庙作为东晋高士遗迹的地位。

它虽是一座山间小庙,却是无数剡中庙宇的典型。它们所供奉敬仰的往往是一些最终隐于此时此地的中国文化名贤大士。唐代诗人乃至历代对他们最终归隐地的踏访寻找,也构成了浙东唐诗之路的一个篇章。

马太守庙,水乡社庙——马瑧治湖

六朝以上人不闻西湖好,他们只知绍兴鉴湖为东南之名湖。到了唐代,古鉴湖仍在被不断歌咏。杜甫有诗云:“越女天下白,鉴湖五月凉。”陆游亦有名句:“千金无须买画图,听我长歌歌鉴湖。”

古鉴湖的诞生,其首功当归东汉绍兴太守马瑧。南宋王十朋云,“禹迹茫茫千载后,疏漕功归马太守。”他力排众议治湖,最终使曹娥江以西的山会平原拥有了一面明镜。后人感其恩,于鉴湖畔建马太守庙。现存庙宇建于清末,庙旁有马太守墓。

大鉴湖最终在南宋以后逐渐废弃,这使绍兴一带比江南的任何其他地区都更加水乡泽国化。独特的地域环境孕育出独特的庙宇形象。那就是昂立于水上的独立的庙宇戏台。鲁迅在《社戏》中就描绘过这落于孤月之下水影之上的戏台模样。

“最惹眼的是屹立在庄外临河的空地上的一座戏台,模胡在远处的月夜中,和空间几乎分不出界限,我疑心画上见过的仙境,就在这里出现了。 ”

它临水逼人的英姿,独特的天然的舞台环境彰显出最浓郁的水乡特色。

新昌真君殿——沃州山水

沃州山真君殿

新昌山水以沃洲山,天姥山为核心,成为魏晋名贤,唐代诗人大歌大咏的对象。白居易在《沃洲山禅院记》中对两山的赞美似乎可以表达唐人对新昌山水的定位:“东南山水,越为首,剡为面,沃洲,天姥为眉目。”刘长卿的“莫买沃洲山,时人已知处。”更写出了沃州山在当时声名远播。

真君殿即在沃洲山山腰处,前瞰剡溪支流——东溪。它伫立于崖山坳口间,魏然高俊。乾隆和光绪年间两块碑记都记载了庙地形胜,所谓“磅礴而凝,壮观殿庭”也。从前,从真君殿俯瞰山下是万里平川沃野,而今已化为万倾碧波。山流形胜虽随时而转,但庙与山水的相融相依关系却尤胜从前。若沃洲山为东南山水之眉眼的话,那么真君殿即是那眉眼上的红痔。入庙拜之,山颠俯之,水上仰之,皆入画眼。

此庙主祭宗泽,始于南宋,为新昌庙宇普遍的风俗。在日后的岁月中逐渐取代了沃州山禅院,而成为此地香火最旺处。它随着山势形成三列向山下层层跌落的建筑群。最古者为大殿,木雕砖雕艺术独步新昌。

浙东的这些庙宇,既是当地人崇拜先人或神灵的场所,又是一段又一段历史事件的最后凝结处。它们虽然脱胎于特定的地理环境和人文风俗,但又跳脱出一时一地的范畴,进而影响了中国文明。它们是古越波澜壮阔历史的缩影,也是地域文明密码。

原标题:古道行 | 雇舟访庙,浙东唐诗之路 (下)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