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16年,抛妻弃子的“负心汉”凭啥感动世界?

subtitle 网易槽值10-09 16:33 跟贴 2604 条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

这段时间,小三当道、明星婚内不忠、逼死妻子的新闻频频登上热搜,很多人开始怀疑,这世上真的有爱情吗?

“找一座城,爱一个人”只是童话故事么?

这个问题,一对“夫妻”给了答案。

他们是异地恋,16年了;

他们的距离有80000公里;

他们的故事被拍成动画片,感动世界;

无数情侣和夫妻因为他们找到爱情;

黎巴嫩总统的女儿为他们落泪;

他们登上了全球知名媒体的头条。

然而,一开始,他们却不被世人看好。

1

故事,发生在克罗地亚一个名为斯拉沃尼亚布罗德的小城。

一天80多岁的退休老人沃克奇正要出门,突然从空中跌落一只受伤的白鹳。

这只白鹳的翅膀被猎枪子弹打中,流血不止。

老人救下了白鹳,悉心照料,并用自己喜爱的电影女主角的名字为白鹳命名为马琳娜。

沃克奇有三个儿子,都在外地工作,老伴也去世多年。马琳娜的到来,让他有了第四个“孩子”。马琳娜的到来,也为他单调的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

翅膀折断的白鹳和精神孤寂、年迈独住的老人,开始了一人一鸟相依为命的生活。

马琳娜因一边翅膀粉碎性骨折,无法自己觅食,老人就去河边钓鱼给她吃,垂钓的时候,白鹳则在一旁安静地陪伴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天气冷了,马琳娜无法像其他的鸟儿一样长途迁徙到南方,老人便早早为她生起了炉子,并在家里天花板最高处搭建了一个窝。

当天气寒冷老人懒得出门,马琳娜会用自己的方式——用嘴啄他的腿来“督促”老人出门散步。

于是在老人家门前的那片草地上,常常会出现这样场景:一只鸟在前面走着,一位老人在后面跟着,调皮的鸟有时候还会故意模仿老人走路的姿势,看到的人都忍俊不禁。

在老人的车子上,“副驾”这个座位是专门留给马琳娜的。每次去小城采购生活用品的时候,这只白鹳就如同家庭成员一般,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还会时不时的把头伸出车窗,感受窗外的风景。

一人一鸟的快乐生活就像这样,持续了九年。

直到有一天,一只体型更大的雄性白鹳来到了马琳娜身边。

老人担心马琳娜会因残疾而受欺负,却发现雄白鹳不仅没有欺负马琳娜,还悉心地照顾她、同她玩耍。

看到两只白鹳耳鬓厮磨的样子,沃克奇意识到:马琳娜的爱情,在一夜之间到来了。

就好像那些嫁出女儿的父亲,老人的开心中夹杂着一丝嫉妒,但他并没有因此排斥“女婿”,并为这只雄性白鹳起名为克雷贝旦,专门在房顶上为它们建造了更大的“双人间”。

马琳娜和阿克昼夜待在一起,残疾的马琳娜无法自己捕食,阿克承担起老人曾经的工作,起早贪黑的为妻子寻找新鲜的食物。

他们一起在田间散步,在低空翱翔;他们把细长的红喙凑在一起,为彼此梳理羽毛,交颈相依,互相喂食。

如同凡世间的夫妻,举案齐眉,幸福恩爱。

2

可惜好景不长,8月的一天,阿克早上出去捕鱼,却一直到天黑都没有回来。

马琳娜孤单的张望着,从早上站到晚上,却始终没有看到丈夫的身影。

一天一夜过去了,阿克还是没有回来。

老人很生气,没想到阿克是个“渣男”,他竟然抛弃马琳娜而去了。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这句话在白鹳界似乎也同样适用。已经深深陷入爱情的马琳娜,每日望着天空,茶饭不思,日渐消瘦。

老人带着马琳娜捕鱼,散步,兜风,试图让她回到从前的生活,但并没有什么用,阿克走后,马琳娜一直抑郁着:

每天怀抱着希望抬头望着天空,又在傍晚承受失望。

有人说,如果能让人丢了魂,那一定是爱情偷走的,对马琳娜而言同样如此。

转眼到了来年三月份。

这天,当马琳娜再次望向天空时,视野中突然出现了熟悉的身影,是阿克!

一个黑影从天上缓缓而降,最后降落到马琳娜身边。

阿克回来了!这个消息不仅让马琳娜和老人又惊又喜,也惊动了小城里的其他人。阿克怎么又回来了?当初又为什么要走呢?

原来,出于候鸟迁徙的本能,阿克从欧洲飞到了南非去过冬。

南非距离克罗地亚大概8000公里,迁徙路上要经过地中海和整个非洲大陆。

更让人感动的是,在所有白鹳中,阿克最晚离开,最早回来。

他并没有忘记和抛弃自己的妻子,相反因为心心念念着马琳娜,才得以穿过层层阻碍,在这来回16000公里的路程中,坚定不移地飞下去。

再次重聚的白鹳夫妇很快又陷入了甜蜜,没多久,他们就孕育出了爱情的结晶——马琳娜怀孕了。

阿克比之前更加辛勤的捕鱼,因为他现在不仅要照顾妻子,更要撑起一个家庭。

从怀孕到下蛋再到孵蛋,捕食之外阿克寸步不离的呆在妻子身边,唯恐出了一点差错。

小白鹳很快孵化出来,在阿克和老人的精心照料下,它们健康而活泼。

随着时间的推移,幼鸟一天天长大,也到了阿克再次离开的日子。

分开之前,阿克感到对不起自己的妻子,总是有意无意地远离马琳娜。直到分别的那一天,阿克没忍住,和马琳娜缠绵了一会儿,这才带着孩子们飞向南方。

再次和阿克分别的马琳娜依旧不舍,但这回,她的等待和眺望中有了更多温暖和希望。

三月来临,乍暖还寒,小城里的人却热络起来,他们翘首以待,等着阿克的归来。

阿克也从未辜负妻子和小城人们的期待,每年三月初,他总会准时出现在斯拉沃尼亚布罗德的上空。

阿克和马琳娜两只鸟年复一年的约定,渐渐成为整个小城春天的期待。

对于小城的居民来说,看到阿克飞回到马琳娜身边,就好像看到了爱情最具体的样子: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

这样的承诺兑现了15年,直到去年3月,阿克第一次和妻子“失约”了。

沃克奇老人对阿克以往迁徙路线进行研究,发现这条路线要经过黎巴嫩,而黎巴嫩对成年白鹳的盗猎非常多。

心急如焚的老人用阿克掉落的羽毛做成了一支笔,写信给黎巴嫩总统,讲述了马琳娜和阿克的故事。

总统也被这段美好的爱情触动了,表示会严厉打击盗猎者。

尽管这样,老人和小城里的其他居民仍然忧心忡忡:谁也不知道,从遥远南非飞回来的阿克,会遇到什么磨难。

人们在马琳娜的鸟巢边架上摄像机,并在市中心的大屏幕上每天更新阿克的消息。世界各国的许多媒体都将镜头对准这对恩爱的白鹳夫妇,一起等待阿克的归来。但一个月过去了,所有白鹳都回来了,还是没有阿克的消息。

有的人开始哭泣,有人对阿克进行悼念,也有人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爱情还能有奇迹。

2017年4月12日,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阿克已经遇难时,那个熟悉的黑色身影出现在了屏幕上!

阿克浑身血污,羽毛凌乱,还在坚持飞翔,跨过了重重磨难,回到马琳娜身边。

“逻辑的尽头,不是理想与秩序的理想国,而是我用生命奉献的爱情。”

小城市中心大屏幕前的人群,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人们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开心笑容的同时,也留下了感动的热泪。

他们不知道阿克经历了什么,却又仿佛都参与到了这段惊心动魄的爱情中。大街小巷里的情侣,在看到阿克回来的那一霎那,抱在一起,热情拥吻。

3

爱情真的存在吗?

诗人说“在天愿作比翼鸟。”

科学家说:“动物不是在表达真诚的爱,它们不过是在执行基因的指令。”

这个问题或许永远没有答案,真正重要的是,你是否相信爱情真的存在。

异地恋16载,每年跨越80000公里相见,经历过子弹和猎网的洗礼,熬得住距离和时间。

也许平凡人的爱情里从来不会出现这样的轰轰烈烈,我们也因此得以庆幸:我们爱的人,就在身边;我们还有时间,和ta细水长流,白头到老。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