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卫队遭遇车祸后,为何还要派戴笠前去道歉?

网易历史10-09 09:50 跟贴 14587 条

张叔平|网易历史专栏作者,民国史研究者。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1929年6月,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停留北平期间,他的卫队遭遇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蒋介石闻讯后,立刻派戴笠处理此事。蒋介石为何前往北平?这场交通事故是如何酿成的?戴笠又是怎样处理的?这还要从北伐之后的国内政局说起。

先是1928年12月,东北易帜,北伐告成,国民政府统一了全国,结束了中国十余年来的分裂局面。这时的蒋介石已经是国民政府主席,成为国家最高领导人,登上了个人前所未有的人生巅峰。

不过,蒋介石担任国府主席后的日子并不好过,由于国军编遣问题,招致了一大批高级军事将领的误解和不满。从1929年4月开始,国内爆发了的一系列反对蒋介石和南京中央政府的军事行动。继李宗仁发难之后,冯玉祥称兵汴洛,张发奎抗命宜昌,石友三倡乱于浦口,唐生智反复于郑州……当冯玉祥于5月间起兵反蒋时,蒋介石曾寄望山西实力派领袖阎锡山协助解决此一问题,因此,他于6月间由南京前往北平,准备约阎锡山来北平商议军事善后。

6月23日晚7点,蒋介石从南京中山码头出发,8时到浦口换车前行。接下来的几天经过徐州、临城、兖州、泰安、德州、天津,于6月25日下午5点到达北平,入住北京饭店,沐浴后,即前往香山碧云寺拜谒国民党总理孙中山先生的衣冠冢。晚上9点,蒋介石回到北平城内,并致电山西阎锡山,嘱其来北平晤面。

蒋介石在北平停留期间,可谓相当忙碌,每天都要处理军国大事:6月26日早晨7点,前往陆军大学点名、演讲;10点,回北京饭店,批阅文件后,视察北平当地的国民党党部。下午,致电各地军事实力派人物陈铭枢、陈济棠、龙云等人。晚上,会客……

6月27日早晨7点,蒋介石到北平市政府,出席新市长张荫梧的就职典礼,并对在场人员训话,蒋介石特别称赞了北平一番:“北平这地方,原是我们中国从前政治军事文化的一个中心地点,差不多中国最重要的史迹和最进步的文化,统统是集中在北平,所以我们为爱护我们民族的历史,就是先要保全我们北平的文化。”此外,蒋介石还对北平的市政建设提出了要求:“希望北平的市长同军事当局大家能够联合,共同一致的来建设市政。”蒋介石大概没有想到,他讲完话的第二天,他的卫队军用汽车就被北平市政建设的成果之一——公共电车给撞碎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920年代的北平电车

北平有轨电车从1924年开始正式通车售票,在1949年前的20多年中始终是北平最主要的公共交通工具之一,其中,第一路电车的总站是天桥和西直门。

北京电车线路表

6月28日上午,一辆车牌号为“50号”的第一路电车由西直门向天桥方向行驶,10时20分,开到了缸瓦市一带(差不多今天北京地铁4号线灵境胡同站的位置)。正巧,蒋介石卫队的两辆军用汽车(蒋介石不在车上,只有卫兵)也由西山回城,路过缸瓦市。为什么军车要经过此地呢?很有可能是蒋介石前两天去西山拜谒孙中山先生衣冠冢后,这两辆车没有跟随回城,所以现在要从西山开回北京饭店。

那个年代,北平市面上的机动车还不多,司机开车的速度都不可能太慢,结果由于军车和电车都开得很快,便酿成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撞车的一瞬间,军车被电车的“脚蹬板”给挂住了,电车一时无法停驶,当时便把军车撞散了架。军车被撞翻在一边,好几名卫兵受了轻伤,由于撞击太过猛烈,电车的车窗也都被震碎。蒋介石的卫兵都是“天之骄子”,哪受过这种委屈?这时不免怒火中烧,当场就把电车司机赵信中(工号17号)和卖票生王全海(工号113号)五花大绑抓走了。

天桥电车站

当年两辆汽车相撞绝对算是新鲜事,不一会,事故现场便聚集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北平市民,只见卫兵们对两名电车工作人员拳打脚踢,闻讯赶来的警察则根本不敢处理这起特殊的交通事故,只能在一旁加入吃瓜群众的行列,不敢作声。其实,在北洋军阀时代,兵老爷对老百姓拳打脚踢本来是家常便饭,但现如今的蒋介石的国民党部队毕竟号称是“国民革命军”,卫队这样蛮横的做法无疑给革命军队带来了不小的负面影响。

1929年6月29日的《大公报》新闻“蒋卫队汽车与电车相撞”

警察不敢管,北平电车工会却不能不管。出事后,电车工会的全体执行委员、监察委员协同北平总工会代表邓仰之同往肇事地点调查。下午1点多,电车工作再派三名代表郦寿昌、钟翔如、曹敬荣向卫队交涉,要求放人。与此同时,电车工会还呈文给总工会,请转呈蒋介石下令放人。总工会完全支持电车工会的请求,当即拟具了呈文,准备在电车工会代表与卫队交涉无结果时,就直接派人把呈文递交给蒋介石。

总工会把呈文拟好后,得知被捕的司机赵信中和卖票生王全海已经被卫队释放了,但两人显然在卫队那里没少吃苦,受伤不轻。好在去年11月的时候,电车公司刚和首善医院签订了《职工医疗合同》,规定电车公司所有人员在路上受伤,不收门诊费,而且住院费按七折算,于是电车工会就把赵信中和王全海送进了首善医院。

电车公司与首善医院的职工医疗合同(1928年11月19日)

既然卫队已经放人,而且没提什么条件,如果总工会和电车公司想要息事宁人,此事大可到此为止,毕竟对方不是一般二般的卫队,而是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御林军”。然而工会方面认为撞车事件双方都有责任,卫队没有理由抓人和打人,于是仍然把拟好的呈文发给了蒋介石,并决定第二天早晨派人谒见蒋介石进行当面陈述,目的就是要讨个说法,还个公道。

呈文大概是这样写的:

窃据电车工会执行委员郦寿昌、宗翔茹、凌宗启、闵德贵、曹敬业、刘文魁、曹旭堃、仲沈允元等九人报告:“本日上午十时二十分,第一路第五十号由西直门开往天桥,行至缸瓦市,有随从主席卫队汽车,由后开来往东转行,猛触电车右边足踏板上,因停车不及,将汽车撞碎,电车全部车窗震毁,双方皆有损伤,继由该卫队将十七号司机生赵信中、一一三号售票生王全海五花大绑逮捕,随行随打,当时观者如堵,警察亦不做声。请予设法救助” 等语。窃按电车开行,有轨道可循,不能左右绕行,以避他车行驶。再汽车所撞为电车车身之脚蹬板,尤非该司机生之过失,该卫队似不应任意逮捕、肆行殴打。恳钧座伏念该工友愚昧无知,不知趋避,将该工友赵信中、王全海等恩准开释,则恩德所施,党信攸关。妄渎聪听,不胜迫切恐惶之至。呈国民政府蒋主席。

这篇呈文有理有据,不卑不亢,还搬出了“党信攸关”这样的大道理,让人读了不得不佩服工会方面的经验和智慧。

撞车的当天,也就是6月28日,蒋介石仍然是忙于军国要政,上午在批阅文件和会见客人,并接见北平各团体代表后,到党部演讲。下午,又是会客、批阅,他根本就没有听说撞车这件事。

1929年7月12日,也就是撞车事件半个月后,蒋介石(中坐者)从北平南返,途经泰山与侍从人员合影,左一歪头者为戴笠。

直到6月29日,也就是撞车事故的第二天,蒋介石接到了北平总工会的呈文,才知道了这回事,他当即命令卫队释放工友。卫队向蒋介石报告,昨天已经把人放了,蒋介石却和总工会的立场一致,认为不能放人就算完事,他派亲信侍从人员戴笠为代表,偕同卫兵连长李曙文,前往电车公司及工会慰问,并表达歉意。戴笠到了总工会,诚恳表示:“蒋主席卫兵绝不压迫工友,双方均无过,错在司机。”并请工友原谅卫队。至此,撞车事故终以蒋介石方面道歉了结。此时在蒋介石身边担任侍从参谋的戴笠,就是后来的军统局局长和中美合作所主任,有谁能想到日后叱咤风云的“特工王”,在刚出道的时候也处理过这样鸡毛蒜皮的民事纠纷呢?

底图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