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谋划乐视商机:打造大文旅地产

时代周报10-09 09:31

10月13日,风雨飘摇中的乐视网(300104)第三届董事会任期届满。

早已酝酿好的新一届管理层名单,此刻正在等待决议。远在美国的创始人贾跃亭,早已无暇顾及万里之外的乐视网。

大部分股份或被质押、或被冻结,贾跃亭侥幸躲过了平仓危机,但他身为第一大股东,至今仍拿不出全面有效化解乐视网巨额债务危机的具体方案。年内56.19亿元的到期债务,让乐视网的未来更加步履维艰。

乐视帝国烽火四起,先是乐视网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贾跃亭部分股份被金融机构解质押,紧接着,乐视控股所持优质资产又进入司法拍卖程序。孙宏斌带着融创又一次接盘,让贾跃亭在乐融致新和乐创文娱这两家公司正式成为过去时符号,而乐视网空壳化的预期也正加强。

乐视网的每一次涨跌,都与孙贾两人的进退密切相关,他们在各自山头决定了乐视网股价过山车般的表现。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孙宏斌及融创上下早已不再允许公开表态,只有乐视网公告频频替他发声,目前并无增持计划。

作为乐视超级电视载体的乐融致新、内容资源载体的乐创文娱这些,曾一直被贾跃亭看作乐视系撬动大屏生态、打造“客厅经济”的核心要素,眼下正被融创抓牢,并希望与其主业地产成呼应之势。

接连并购乐视、万达曲线进入文旅行业后,孙宏斌想要摇身变成一个“场景生产商”。乐视系负责内容生产和渠道,融创现有的地产业务和万达城文旅业务都是在为“内容”提供“接口”。把这三块拼图拼到一起,就是一次在融创大文化战略下的垂直整合。

但文旅产业强敌环伺,这并非易事。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表示,乐创文娱与万达城项目是融创在文旅领域布局的重点,但两者分属轻资产与重资产项目,如何消化整合使利益最大化,是融创所面临的一大挑战。

隔空博弈

乐视帝国大厦将倾,9月29日是它又一个分水岭。

这一天的下午5点前,融创应将6.94亿元拍卖余款打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指定账户。加上早先被冻结的7900万元保证金,融创以7.73亿元的最新手笔摇身成为乐融致新(原新乐视智家、原乐视智新)和乐创文娱(原乐视影业)两家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一周前(9月22日)的一场司法拍卖,让一切都变得意味深长。这是乐视系资产第一次司法拍卖,三个标的共涉及18.38%(增资前)的乐融致新股权以及21.8%的乐创文娱股权。这些股权份额庞大到足以改变他们的实际控制人。

两万名网友围观之下,唯一竞拍人融创以底价揽获标的,他们在乐融致新和乐创文娱的持股比例分别跃升至46%和42.8%。这些乐视控股曾经名下的优质资产,创始人贾跃亭将不再拥有话语权。

乐视网9月24日公告确认了这一点,乐融致新将发生大股东及控制人变更。处置日之后,乐融致新产生的净利润及现金流量将不再纳入乐视网财报合并范围。

在财经分析人士杜伟看来,孙宏斌再次接盘,是主动出击也是被迫无奈,在意料之内也在情理之中。

“倘若融创不出手,这次拍卖就会出现两个结果:流拍,上述两家公司的资产进一步贬值;其他人以更低价拿走股权,” 杜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都是融创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当然,除了蹚入浑水的融创,再没有人有动力成为乐视系接盘侠。”

靠近贾跃亭的那一刻,孙宏斌就注定了不能再独善其身。去年1月,融创以150亿元获得了乐视网8.61%、乐视致新33.5%、乐视影业15%的股权,成为这三家乐视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加上其后陆陆续续的投入,他们在乐视系砸下的真金白银合计高达170亿元。

即便如此,孙宏斌依旧未能挽救千疮百孔的乐视网。今年3月,孙宏斌愤然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这是一个明显信号—融创无力扭转危局,开始与乐视网切割。

孙宏斌对乐视系三家公司命数作出预判:上市公司引入资金困难,退市、破产都有可能;乐融致新和乐创文娱会考虑增资或引入投资,无论如何都还有希望。”

“可以做”,成为在融创2017年对乐视系投资计提减值拨备165.6亿元后,孙宏斌依旧愿意出手乐融致新和乐创文娱的很大原因。今年5月,乐融致新曾以90亿元的估值,引入TCL新技术、京东、苏宁、腾讯等新投资方,这被认作是一个有力证明。

“孙宏斌是在无奈中找商机,”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看来,乐视系就如同百足之虫,庞大的产业链看似有巨大价值,但各个生态大而不强没有核心。比如,乐融致新的故事本可以讲得更好,感动更多的人,但却被乐视系整体生态系统垮塌所拖累。

这次拍卖,也让外界得以一窥乐融致新与乐创文娱的最新估值。同最高峰相比,乐融致新估值缩水94%,乐创文娱的估值缩水64%。孙宏斌此时接盘,也被外界视为他摊低持有成本,挽回亏损的最基本姿态。

乐视网的下一步又该如何推演?资产被冻结一年多后,贾跃亭所持乐视网股份正一步步被解质押用于还债,他是否会甘心彻底失去乐视网?

融创注资后,划清了上市公司同非上市体系的债务关系,他们双方共同认定的乐视网债务规模约67亿元。贾跃亭在今年8月曾放话,出于对上市公司的情感和责任,他个人将承担10余亿元债务缺口。乐视网随后澄清,称并没有获得直接现金流入。

贾跃亭对乐视网的承诺何时兑现至为关键。乐视网也反复提及“下半年存在持续亏损的可能性。如经审计后公司2018年全年净资产为负,公司存在股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在闭口不谈之前,孙宏斌曾屡屡看衰乐视网:“不仅是壮士断臂,脑袋都断了。谁愿意接盘?我打折卖,9折。”但他是否真的彻底服输,是否会吃进贾跃亭解质押的股票以便进一步控制乐视网,现在尚不得知。乐视网公告频频指出,两大股东眼下均无增持计划。

呼应之势

直到今天,孙宏斌依旧坚持,投资乐视系的逻辑是对的,因为这是“投资消费升级板块”。

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的多位券商人士认为,乐融致新如果从上市公司出表,属于涉及重大资产重组,从程序操作上并没有那么容易,过审需要一定时间。但一旦脱离上市公司,融创应该会加大输血力度。

融创和腾讯、京东、苏宁、TCL等互联网和制造业巨头们一样—押宝智能家居的未来。而乐融致新,今后将成为融创旗下的智能家居业务平台。

今年7月,乐融致新成立了新品牌“乐融”,把业务重点转向以彩电大屏支撑的智能家居。乐视网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现在另一个抬头是乐融集团CEO。9月27日,以乐融品牌名义推出的首个超级电视新品Zero65,定价为7999元。

房地产精装修趋势之下,智能大屏的春天才刚刚开始。《2018年度OTT行业发展趋势分析报告》显示,随着智能电视和智能盒子激活数量上涨,数字电视缴费用户下滑,OTT用户激活数量将在2019年超越数字电视缴费用户数量。2017年国内OTT广告收入26亿元,同比增长147%,OTT大屏媒体价值正在迅速放大。

OTT是“Over The Top”的缩写,指互联网公司越过运营商,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各种视频及数据服务业务,强调服务与物理网络的无关性。

曾一度在短短一年便跻身中国彩电的六强之列,又迅速跌落到中国彩电市场的边缘地位,乐视电视如何在踏上融创这辆战车后,实现商业价值的二次崛起?

刘淑青毫不避讳超级电视会遇到种种无法预知的困难,但她强调,“但下一个5年,超级电视将成为智慧家居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会是集显示、控制、交互等功能为一体的智慧终端”。

走出“至暗时刻”的乐创文娱董事长CEO张昭,也规划了一条IP联营共生之路。

“影旅联营是重要的盈利出口,以小循环带动大循环、大循环赋能小循环, 不断强化IP品牌价值, 实现商业价值可循环、可持续、可放大。”张昭坦承,希望融创入股后,乐创文娱在实景娱乐方面有所突破。

在此之前,乐创文娱与融创文旅成立了合资公司乐创文景。乐创文景想做的是第四代文旅产品,以IP体验为核心的文化小镇。

这个本身看上去不怎么新鲜的IP 开发模式,也同样被乐创文娱赋予了一个新名字—“飞轮模式”。张昭提出,要将电影和网络文学、旅游地产、互联网视频、游戏、消费品等结合在一起。

目前,乐创文景已启动河北遵化“一诺小镇”、大连甘井子“工业青春海岸线”这两个文旅项目。

第二主业

IP、渠道、内容、场景、垂直,这同样也是孙宏斌的想法。

站在1915亿元半年销售规模新起点,融创今年全年销售额将超过4500亿元,这是大概率的事。“4500亿+”融创的突破和大文化IP,是孙宏斌眼下筹谋的大事。投资乐视、万达,都是在给融创的未来买一个更大的空间、一条可以走更远的路。

投资乐视,是融创第一次踏出地产圈。在此之前,融创的并购逻辑一直是在做地产增量生意:买下带有土地储备的公司,开发、卖房子。在只做增量的逻辑下,融创规模迅速上升,并在2017年迈过3000亿元规模门槛。

“但纯地产业务的增量已经不是融创战略的第一要义,孙红斌需要为5年、10年后的融创寻找第二增长点,”融创内部人士张睿(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投资乐视系,是孙宏斌在地产业务之外寻找第二个IP,而且需要它有市场增长潜力,能在智慧城市、智慧社区的社会大背景下,跟地产业务相互关联。

在孙宏斌的大文化战略中,内容的作用是用来生产IP,房子是室内应用场景,文旅是游玩时的应用场景,内容可以独立挣钱,甚至是建立“护城河”的壁垒型业务,缺少任何一个环节都容易被竞争对手作为突破口,也不足以形成一个对消费者的“全周期服务”。

仅仅依靠融创原有的几个文旅地产项目,孙宏斌并不能快速实现这一业务的规模化。王健林抛出的世纪牵手一约,给了孙宏斌机会。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这场中国房地产历史上资金规模最大的并购在延宕近一年后,终于落幕。13座万达城已在今年6月底全部交割完毕。

“我们原来手上有一个黑桃456,买乐视的时候希望买一个JQK,结果来了一个黑桃3,但是你不知道最后万达来了,来了一个黑桃7,同花顺。”孙宏斌不无得意。

在这之后,融创成为中国文化旅游物业的最大持有者,文化旅游板块的资产超过2000亿元。融创行政总裁汪孟德指出,预期未来3–5年,文旅板块将成为除地产外融创新的利润和收入的增长点。

“有了文旅板块以后,融创现在已经不需要其他多元化了。”孙宏斌称,文旅和地产都是10万亿元的大市场,融创握有双板块已经很有竞争力。

他正把融创文旅产业的发展重点放在海南。9月6日,在北京举行的海南省引进外资项目洽谈会上,孙宏斌与海南省领导面对面、一对一洽谈。

在约40分钟的洽谈时间里,孙宏斌介绍了他的海南文旅产业发展计划。在此之前,他已经把融创文旅集团总部设立在海南,由路鹏兼任文旅集团总裁职务。

文旅产业强敌环伺,仅在海南,融创就要面对华侨城、复星、雅居乐等文旅巨头。

“用IP撬动文化相关产业发展,融创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表示,融创接手文旅项目的运营时间并不长,想要分食市场红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汪孟德表示,这一两年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快速增强文旅板块的运营能力。

原标题:孙宏斌谋划乐视商机:打造大文旅地产 造4500亿增长第二极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