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与法拉第未来的24小时:对赌协议与烧毁的样车

观点地产网10-09 08:19 跟贴 549 条
就像古代战争讲求“鸣鼓而攻之”,一场各执一词的论战,在仲裁庭外展开。

观点地产网 一个星期前,谁也不会想到,许家印和贾跃亭即将戏剧性地对簿公堂。

不久前两位故事主角还一副合作融洽的摸样,前者在美国时间7月13日视察了洛杉矶的FF总部,并摸着样车竖起大拇指。但如今,他的造车梦被蒙上阴影。

10月3日,Smart King正式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申请。

具体要求是,希望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以及要求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就像古代战争讲求“鸣鼓而攻之”,一场各执一词的论战,在仲裁庭外展开。

恒大健康说法

最先行动的是恒大健康,该公司在10月7日呈上一封言辞愤怒的公告,表示“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

据了解,恒大健康于今年6月以20亿美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及公司贷款,间接获得了Smart King公司的45%股权,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而Smart King则全资拥有法拉第未来(FF)。

在当初的约定中,恒大方面将在2018年底前支付其中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再支付剩余的6亿美元。

同时,约定香港时颖持有的每股股份配有1票投票权;而贾跃亭方的FF Top Holding Ltd.(原股东)持有每股股份则配有10票投票权。

恒大健康抓住的正是这一点,提出贾跃亭利用原股东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 King,并在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的情况下,要求时颖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

“时颖为了最大限度支持Smart King的发展,与Smart King及原股东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恒大说。

恒大继而声讨,原股东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时颖提前支付投资款,并以此借口提出仲裁。

同时根据公告介绍,恒大方事实上已在5月25日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而这批资金到七月份时,已基本被消耗殆尽。

法拉第未来

直至10月8日下午三点左右,法拉第未来官方发布了声明。

其中提到,恒大单方面对于早前所签订的投资合约条款出现多条违约,期间虽经过多次友好交涉和严正敦促,恒大依然在没有合法依据的情况下拒绝履约,尤其是未能按时履行对FF的相关财务承诺。

在FF的说法里,要求提前支付投资金额的一方却是恒大健康:“2018年7月,恒大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三方协议),并同意在原合约约定日期之前,进一步向FF提供资金保障,包括在2018年内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

同时该公司强调,包括FF全球CEO贾跃亭在内的任何人,都没有对董事会进行“操控”。

FF官方表示,恒大在未能兑现支付任何额外资金的承诺的情况下,反而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另外,恒大也阻止FF接受任何来自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

“这是最基本,最常识性的公平问题。”

FF官方同时指责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包括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

市场如何看?

综合来看,引发此次纠纷的重点,或是那笔无论是5亿美元还是7亿美元的提前投入资金,其付款条件是否被满足。

若已满足,但恒大方并未履约,则错在恒大;若条件未满足,那便是Smart King及FF公司“强词夺理”。

唯独是这部分协议内容尚缺乏实证,有待未来仲裁双方作进一步更详尽的资料披露。

与此同时,一部分市场人士开始质疑贾跃亭的8亿美元为何用的这么快,并指出这是FF公司的财务状况出了问题。

另一部分分析则直言,贾跃亭“劣迹斑斑”的个人经历,显示出他(其目前是FF的全球CEO)并不是领导FF的合适人选。

确实,FF公司今年的表现可以说是有惊喜但状况不断。

首先是财务问题,据了解,目前法拉第未来正在和它的前CFO Stefan Krause打另一场官司。

报道表示,Stefan透露自己曾希望FF实施破产,但最终被贾跃亭否决。

“贾跃亭积极反对按照美国破产法第十一章进行准备,他宁愿让公司失败,留下员工和供应商以及大笔债务,而不是重组公司的财务结构,并公开承认FF和他自己的缺点。”

报道还透露了官司起诉书的内容:FF员工们经常花费时间来避开债权人的电话,考虑支付哪些账单以避免破产。到了2017年秋季,该公司出现流动性危机,并无力偿债,FF常常耗尽其银行账户的资金,并需要每两周注入资金以支付员工工资。

情况在恒大成为投资人后出现好转,但目前来看,最初的8亿美元并不足以填满这家新能源汽车公司的“胃口”。

据外媒The Verge的消息,FF正拖欠多家供应商的货款,其中一部分合同甚至可以追溯至2016年。

另一方面,是否能如期实现量产的问题。

据悉,恒大与贾跃亭方此前签订的协议包括一份对赌协议,其中要求FF于2018年底至2019年初实现FF91量产,否则贾跃亭会失去Smart King的控制权。

有信源指出,法拉第未来今年8月28日造出的第一辆预产车,曾在9月底,一个名为“Futurist Day”的活动之后几小时内着火损毁。但报道起火之后,FF随即要求员工签署了保密协议,不得向外界透露具体情况。

消息另引述了数名FF前员工的话,他们称:“这个事件影响力整个团队的士气,对于今年底开始的大规模量产造成了障碍。”

“贾跃亭实际上是在提前摊牌,他已经预料到明年年初实现量产或成空谈。”有市场人士针对此分析到。

亦有分析认为,FF此次仲裁的真实意图并非是解除所有协议,从而“踢恒大出局”。法拉第未来真正想要的是,在融资或引入投资方面,能有主动权,“贾跃亭或许希望争取引入其他资本,摊薄恒大的股份。”

“法拉第未来和恒大健康之间,在签署协议前缺少沟通或默契。法拉第未来只希望恒大做股东,不希望其染指其他,而恒大想要控制更多。”有人说。

一些香港法律界人士已判定,这场仲裁除非和解“无疑将耗上几年”,但一旦最终敲锤判决,将对纠纷有决定性作用。

根据惯例,在香港作出的仲裁裁决,经当地法院许可,可按执行法院判决的方式强制执行。申请执行许可用书面形式,无需通知被执行人。

而香港作为亚洲最主要的仲裁中心,作出的仲裁裁决被超过140个签署了《纽约公约》的成员国所承认(包括中国内地、美国),在所有东亚国家更是很容易执行。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