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的每一场动物表演,可能背后就是虐待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10-09 00:59 跟贴 4279 条
虽然动物表演有相当长的发展历史,但无论是驯养方式还是生存环境,都没有随着历史的推进而改善。把动物放在马戏团里不能算是保护,最好的保护,是抵制动物表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一次国庆假期,确实让有些人笑得非常开心。

尚未正式对公众开放、仍然处于定向邀约开放阶段的上海某海洋公园,在国庆期间已经先体验了一把爆满景象,可谓一票难求。而这家海洋公园最大的噱头之一,莫过于包括海豚、海狮和虎鲸表演的三大动物剧场,这家公园靠着这些动物明星赚足了眼光。

这样“成功”的商业案例已经不鲜见。今年清明小长假,青岛某海底世界三天实现487.5万元的营收额,同比增幅超60%,再次刷新了多年由自己保持的青岛市清明期间票务营收记录。而这所海底世界的保留项目之一,就是白鲸、海狮、海豚的动物表演。

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动物做出的“惊为天人”的动作,是如何训练出来的呢?这种表演,又是否会对动物造成伤害呢?

中国,动物表演大户

我们从马戏说起。

现代马戏团的雏形最晚可以追溯到18世纪70年代,英国人阿斯特雷率先将杂技、小丑和以马作为诸位表演动物的马术融合起来。19世纪,由于铁路系统的发展,很多其他的珍稀野生动物得以通过先进的交通方式运抵全国各地,引起了从而加入了马戏表演的序列。

2006年,迪士尼频道成员骑玲玲马戏团大象巡游/视觉中国

例如,1805年在美国举行的动物巡回展,就让大象成为了观众的心头好。1885年,明星动物演员、非洲象“珍宝”意外死于交通事故,毫不意外地成为了全国报纸的头条。

19世纪末叶,后来最负盛名的玲玲马戏团建立。玲玲马戏团深刻地意识到,自己最雄厚的资本应该来自于动物而不是人,故而采取饲养动物、外聘演员的方式,牢牢圈住马戏的核心环节——大象表演。

此时的大象,俨然成为了文化生活中的“大IP”——1941年,迪士尼公司出品的《小飞象》,就将主角设定为在马戏团生活的一对象母子,该片勇夺当年票房亚军,并在之后的几十年里数次再版发行,成为一代人永久的记忆。

香港迪士尼乐园的小飞象/Wikimedia

中国的现代马戏,则起源于1930年,尹清川、李同仁、郑继荣等人在埇桥率先开始尝试驯兽动物展。至迟到此时,猴、狼、狗熊等动物都加入了中国本土马戏的行列。

这种对本土马戏的创新,没让驯兽者失望。50年代,宿县带有集体性质的“大众动物表演团”全年营收就高达40万元,此时一张门票的价格才5分钱。

随着时间的推移,马戏团逐渐风光不再。在经历了住建部、国家森林局牵头的市场清理之后,马戏团又成为了“拯救表演动物项目”等民间志愿机构的靶子,宿县动物表演团等知名马戏团,只能维持流动的“卖艺”状况,没有固定据点。

宿州马戏,老虎钻火圈。宿州有近三百个马戏团,但大部分规模不大,没有固定演出场所,只能走一处演一处/视觉中国

然而动物表演在中国并未衰落,而是把重头戏移到了水中。

在中国,水族馆和海洋公园的建设,被定义为“普及科学知识”的重要举措,其意义“远在其他任何博物院之上”。1999年开始,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在全国范围内评选科普教育基地,至今已有十数家水族馆入选。

乘上了科普教育的风潮,海洋馆的发展速度飙升。中国大陆地区目前有圈养鲸豚的海洋公园达39家,分布于17个省市,圈养鲸豚达到419头,其中九成以上都开展了鲸豚表演。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自然保护监测中心公布的信息,1975年到2012年间日本出口的668头海豚活体中,接近一半去往了中国大陆地区。

2011年7月29日下午,三只专门从日本引进的瓶鼻海豚顺利抵达合肥海洋世界/视觉中国

可以说,无论陆地海洋,我们都拥有了规模相当可观的动物表演团队。然而,这绝非幸事。

中国的表演动物有多苦

为了让动物服从人类的指令或者满足人类的要求,人类可以对动物进行繁育或者驯化。这二者有根本的区别,繁育只是让动物能够在人类控制下传宗接代,而驯化则要求动物的基因性状发生改变,将野生动物变成家禽家畜。

所有的观赏动物和表演动物中,大部分都与野生种群一样,并没有明确的适用于表演的新性状。也就是说,让动物表演,可能会违逆动物的天性。

青岛森林野生动物世界,驯兽师训练羊驼练习跨栏/视觉中国

这时候,就需要采取一些“手段”让它们配合。而不合理的手段,会让动物痛不欲生。

例如说,黑熊本身用四肢移动,而在马戏中则被要求采用后腿站立行走,乃至骑自行车。这种行走方式有悖黑熊天性,因而必须用强迫手段予以训练。

而国内有些马戏团采用的方法,是将黑熊用短链拴住脖子固定在墙上,如果黑熊不能坚持站立,就有窒息死亡的风险。

狗熊脖子被固定在墙上,训练站立/亚洲善待动物组织(PETAASIA)

当然,不是所有驯养动物的方式都是如此残忍。例如台北市立动物园进行的驯养,就充分利用了动物的本能和习性。动物完成指定动作就可以立刻得到奖励,如果不完成也不会受到惩罚。动物无需模仿人类,只需要在玩耍的同时进行无害于身体的动作训练。

不过,即使驯养方式正确,动物们仍然可能面对其他折磨,驯养环境就是折磨它们的因素之一。

研究显示,圈养环境里面的海豚死亡率接近野生状态下的一倍。根据一份海洋公园的报告,圈养的瓶鼻海豚寿命甚至不足3年,而在野生环境中它们可以存活30年以上。香港海洋公园曾引进过的115头海豚,很多也都早早死亡。

2008年6月24日,据香港海洋公园提供的消息,由全国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分会赠予的5尾中华鲟中最小的一尾于23日凌晨死亡,疑似被海狼攻击。这样的意外也是水族馆动物的一大威胁/视觉中国

造成这一切的关键因素之一,是成本。以饲养海豚为例,海洋馆在食物、水质、场馆设施方面已经投资甚巨,扩建海豚的居所肯定不会成为第一选项。

即便按照欧洲水生哺乳动物协会(European Association for Aquatic Mammals)制定的规范来看,一头身量比人类大一倍的海豚也只能获得50平米的生存空间,何况国内的大部分水族馆,根本达不到如此的标准。

此外,本土的动物表演节目,艺术水平和技术含量都不高,不少动物表演是打包在其他观赏项目中收费的,想提高利润只能在日常开销上做文章,节省开支,让动物作为替罪羊节约成本。

而国外一些成熟的马戏团演出,则收入不菲。玲玲马戏团2011年以前的年收入曾达到6亿美元,足够撑起一个自建的大象基地,用以改善动物的生活水平。

人与动物的接触,也可能会给动物族群带来疾病。甚至没有直接接触的情况下,动物也会受到人类的伤害。例如,非洲就曾报告过狸猫族群在人类垃圾中寻觅食物而大规模感染结核病的案例。

一只来自杭州野生动物园的猩猩,受到参观市民的惊吓,躲在饲养员怀里不肯出来/视觉中国

更大的痼疾,在无法可依。在美国动物表演要受《动物保护法》的约束,前面提到的玲玲马戏团就曾支付过27万美元的罚款。而直到现在,中国也没有通过《动物保护法》。

甚至,由哪个部门来管理,也成为了一大难题。对多数违规马戏团的清理,是由当地森林公安局或者野保单位进行的。此前要求各城市动物园禁止动物表演的禁令,居然是由住建部发出的。如果你发现一桩针对动物的暴行,向谁反映,是个尴尬的问题。

表演不算一种保护

一位马戏行业从业者曾经言之凿凿地表示,他们的行为也是对动物的一种保护。此前湖南卫视节目《奇妙的朋友》,就声称希望通过节目效果拉近人与动物的距离。然而,保护动物不是只靠人对动物的好感就行得通的。

2018年6月20日,《高能少年团2》中,王大陆亲吻白鲸。这类节目的确会提升人们对动物的好感,但这对动物来说不一定是好事/视觉中国

看动物表演,合影、近距离接触和投喂食物这些都属于常规操作。这样的环节经常让人造成一种错觉,好像狮子老虎也不过是一只大喵,甚至产生养野生动物作为宠物的想法。

然而这种思维,很可能导致更大的误会和灾难。

一项实验模拟了黑猩猩和人友好相处的场景。实验团队要求1200多位测试者分别观看黑猩猩个体以及黑猩猩与人相处的照片,受试者分别在两种情况下判断他们觉得黑猩猩是否濒危、是否适合当宠物。

结果显示,观看过黑猩猩和人亲近的照片后,受试者大幅低估了黑猩猩濒危和亟待保护的程度,也使得人们希望养黑猩猩做宠物的欲望增加了30.3%。而如果把猩猩置于一个人类的环境里,也会有类似的误导效果。

研究发现,图片中猩猩穿着人类服装、身处人类环境或者身边有人的情况下,人们更倾向养猩猩作宠物/Specific Image Characteristics Influence Attitudes about Chimpanzee Conservation and Use as Pets

台湾地区一档人与黑猩猩交朋友的综艺节目,更是给黑猩猩带来了灾难。节目播出以后,多达1000只猩猩被成功走私到台湾卖作宠物,其中的大部分在5年内死掉。更有约4000只黑猩猩死于猎捕和走私途中。这个数字,几乎达到了猩猩属两个物种现存个体数的10%。

在现代的保护生物学当中,保护一种生物,不仅仅是让一种生物免于灭绝命运,还是对他们栖息地的保护。把一群动物养在马戏团里,它们既不能重返山林,人类也无法通过饲养来保护它们栖息的环境,根本谈不上保护。

有人说如果马戏团不养这些动物,它们就会无家可归,这种说法只是狡辩。如果马戏团不养,这些动物也会有归宿。

虽然大多数表演动物都经历了二代或者三代繁殖,已经不是所谓的“野生动物”,但法律上只根据品种而不按“出身”来定是否珍稀。从玲玲马戏团退役的大象直接进入了该公司设立的大象保护中心,而在中国,至少有生态基地和保护区可为他们容身。

在不同国家的动物们正在享受冰火两重天的待遇。2017年5月21日,玲玲马戏团结束谢幕演出从此成为历史,其旗下的大象也全部退休。在动物福利相关的法律保护下安享晚年。

英国海洋生物保护慈善机构海洋生物基金会宣布,上海长风海洋世界的白鲸“小灰”和“小白”入住冰岛一座露天水域鲸鱼保护所。英国海洋生物基金会和长风海洋世界隶属于同一家集团/视觉中国

与此同时,中国仍有数家新建的海洋公园以动物表演为卖点吸引观众,国庆期间马戏也成为不少旅游景区的热门项目。许多海豚、虎鲸、海狮乃至熊、老虎、狮子、猴子,仍然在进行各种以刺激肾上腺素为目的的演出。

殊不知,表演落幕以后,才是动物演员们的至暗时刻。

参考文献:

[1]端木异.告别传统马戏团:反对动物表演背后的现代观念转型[N].澎湃.2017.

[2]张蓓.安徽宿州马戏行业被指虐待动物,监管部门称“表演需要训练”[N].澎湃.2016.

[3]温潇潇.我国水族馆数量规模世界第一,主管部门称技术和管理亟待跟上[N].澎湃.2017.

[3]陈育新.中国杂技发展研究[Z].成都:四川文艺出版社.2012.3

[4]高岩.中国水族馆发展现状及对策探讨[J].自然博物第4卷.2018.

[6]亚洲善待动物组织.宿州马戏行业现状[R].2016

[7]花蚀.为什么要反对动物表演[Z].果壳.2017

[8]程琰.我国娱乐动物保护法律问题研究[D].东北林业大学.2011

[9]崔慧莹.韩钰泽.政府禁演、志愿者举报之后:300家马戏团的联名信[N].南方周末.2018.

[10]纪洪江.中英动物福利法律比较研究[D].昆明理工大学.2006.

[11]Grimm, D. (2011). Are dolphins too smart for captivity?. Science,332(6029), 526-529.

[12]E.A.A.M. Standards for Establishments Housing Bottlenose Dolphins

[13]Ross SR, Vreeman VM, Lonsdorf EV .Specific image characteristics influence attitudes about chimpanzee conservation and use as pets[J]. PLoS ONE6(7):1–5.2011.

[14]Schroepfer KK, Rosati AG, Chartrand T, Hare B . Use of “Entertainment” Chimpanzees in Commercials Distorts Public Perception Regarding Their Conservation Status[J]. PLoS ONE6(10):1–8.2011.

作者:宇文深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