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将·金钱:北宋皇室婚姻的新喜好!

subtitle 祥说近代史*10-08 15:03 跟贴 5 条

北宋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时期,当时社会经济繁荣,百姓生活相对富足,市民经济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在特殊的经济社会条件下,婚姻礼俗的发展变化在不同的社会阶层也有不同的表现。同时,特殊的婚制也有了很大变化和发展。今天,咱们就来聊一聊北宋皇室婚姻中出现的两大新趋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一)与武将通婚

在中国古代,婚姻礼俗的特征是等级性,而且表现出的是一种公开的不平等。北宋时良与贱、士与庶、官与民之间不能够通婚,由于婚姻礼俗的等级性,致使社会上的婚姻圈是极其封闭的。皇室是国家的最高统治集团,他们择婚绝对是十分严格的。

北宋皇室择婚偏爱武将集团,北宋一共有九位皇帝,据《宋史·后妃传》记载,一共产生了17位皇后,其中14位有武将背景,占到总人数的八成以上。这种现象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皇亲国戚娶武将之女为后妃,二是武将之子娶皇家之女。

这种现象的最初主要是宋朝上层统治者的一种收买和拉拢的政策,但最终也造成了一批长时间与皇室高层联姻而又统军的著名将门。

中国古代皇室高层的婚姻都不是单纯爱情婚姻,而多是附带了许多本不属于婚姻的东西,而使的皇室高层的婚姻弥漫这浓重的政治色彩。

汉高祖刘邦死,其子惠帝登基为帝,当时掌权的吕后让皇帝娶鲁元公主为皇后;东汉刘秀称帝后,大将窦融的长子窦穆娶其女内黄公主,其侄子窦固则娶了涅阳公主;汉明帝娶功臣大将马援女为后,汉章帝娶窦融曾孙女。

唐高宗为晋王时,唐太宗为其娶并州大族王氏女为妻;唐高祖女丹阳公主、衡阳公主分别出嫁大将薛万彻和阿史那杜尔;唐太宗女南平公主、东阳公主、合蒲公主分别出嫁文官大臣王珪子王敬直、高士廉子高履行和房玄龄子房遗爱;唐高宗与武则天爱女太平公主先后所嫁的就是当权派武氏家人,为武承嗣。

在北宋以前,历朝历代的皇室高层婚姻中,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向文臣或者武将通婚的现象,但北宋建立后,皇室高层在处理婚姻问题时,就开始有这现象了。现特举几例以分析:

赵匡胤在后晋时娶军校贺景思之女,但在北宋建立前就己经死了,后来被追为皇后。随后赵匡胤迎娶了将门之后王氏,在其登基后,王氏被册为皇后。乾德初,王皇后死。宋太祖又立前节度使、左卫上将军宋偓之女为皇后。后周时,宋太宗就娶滁州刺史尹廷勋之女,但早死。五代时,则娶了强藩符彦卿之女,但是在宋太祖开宝之时也死了。后来这两个女人都被太宗追为皇后。宋初时,娶枢密副使李处耘之女,立为李皇后。

当宋真宗还是太子的时候,其父即为其挑选武将潘美之女为妃。端拱时期,潘氏去世了,后也被追为皇后。太宗又娶了宣徽南院使郭守文的女儿,宋真宗登基后为皇后,景德四年,郭皇后生病去世。后娶刘皇后,但刘皇后出身低贱,本来是蜀中歌舞女。但刘氏为皇后之后,也为自编造出出身将门之后的说辞。

宋仁宗时娶了平卢军节度使郭崇的孙女,并封为郭皇后。后年宋仁宗便废了郭后,想要立陈氏富商之女为后,结果遭到众大臣的反对。后来又册立己故枢密使、大将曹彬孙女为后。宋英宗时娶著名将帅高琼后裔、节度使高继勋之孙女后高皇后。宋神宗还是太子时期,娶了故去宰相向敏中曾孙女,当其成为九五之尊后,向敏中之曾孙女当理所当然的成为皇后。

宋哲宗在位时娶己故侍卫马军都虞候孟元的孙女为孟皇后。后来孟后被废,被宫女出身的刘氏所取代。在宋徽宗还住在端王府邸时,又娶武将之女王氏为妃,一直到即位,被册封为皇后。宋钦宗时期则娶了武康军节度使侄女为后。

综上,北宋有十四位皇后都是来自于将家之后,虽然说宋真宗刘皇后、宋神宗向皇后及宋哲宗刘皇后三个人的婚姻与其他的有所不同,但是她们又是在原来的皇后死后或废后的情况下所续立的。

北宋年间,皇室与武将之女通婚的突出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传统思维的影响,又有现实利益的考量。赵匡胤初登大宝之时,国家仍被武将所分割,赵匡胤为了巩固皇位,维系自身的利益,着力收回兵权,但他是运用了“赎买”的手段,并没有像西汉初那样采取杀戮的办法,争取武将都为他效力,并化解彼此之间的矛盾。

众所周知,宋太祖“杯酒释兵权”,先是夺回了石守信、高怀德、王审琦等将帅的统兵权,然后又给予这些大功臣很多经济上的好处,第三就是与其联姻。武将功臣们大都赞成这种维护国家稳定的办法,从而中央集权的统治在开国初期得到了很大的加强。宋太宗登上皇位后,将这种联姻手法传承下来,这就构成了宋朝祖宗之法的内容之一。

赵光义对于武将这一群体,心理上始终存在着戒备,因此,对于武将也时时采用打压的手段。但只靠打压的政策,也存在有很大的风险。宋太宗则将拉拢和收买相结合,既在经济上给予优厚的待遇,又采取即使在战场上失败了,也不会将其怪罪的手段。

北宋著名文人苏洵一针见血的指出了皇帝的用意,认为皇帝笼络武将无非是给其极重的恩宠,赐予良田美宅,让其享受极高的物质生活,以使其意志消磨。张演则更加深刻地指出北宋王朝对待武将是表面上尊崇,内心里防范,不惜与其结为姻亲。

从宋真宗开始,上层统治者开始变的保守,政治上的决策往往也依赖于祖宗之法,武将的政策虽被很好的沿用,却也被无形的滥用,和武将结为姻亲形成制度。北宋王朝的皇后多为武将之女,也只有六帝宋神宗娶前宰相的后裔为妃,以后被册立为皇后。宋真宗时期和宋哲宗时期的两位刘后,原来都是在原皇后要么死要么废的情况下继续立为皇后的人。而宋仁宗看中富商陈氏女,却只能听从群臣安排册立大将曹彬孙女为后。

(二)宗女婚姻

“宗女”,从表面意思上很容易理解,也就是是同一宗族的女儿,在封建社会里一般也就是指与君主同宗的女儿。宗女包括公主与一般宗女,她们也是统治阶层的一部分,为统治阶级服务,是统治阶级政治上的牺牲品,她们之间的等级差别存在很大的不同,就算是一般宗女之间也因亲疏不等的关系而存在很大不同。

宋太祖登基以后就宣布,诸房子一律改称为皇子、皇女。后来又分为皇子、皇侄。为了便于统治者的管理,他们将公主和宗女区别对待,公主就属于是皇帝的血缘亲属,所以他们的婚姻相比之下更为重要,更受重视。一般宗女的婚姻比起公主们来说比较复杂,最主要是因为他们人数较多,加之她们内部之间的亲疏远近关系也更为复杂。正是这些区别,反映出了唐宋之际重大的婚姻变革。

在封建社会,民间婚姻风气的影响非常大,甚至也可以影响到公主的婚姻。唐朝的婚姻很重视门第,家族显赫之家双双成亲,会更加的光宗耀祖,到了宋代,这种观念逐渐被泯灭了。自五代以来,科举取士不会考察你的家庭背景,婚姻也不会探究你的门第。当时就有人指出唐朝时期大姓崔氏、卢氏等虽然一贫如洗,但是人们仍然看重他们,现在不同,人家婚配看重钱财与进士。

这也传达着另外一个信息:宋代婚姻由唐代的重视门第转变为重视钱财,财是婚姻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这种婚姻观念的影响之下,宗女的婚姻自然而然的也会受到相应的影响。钱财的重要性不仅体现在婚姻上,也体现在官场上。北宋后期的时候,县主也可以进行买卖,其价格为“每五千贯一个”,但凡当时的有钱大户,均可一买再买,一娶再娶,有的多达十个县主之多。

为了钱财,有的宗室女婿也是肆意妄为。三班使臣王永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肆意的滥用官钱,心里想着其岳父大人可以代替其偿还。后来事与愿违,就诬陷其岳父,后虽被查实,但也可以看出当时几乎己经没有了亲情道德可言了,只存在着金钱的关系。

论财的风气如此昌盛,己经渗入到皇族统治阶级之中,所以,朝廷也必须台相应的法规政策予以遏制,但是,宗女婚姻的本质属性得不到改变,这样欲盖弥彰的措施使得当时的宗女婚姻变得十分尴尬,也出现了一些新的特点。

首先,朝廷规定禁止论财而择婚,宗女出嫁可以考虑有行义的君子,但是,有些宗女因为关系疏远,实在生活困难,后来朝廷也放松了口令。于庆历四年(1044年)下诏:

“比多浮薄之人,托为衣冠之后,娶皇族女,而至有寒饥不能自养者,岂联所以敦骨肉之爱也?其令大宗正司,自今凡与宗室约婚,并先体量行义、货业以闻”。

统治者们看到了实际的情况,规定结婚时宗女可以考虑门第及财富的背景。但是这道规定一出,却引出了大量的社会问题。就像上文所提到的,县主居然也可以买卖了。虽有法令,但谁又能不向现实低头呢?

其次,在中国古代封建社会,即使两个人相爱,也大多不会因为这种感情而走到一起。宗女的婚姻以及恋爱就更不用说了,她们享受了身份带来的权力,就得承担身份带来的羁绊,她们的婚姻多是出于政治目的。

宗女是皇室的物品,是皇帝巩固自己利益的工具,在敏感时期,宗室之女的婚配受到政治动机的牵绊,个人的幸福要让位于国家利益。比如宋太祖时期发生这样一件荒唐的事情:

宋太祖想要拉拢武将王审琦,偏要将女儿嫁给王的儿子王承衍。但是承衍拒绝了,因为他己经娶妻。而后宋太祖竟然下旨将承衍之妻改嫁,以此来促成皇家与武将通婚。

除了公主,在这种事情也常常发生在其他宗女的身上。秦王赵廷美的女儿也是政治上的牺牲品,嫁给了韩崇业。除此之外,为了维护自身的统治和政治地位,上层统治者有时候不惜牺牲宗女的终身幸福来换取。宋时如果反对国家的政策变法,那么其各方面都会受到排斥,自身发展也会受到影响。

崇宁年间,徽宗就曾下诏皇家子女不能与元祐党人通婚,己经结婚的,要进行改正。元祐党人就是反对徽宗时期熙宁变法的人。涉及到政治的因素,宗女的婚姻就会变很脆弱,一旦触及到利益问题,宗女的婚姻就是灰飞烟灭。

宗女本身就是一种财富,一种资本,朝廷会因为骨肉之情对她们加以照顾。因为她们是以后获取政治资本的资本,必须对她们从以优待,才能够基本保证宗女婚姻能够顺利的完成,所以说,这就表现出很强的功利性。一旦和宗女婚姻,获取官职、求得钱财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形容这里再也合适不过,那些本来就比较富裕的家庭,可以通过联姻取得一官半职加以庇护,家产更加殷实,权利也越来越大,贫富差距也进一步扩大。与宗女结婚,宗女夫婿也会得到很多的利益。

其夫婿虽有时候可以不承担科配。元祐年间,户部建议朝廷因娶宗室之女并获取官职的人,不能免除科配,朝廷采纳了这一建议。从这点我们可以看出,在此之前,宗女夫婿是不用承担科配的。

有些宗女夫婿还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招摇撞骗,骗取钱财。兴化县尉胡滋为宗女之夫,说自己梦到一个人穿着紫色的衣服,自称是王安石的儿子来托生。不久以后胡妻就生了儿子,王安石听到这件事后,和夫人专门从京师赶到金陵,以求一见。后胡滋得到一大笔的奖赏。胡滋正是借着宗女之夫的特殊身份才能如此的胆大妄为,轻易得逞。

来稿/云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