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假期,如何避开高价景区门票的大坑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10-02 01:05 跟贴 3542 条
总算从高速公路拥堵的车流里解放出来,想到世外桃源好好放松一下,却被景区的高价门票镇住了?为什么有的景区门票很贵,有的景区却那么便宜?又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到票价最划算的景区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中国景区门票贵,早就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同样是看山,衡山和泰山门票需要120元和125元,而华山和黄山,则高达160元和230元,这还没算上景区内的附加服务;同样是江浙一代的古镇,西塘门票80元,周庄100元,乌镇西栅则要你掏150元。

面对这样的定价,一个典型的没脾气游客,在十一黄金周会这样安慰自己:好不容易放一次假,难得和父母一起出来玩,来都来了,不差这几百块钱,大不了回去吃几天土。可当游客得知欧美国家景点几乎不收费(或者不对本国人收费),他可能又会觉得有些不甘心——

凭什么我们要为旅游景点这样的准公共物品掏这么多钱?凭什么一个景点的门票要比另一个同类型的贵?我们这些年为旅游景点门票掏的钱,到底都进了谁的口袋?我们去哪个景点旅游,才最划算呢?

越穷的地方,景点越贵

如何对景点定价,其实是一场有趣的政治经济博弈。

中国现行景点的定价权,可以最终归到三方:中央、地方政府、企业承包。第三种情况,如果企业是国企,地方政府会直接参与控股;如果企业是私企,地方政府也会指导定价——基本上哪里都有地方政府的身影。

2013年,华中师范大学有学者比较了遗产类景区的定价发现,中央部委定价的景点均价65元,最便宜;地方政府直接定价其次,均价115元;转给公司经营的最贵,均价212元。

北京故宫由中央部委统一管理定价,旺季票价60,淡季票价只要40元/视觉中国

之所以出现这种差异,是定价方要考虑的最终目的不同。中央部委统一管理定价,会有一个相对低的票价,典型的例子是北京故宫,不过这样的景点很少见。

地方政府直接定价,时而免费,时而涨价,时而降价的情况都能见到。杭州西湖是免票的,但凤凰古城是先免费后收费的,洛阳龙门石窟更是先降价、后来反悔又涨价的。

这些看起来十分“任性”的定价方式,其实并不任性。由于各地之间存在政绩竞争,如果你是地方政府官员,摆在你面前的优先级不是本地或外地游客的心情,而是当地的经济发展和财政收支,你要想尽办法利用门票实现当地经济效益最大化。

河南洛阳龙门石窟。即使先降价又反悔,这里的游人也还是源源不断/视觉中国

要想实现经济效益最大化,就会不自觉地遵循一些定价规律:政府官员变动越频繁、 财政状况越差 、旅游关联产业越不发达的地方,门票价格越高。这是因为,关联产业不发达,财政状况差,只能通过门票割游客的羊毛;关联产业发达,财政良好,就可以通过关联产业、财政收入覆盖支出。

越繁华的大城市,更可能有良好的财政状况,旅游关联的酒店餐饮等产业也更发达;越偏远的地方财政状况更差,旅游关联产业也发展不起来。

杭州西湖的门票免费政策常常被人“吹爆”,但它有免费的底气,就是因为游客众多。表面上虽然少了数千万人民币的门票收入,但环湖网点租金上涨,免票当年就带来了5000万的收入。南京也“偷师”杭州,开放了中山陵、夫子庙·秦淮河景区。

2017年10月2日,雨中的夫子庙依旧人流如织。夫子庙景区免票后虽然少了门票收入,但是吸引了更多游人,带动了周边经济的发展/视觉中国

基于这个规律,也可以粗糙地说,门票价格由东往西递增。北京的景点不算太贵,西安就不太乐观了;再往西边的敦煌去,票价又上了一个台阶。要求敦煌向东部的杭州学习,是不现实的。

而且,在景点管理权下放时,下放得比较彻底,景点属于县城的就归到县城。举例来说,凤凰古城归凤凰县城直接管,不是凤凰县所属的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这决定了凤凰古城不能在更大的范围内平衡预算。尽管2013年开始的一票制收费政策引来无数骂声,这么多年过去,凤凰古城还是坚定不移地要收费。

因此,同一地域内,城市等级越低,门票也可能越高。同样是5A景区,地级市的门票就要比省会城市的贵。

湘西凤凰,在水边洗衣服的当地人。凤凰古城地处偏远,所以收费比其他相似的古镇都要高不少/视觉中国

如果你去大城市玩,就不用太担心门票了;如果你去小地方、第三产业较不发达的地方,就得为门票多设预算。再推论一下,繁华地带交通更方便,偏远地带交通受阻隔。也就是说,火车可到的景点门票更便宜;要转乘汽车才能到达的地方,门票就不那么妙了。

景区,地方的摇钱树

那为什么有的地方政府要把景点的经营权承包出去呢?要知道,转给公司经营,公司不会考虑利益均衡,是更充分的市场行为。在人口多景点少假期少的国情下,它们定价不会低。

北京大学的一位学者发现,私有化程度越高,门票趋于越贵。国有国营的景区平均门票价格为14元,地方政府主导景区定价平均30元,而国企主导平均定价为47元。将经营权承包出去给国企或私企的地方有九寨沟、乐山、峨眉山、张掖、五台山、泰山、黄山等等。

四川阿坝,九寨沟的美景和游人。作为经营权被承包出去的景点,九寨沟的门票票价220元,和大部分景区比都挺贵的/视觉中国

它们的特征是价格不菲,大景点里面可能还有小景点收费,紧紧跟随人民群众的收入和旅游热情,门票能涨价就涨价。

对地方政府来说,把经营权承包出去,其实可以解决初始的资金问题,一般来说刚开始景区管理的财政拨款都少得可怜。而企业经营景区,还可以持续缴纳财政收入。这样一石二鸟的美事,谁不愿意呢?

1984-1999年,黄山的旅游收入从450万增长到4.6亿,而游客人数没有突破1984年的120万。游客数量不增长,对周边是一种损失,但不妨碍景区当地因酒店等服务业带来的收入增长。

流转经营让黄山对黄山市的经济贡献作用突出,成为黄山市纳税支柱。但对周边的汤口镇、其他乡镇的经济贡献不大,周边旅游收入甚至呈下降趋势。

安徽黄山,傍晚时的云海美景。因为高昂的票价而抑制了游客增长,着实有些可惜/视觉中国

整体来看,流转经营适合充当当地的摇钱树,财政收入长期是地方经济发展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这种好事当然有地区传染性,一承包就是半个世纪,一传染就是五湖四海,等反应过来再出规定制止已经来不及了。

最早开始将景区流转出去经营的是位于四川雅安的碧峰峡,之后产生连锁反应,四川的四姑娘山、卧龙大熊猫保护区等等纷纷跟进,学习先进经验。往东,上海的七宝古镇就是政府出资参股的公司投资建设,后续经营也由公司控制;往西,西部的地质公园等也都不断开始承包出去。

只是在流转经营方式下,景区保护常无暇顾及。黄山在景区内的投资建设直接导致黄山景区的城市化,原定的“景区游, 区外居”的原则未实现,自然生态不复当初。

图:旅游资源经营权上世纪90年代以来开始大范围流转

来源:邹统钎,金川,王晓梅.中国遗产旅游资源管理体制的历史演变、问题及改革路径研究[J].资源科学,2013,35(12):2325-2333.

什么地方更倾向于将景点流转经营?景区更适合关起来的、越迫切需要提升财政收入的地方更可能承包出去。这决定了经济发展水平更低的地方更可能这么做。

什么样的景点最划算

正因为上述这些眼花缭乱的定价因素,人们很难判断一处景点值不值得掏这么多门票钱。我们经常遇见,游客满怀期待地跟着旅游团前往一处收费昂贵的景点,到了之后发现,贵只是因为贵,而不是因为这些景点更值得游览。

什么样的景点才最划算呢?在价格水平之外,具体的景点定价当然还得看景点本身。

2017年10月1日,乐山大佛观景台前排起了长队。峨眉山风景区(包括乐山大佛)作为复合遗产,票价就高达185元/视觉中国

物以稀为贵,越稀有、层次越丰富的景区价格越贵。而判断是否被评为世界遗产是一个最值得参考的指标。遗产类资源又可以分为自然遗产类、文化遗产类、复合遗产类。最后一种是层次最丰富的景区,最值得参考。学者根据2013年的票价分析,自然类均价为111.3元,文化类为96.1元,复合类为170元。

在世界遗产之外,是否被评选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也是一种指标,它们的价格会更高,但比世界遗产便宜;景点的面积越大票价也越贵;中国旅游局的A级评选中A越多可能越贵。而这些因素导致的价格高低在市场角度来说有其公平性,无可厚非。

我们更应该关心的是人造旅游资源。人造旅游资源其投资成本需要回收,它们造出来本身也为了赚钱的。学者研究过,有人造旅游资源的景区,门票平均上涨78%。人造旅游资源包括建乐园、建不古的古镇等。

南张家界宝峰湖风景区。张家界曾为了赚钱过度开发,以致被世界遗产委员会黄牌警告,后来只得拆除违章项目/视觉中国

如果你想离人造旅游资源远一点,就去世界遗产玩,因为商业开发搞多了会被撤销世界遗产名录的。张家界入选世界自然遗产之后,大量建设旅游设施,过度开发,被世界遗产委员会发黄牌警告要取消名录,只能拆除违章项目,损失3.5亿元。

在世界遗产之外,其他评选不太有控制人造设施的约束力,只能靠景区管理方的自觉,而一般来说他们是没有这个自觉的。

总结前文,去行政级别越高的景点越便宜、去行政单位直接管理的景点更便宜;去越繁华、交通越方便的景点更便宜;去世界遗产类的景点票更值。

行政级别高、交通方便、世界遗产,这三样颐和园都占了,它的门票也确实只要30元/视觉中国

当然,也有上述规则完全不适用的情况,那就是去一个尚未被开发的、完全不要钱的景点。

总体来看,东南人多钱多,景点都被开发了个底朝天。而西北旅游资源开发较晚,那儿世界遗产和5A级景区都少,但这并非是西北没有景,更可能是因为当地还没有热衷于各类申报评级。

一些荒芜之地景色壮丽,没有门票,不用排队,就是如厕比较困难。西北环线游中的翡翠湖,就是此类。相比类似景点茶卡盐湖,它的体验可能正因为没有被圈起来设卡而好了很多。

2015年7月,茶卡盐湖上的游人和漂浮的垃圾。你还能看出这是曾经的“天空之镜”吗?/视觉中国

在发现了某个景点之后,也不要热情地将其炒火。炒火了,可能不久之后就会被圈起来收费了。这些年来,纯人造也好,在天然存在的景观中造点人为设施也好,全国各地的景区数量井喷上涨。西北旅游青海甘肃环线上的一个景点水上雅丹,变热之后就开始投资建公园收门票了,2018年7月6日起开始收费。

截图来自网址链接

要去不要钱的景点,还是要趁早。

参考文献

[1]祝亚. 基于旅游业外部性的公共景区定价研究[D].浙江大学,2010.

[2]楼国强,沈凌.旅游景点门票上涨的地方政府激励[J].经济管理,2013,35(11):128-138.

[3]龚箭,孔令哲,吴清.资源错配、财政压力与遗产类景区治理——基于公共品供给视角[J].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15(05):37-43.

[4]尹玉芳,王亚辉.我国首批5A级旅游景区门票价格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J].资源开发与市场,2016,32(12):1513-1517.

[5]叶浪. 旅游资源经营权论[D].四川大学,2004.

[6]邹统钎,金川,王晓梅.中国遗产旅游资源管理体制的历史演变、问题及改革路径研究[J].资源科学,2013,35(12):2325-2333.

[7]曹莎. 从管理体制看公共资源类旅游景区门票价格上涨[D].华中师范大学,2008.

[8]宋子千.利用公共资源建设景区门票定价的经济学分析[J].价格理论与实践,2014(03):17-19.

[9]黄潇婷.国内旅游景区门票价格制定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J].旅游学刊,2007(05):73-79.

[10]阎友兵,成红波.旅游景区经营权的转让[J].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05):131-134+148.

[11]黄鹂. 旅游景区投资模式研究[D].四川大学,2005.

[12]徐嵩龄.中国的世界遗产管理之路——黄山模式评价及其更新(上)[J].旅游学刊,2002(06):10-18.

作者:言烟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