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交朋友,难道都是塑料姐妹花吗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09-30 00:48 跟贴 3075 条
杨幂和唐嫣,刘涛和蒋欣,一直的好闺蜜,为什么经常会被人揣测是塑料姐妹花。女生之间的友谊真的容易破裂吗?今天的好姐妹,还能当多久的好姐妹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近年来,一个新名词“塑料姐妹花”红遍网络空间。一句“一个宿舍里有六个人,却组了五个微信群”言简意骇地阐释了这种表明风光却暗中勾心斗角的闺蜜相处模式。随着宫斗剧比如《延禧攻略》的流行,女性间经常暗地里互相攻忤的形象也更加深入人心。

女生的友谊是塑料姐妹花,而男人的友谊却经常是光明正大,“称兄道弟”,甚至一不小心就会变的满满基情。

可是这些流传于网上的指控,乍看起来却大多是都市传说的范儿,没有什么实证支撑。难道女生的友谊,就真的这么塑料吗?

男女的友情真不一样

事实上,女性间的友谊和男性间的还真的不一样,而且许多方面甚至是非常符合网络上“塑料姐妹花”的刻板印象。

国外一项对120名男女的抽样调查显示,女性比男性更经常在背后评价自己的同性好友。她们更容易对自己的朋友产生不满和抱怨,交往时也会感受到更多负面情绪。如果女性间的友谊破裂了,修复时难度也会更高。所以才会出现很多曾经亲密无间的闺蜜后来却不再往来的情况。

《芈月传》里,芈月芈姝本来是同父异母的好姐妹,最后却反目成仇/视觉中国

也有研究显示,女性更容易嫉妒其他同性的成就。也更不倾向与比自己有更高的社会成就的同性交朋友,并更有可能在社会互动中排挤她。

女性的性吸引力有时候也会引起同性的不满。

加拿大学者2011年做过一项实验,他们邀请了一些女大学生讨论跟实验无关的问题。在她们讨论时,实验者会安排一名陌生女性向这些女大学生问问题。

实验者发现,如果走进去的女生是一名面容姣好,穿着暴露的女性,她将引起屋内女性强烈的负面情绪,她们会在她离开后嘲笑她,或者贬损她的身材。但是如果来的是一名身材长相普通穿着保守的女生,同样的情况就很少发生。

《延禧攻略》第一集便开始上演宫女们的勾心斗角/《延禧攻略》截图

健身/整容卓有成效的女性更可能在自己的好友圈中暗中收获负面评价,甚至冷暴力。但是男性身上却很少出现这个现象。也有商业研究显示,女性在获得晋升时最常遇见的阻力反而是其他女性。

而且 ,让大家有“塑料”感的,还有男女在竞争和解决冲突时不同的处理方式。

冲突时,男性喜欢直接说出来,或者打一架,再不然就是直接逃避问题。而女性却偏向于使用间接的,隐秘的方式表达对抗和不满,比如言语暗示,背后八卦等。

《太子妃升职记》里,姑娘们一边嗑瓜子一边吐槽某个妃子争宠/《太子妃升职记》截图

所以这就给人一种感觉:男性的友谊问题都很好解决,都是“不打不相识”,而女性间的友谊问题却不容易被发现和解决,反倒都是在背地里“勾心斗角”。

总之,如果单是看这些实验结果,很多人可能都认为,女性间更容易产生冲突,更不容易和解,更容易受伤,友谊持续时间也更短。很多男生甚至因此觉得,女性难以相处。

可是,原因是因为女性太小气、爱计较、感情太“塑料”吗?好像并不是。

其实都是因为爱

实际上,好好的朋友说散就散,好好的感情说断就断,与其说是因为女生朋友们更爱计较,倒不如说是对友谊看得更重,爱得更深。

在跟朋友的相处模式上,女性和男性有着不同的社会交往策略,正是这些方式的不同让她们跟男性对待友谊的态度不一样,但这并不是坏事。

男生在交往时通常会有一个更广阔的社会网络,他们常常会以四人以上的群体行动,比如去打篮球、骑车等。但女性更偏向于小型的、“抱团取暖”式组合,她们一起约时经常是一对一,或者二三人的组合,由女性自发形成的大型朋友圈相对而言更为少见。

男性常常以四人以上团体行动,古惑仔老了也不例外/《黄金兄弟》截图

由于人的社交精力是有限的,交往模式的差别就意味着男性对于好友的平均投入(无论情感还是物质)都会比女性更少,以数量换得质量,女性间友谊的亲密感和互动程度则会比男性更高。因此,虽然男性有更多的朋友,但是女性实际上拥有着更好的友谊。

但深厚的友谊是一把双刃剑。更亲密的友谊也同时意味着对关系更高的需求和期待。美国堪萨斯大学的学者分析了37份有关性别差异的研究,最后发现,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女性对于一段理想关系的要求会比男性更加严格。女生会希望朋友跟自己有同样的三观、习惯,但对男生来说,一起打过游戏就能成为朋友。

那些年里,男生成为朋友是因为一起追过女孩/电影截图

因为对友谊更在意,所以对影响友谊的问题容忍度也更低。比如自己的朋友和讨厌的人一起吃饭,女生可能会更介意,但男生就无所谓。

而且,维持亲密的友谊需要大量而持续的投入,如果有些情况使好友间的互动减少,这对女性友谊的影响将远大于男性。比如在谈了恋爱后,女生和闺蜜的互动频率将显著降低,闺蜜会觉得你和她有所疏远,但男朋友的兄弟们却没有太多这样的感觉。

容易“吃醋”也是因为友谊的亲密。拥有更强人际亲密感的同时,女性对平等有着更高的追求,希望每个成员都能保持同等的亲密。但男性却能适应不同的等级差别,并在群体活动中自发形成一个心照不宣等级关系。

在学校里时,你总能看到男生间有一两个“大哥”承担指挥人的角色,也总会有人当“小弟”承担被欺负的角色。女生却都是好闺蜜,一起走。

常见的江湖电影中,总有大哥和小弟,就算是烂片也会遵循这一设定/《古惑仔:江湖新秩序》截图

在重视成员平等的情况下,女性会比男性更担心自己的成就会影响亲密友谊,比如自己拿到了奖金而朋友却没有拿到,她就会对比感到抱歉。而如果有团体里有人获得了更高的成就,女性也会觉得威胁到了平等关系。

这其实不难理解,如果我们拿恋爱对比也是一样的,如果男女双方在地位、经济甚至外貌上差距太大,最终也难以走到一起,恋人的进步对我们而言也是巨大的压力。

而且,男性很少与他人谈论友谊或者情感问题,而女性则更愿意向她人倾诉。这让女性间的情感问题更容易被注意到,强化了女性友谊更脆弱的印象。男生就算情感破裂,大家可能都不知道。

所以,“塑料姐妹花”看起来很假,但实际上却是因为友谊的真诚和高质量。就像谈恋爱一样,恋爱时如胶似漆,分手后却老死不相往来,不能说这就是“塑料爱情”,这恰恰是因为爱过。

进化带来的差别

这样的性别互动差异甚至在幼儿时期就便已经显示出来了。许多研究发现,早在幼儿园到小学时,女孩子在小规模(2~3人)的圈子中活动的时间就更长,交往中的亲密感也更高。

相比喜欢打架的男孩子,这时的女孩子已经更熟练于使用非暴力的方式去处理人际争端。

事实上,这些性别互动方式的区别是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逐渐成型,并写在基因里的。同性友谊的互动方式反映了两性在进化中所面对的不同压力。

在自然界中,由于面临求偶竞争,雄性通常会有更健壮的体型,也消耗更多的能量。在农业出现前的人类原始进化-采集社会中,男性依靠更大的体型和体力,逐渐成为狩猎获得蛋白质的中坚力量,而女性则更多的将精力投入在野生蔬果的采集中。

2007年12月6日,郑州市动物园,公猴争夺配偶,将其中一个打入水中/视觉中国

这种分工在几十上百万年的演化下,逐渐在男性基因中确立了对狩猎单一大型动物有利的重阶级,重统一行动,组成更大的社会网络,但对每个个体平均投入更低的合作方式。

而对女性来说,亲密感更强,互动性更高,更注重平等的社会交往策略则在目标更小更分散野外采集中更有利。比如一起讨论八卦等,可以缓解压力,增加互助行为(比如指出浆果的位置)。

事实上,女性在采集中明显比男性有着更高的效率,才是收集到足够支撑个人乃至供养其他家庭成员营养的关键。

狩猎-采集上等的性别分工决定了女性对友谊互助有着更高的需求,也更亲密和喜欢互相分享。而另外一个重要的性别角色分工则是对后代的养育。在自然界里,大多数情况下雄性并不负担养育责任,对后代的养育大多是由母亲负责完成。

由于女性通常会比男性付出更多的劳动和精力,而精力却十分有限,因此生育就会对亲密友谊产生负面影响,这也是为什么闺蜜们会遭遇友谊的情感危机。现代社会研究中可以看到,当子女成年后,大妈们通常会迎来与闺蜜们互动的新高峰,比如停不下来的广场舞。

电影《阳光姐妹淘》,闺蜜们在分别多年之后重新聚在一起,友谊如初/《阳光姐妹淘》截图

另一个导致男女在友谊上区别的是进化历史中的群体迁徙方式。灵长类群体中的迁徙模式通常是雌性离开群体,并移入另一个由雄性为主的新社群。这种迁徙模式的痕迹在现代人类社会中依然可以找到痕迹,比如中文的“嫁”“娶”两字便能很好的反映这种迁徙模式。

相对男性来说,女性在新的社会群体里缺乏可以依赖的亲缘关系。与社群其他成员,尤其是能提供社会支持的女性成员维系关系就显得尤其重要。男性不需要费心维系这种亲密关系,因为还有家族可以兜底。

贾宝玉生气了有全家人哄着,林妹妹就只能自己神伤了/1987版《红楼梦》截图

由于社会关系对女性太重要了,所以她们在竞争时也会去攻击同性竞争者的社会关系。简单讲,就是避免直接进行肢体冲突,而是通过八卦、社会排挤、冷暴力、孤立等方式,让竞争者的人际关系受到打击,从而降低她的竞争意愿。这就回到了开头所说的,为什么女性之间有矛盾不直接说出来,或者打一架,而是“勾心斗角”。

不过说到底,不同的交往方式都是因为所处的环境不同,即便是为了更好地生存,女性间也更倾向于“姐妹同心,其力断金”。毕竟大家心里都清楚,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但小姐妹们30年后还要一起跳广场舞。

参考文献

[1]Benenson, J. F., & Christakos, A. (2003). The greater fragility of females' versus males' closest same‐sex friendships. Child development, 74(4), 1123-1129.

[2]Benenson, J. F., & Schinazi, J. (2004). Sex differences in reactions to outperforming same‐sex friends. British 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22(3), 317-333.

[3]Benenson, J. F., Markovits, H., Fitzgerald, C., Geoffroy, D., Flemming, J., Kahlenberg, S. M., & Wrangham, R. W. (2009). Males' greater tolerance of same-sex peers.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2), 184-190.

[4]Benenson, J. F., Quinn, A., & Stella, S. (2012). Boys affiliate more than girls with a familiar same-sex peer.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 Psychology, 113(4), 587-593.

[5]Benenson, J. F., Markovits, H., & Wrangham, R. (2014). Rank influences human sex differences in dyadic cooperation. Current Biology, 24(5), R190-R191.

[6]Crittenden, A. N., & Schnorr, S. L. (2017). Current views on hunter‐gatherer nutrition and the evolution of the human diet.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al anthropology, 162, 84-109.

[7]David-Barrett, T., Rotkirch, A., Carney, J., Izquierdo, I. B., Krems, J. A., Townley, D., ... & Dunbar, R. I. (2015). Women favour dyadic relationships, but men prefer clubs: cross-cultural evidence from social networking. PloS one, 10(3), e0118329.

[8]Geary, D. C., Byrd-Craven, J., Hoard, M. K., Vigil, J., & Numtee, C. (2003). Evolution and development of boys’ social behavior. Developmental Review, 23(4), 444-470.

[9]Gilmartin, S. K. (2005). The centrality and costs of heterosexual romantic love among first-year college women. The Journal of Higher Education, 76(6), 609-633.

[10]Hall, J. A. (2011). Sex differences in friendship expectations: A meta-analysi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8(6), 723-747.

[11]Hess, N. H., & Hagen, E. H. (2006). Sex differences in indirect aggression: Psychological evidence from young adults. 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r, 27(3), 231-245.

[12]Hill, K., & Hurtado, A. M. (2009). Cooperative breeding in South American hunter–gatherers.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B: Biological Sciences, rspb20091061.

[13]Holmstrom, A. J. (2009). Sex and gender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in communication values in same-sex and cross-sex friendships. Communication Quarterly, 57(2), 224-238.

[14]Hunn, E. S. (2000). On the relative contribution of men and women to subsistence among hunter-gatherers of the Columbia Plateau: a comparison with Ethnographic Atlas summaries. Ethnobotany: A Reader, 184-213.

[15]Owens, L., Shute, R., & Slee, P. (2000). ‘Guess what I just heard!’ Indirect aggression among teenage girls in Australia. Aggressive Behavior, 26, 67–83.

[16]Page, A. E., Chaudhary, N., Viguier, S., Dyble, M., Thompson, J., Smith, D., ... & Migliano, A. B. (2017). Hunter-gatherer social networks and reproductive success. Scientific Reports, 7(1), 1153.

[17]Palchykov, V., Kaski, K., Kertész, J., Barabási, A. L., & Dunbar, R. I. (2012). Sex differences in intimate relationships. Scientific reports, 2, 370.

[18]Rose, A. J., & Rudolph, K. D. (2006). A review of sex differences in peer relationship processes: potential trade-offs for the emotional and behavioral development of girls and boy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32(1), 98.

[19]Roy, R., Benenson, J. F., & Lilly, F. (2000). Beyond intimacy: Conceptualizing sex differences in same-sex friendships. The Journal of Psychology, 134(1), 93-101.

[20]Seffrin, P. M., Giordano, P. C., Manning, W. D., & Longmore, M. A. (2009). The influence of dating relationships on friendship networks, identity development, and delinquency. Justice Quarterly, 26(2), 238-267.

[22]Thorpe, K., & Gardner, K. (2006). Twins and their friendships: Differences between monozygotic, dizygotic same-sex and dizygotic mixed-sex pairs. Twin Research and Human Genetics, 9(1), 155-164.

[23]Vaillancourt, T., & Sharma, A. (2011). Intolerance of sexy peers: Intrasexual competition among women. Aggressive behavior, 37(6), 569-577.

[24]Vaillancourt, T. (2013). Do human females use indirect aggression as an intrasexual competition strategy?. Phil. Trans. R. Soc. B, 368(1631), 20130080.

[25]Vigil, J. M. (2007). Asymmetries in the friendship preferences and social styles of men and women. Human Nature, 18(2), 143-161.

作者:邓正邦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